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2683章 悠然之惱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紫薇星域。

    第七天域四大星域之一。

    在紫薇星域,有著“十二洞天”之三,分別是璇璣洞天世界、瑤光洞天世界和開陽洞天世界。

    不朽帝族獨孤氏,就盤踞于璇璣洞天。

    璇璣洞天的一座湖泊之畔,修建著一座美輪美奐的閣樓。

    湖光瀲滟,清風徐徐。

    獨孤悠然坐在案牘前,雪白藕臂撐著下巴,如瀑般的烏黑秀發垂落在纖柔腰際間,一張白皙清麗的瓜子臉在柔和的天光下泛起一層圣潔光澤。

    她穿著素凈的淡青色裙裳,盤膝而坐,臀腰曲線勾勒成一條凹凸有致的絕美弧度。

    她粉潤的唇輕抿,星辰般剔透的眸又大又清澈,就那般安靜地坐在那,就如一副畫,天地間的一切,都成了陪襯和點綴。

    當不經意看到這樣一幕,正坐在不遠處研讀經書的云幕遮,也微微一晃神,心生抑制不住的漣漪。

    東皇四族中,只有云氏一族盤踞在這紫薇星域的瑤光洞天內,其他三族皆位于青光星域。

    云氏和獨孤氏世代交好,并且多有聯姻之事。

    按照輩分,云幕遮是獨孤悠然的遠方表哥。

    因為兩家交好,兩者自幼就相識相知,稱得上是青梅竹馬。

    哪怕直至如今,云幕遮早已是名震第七天域的十大絕巔帝祖之一,他也經常前來獨孤一族,陪伴在獨孤悠然身邊。

    獨孤氏族人又不蠢,哪會看不出,云幕遮對獨孤悠然的情誼?

    故而,很樂于看到兩人在一起。

    只是,對于云幕遮的愛慕,獨孤悠然卻明顯有些無動于衷,這讓其父親,也就是獨孤氏當今族長獨孤逍也頭疼不已。

    這些年里,獨孤逍也曾試探,說要為獨孤悠然相一門親事,可屢屢遭到獨孤悠然的反對。

    甚至,為了逃避相親,前些年的時候,獨孤悠然更一個人私自溜出宗族,前往了大千戰域散心。

    最終,雖被云幕遮給帶回來,可獨孤逍卻再不敢替一句婚姻之事,唯恐這個最受他寵溺的寶貝女兒再私自離家了。

    眼下獨孤逍唯一的心愿,就是能夠把獨孤悠然送進元教祖庭中修行。

    “悠然,你在想什么?”

    眼見獨孤悠然怔怔出神許久,云幕遮不禁問道,聲音溫柔。

    獨孤悠然隨口道:“表哥,你說那元教祖庭這次會招錄多少傳人?”

    云幕遮笑道:“你是在為此事煩心?大可不必,憑我們兩家的關系,足可以穩穩地進入元教祖庭修行。”

    頓了頓,他說道:“到時候,我們極可能會拜入元教第二峰中修行。”

    獨孤悠然嗯了一聲,并不奇怪。

    因為元教第二峰的峰主,就是從云氏一族走出的一位老祖,名叫云天溟,按照輩分,是云幕遮這一脈的曾祖。

    云幕遮也不知想起什么,神采奕奕道:“并且,憑你我的資質和底蘊,只要進入元教祖庭,用不了幾年,就可以成為第二峰的核心傳人,到那時,有你叔祖的幫助,讓我們成為元虛閣的弟子,也是舉手之勞!”

    元虛閣,執掌傳功授業之事!

    而獨孤悠然的叔祖,就是元虛

    閣的三位副閣主之一,地位高得嚇人。

    相比較的話,云幕遮的曾祖云天溟那第二峰峰主的地位,都要遜色一大截。

    可很顯然,獨孤悠然對這些并不感興趣,心不在焉。

    對獨孤悠然而言,修行的目的很簡單,無非是八個字:

    逍遙自在,清歡一世。

    名和利,都可以不在意。

    可很顯然,對云幕遮卻并非如此。

    他是云氏這一代最耀眼的絕代人物,是第七天域十大絕巔帝祖之一,也是云氏族長欽定的少族長。

    只等他證道不朽,就會將云氏的宗族大權慢慢過度給云幕遮來掌控。

    獨孤悠然更清楚,云幕遮還有一個更大的野望,那就是讓云氏一族擺脫對第八天域東皇氏的依附,再不受東皇氏的鉗制!

    有此野望,當然會得到云氏諸多大人物的欣賞和支持。

    甚至連她的父親獨孤逍也極其欣賞云幕遮的魄力,認為他后生可畏,前途可期。

    只是對性情淡泊,只求清歡一世的獨孤悠然而言,卻一點都欣賞不來。

    云幕遮也了解獨孤悠然的性情,輕聲道:“悠然,我知道你不愛聽這些,不過你放心,你不喜歡的事情由我來做,而我會用一切力量去保證,讓你這輩子不會被這些事情煩擾到。”

    獨孤悠然不置可否。

    她目光看著遠處湖水,怔然出神。

    心中卻微微有些失望。

    之前,她問云幕遮,這次元教祖庭會招錄多少傳人。

    可云幕遮的回答,卻和這個問題完全無關,言辭之間,盡是對進入第二峰修行的憧憬,對成為元虛閣傳人的渴望。

    彼此的想法和答案,都不一樣。

    “小姐,有消息了!”

    驀地,一道清脆的歡喜聲音響起,緊跟著,伶俐嬌俏的侍女朵朵就匆匆走進來,手中還揮舞著一個玉簡。

    當看到云幕遮時,侍女朵朵微微一怔,吐了吐丁香小舌,道:“云公子原來也在呀。”

    云幕遮含笑道:“朵朵,有什么好消息了,竟高興成這樣子?”

    朵朵是獨孤悠然的貼身婢女,說是婢女,實則形同姐妹,關系及其親昵。

    這若換做是其他人敢不打招呼就闖進閣樓,云幕遮可就不會有這樣的好脾氣了。

    并非是心眼小,而是他性情如此,規矩就是規矩,豈能讓人隨隨便便的冒犯和踐踏!

    朵朵有些遲疑,看了一眼獨孤悠然。

    獨孤悠然沒好氣地瞪了她一眼:“愣著作甚,快拿來我看。”

    朵朵哎了一聲,就將玉簡給送過去。

    獨孤悠然打開玉簡一看,清澈如湖水般的眸泛起異彩,唇角也不禁泛起一抹淺笑,道:“這家伙果然如我所料那般,到現在還活得好好的。”

    朵朵在一側抿嘴笑道:“是呀,這些年里,不知有多少傳聞說,他必將遭劫而亡,可現在倒好,人家都來第七天域了,還要參加元教祖庭選錄哩。”

    獨孤悠然舒展了一下曼妙的腰肢,眉眼間盡是盈盈笑意,道:“我早知道,他就不是那種安分的人,這樣也好,若他能進入元教祖庭,就又可以見面了。”

    將這一幕幕看在眼底的云幕遮,心中微微有些不舒服,仿似被忽視了般。

    尤其是獨孤悠然和朵朵所討論的,還是另外一人時,這讓他心中愈發有些不是滋味。

    不過,這些微妙的小情緒被云幕遮藏的極好,此時笑著問道:“你們說的是誰?”

    “林尋。”

    獨孤悠然轉身,星眸看著云幕遮,唇瓣微啟,貝齒微露,笑語嫣然道:“當年在大千戰域第九不朽天關時,表哥也見過他的。”

    “是他?”

    云幕遮一怔。

    他記憶并不差,當年他獨自前往大千戰域,接獨孤悠然回家,在那一場宴席上時,見過林尋一面。

    當時在他眼中,林尋只是一個不堪入眼的絕巔大帝而已。

    可云幕遮卻沒想到,就是這樣一個不堪入眼的角色,不止活著從第九不朽天關離開,更是在“諸神秘境”之戰中活下來。而最近些年,隨著他一路從第一天域說到第六天域,整個不朽天域都在傳揚此人的兇名。

    這一切,完全出乎了云幕遮意料。

    因為當初在離開第九不朽天關上,他曾親口叮囑過城主白劍辰,不想看到林尋出現在永恒真界。

    可很顯然,白劍辰當時并未做到!

    以至于,這些年里每當聽到有關林尋的傳聞,云幕遮內心就涌出一股說不出的無名之怒。

    就仿佛當初可以隨手捏死的螞蟻,非但沒死,反倒活成了天上神龍的模樣。

    甚至論及威名,他這個第七天域十大絕巔帝祖之一的角色,都遠不如對方的名氣大。

    這讓云幕遮心中頗不是滋味。

    不是嫉妒。

    而是后悔,后悔當初為何沒有親自殺了林尋!

    只是,連云幕遮也沒想到,此時此刻,獨孤悠然會和朵朵所聊的那人,竟會是林尋。

    這讓他眉頭不易察覺地皺了皺。

    獨孤悠然渾然沒注意到這些,她也并不清楚當年在第九天關時,云幕遮曾借白劍辰之手,欲殺死林尋。

    她笑吟吟將玉簡遞給云幕遮,道:“表哥你看,這林尋竟來到第七天域了。”

    云幕遮暗自壓制下心中的不愉,笑著點頭,打開玉簡一看,登時挑眉道:“若此事是真,林尋前往元教祖庭時,必將遭受殺劫,極可能連命都保不住!”

    一針見血!

    只是,這個答案明顯不是獨孤悠然想要的,她沒好氣道:“為何談起林尋時,表哥也如外界那些人一樣,巴不得他遭難呢?”

    “更何況,這些年里,不知有多少人認為他必死,可現在你也知道了,他還活著,并且活得很好。”

    說罷,獨孤悠然拿回玉簡,轉過身道:“我想一個人靜靜,你們都先離開這里吧。”

    朵朵一怔,乖巧地點頭離開。

    她服侍獨孤悠然多年,一眼看出獨孤悠然有些生氣了。

    云幕遮神色間則浮現一抹陰霾,他很錯愕,一句話而已,只是分析一下那林尋的處境,就惹惱了表妹?

    她就如此在意這林尋?

    ——

    祝大家端午節快樂!祝高考的童鞋旗開得勝!

    。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免费下载河北麻将 科乐吉林麻将怎么打容易赢 河内5分彩计划预测 陕西十一选五遗漏数据一定牛 黑龙江36选7 青海11选5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商协议 浙江体彩20选5走势图一定牛 排列三南方走势图带连线 广东麻将鸡胡百搭 云南十一选五前三走 宝贝财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