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六十七章 金玉滿堂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和東臨城這座石鼎齋一比,青陽部落那座石鼎齋就顯得不起眼了。

    甫一進入其中,宛如進了一座華美的宮殿,不止空間極大,且四處的擺設無不是古色古香,極有講究。

    美麗的侍者如穿花蝴蝶,行走在每一位客人身邊,儀態不卑不吭,臉上掛著溫煦的笑容。

    即便是招待衣著明顯樸素簡單的林尋時,也是彬彬有禮,在禮數方面堪稱無可挑剔。

    侍女帶著林尋來到了易寶區。

    沒多久,一個自稱名叫的鑒寶師傅走過來,和林尋交談片刻,就拿著爆炎刀仔細打量起來。

    許久,王麟才抬起頭贊道:“這把爆炎刀不錯,品相上佳,堪稱是人級下品靈器中的好貨色,公子您真打算將此寶出手?”

    林尋笑著點頭。

    王麟想了想,說道:“此寶可值四十銀幣,不知這個價錢公子滿意嗎?”

    林尋剛才曾在石鼎齋售賣靈器的柜臺前查看過,一般的人級下品靈器價格,大致都在三十銀幣到八十銀幣之間。

    由此觀之,王麟給出的價格談不上多高,但也并不低。

    林尋倒是不在乎這點,他此來是要和石鼎齋達成一個長期合作,就當是報恩了。

    不過,這時候一名侍女匆匆而來,把王麟請到一邊低聲說了一些什么,很快,王麟返回來歉然道:“公子稍等,有一件緊急事情需要在下去處理一下。”

    林尋點了點頭。

    王麟匆匆而去,并沒有讓林尋等多久,就重返回來,只是他此刻似乎有什么心事,顯得有些心不在焉。

    林尋想了想,主動說道:“王大哥,這件靈器……”

    不等說完,王麟就揮手道:“抱歉,這個買賣我們石鼎齋不做了,還望公子見諒。”

    “不做了?”林尋登時挑眉,感到有些意外,怎么這家伙離開一趟,就立刻態度大變了?

    “不好意思,還望公子見諒。”

    王麟神色也變得不冷不淡,讓得林尋心中一沉,隱約猜測到什么,強忍著心中不悅,起身說道:“既然如此,那就不再打擾了。”

    “公子慢走不送。”王麟聲音中透著疏遠冷漠。

    林尋忽然問道:“這是幕晚蘇讓你做的?”

    王麟一呆,旋即臉色微微一變,道:“公子這是何意?”

    林尋將他的表情收入眼底,心中已有了答案,不禁搖頭,道:“罷了,罷了。”

    再沒有任何遲疑,大步而去。

    王麟怔怔呆坐許久,最終一聲長嘆,起身而去。

    ……

    繁華街道上,林尋扭頭瞥了一眼那石鼎齋恢弘巍峨的建筑,唇角泛起一抹曬然。

    幕晚蘇一直看他不順眼,林尋很清楚這一點,尤其是上次借助閻震的手,壓制住吳氏商行之后,幕晚蘇就愈發看不慣自己。

    但不管如何,他終究欠了石鼎齋一個人情,這個人情可以算是石軒的,也可以算是幕晚蘇的。

    所以,林尋也不會因為今天吃的閉門羹而怨恨對方,只不過是一場買賣而已,對方既然不要,那就賣給別人就是了。

    “幕晚蘇這女人也真夠記仇的,她就不擔心我徹底不要臉,拿著石軒的令牌

    (本章未完,請翻頁)

    一次又一次騷擾她?那時候她又能拿我怎么樣?可惜啊,我的臉皮還是不夠厚。”

    林尋有些自嘲的搖頭,“罷了,看她的態度,只怕是打算和我劃清界限,既然如此,那以后遠離石鼎齋就是了。”

    林尋不再多想,開始沿著“八百大街”踱步前行,觀察著街道兩側的各種商鋪。

    不過很快,反倒有人主動找上林尋,這是一名相貌平庸,其貌不揚的男子,但舉止卻頗為干練沉穩。

    “這位公子,若我沒猜錯,您剛才是前往石鼎齋出手寶物了吧?”男子笑著拱手,聲音溫和清朗,給人一種如沫春風的舒服感覺。

    這就是個人氣度,從言談舉止中不經意流露出來,讓得這其貌不揚的男子反而多了一份親和,很難讓人產生反感。

    “正是。”林尋點頭。

    “讓我再猜猜,您肯定是感覺石鼎齋給出的價格不合適,于是最終沒有談成這筆買賣,對不對?”

    男子繼續說道,口齒清晰,笑容和煦。

    “不錯。”林尋再次點頭,他剛才拎著一個包袱進了石鼎齋,又拎著包袱出來,只要留心,都可以看出這一點。

    男子笑了笑,卻是自我介紹道:“鄙人古彥平,如今在自己開了一間店鋪,名為金玉堂,若公子不介意,不如到鄙人店中一敘?”

    林尋也笑了:“古掌柜盛情相邀,在下敢不從命?”

    兩人笑得都很燦爛。

    ……

    金玉堂位于“八百大街”西頭,相較于中央地段的繁華,這片區域相對就要冷清不少。

    金玉堂的店鋪也不大,僅僅只是一座二層青瓦小樓,但走進去卻發現,這店鋪雖遠遠無法和石鼎齋相比,但卻整潔雅致,處處可見獨具匠心之處。

    但唯一讓人尷尬的是,當林尋走進來時卻發現,整個金玉堂中除了自己之外,竟沒有一個客人。

    古彥平倒是神色坦然,笑道:“鄙店開張不過數十天時間,客源尚少,倒是讓公子見笑了。”

    何止是客源少,從林尋的目光看過去,店鋪中所兜售的物品也只能用稀少匱乏來形容。

    有一些柜臺前,甚至空蕩蕩的,只標注著所兜售物品的名字。

    換做一般人進入此店,只怕都會產生一絲疑慮,這店鋪難道是一個空殼子不成?

    僅僅從這一點林尋大致就判斷出,這金魚塘論及財力、底蘊根本就沒法和其他商行相比,唯一算得上優勢的,或許就是這店鋪是位于“八百大街”上的。

    然而古彥平接下來一句話,讓林尋大感意外。

    只見古彥平神色自若,坦然開口:“公子,我知道你心中有許多疑惑,實不相瞞,就連這商鋪也是古某租賃來的,并且以古某的財力,僅僅能夠支付半年的租金。”

    林尋頓時怔住,好半響才說道:“古掌柜為何要告訴我這些?”

    古彥平正色道:“買賣講究的就是誠信二字,而我如今所擁有的最大優勢,也只有誠信,以后想要把金玉堂發展壯大,同樣離不開誠信,所以古某不敢隱瞞公子。”

    林尋點了點頭,他突然發現這古彥平倒是一個妙人,從一開始接觸就展現出非凡的觀察力,他待人接客的手段也頗為不俗,誠

    (本章未完,請翻頁)

    懇但卻有講究,讓人根本無法升起反感。

    “既然如此,還請古掌柜看一看此刀如何。”林尋隨手拿出爆炎刀,遞了過去。

    古彥平欣然領命,拿過爆炎刀仔細看了許久,點頭道:“人級下階靈器中的上好貨色,價值在二百銀幣到三百銀幣之間。”

    林尋想起了剛才在石鼎齋王麟的評價,不禁點頭,由此可見古彥平的鑒寶水平也很不錯。

    他隨口道:“四十銀幣,這刀就是你的了。”

    古彥平倒是沒想到林尋如此痛快,略一思索,就決然道:“承蒙公子看得起,但在商言商,若依古某出價,需五十銀幣。”

    說著,他已拿出一個錢袋,拿出五十枚銀幣,遞給了林尋:“還請公子笑納。”

    林尋默默收起,道:“古掌柜,我現在相信你是誠心和我買賣了,以后在下若有靈器再出手,自會把金玉堂當做第一首選!”

    古彥平笑著拱手:“那可就多謝公子照顧鄙店了。”

    林尋點了點頭,便告辭而去。

    “父親,咱們賬上可沒多少錢了。”

    林尋剛走,一名少年就走出來,無奈說道,“您怎么還這么花錢,我看用不了多久,咱們這商鋪非倒閉不可。”

    少年名叫古良,乃是古彥平膝下獨子,聞言卻是不以為然道:“良兒你記住,經商一道,不僅僅只需要心有氣魄,目放長遠,同時還需要破釜沉舟的勇氣!”

    頓了頓,古彥平神色決然道:“依我們如今所擁有的資源,若按照正常的手段維持買賣,根本就毫無活路可言,所以必須大膽拼一拼,若成功了,我們金玉堂就可以在這八百大街上徹底立足。”

    古良忍不住說道:“若不成功呢?”

    古彥平沉默許久,這才淡然道:“那就卷鋪蓋走人,自從被紫荊城那些老家伙聯手逐出家門,就讓我徹底明白一件事,想要做些什么,就必須靠自己!”

    說著,他已拿起那把爆炎刀,走進內室。

    提起被逐出家門的事情,少年古良的眼眸中突然泛起一抹如火般的憤怒,旋即就一閃而逝,化為平靜。

    內室中。

    古彥平神色專注而從容,他隨意立著,左手舉刀,仿似變成另外一個人,眸子里盡是一切盡在掌握中的絕對自信,這讓得他那平庸的模樣都帶上一抹奇異魅力。

    忽然之間,古彥平右手五指如蓮花綻放,層層疊扣,瞬息捏成一個奇異的手印,輕輕印在了爆炎刀表面。

    錚!

    一聲清吟,刀身表面倏然浮現一片如熔漿般沸騰的火焰,熊熊燃燒,驅散了內室中的黑暗,把古彥平面龐映照得通紅一片。

    “好刀!”

    雖然是稱贊,他神色卻平靜淡漠,不起漣漪,仿佛早已見慣了這種場景。

    與此同時,他右手五指又是一變,指尖似拂琴般以一種獨特的節奏叮叮咚咚敲打在爆炎刀表面。

    轟!

    鋒利的刀尖上,驟然爆涌出一道若赤霞般絢麗的刀芒,不斷吞吐,閃爍著極度危險的氣息。

    “好刀!”

    這一次,古彥平卻吃驚叫出,原本睥睨而平靜的臉色,此刻也不禁驟然變幻起來。

    (本章完)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捕鱼达人千炮版官网 下载广西麻将 点点乐好赚钱 qq欢乐麻将外挂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号一定牛 怎么能利用下班时间赚钱 广东36选7 有山西快乐10分的平台 生完二胎如何重新赚钱 天津时时彩 扑克牌赌大小规则 极速pk10计划全天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