舌尖上的求生游戲- 508.孤墳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A23187 書名:舌尖上的求生游戲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整個空間都被這凄厲的警報聲刺破。

    迷宮中,更多的白色木瞳出現,同時防護墻也落了下來。防止唐元四處亂竄。

    但這些防護措施根本無法攔住巨噬蠕蟲。

    巨噬蠕蟲就像是一條貪吃蛇,無論對方派來什么,全部都吞掉。

    那些防護墻在它面前,就像是紙糊的,用力一撞就破了。

    ECHO眼的駭入功能被老奈加強過,再加上雞哥本身是個實力過硬的程序,破解這第一層防火墻根本不算什么。

    “這一層防火墻的水平也就是之前那個A23187的水平,只比他強一點點。”

    跟著巨噬蠕蟲開出的路,唐元很順利就走到了迷宮的中央。

    迷宮的中央很干凈,甚至連追殺過來的白色木瞳都不見了。

    也沒有像唐元的那種立方體,或者其他玩家那樣的光球。

    這里只有一座孤墳。

    墓碑很舊,到處都是裂紋,上面的文字已經被磨滅了,完全看不清。

    小小的土包上插著一柄黑刀,正是木瞳一直使用的那柄。

    黑刀正閃爍著幽暗的光,每閃爍一次,這座墳就好像變得更破舊。

    就仿佛它在不斷吸取墳墓的生命力……唐元產生了這樣奇怪的感覺。

    墳墓也有生命力?

    又或者是這座墳墓限制住了黑刀?

    本應該是自由自在出去殺人的年紀,卻在這里與一座孤墳常伴。

    【拔刀。】

    唐元走過去,伸手握住了刀柄。

    出乎意料,他從刀柄處感受到了一種很溫暖的感覺,就像是一道熱流襲遍全身,那不是真正的熱度,而是靈魂的溫度。

    同時,唐元也看到了很多陌生的記憶片段。

    ……

    我是木瞳,代號B9527。

    我不知道我的身世,來歷,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從我有記憶開始,就是在為這個系統服務。

    我也不知道“系統”是什么,只知道那是一股強大的力量,同時擁有著自己的意志——雖然我從未見過她,但我感覺自己和她有著密切的聯系。

    絕大多數時間,我都像一個普通的處刑者,絕大多數的任務都是處理違禁玩家,清理已經廢棄的“分系統”數據。

    那些因為能量耗盡而無法繼續工作的系統們,也在我清理的范疇內。

    我知道我真正的使命并不是這個。

    因此我一直耐心的等待,直到,他終于來了。

    這個人叫唐元,是“系統”的備選人,從主世界過來的死者。

    我的任務很簡單,就是和他成為朋友,幫助他早點拿回所有的內臟器官。

    實際上,就是要監視他的一舉一動,一旦發現異常,就會采取行動。

    這個人吸引了監視者們的注意,連“系統”也密切關注著他。

    我對他產生了濃烈的好奇心,按照計劃,我自然的和他成為了朋友。我們經常在一起做任務,吃飯。

    甚至,我都產生了自己只是一個普通的玩家的錯覺。

    唐元的能力很強,很快就收集齊了所有的內臟器官,到達了游戲的終點,復活副本。

    同時,我們向他發出了邀請。

    此時,他似乎發現了這個世界的秘密。

    所有玩家都是為了系統存活下去的棋子,而他則是最重要的棋子,

    沒有人能成功度過復活任務,而失敗者們都充當了系統的養料。

    但他是特別的,只要他愿意度過復活任務,就會成為整個系統的“掌控者”。

    只要他愿意,可以一直存活下去,雖然不能回到自己的世界,但卻能獲得無盡的時間。

    在了解到一切后,他居然拒絕了我們。

    “這不能從根本解決問題,我不會浪費時間陪你們玩。”

    他是這樣說的。

    但我們再也找不到像他這樣合適的人選了。

    于是,我們刪除了他的記憶,清理了所有認識他的人的記憶。重新讓他進入游戲,讓一切重新開始。

    而這次,他也順利的走到了復活任務,在最后,他還是做出了同樣的選擇。

    唐元有著豐富的情感,正因如此,他絕對不會背棄自己的選擇。我們為他準備的路,和他的執念相悖。

    他想要的無非是自由,而我們限制住了他的自由。這導致他拒絕我們,這也是讓他無比痛苦的根源。

    人都會本能的遠離痛苦,追求快樂,所以在一番反思后,我們決定剝奪唐元的痛苦感官。只要他只能感受到快樂滿足等情感,就算知道自己無法完成執念,也不會產生痛苦。

    沒有負面情緒,也就不會產生反感心情,總有一天,他會接受我們的安排。

    這個轉變的過程是漫長的。

    我們也會竭盡全力隱瞞真相,讓他在不知不覺中接受我們的安排。

    他的意志力非常強大,就算被監控著,也能從中找到一條出路,窺探到事情的真相。

    每當他窺探到真相時,我都會無奈的清除他的記憶。

    一次又一次。

    他忘記了我是誰,

    忘記了我們曾在一張飯桌上吃飯,

    忘記了一起戰斗過的那些日子。

    唐元是個感情豐富的人,當他得知一切時,并沒有怪我,而是用一種惋惜的目光看著我。

    他說他理解我。

    甚至有一次,為了不讓我受到懲罰,他主動讓我動手。

    而我當時快要堅持不住了。

    常年機械被動的聽從命令,不禁讓我開始思考我到底是什么。

    上一秒還充滿惋惜的看著我,下一秒,他就完全變成了陌生人。

    我們一次又一次重新認識,

    他一次又一次的忘記我們之間發生的事,

    我什么都不能說,只能孤獨的記著所有的事。

    每一次消除記憶,他的情感都會被以前更加淡薄,就算找回內臟器官,他也不會任何事觸動,不會生氣,不會悲傷。

    我和他是朋友,但卻親手造成現在的他。

    難過,內疚的情感洶涌的在心間翻騰,看著毫無反應的他,甚至還感覺到一絲憤怒。

    我想我也不是最初那個只知道執行命令的處刑者了,我擁有自己的感情和思想。

    沒辦法在用朋友的身份到他身邊,我只能在遠處望著。

    偶爾用劇情人物的身份進入任務世界,監視著他的行為。

    不和他產生過多互動,不跟他進行深入交流,這樣或許能把對彼此的傷害降到最低。

    他不用重新認識我,把我當成陌生人,這最好不過了。

    等到他走到最后時,就能毫不猶豫的對我進行反抗,而不是顧忌著我們的朋友關系。

    那一次,他慢條斯理的向系統表達了自己的選擇,在美酒和溫言之下,捏死了我附身的劇情人物,導致我脫離任務世界。

    最后,他用激烈的方式,讓復活任務失敗。

    我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只要還在這里,只要還活著,就沒有自由可言。

    不如徹底結束。

    我的任務失敗了,但卻讓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解脫。

    直到命令再一次下達,讓我繼續監視唐元。

    我這才直到,世界的意志是不會讓這一切結束的,我也不可能得到真正的解脫。

    孤墳,無人知曉,無人祭拜。

    里面的靈魂只能苦苦掙扎在孤獨和痛苦中,沒人會來拯救。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