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中文 >武俠修真 >天驕戰紀 > 第二百一十章 暴雨殺人夜【二】
我的書架 | 加入書架 | 舉報章節錯誤 | 返回書頁

天驕戰紀- 第二百一十章 暴雨殺人夜【二】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大雨滂沱,雷聲轟震,卻遮蓋不住觀潮閣中的爭吵聲。

    觀潮閣屹立煙霞城東部,依山傍水,樓高千尺,從樓閣中俯瞰,可以觀望到小半個煙霞城。

    在這暴雨傾盆的夜色中,觀潮閣內卻是燈火通明,偌大的閣樓高臺上,陳列著一張長長的桌子。

    桌子兩側,分別坐著十多個身穿華服錦衣的修者,有男有女,每一個皆都有一種養尊處優的氣息,不是尋常修者可比。

    齊天星懶洋洋坐在長桌最東側,心不在焉地看著窗外的漆黑夜雨,并沒有參加到爭吵中。

    齊天星來自煙霞城中首屈一指的大勢力碧光閣,是碧光閣閣主的侄兒,也是碧光閣少閣主齊云霄的堂兄。

    今晚針對林尋的行動,就是由碧光閣牽頭,聯合了煙霞城中十多個勢力一起出動。

    而齊天星,則當仁不讓地成為了此次行動的負責人。

    只是對于今晚的行動,不少勢力之間卻有不同的看法,讓得此刻爭吵時不斷。

    齊天星懶得理會這些,都已經開始行動了,這時候再爭吵又有什么意義?

    最重要的是,他清楚此時坐在這里的,雖然都是來自各大勢力的代表,可也僅僅只是一個代表而已,并不是什么真正的大人物。

    在這等情況下,齊天星自然懶得多說什么。

    可讓齊天星皺眉的是,這種爭吵非但沒有消停的跡象,反而愈演愈烈了。

    “笑話,只是對付一個人罡境少年,就如此興師動眾,若讓外界知道,非笑話死我們不可!”

    有人冷笑。

    “什么叫興師動眾?這是殺雞儆猴!殺死林尋的目的是讓那些來自寒門的賤種都看看,敢于得罪我們的人會遭受到何等可怕的打擊!”

    有人反駁。

    “呵呵,各位,今朝非同往昔可比,這林尋可是已報名參加了省試考核,這種寒門子弟,哪怕就是要殺死他,也不應該如此大張旗鼓,若鬧得天下皆知,后果可就難說了。”

    “不錯,諸位別忘了,一百多年前的‘血腥十日’事件之后,為了避免再出現這種慘劇,帝國這才頒布了層層選拔人才的制度,如今一個能夠參加省試考核的寒門子弟,若被我等所殺,若帝國高層大人物怪罪下來,這種后果誰能承擔?”

    “可笑,只是殺死一個林尋,就能扯出‘血腥十日’這種大事,諸位未免太高看林尋此子了吧?”

    聽到這,齊天星一陣頭疼,禁不住坐直身軀,猛地一拍桌子,神色森然道:“各位,我就問你們一句,你們的意見是否能代表你們背后勢力的想法?”

    一句話,若炸雷般響徹,震得場中一眾修者皆都心中一震,臉色微微變幻,默不作聲。

    齊天星目光中閃過一絲不屑,沉聲道:“記住,你們只是代表,你們要做的只是記住今晚發生的一切經過,然后回去稟報給你們背后的勢力!”

    言外之意就是,你們只是個傳遞消息的角色,別把自己看得太高,還大言不慚的發表意見,經過背后勢力的同意了嗎?

    這話帶著一股譏諷味道,讓得場中一眾修者皆都心中不舒服,但卻再不敢辯駁。

    頓時之間,氣氛倒是清靜不少。

    (本章未完,請翻頁)

    齊天星這才收回目光,恢復了原先那副懶洋洋的模樣,道:“按照計劃,行動應該已經開始了。”

    正說著,忽然樓閣高臺一側的窗口外邊,響起一道陰濕若毒蛇吐信的笑聲:“齊公子所言不錯,目標已被圍堵,殺戮就將開始了……各位,等著看好戲吧,用不了多久,我會把那小家伙的頭顱拎回來,告辭。”

    聽到這個聲音,齊天星渾身不受控制地冒起一縷寒意,當他反應過來時,那聲音已經徹底消失。

    再看場中其他修者,一個個也神色各異,或多或少都流露出一抹厭憎忌憚之色。

    “是殘風?”有人忍不住道。

    齊天星點了點頭。

    殘風!

    一個變態恐怖的殺手,此人神出鬼沒,行動飄忽,雙手沾滿血腥,傳聞為了修煉某種秘術,此人曾將一百零八名孩童殘忍殺死,以他們的鮮血為藥引,淬煉秘術。

    若非不得已,誰也不愿意和這種人有所聯系,只是誰也沒想到,此次為了對付那林尋,碧光閣竟請來殘風!

    一下子,不少人看向齊天星的目光都帶上一抹驚疑,有些猜不透這殘風和碧光閣之間的關系。

    齊天星對此并未解釋什么,而是微笑說道:“各位,這一下終于可以確定,林尋此子注定已難活過今晚,咱們就等著看好戲吧。”

    ……

    寒風大雨傾瀉。

    曹云修立在庭院前的屋檐下,略帶興奮道:“那些豪門惡犬終于出動了!”

    旁邊一些青云社修者也都欣喜不已。

    “今晚只要林尋一死,我們就開始行動,把這個消息散播出去,我倒要看看,那些豪門勢力是不是敢像當年的血屠將軍一樣,再搞出一個‘血腥十日’的事情出來!”

    曹云修深吸一口氣,道,“我們寒門子弟已經壓抑太久,也是時候做出一些事情出來了!”

    “曹兄,若萬一真的因為林尋的死,而發生一場和當年‘血腥十日’一樣的事情,只怕也會波及到咱們吧?”

    有人擔憂道。

    曹云修冷笑道:“不用擔心,如今之帝國已經和以往不同,哪怕真發生這種事情,也注定不會波及到咱們,別忘了,我們已經報名參加了省試考核,帝國如今正值用人之際,是絕對不會眼睜睜看著我們被殺害的。”

    頓了頓,他目光望向遠處黑夜,道:“等著吧,不管林尋是死是活,對我們寒門子弟而言,皆都是一次反抗豪門勢力壓迫的壯舉,有利無害。諸位可曾聽過一句話?”

    眾人一怔,就聽曹云修自顧自說道:“叫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

    城主府。

    深夜,柳武鈞卻無心修煉,他沉默佇足在空曠的殿宇中,窗外雷霆震蕩,閃電狂舞,頗不平靜。

    許久,柳武鈞才喃喃道:“寒風、大雨、殺人夜……希望他們別把動靜鬧得太大……”

    ……

    煙霞學院。

    同樣的夜色中,院長韋靈真和紫翎軍執掌者杜東途相對而坐,正在棋盤上對弈。

    “城中那些大勢力有些過分了。”杜東途突然一把丟掉手中棋子,皺眉說道。

    韋靈真一怔,啞然說道:“

    (本章未完,請翻頁)

    你還在關心那個小子?”

    杜東途不悅道:“此子實力卓絕,有虎狼血性,若能從軍,以后必將成為鎮守一方的名將,若就此被殺死,未免太過可惜。”

    韋靈真想了想,說道:“的確有些可惜,只是這種事情,你我卻插手不得。”

    杜東途冷笑:“哦,這是為何?”

    韋靈真嘆了口氣,道:“我知道你心中不悅,可你若插手其中,勢必會因此得罪城中那些豪門勢力,這可就得不償失了。”

    杜東途沉聲道;“我來自軍部,得罪這些個豪門貴胄又算什么?韋兄,你可未免太小覷我杜某人了。”

    韋靈真苦笑:“我知道你不怕得罪他們,我是擔心你因為插手此事,對你以后的處境不利,或許煙霞城這些豪門勢力奈何不得你杜東途,但紫禁城中的那些豪門勢力呢?”

    杜東途一怔:“怎么和紫禁城又牽扯上關系了?”

    韋靈真道:“因為你插手的是寒門子弟和豪門勢力之間的爭端,憑借你如今的身份,去救一個寒門子弟,若被紫禁城中那些豪門勢力知道,你覺得他們心中會作何感想?”

    杜東途略一思忖,臉色不禁微微一變,他明白了,終于明白了。

    這一場針對林尋的行動看似簡單,可所蘊含的味道卻很特殊,簡直和豪門勢力和底層寒門之間的矛盾沖突沒什么區別。

    若他插手其中,并且站在林尋這一邊,必將引起其他豪門勢力的警惕,這后果可就有些嚴重。

    “別多想了,我們繼續下棋。”韋靈真微笑,重新拈棋落子。

    杜東途神色變幻,半響才喟嘆道:“不甘心啊!”

    ……

    唰!

    林尋身影如幽靈,快速掠進一條巷子,不斷在暴雨中疾馳,身后響起一陣又一陣追殺聲音,預示著敵人正在快速靠近過來。

    但林尋神色如冰雪般冷靜,在弒血營中進行的殘酷訓練,讓他清楚任何一絲的慌亂,都可能觸發不可預估的風險。

    他呼吸悠長平穩,奔行的速度保持著一種獨特的韻律,這種一種最節省體力的做法。

    同時他的靈魂感知力量猶如細密的蛛網般擴散而開,感知著一路上的一切風吹草動。

    唰!

    在路過一處低矮的房屋時,猛地,林尋身軀一頓,掌中黑靈戰刀狠狠朝房屋屋檐處劈去。

    轟隆一聲,屋檐爆碎,鋒利的刀芒穿過屋檐,就聽一聲慘叫陡然發出,仔細看去,那屋檐深處赫然藏著一道身影,手中緊握著一柄短弩,手指已經扣在扳機上。

    只是他再也沒有機會射出弩箭,因為林尋這一刀,猶如長了眼睛般,精準無比地將其咽喉劈斷!

    這一切都在剎那間完成,林尋一刀斬出之后,就再也不看一眼,繼續朝前掠去。

    像這種埋伏,對從弒血營中順利結業的林尋而言,簡直就是小二玩的把戲,不值一曬。

    ——

    ps:讓大家久等了,今天一直耗在交通事故科處理事情,晚上9點才回來,明天還要繼續,這應該是金魚最難熬的一段時間,希望大家多擔待,不管如何,金魚會一直堅持著,以后會加倍補更新來彌補心中的愧疚。

    (本章完)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一点河北麻将作弊器 网球比分直播 贵州11选5 辽宁彩票35选7 江苏打的都是哪里的麻将 114期足彩最终比分 日本百名av女优介绍 江苏七位数开奖走势 北京麻将老版本 福建十一选五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走 竞彩比分直播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