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2772章 破梵心 碎蓮界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三丈之地,

    極近的距離。

    但隨著羽鋒子的誦經聲響起,一朵蓮在這三丈之地綻放,初開始小如拳頭,隨著花瓣一片片綻放,瞬息間,宛如化作一方浩瀚的世界。

    花瓣四十九,透著繽紛瑰麗的色澤,渾圓剔透。

    從天穹俯瞰,此蓮像極了一個渾圓的神輪。

    蓮生轉輪!

    隨著出現,此蓮徐徐旋轉,頓時一股晦澀神妙的力量從那蓮心之地氤氳而生。

    第一時間,林尋就察覺到了危險,可不等他閃避,軀體就被一股神妙晦澀的力量覆蓋,頓時眼前一花。

    那一瞬,就像墜入往生輪回中。

    黑暗中,有四十九扇緊閉的門戶依次排開。

    “林兄,此乃梵心蓮界,由我的天賦‘九竅禪心’融合一身道行和法則凝練而成,其中有蓮門四十九,每一扇門后,皆是一個輪轉世界。”

    羽鋒子恬靜的聲音在黑暗中響起,“這便是我壓箱底的手段,以四九之數演繹我之道行,自問在不朽道途上已凌然于絕大多數同境之人。”

    “然,或許是冥冥中自有天注定,直至我得知你的存在,才發現你我之道途,竟有異曲同工之妙。”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你是方寸第五十傳人,被視作是方寸之主所等待的一朵蓮,恰似那遁去之‘一’。”

    “而我衍大道四九,我便是我自身大道的那一個‘遁去之一’。”

    “你說,是不是很有意思?這也正是我這次前來元教的目的,就是要和林兄你在道途上一較高低。”

    “若不朽道途若真有‘至尊’一說,那也注定只能有一個。”

    羽鋒子說到最后,已帶上一種發自骨子里的堅定。

    大道爭鋒,只爭“至尊”!

    “是嗎,可我和你不一樣,我從不信什么遁去其一,從修行至今,我師尊方寸之主可從不曾給予我任何指點,若我是他等待萬古的傳人,那也是我自己以自身大道爭取得來,和我原本是否是那‘遁去其一’無關。”

    林尋淡然開口,“巧合也好,冥冥中注定也罷,你注定和我不一樣,我也注定不可能和你一樣,不過你最后一句話說的對,若這世上有不朽至尊道途,那也注定只能是唯一的一個。”

    羽鋒子靜默片刻,道:“那就在此刻爭一個高低便可。”

    林尋笑了,補充一句:“你說你修行至今三千六百余年,而我修行至今還不足二百年。”

    羽鋒子一陣沉默,也不知是被打擊到了,還是因為林尋這句話產生了其他一些想法。

    總之,他沉默了。

    林尋則已不理會他,一把推開最近的一扇蓮門。

    他早已看出,這四十九扇蓮門,就像這“梵心蓮界”的四十九條根系,唯有將其擊碎,才能從此地脫身。

    眼前一花,一片灰濛濛的世界出現。

    “此乃忉利天,欲界六天之一,我以我道所化,內有羅剎眾八千萬,若迷失其中,自身道行將被削掉一大境界。”

    羽鋒子的聲音再度響起,“除此,其他四十八個輪轉世界中,皆藏有大玄機,只要被困,道行必被斬落。”

    “看得出來,你對自己這壓箱底的手段很有信心,可現在……我可沒有心思和你交談。”

    林尋說著,一拳打向天宇。

    轟!

    這灰濛濛的“忉利天”中,天搖地動,羽鋒子的聲音頓時戛然而止。

    但很快,無數渾身大放光明的羅剎身影出現,密密麻麻,像潮水般淹沒這片世界。

    這灰濛濛的天宇,都被照亮,煌煌無量。

    八千萬羅剎眾!

    那數目簡直令人絕望。

    更令人不寒而栗的是,那一個個羅剎的模樣,竟化作男女老少、形形色色的身影。

    當林尋目光看過去,瞳孔也不禁一縮。

    因為那些羅剎竟化作了他最熟悉的人,有仇敵、有親友、有萍水相逢之輩……

    礦山牢獄中那些囚徒、緋云村那些村民孩童、紫曜帝國中那一路所遇的仇敵和親友……

    古荒域、星空古道、黑暗世界、真龍界、仙凰界、昆侖墟、歸墟、大千戰域……

    過往那些年他所走過的地方,所遇到的人,皆被那些羅剎所幻化而出。

    甚至,趙景暄、鹿伯崖、洛青珣等人,都一一可見!

    而此時,他們全都化作鋪天蓋地的洪流,朝林尋一個人殺了過來。

    這等一幕,無疑太驚悚和恐怖。

    “心有所見,皆映我心,心起波瀾,則必生殺劫,這等妙法著實很不俗。”

    林尋發出一聲贊嘆,不吝對羽鋒子的贊美。

    旋即,他眸子古井不波,沖了上去。

    轟隆!

    他身化大淵,橫移天地,席卷向前,一路所過,密密麻麻的修羅眾身影被碾碎,化作繽紛的佛光飄灑。

    換做其他人,見到無數以往熟悉的人沖來,怕都會因此產生心境上的動蕩,念頭叢生。

    如遇到摯愛之人,如遇到至親之人,如遇到至恨之人……

    最容易勾起心境中的起伏。

    而只要心境產生哪怕一絲的破綻,這忉利天就會化作最恐怖的煉獄之地,對被困其中的人進行致命殺伐。

    可惜,這些對林尋無用。

    既識破此中玄機,他自不會上當。

    什么熟悉的面孔,在他眼中,皆不過虛假罷了。

    轟隆!

    就見他一路橫沖,所過之處,無數身影潰散,化作佛光飄灑。

    僅僅幾個眨眼,這片天地就開始凋零和破碎,最終伴隨著一聲轟鳴,徹底在林尋身前崩滅。

    依舊是那黑暗的世界,只不過卻只剩下四十八道緊閉蓮門。

    “希望,不要讓我失望。”

    林尋自語,說話時,已邁步推開第二扇蓮門,隨意自然,如閑庭信步,無懼無畏,無所掛礙。

    僅僅片刻。

    第二扇蓮門如泡影般消散,映現出林尋的身影。

    他沒有耽擱,進入第三道蓮門。

    而將這一幕幕盡收眼底的羽鋒子,那恬靜如古井不波的清秀臉龐上已漸漸地泛起一絲絲的凝重之色。

    ……

    從外界看去。

    天啟道場上,一朵色彩繽紛的渾圓蓮花綻放,正在徐徐旋轉,飄灑出晦澀而神秘的佛光。

    而林尋的身影則消失在那蓮心之地。

    羽鋒子則佇足在蓮花一側。

    場外眾人皆驚疑不定,大多無法窺伺到其中的玄機。

    而在那些大人物們眼中,這看似平靜的一幕,實則比之前的戰斗廝殺更兇險和可怖!

    這是各自大道之間的爭鋒!

    “此乃梵心蓮界,內有四十九輪轉世界,可斬道行境界……”

    觀禮臺上,佛尊釋葉面帶微笑,向身邊眾人闡述梵心蓮界的奧秘和玄機,聽得那些大人物都不由倒吸涼氣,震驚不已。

    這等神通,簡直匪夷所思!

    “這豈不是意味著,被困其中的林尋,極可能會被削掉境界,令道行遭受到無法修復的重創?”

    有人不禁問道。

    一句話,引起所有人關注。

    連不遠處的玄飛凌、獨孤雍等大人物心中都是一緊。

    “不錯。”

    釋葉點頭,面色悲憫,“只希望林尋此子迷途知返,回頭是岸,早些認輸,否則,的確極可能會被斬落境界。”

    玄飛凌等人臉色一沉。

    再看那些和林尋有仇的大人物們,眸子閃爍,一個個眉宇間都隱隱帶著激動和期待。

    符文漓、祁霄云等人都感到一陣驚喜。

    若林尋被斬落境界,還何談什么“不朽至尊路”?

    還能有什么威脅?

    “斬落境界?”

    “這世上怎會有如此神通?”

    “不好,林副執事危險了!”

    當元教上下所有人都得知“梵心蓮界”的恐怖時,一個個也都色變,心都懸起來。

    這的確太可怕。

    天啟道場上禁止殺人,可卻并無規定不允許斬落道行這種事情發生!

    而一旦林尋這次遭難,其境界跌落,那他如今所擁有的一切成就和威望,注定將一落千丈!

    想到這,許多看向羽鋒子的目光都帶上怒意,恨得牙癢癢。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

    此刻的羽鋒子,神色卻一點點凝重下去。

    啪!

    那色彩繽紛的蓮花忽然傳出一道炸響,四十九片花瓣中的一個,在此刻驟然粉碎,缺失一個。

    “這……”

    面帶悲憫之色的釋葉瞳孔一縮。

    幾乎同時,在場所有人都察覺到不對勁。

    啪!

    不等他們想明白,又是一道花瓣炸開,崩散成光雨。

    而羽鋒子的臉色則愈發凝重了。

    “該不會……林尋正在進行脫困吧?”

    有人喃喃。

    一句話,讓觀禮臺上不少大人物的臉色都陰沉不少,內心原本的激動和期待,都被一種說不出的緊張取代。

    他們可不想看著林尋脫困!

    符文漓、祁霄云等人自然也如此。

    可事態的發生并不以他們的想法改變,接下來的時間中,天啟道場上,那一朵蓮花的花瓣不斷爆碎,發出啪啪啪的爆鳴。

    那就像一記記耳光,狠狠抽在那些仇視林尋的大人們臉上,讓他們神色都變得陰沉難看起來。

    再看羽鋒子,雪白的僧袍鼓蕩,嘴唇僅抿,清秀的臉頰上也再無法保持平靜。一陣明滅不定。

    眼見花瓣一片片凋零爆碎,他那攏在袖子中的雙手都是緊緊攥起來,手背青筋爆綻。

    他在極力控制內心的動蕩情緒。

    梵心蓮界,是他畢生大道最強的天賦神通,也是他在不朽道途求索出的至高奧秘的體現。

    此神通,曾讓禪教諸多老古董都為之驚嘆、驚艷!

    在沒有聽說林尋的事跡之前,羽鋒子一向沒有什么求勝心,也從不愿和同境之人切磋。

    不是因為驕傲,只因為站得太高!

    可此時,他最得意、最自信的大道,卻隱隱有被擊敗的征兆。

    這對羽鋒子而言,不亞于一個沉重無比的沖擊!

    當看到那一朵繽紛多彩的蓮花變得千瘡百孔,當看到只剩下最后幾片花瓣一點點地暗淡下去。

    羽鋒子就仿似看到自己的大道,在此刻變得千瘡百孔,變得暗淡無光,內心生出一股說不出的憤怒和惘然。

    怎會這樣?

    為何會如此?

    我以我道衍四九,獨遁我身為一,卻為何不敵那方寸傳人?

    啪!

    當最后一片花瓣在視野中凋零破滅,羽鋒子再控制不住咳出一口血來,那清秀的臉頰已是蒼白一片,瞳孔內寫滿失落、不甘和悵然。

    而在同一時間,

    轟的一聲,那光禿禿的蓮心爆碎,一道峻拔偉岸的耀眼身影沖出,映現在全場所有人視野中。

    所有人為之震顫!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安徽快3 甘肃快三历史号码查询 七乐彩中奖技巧 pk10冠军7码一期稳赢 江西微乐麻将最新版下载 幸运飞艇6码 手机看快视频怎么赚钱 华体足球即时赔率 大众棋牌游戏平台 浙江十一选五技巧 巨猿棋牌怎么赚钱 贵州快3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