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一百六十六章 遺憾出局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刀吟如潮,有一種直抵人心的震撼力。

    相較于第一次施展采星式,這一次林尋施展出的采星式威力又有所不同,變得比以往更強大,也更懾人。

    這已不僅僅只是尋常的武技,它蘊含著對神魂的震懾,對修行力量運用的獨特傳承,所產生出的威力,也完全不同。

    這一剎,那名蠻士毛骨悚然,神智出現一剎的恍惚,仿佛深陷一片永夜黑暗中,眼前盡是一顆顆燃燒墜落的星辰,天地萬物皆在崩殂,乾坤秩序皆陷入混亂。

    絕望、驚恐如潮水沖刷心神,似要把他拖拽入深淵沉淪。

    旋即,一抹刀芒在黑暗中乍現,那名蠻士只覺渾身一陣劇痛,下意識地拼盡所有力量狠狠掙扎閃避。

    噗!

    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從胸膛劃下,直抵腹部腰脊,濃稠猩紅的血液如瀑布般猛地從傷痕中迸射而出。

    僅僅稍差一絲,就和開膛破肚也沒什么區別了!

    那蠻士慘叫,雖閃避躲開了致命一擊,可身軀卻狠狠跌落在十多丈外,臉色煞白透明,仿佛剛剛跟死神擦肩而過。

    驚恐和惶恐蔓延全身,讓他一時就呆滯在那,仿佛嚇蒙了一樣,這一擊太恐怖,猝不及防,對他的神魂都造成了一定重創。

    他無法想象,一個真武境人類少年,怎會施展出如此超乎想象的恐怖一刀。

    “老三!”另一個蠻士驚怒大叫,顧不得追殺林尋,一個閃身沖到受傷的同伴身前。

    如此一來,讓得原本欲要一鼓作氣殺死那蠻士的林尋頓時止步,知道機會已錯失。

    此刻他急促喘息,臉色微微有些發白,周身內外有一種撕扯般的劇痛,這是施展采星式之后的后遺癥。

    不過有了上一次的經驗,林尋毫不遲疑拿出一些丹藥一股腦塞進嘴中,然后飛快說道:“快走!”

    胡龍如夢初醒般啊了一聲,他渾身已被冷汗浸透,剛才那蠻士撲殺而至時,他真的懷疑自己就將命不久矣。

    只是沒曾想,僅僅一剎那,林尋就再度出手幫自己化解了一場災厄,這種在死亡線上被拖回來的感覺,讓胡龍也不禁被嚇得通體發寒。

    “還愣著做什么,走!”

    林尋一把拽住胡龍胳膊,也不管他是否同意,就朝叢林外沖去。

    剛才雖一擊重創了那名蠻士,可那是出其不意,對方有了防備之后,想在取得這種效果就難了。

    最重要的是,施展采星式之后,一瞬間林尋的周身力量就被抽空大半,再戰斗下去,也根本不可能是對方的對手。

    “想走?癡心妄想!”

    猛地,在林尋前方的路上,竟是再出現一名體型魁梧的蠻士!

    一下子,林尋的心徹底墜入深谷,原本以為是兩名蠻士,誰曾想,附近竟還有一個!

    胡龍也被這突然的一幕驚得臉色驟變,今天究竟是怎么了,怎么會一下子蹦出三個蠻士級強者?

    難道魔云嶺中發生了某種異變不成?

    “看來,咱們這次真的只能拼命了……”

    林尋深吸一口氣,局勢之嚴重,完全超出了他的預估,也是他進入魔云嶺一個月來所遇到的真正的一次死亡危機。

    一個不慎,就可能喪命于此!

    “我……”

    胡龍神色陰晴不定,內心劇烈翻騰。

    “老二,先別管老

    (本章未完,請翻頁)

    三,跟我一起先擒殺了這倆小家伙!”

    剛出現的魁梧蠻士沉聲開口,眸子中盡是殘忍冷酷之色。

    說話時,他腳掌一踏地面,身軀在空中劃出一道殘影,宛如一道黑色雷光般,轟隆暴沖而來。

    “死!”

    他手中出現一柄青銅長矛,破殺而下,可怖的勁風將林尋和胡龍全部籠罩。

    這種攻擊簡直如天羅地網,鎖定八方六合,讓人退無可退,避無可避。

    林尋眼瞳微瞇,一把推開身邊的胡龍,同時運轉全身所有力量,凝聚于掌中戰刀。

    嗡!

    如潮的刀吟再度響起,若龍嘯虎吼,震蕩天地。

    這一剎,林尋全身力量猶如被抽空,差點就堅持不住,但最終,他還是第二次劈出了采星式!

    那可怖的損耗,讓林尋不禁臉色一白,猛地咳出一口血來。

    可這一擊效果同樣是顯著的,對手來的快,去的也快,直接被一刀轟飛出去,狠狠跌在十多丈外,狼狽不堪。

    但讓林尋失望的是,對方在這一擊中竟僅僅只是受了輕傷而已。

    這倒并非是采星式的威力不強大,而是對方戰斗力太強,再加上有了戒備和防御,方才讓林尋這一招威力大打折扣。

    轟!

    猛地,林尋只覺背后一股恐怖的勁風襲來,讓他臉色驟然一變,知道那被叫做“老二”的蠻士已趁機殺來。

    他甚至都來不及去抵御,只能下意識地朝一側避開。

    可對方顯然也料到林尋會有此反應,倏然變招,繼續朝林尋殺來,儼然一副陰魂不散,欲要一擊鎮殺林尋的架勢。

    危險!

    強烈的致命氣息涌遍全身,讓林尋不得不全力閃避,感覺就像在和死神爭分奪秒的賽跑。

    “哼!再掙扎也是徒勞,死吧!”

    驀地,剛才被林尋一刀震飛的魁梧蠻士也再度殺來,從另一側夾擊林尋。

    前后受敵!

    一下子,林尋徹底陷入絕境。

    最為要命的是,連續施展兩次采星式之后,令得林尋渾身呈現出一種油盡燈枯的危險狀態,瀕臨不支,這一刻別說反擊,連閃避的力量都顯得有些力不從心。

    怎么辦?

    林尋一咬牙,想起了掛在胸前的求救哨子,若是……

    還不等林尋繼續想下去,就聽一聲怒吼猛地發出——

    “給老子滾!”

    林尋眼角余光猛地瞥見,原本被自己退出去的胡龍,此刻竟渾身氣勢暴漲,宛如換做另外一個人般,朝這邊殺來。

    轟隆!

    僅僅一擊,那正自追殺林尋的“老二”竟被胡龍一拳砸飛出去。

    “嗯?”

    另一方的魁梧蠻士一愣,失聲道:“竟晉級了?”

    此刻林尋也注意到,胡龍周身澎湃著強勁的罡氣,一瞬間,他心中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禁不住心中一嘆。

    “你們這些巫蠻雜碎,統統快死!”

    胡龍的怒吼充滿了憤怒和仇恨,整個人更如瘋狂般,將一腔的怒火全部宣泄在戰斗中。

    片刻后,那被叫做“老二”的蠻士胸腔猛地被一拳砸得塌陷,身軀倒飛,徹底斃命,再爬不起來!

    連林尋都沒想到,這一刻胡龍竟威猛如斯!

    “老二!”

    魁梧蠻士發出悲痛大

    (本章未完,請翻頁)

    叫,目眥欲裂,但他卻并未繼續戰斗,而是選擇了轉身而逃!

    顯然,他已察覺到局勢變了,在戰斗只會步入“老二”的后塵,被鎮殺當場。

    “林尋,下次見面時,就是你的死期!”

    那魁梧蠻士大喝。

    胡龍正要追趕,卻被林尋叫住:“你若去追敵,我可就徹底完了。”

    胡龍一愣,從怒火中清醒過來,他先是轉身,將那重傷倒地來不及逃跑的的蠻士“老三”殺死,這才返回來,道:“你剛才救了我兩次,我還欠你一次。”

    他神色有些暗淡,甚至有些頹然,沒有了剛才的威猛睥睨。

    林尋清楚他內心的失落和悲慟,卻并沒有說什么,這一刻用任何言辭去安撫,都顯得蒼白無力。

    胡龍反倒是像想開了,嘆息道:“不突破,就會被殺,突破就意味著被淘汰,從此以后再無法返回弒血營,但我不后悔,所以你不必多想。”

    說著,他默默轉身,將兩名蠻士身上的圖騰蠻紋和物品都收集起來,塞入自己的儲物戒指。

    然后又摘下儲物戒指,遞給林尋:“這些軍功對我已經沒有什么意義了,就留給你吧。”

    林尋沒有拒絕,說道:“這些是你的,若我能堅持到最后,會把你的軍功交給教官,不管如何,這是屬于你的戰績和榮譽。”

    胡龍不以為然的笑了笑,環顧四周,道:“這里太危險,我帶你去一個安全的地方。”

    說著,他已蹲下身,主動背起林尋,飄然而去。

    場中,只留下兩具蠻士的尸骸,無聲的敘述著剛才那一戰的驚心動魄。

    ……

    當天晚上,幫林尋尋覓了一處安全的藏身之地后,胡龍就一言不發轉身離去。

    林尋目送胡龍離開,心中又是一嘆。

    大多數學員從第一天進入弒血營的那一刻,就已具備了晉級靈罡境的潛力。

    像白靈犀、趙寅、李獨行、長孫痕、石禹、寧蒙、宮冥等等等等,這種人占據了大多數。

    其中也包括胡龍。

    他們之所以進入弒血營,一方面是為了接受訓練,但更重要的則是要為了進入“化罡之湖”,在晉級靈罡境時,塑造出最符合心意的靈力池。

    在這等情況下,除非是被逼到絕境,沒有哪個學員愿意選擇突破晉級,因為一旦晉級,就意味著就將離開弒血營,失去進入化罡之湖的機會!

    在之前的戰斗中,胡龍選擇了突破,雖最終力挽狂瀾,化險為夷,但他已經沒有了繼續再在魔云嶺中進行考核的資格,以后,也根本再不可能返回弒血營中。

    這就是晉級要付出的代價!

    林尋替胡龍感到惋惜,以前或許他們之間有一些矛盾和沖突,可經過一場并肩血戰之后,這些矛盾早已隨風消散。

    這就是男人,一起戰斗過,那就不再是敵人,更何況,他們之間從前也沒有什么深仇大恨。

    沒有過多感慨,林尋開始靜修,他需要抓緊一切時間來恢復力量。

    只是在他心中,一直有一個疑惑揮散不去,那三個蠻士明顯是奔著自己而來,難道,這一切都是因為那“天水圣珠”?

    這件來自水蠻一脈的圣器中,究竟藏著怎樣的秘密,讓他們會如此執著和瘋狂,竟不惜破壞和帝國之間的約定,派出蠻士插手魔云嶺中的戰爭?

    (本章完)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北单比分sp值开奖 重庆时时龙虎和全天计划 体育比分app 全天pk10计划 广东十一选五有黑彩吗 上海快3彩票控软件 pk10赛车走势图教学 湖北四人麻将 今天浙江20选5开奖号码是多少 wta网球比分直播 打码赚钱的方法如下 内蒙古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