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七章 行軍拳法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肖天任并沒有談及如何安排消除靈田蟲災的問題,卻像是追憶般談起了一百多年前的事情。

    林尋雖然心中有些奇怪,但依舊靜靜聆聽著。

    “那時候,這里一片荒蕪,根本沒有人居住。但是有一天,一位來自東臨城的修者在路過此地的時候,偶然發現了一處埋藏著‘緋云火銅’的小型礦脈……”

    依照肖天任的說法,在一百年多前的時候,緋云村后方數十里地之外的一座名為“烈煙山”的山體內,埋藏著一條礦脈,盛產緋云火銅,這是一種制作中品凡器的上佳靈材,價格不菲,運往城中販賣的話,一塊嬰兒拳頭大小的緋云火銅便能兌換三塊帝國銀幣!

    毋庸置疑,這一座礦脈下埋藏著的是一筆巨大財富。

    為了發掘這一處礦脈,東臨城一些修者大人物一起出動,抓捕了許許多多的奴隸前來挖礦。

    足足用了十年時間,這一條礦脈才被挖掘一空,徹底廢棄,那些東臨城的修者皆都滿載而歸。

    因為嫌棄麻煩,那些修者大人物根本不管那些挖礦奴隸的死活,把他們全部丟棄在這偏遠的深山村落中,獨自離去。

    村長肖天任,便是當年幸存下來的挖礦奴隸之一,而村中其他村民則全都是當年被丟棄在這里的挖礦奴隸的后代。

    緋云村這個名字,便是因為緋云火銅而得名。

    林尋聽完這一切,心中也不禁有些唏噓,他自小便生活在那一座暗無天日的礦山牢獄中,自然清楚挖礦奴隸的處境有多凄慘,堪稱是命賤如草芥,生死不由己。

    而如今的緋云村村長肖天任當年竟然是挖礦的一名奴隸,著實讓陳汐也不禁有些意外,也隱隱有些佩服。

    當年被拋棄在這荒郊野嶺中,還能夠開辟出如今的緋云村格局,讓一眾挖礦奴隸的后代繁衍生息下來,這等手段和魄力,可不是誰都能夠擁有的。

    仿佛看出了林尋心中所想,肖天任揮手自嘲道:“我可沒你想象的那么有能耐,緋云村之所以有今日之格局,完全來自當年曾住在這座院子內的那位靈紋師的功勞。”

    說著,肖天任似有些感慨,

    (本章未完,請翻頁)

    道:“當年正是那位靈紋師,為我們開辟了靈田,教授我們如何種植靈谷,若非如此,我們緋云村所有人只怕都早已餓死在這荒郊野外。”

    林尋禁不住問道:“此地環境如此惡劣艱苦,那大家為何不離開這里?”

    肖天任搖頭:“此地位于帝國西南邊陲之外的三千大山深處,自古便有‘天塹之地’的稱號,想要離開又談何容易?單單是距離最近的城池,都足有八千里之遙遠,并且沿途危險重重,兇獸四伏,毒蟲肆虐,若無強大的修者帶引,沒人能夠活著抵達。”

    林尋這才終于明白,自己雖來到了紫曜帝國的疆域中,可想要真正抵達那人煙聚集的城市中,依舊面臨著許多艱險。

    不過林尋倒也并不擔心,只要活著,總歸有一天可以實現的。

    這時候,肖天任忽然笑了笑,拍著林尋肩膀說道:“年輕人,我知道你是不甘心一輩子呆在這里的,不過老夫可以保證,只要你留在緋云村一天,我們便會把你當做自己人看待。”

    林尋認真點頭:“肖伯放心,我自也會把大家當做自己人來看待。”

    肖天任爽朗笑道:“這就好。”

    林尋道:“肖伯,事不宜遲,咱們還是先著手安排一下如何幫大家消除靈田中的蟲害吧。”

    肖天任連連點頭:“如此甚好。”

    當天,林尋在肖天任指點下,來到村民劉大彪家中的六畝靈田內,以噬金鼠的骨粉為引,再度篆刻一道“引光靈紋”,引太陽之精光降臨,一舉消除了靈田內的蟲害。

    不過如此一來,卻是將林尋體內原本就不多的靈力消耗得一干二凈,無法再繼續下去。

    也只有等到明天才能繼續幫村中其他人消除靈田中的蟲害。

    晌午時候,劉大彪和媳婦做了豐盛的菜肴,熱情招待了林尋一頓,以表達自己的感激之情。

    從劉大彪家中離開,走在村中小路上的時候,林尋遠遠地就看見,在村中中央處,有著一處平坦的場地,此時正有十多個孩童正在練習武技。

    天空太陽毒辣,一群孩童皆都赤裸上身,古銅色的肌膚在烈日下浸出

    (本章未完,請翻頁)

    一層晶瑩的汗水。

    可即便如此,卻沒有一人叫苦的,皆都專心在演練一套拳法。

    那拳法招式簡單,卻是大開大合,威猛剛勁,時而如奔馬呼嘯,時而似虎狼突襲,那些孩童雖皆都七八歲年齡,可竟是把這一套拳法打得頗為嫻熟,章法有度。

    這讓林尋不禁有些訝然,他認得此拳法,名為“行軍拳”,是紫曜帝國武者大軍中最為流行的一種基礎拳法。

    只是讓林尋沒想到,緋云村中這些孩童,竟也可以把這樣一套拳法演練得如此有模有樣,明顯不是什么花拳繡腿可比。

    林尋因為幼時體弱,鹿先生便教授了他一些錘煉身軀的武技,其中便有這行軍拳。

    不過看了片刻,林尋還是敏銳發現了一些不同,那些孩童所演練的行軍拳,的確是章法有度,可是在發力技巧上卻似乎有不少的缺陷,所發揮的威力雖強,可招式中的力量卻有些散。

    所謂“形散神不散“,行軍拳也是如此,拳勁講究凝練如一,發如奔雷,方才能夠呈現出一股”鐵騎踏山河,大軍破天下“的威猛剛勁氣息。

    眼前那些孩童所演練的“行軍拳”,就是發力技巧出現了一些錯誤,無法讓拳勁“凝練如一”,故而沒有了那種氣勢若奔雷的威猛韻味。

    若是一直讓這些孩童如此練下去,雖說可以強健體魄,可是對于武道修煉卻是有害無益。

    林尋想了想,最終還是搖了搖頭,他還不清楚究竟是誰人教授這些孩童修煉的,自然也不能妄自上前去糾正。

    “怎么,你對行軍拳也有所了解?”

    不知何時,村長肖天任走了過來,若有所思地看著林尋。

    “嗯,我幼時也曾修習過。”

    林尋坦然點了點頭,這倒是沒什么好隱瞞的。

    “哦,那你覺得這些小家伙修煉的如何?”

    肖天任饒有興趣道,他忽然發現自己愈發看不懂眼前這少年人了,不僅懂得篆刻靈紋之法,竟還對行軍拳也頗為熟稔,著實出人意料。

    ——

    ps:多謝老兄弟半只萬寶路的捧場,歡迎回來!

    (本章完)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棋牌室门面图片 云南快乐10分开奖号码 北京pk赛车免费计划app 安卓通用版麻将作弊器 宜昌麻将血流换三张 六码怎样倍投 贵州快三走势图规律 微乐江西棋牌下载安装 1zplay 电竞比分 手机捕鱼游戏免费下载 体球网即时比 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