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2899章 攜美出行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接下來,言寂又談起元教的事情。

    “以前時候,元教和第九天域永恒神族絕氏、葉氏交好,每隔一段時間,元教就會選出一些耀眼的角色前往第九天域修行,這些強者如今大多都已成為絕氏、葉氏中的重要人物。”

    “但最近萬年,隨著教主離開,我們和這兩大神族的聯系已經極少,所以,如今即便元教遇到大難,也不能指望這兩大神族能夠幫上什么忙。”

    “巫教、禪教、靈教的情況差不多也相似。”

    “不過,正如我之前所說,千年之內,紀元之劫就將降臨,第九天域那些永恒神族也注定自顧不暇,除非發生威脅到他們宗族的事情,否則,在接下來的這些年里,他們怕是不會再摻合第九天域之外的事情。”

    “當然,事無絕對,誰也無法預料接下來這些年里究竟會發生什么。所以,以后行事,小心謹慎一些總歸錯不了。”

    說罷,言寂拿出一枚劍形玉符遞給林尋,“這是你師叔空絕留給你的,遇到化解不開的危險時,可以動用。”

    “意志法相?”林尋道。

    “不錯。”言寂點頭。

    林尋忽然想起一件事,“前輩,您的道傷可曾修復?”

    言寂露出一絲笑意,道:“距離證道永恒,只差一個捅破窗戶紙的契機了。”

    林尋頓時了然,拱手道:“那晚輩就提前預祝前輩證道永恒。”

    言寂笑著揮手:“你去吧。”

    “是。”

    林尋領命而去。

    ……

    元空閣。

    “前輩,還請您將這些秩序力量交給玄九胤和玄月姑娘。”

    林尋將早已準備好的一批秩序力量遞給玄飛凌。

    這些秩序力量既有地階、也有天階,價值自然珍貴無比。

    “他們如今可還沒有證道不朽,哪可能用得上這些。”

    玄飛凌長嘆。

    和林尋一比,他那玄孫玄九胤簡直就是個蠢材,到如今還在絕巔帝祖境中徘徊。

    “以后總歸可以用得上。”林尋笑說道。

    玄飛凌道:“你不去見一見他們?”

    “等我將元氏、獨孤氏的事情解決后,再跟他們好好聚聚。”

    林尋道。

    “也好。”

    玄飛凌點頭答應,“等你回來,也就可以去參悟咱們宗門的神階秩序力量了。”

    身為副閣主,所享受的待遇也自然非其他人可比。

    可以任意翻閱書山中的典籍,可以參悟元教的神階秩序力量,其掌握的權柄也非尋常可比。

    就比如如今的林尋,已經可以隨意調遣元空閣中的一眾長老、執事、副執事為他效命辦事。

    很快,林尋就告辭離去。

    ……

    今日的元教發生了很多事情。

    先是宗門的內患被清除一空,緊跟著玄飛凌等副閣主就宣布了一系列人事任命。

    而后,各位副閣主又決議了各種事情。

    比如該如何應對十大不朽巨頭的威脅,該如何去和神族源氏拖延時間等等。

    對林尋而言,他在今日被任命為元空閣副閣主,見了言寂,了解了四大祖庭開派祖師和方寸之主的一些往事。

    而在今日,他還將立刻啟程,前往第七天域!

    傳送古陣前。

    林尋等待沒多久,就見極遠處虛空,一道倩影掠來。

    一襲青色長裙,眉目如畫,靈秀清絕,正是獨孤悠然。

    “悠然姑娘,好久不見了。”

    林尋笑著迎上去,前些年,他要么是在造化之墟闖蕩,要么是在十方魔域中參加不朽道戰,留在元教的時間極少。

    這些年里,別說是和獨孤悠然相見了,就連玄九胤、金天玄月都沒見幾次。

    獨孤悠然飄然落地,來到林尋身前,美眸水靈靈的,貝齒微露,笑語盈盈行了一禮,“獨孤悠然,見過林副閣主。”

    林尋哂笑:“你我之間就不必這般客氣了,就還和以前一樣叫我林尋便可。”

    獨孤悠然眨了眨眼睛,脆聲道:“這怎么行,我叔祖可說了,你如今身份不一樣,讓我務必要對你恭敬一些,不得怠慢。”

    林尋一陣無語,苦笑道:“行了,你叔祖是你叔祖,你是你,咱們各交各的。”

    “真的?”

    獨孤悠然道。

    “當然。”林尋笑道。

    獨孤悠然睜著漂亮的眸上下打量了林尋一遍,道:“我還以為你當上了副閣主,整個人都徹底變了呢。”

    林尋指了指自己心臟地方:“大道之路,當砥礪修行,不忘初心。”

    獨孤悠然噗哧笑出來,道:“你還有初心?你以前可是最厭煩我去打擾你的,每次見我都一副頭大如斗,如見瘟神的樣子。”

    林尋眸子中也不禁泛起追憶之色,當年在大千戰域,他和獨孤悠然之間的關系的確很特別。

    明明不那般熟悉,可偏偏地又產生了諸多交集,他視她為麻煩精,她卻偏偏要較勁似的跟他卯上了。

    如今想起這些事情,林尋也不禁感慨不已。

    遲疑片刻,林尋道:“當年在拜入元教時,我曾……”

    似乎知道林尋要說什么,不等說完,獨孤悠然就打斷道:“你要說云幕遮么,我從來都沒有真正介意這些。”

    “真的?”林尋道。

    “當然。”獨孤悠然嬌容明媚。

    林尋輕松起來,道:“事不宜遲,我們邊走邊聊?”

    “林副閣主有所令,小女子不敢不從。”

    獨孤悠然道。

    林尋笑著搖頭不已。

    嗡~

    沒多久,傳送古陣泛起一陣漣漪,林尋和獨孤悠然的身影隨之消失不見。

    ……

    紫薇星域。

    第七天域四大星域之一。

    在紫薇星域,有著“十二洞天”之三,分別是璇璣洞天、瑤光洞天、開陽洞天。

    不朽帝族獨孤氏,就盤踞于璇璣洞天世界。

    半天后。

    林尋帶著獨孤悠然出現在紫薇星域所在的區域中。

    “前邊是千釀城,囊括著第七天域最頂級的上千座酒樓,每一種酒樓皆有著一種獨樹一幟的神釀,無數歲月里,吸引了不知多少酒客匯聚于此。”

    獨孤悠然指著極遠處,神色雀躍道:“要不要趁此機會走一遭?反正也耽擱不了多少時間,就是買一些酒釀在路途上喝,也是極好的。”

    林尋苦笑不已,無疑,獨孤悠然是把這次行動當做游玩之旅了。

    想了想,他點頭道:“最多兩個時辰。”

    獨孤悠然痛快答應:“聽你的。”

    很快,兩人的身影就出現在一座巨大巍峨的古老城池中。

    城中繁華喧囂,車水馬龍,游人如織,摩肩接踵。此起彼伏的吆喝聲絡繹不絕地響起。

    人世百態,濁浪紅塵,盡顯眼前。

    林尋也不禁一陣恍惚,自己有多少年沒有這般愜意平靜地行走在這等繁華之地了?

    一路上,獨孤悠然熟門熟路,帶著林尋穿街走巷,靈動俏麗的白皙小臉上也盡是愉悅之色。

    道途維艱,修行清苦,有人貪戀紅塵萬丈悲歡離合,有人獨愛隱居世外,潛心悟道。

    出世和入世,雖大不同,卻都是大道路上的一樁修行。

    “這是清福樓,有著十萬年傳承的酒坊,盛產一種名叫‘清福醉’的神釀,味道堪稱一絕。”

    “你看這里,此樓主人的祖上乃是一位鼎鼎大名的釀酒師,聞名遐邇,他們所售賣的‘蝶戀花’,名字看似陰柔,實則酒勁辛辣,如刀入喉,最是過癮。”

    “還有這家酒樓,也極了不得……”

    行走熙熙攘攘的街巷上,獨孤悠然對各家酒樓簡直如數家珍,讓林尋都不禁大開眼界。

    以至于,這一路走下來,他們出入了一座座酒樓,買下了各式各樣的神釀,花錢如流水。

    當然,林尋也根本不差錢。

    時間很快就過去一個多時辰。

    就在林尋考慮離開的時候,忽然間,身邊的獨孤悠然頓足,道:“天勤。”

    不遠處,一個英俊不凡的青年正在人群中穿行,聞言,扭過頭來。

    當看到獨孤悠然時,青年神色驚喜道:“悠然姐,你不是在元教中修行么,怎地回來了?”

    “我為何不能回來?”

    獨孤悠然瞥了青年一眼,“天勤,你如此匆匆忙忙的,是要做什么?”

    “宗族剛傳來命令,讓我們這些分布在紫薇星域各地的族人,借助傳送陣第一時間返回宗族。”

    名叫獨孤天勤的青年飛快說道。

    獨孤悠然這才恍然,“原來如此,應該是叔祖提前傳消息給宗族了。”

    她口中的叔祖,自然是獨孤雍。

    林尋忍不住道:“在此城中,還有通往你們獨孤氏宗族的傳送陣?”

    獨孤悠然眨了眨眼睛:“唔,我忘記告訴你了。”

    旁邊的獨孤天勤笑道:“這位朋友未免有些孤陋寡聞了,在紫薇星域,每一座城池皆有通往我們獨孤氏的傳送陣,只要宗族一聲命令,無論分布在紫薇星域哪個地方,瞬息就可以抵達宗族。”

    林尋眼神頓時變得怪異起來,這么說,從進入紫薇星域后,本可以直接借助傳送古陣抵達獨孤氏宗族的,可獨孤悠然卻一直帶著自己在瞎轉悠啊……

    獨孤悠然惡狠狠瞪了獨孤天勤一眼,惱道:“趕緊閉嘴吧!這里哪有你說話的地方!”

    她故作淡定,不去看林尋的眼神,只是不免有些心虛。

    之前,她只是想帶著林尋好好逛一逛而已,所以故意隱瞞了傳送陣的事情……

    ——

    PS:感謝盟主“awatera”的打賞捧場!感謝各位童鞋的月票~

    今晚還有第七更!金魚爭取在11點左右搞定~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足彩半全场 种黏玉米赚钱吗 25选5 怎样网上赚钱更安全 广东快乐10分微信群 微信打麻将软件 微信捕鱼达人h5兑换码 甘肃11选5五码分布走势图 516棋牌游戏大厅官方k 重庆时时走势图彩经 平版电脑单机捕鱼游戏 足球体育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