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2654章 舌燦蓮花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拿洛家主脈老人做要挾?

    極遠處,原本被林尋戰力所震撼的洛玄真心中一震,驟然色變。

    卻見林尋仿似根本不在意,持劍上前。

    轟!

    一道劍氣斬下,漫天的道紋符號涌現,猶如一座座神妙莫測的道紋禁陣,遮天蔽日。

    裴茹逃無可逃,發出驚恐尖叫。

    而后,她周身防御力量炸開,任憑竭盡全力抵擋,都無濟于事,反倒被那重重劍氣鎮壓。

    瞬間,她曼妙修長的軀體龜裂爆碎!

    其元神剛逃出,就被破空而至的林尋一把攥住。

    看到這一幕,洛崇以及洛家支脈那些族人簡直都有崩潰的感覺,手腳冰涼,失魂落魄。

    征戰到此時,宇淮、河伯陽兩位不朽人物,皆被摧枯拉朽般鎮殺,到了此時,裴茹的掙扎,更像是螳臂擋車,被擊碎軀殼,生擒元神!

    而做出這一切的,卻僅僅只是一位絕巔帝祖!

    這簡直就是驚世駭俗,傳出去,注定引發世間大動蕩。

    此時,洛家上下寂靜。

    所有的目光在看向天穹之下,那峻拔超然的身影時,皆寫滿了震駭和恍惚之色。

    林尋!

    他怎可以如此強?

    “洛崇,快!快將那些主脈的老東西帶來,否則,在場所有人都得死!”

    裴茹只剩元神,陷入絕境,可兀自尖叫。

    林尋眼神露出蔑視之色,沒有說話,也沒有阻止。

    “林尋,我早已派人前往飛霆山,相信用不了多久,那些主脈的老人就會帶來,你若再鬧下去,我可不敢保證那些洛家老人的安危。”

    洛崇大喝,他神色鐵青,目眥欲裂。

    今日的洛家,遭遇的沖擊太大,一切都那般突然,尤其是林尋展露出的攻伐手段,令他都感到膽寒。

    洛崇很清楚,裴茹所說不錯,這時候,唯一能脅迫林尋的,也只有那些主脈老人!

    “放心,他們的安危,無須由你來保證。”

    林尋說著,仿似心有所感般,目光望向遠處。

    很快,在場所有洛家之人皆聽到了一陣破空聲,抬眼望去,就見極遠處的地方,一群身影破空而來。

    為首的赫然是五個林尋!

    這一幕,讓所有人都是一呆,旋即意識到,那極可能是林尋的分身。

    而當看到五個林尋身后的那些身影時,一道道驚叫聲響起:

    “是……是主脈那些老東西!”

    “他們竟被救出來了……”

    洛家支脈那些族人簡直如遭雷擊,一個個呆滯在那,心中顫栗。

    哪還不知道,在這一場戰斗進行的同時,林尋那五大分身一起出動,成功從飛霆山中救出了這些主脈老人?

    “是那些叔伯祖!”

    “爺爺!”

    “大伯!”

    而洛玄真等洛家主脈的那些族人,都不禁躁動,一個個激動得大叫出來,一些人更是情緒失控,淚流滿面。

    這無數年來,主脈族人遭受不知多少打壓和羞辱,被支脈族人肆意擺布,內心積攢了不知多少的屈辱和恨意。

    此刻,當看向那些脫困而出的主脈老人,他們焉能不激動?

    也是此時,洛玄真才知道,原來今晚的一切局勢,皆在林尋掌控中!

    “你……你……”

    洛崇驚怒交加,說不出話來,神色鐵青可怕,失去了這些主脈老人做要挾,等于讓他最后的依仗都在這一刻粉碎!

    遠處,林尋的五大分身化作五道光,返回林尋本尊體內。

    有關剛才從飛霆山救出這些洛家主脈老人的記憶,也是被林尋第一時間知道。

    其實事情很簡單。

    在今晚行動的那一刻開始,林尋就兵分兩路,五大分身帶著無淵劍鼎,前往飛霆山營救那洛家主脈的老人。

    而他的本尊則帶著鹿先生所贈的黑色玉盒,來到了這翠云峰前。

    最開始時,林尋之所以沒有和河伯陽、宇淮兩人直接開戰,就是為了讓自己成為誘餌,將洛崇、裴茹等一眾洛家支脈的大人物吸引來。

    這么做,既可以將對方一網打盡,也可以為五大分身前往飛霆山的營救行動爭取到足夠的時間。

    而現在,他的計劃已只剩下最后的收尾!

    林尋眸子看著手中攥著的裴茹的元神,道:“現在,你還有什么話要說?”

    從看到那些被救出的主脈老人的那一刻時,裴茹早已絕望,可哪甘心就此被殺。

    她厲聲道:“我是第八天域王家之人,殺了我,你們洛家也承受不住這等后果!”

    王家!

    對在場所有洛家之人而言,絕大多數并不知道裴茹的真正來歷,只知道她來歷非凡,神通廣大,擁有無法想象的威勢。

    只是,這無數年來,他們可都不清楚,裴茹竟是王家之人!

    一時,不知多少人色變。

    就是洛家主脈那些族人心中都是一震,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而那些洛家主脈的老人,一個個也都神色復雜。

    之前,林尋將他們從飛霆山中救出后,就已經將有關裴茹的事情一一說出,原本內心還有些將信將疑。

    可現在,當親耳聽到裴茹自己道破這一切,他們才終于意識到,當年同意洛崇擔任族長之職,是何等愚蠢糊涂的一件事!

    因為洛通天的遭難,和第八天域十大不朽巨頭脫不開干系,而王家就是其中之一,并且是第一巨頭!

    這是整個洛家人所皆知的事情。

    若當年他們知道裴茹的來歷,哪可能同意洛崇接掌族長大權?

    “王家本就是洛家的仇敵,殺了你又算的了什么?我將你的元神留到現在,無非是讓你親口說出你的身份罷了。”

    林尋聲音冷峭。

    說話時,他掌指發力,裴茹的元神頓時崩散消弭!

    而后,林尋目光看向洛崇:“洛崇,別告訴我,你從來都不知道你這位夫人的來歷。”

    全場的目光都匯聚在了洛崇身上,卻見他神色慘淡,兩眼無神,猶如被打擊得失了神智似的。

    許久,他才冷冷道:“我當然知道,可你們又有誰知道,若不是我執掌洛家,早在第七天域時,洛家就將被滅族!”

    說著,他深吸一口氣,目光掃過林尋、掃過洛家主脈那些老人,道:

    “雖說這些只是陳年舊事,可既然局勢已到了這等地步,也該讓你們知道當年的事情了!”

    “當年,通天之主被十大不朽巨頭圍攻,消失不見。原本,十大不朽巨頭是打算派出力量,前往第七天域,將我們洛家滅掉,如此,就能徹底消除掉我們洛家這個隱患。”

    “可我知道,他們最終的目的,是為了大淵吞穹天賦和通天秘境等寶物!”

    “為了不讓我們洛家遭難,我忍辱負重,主動和王家取得聯系,向對方許諾,以后我可以將他們所渴望得到的統統交給他們,唯一的條件就是,讓洛家活下去!”

    當聽到這,不少人神色都變了。

    唯有林尋神色波瀾不驚,他也不可能因為洛崇的一番言辭,就繞過對方。

    “王家答應了此事,因為他們也不想和其他九個不朽巨頭平分這些寶物,既然我表現得這般配合,他們當然樂意這么做。”

    洛崇慷慨陳詞,道,“而當年正是因為有王家出面,才化解了這一場針對我們洛家的殺劫!”

    “這么說,你還是挽救洛家于水火之中的有功之臣了?”

    林尋眼神透著譏諷。

    洛崇冷冷道:“可起碼從我執掌洛家以來,洛家處境哪怕變得再不堪,也并沒有就此覆滅!”

    頓了頓,他目光掃視全場,沉聲道:“我不敢說我有多大功勞,可自我執掌洛家以來,你們何曾見我殺過一個洛家之人?包括你們主脈的這些老人,我也只是將你們囚禁鎮壓起來,從不曾下過狠手!”

    說到這,全場躁動,就是那些主脈的族人都驚疑不定,難道真的是如此?

    “即便如此,這些年來,你……為何要如此對待主脈之人?”

    有人禁不住問道。

    洛崇露出諷刺之色,“我若不這么做,裴茹會答應?王家會答應?無數年了,你們就不想想,我遲遲沒有拿出讓王家渴望得到的那些寶物,受到了多少的屈辱和指責?很多次,他們王家都失去耐心,要直接動手,將我們洛家滅掉!”

    場面寂靜無比。

    那些洛家主脈的族人都沉默了。

    眼見這一幕,洛崇猶如宣泄似的,一字一頓道:“沒有我,整個洛家所有人……怕是早就死光了!”

    那些剛剛脫困的洛家老人,在此刻都露出驚疑之色。

    顯然,洛崇這一番話,令他們的心境也產生變化。

    可就在此時,在這寂靜的氛圍中,林尋卻撫掌贊嘆道:

    “怪不得當年你可以說動洛家主脈的老人支持你執掌洛家,這一張嘴還真是了不得,幾句話而已,就把自己樹立成一位忍辱負重,大仁大義的大好人了。”

    這撫掌聲很刺耳。

    這一番話更毫不掩飾譏諷。

    眾人則都不禁想起很久以前的事情。

    那時候,洛瀟離奇失蹤,洛崇也是如此慷慨陳詞,做出諸多許諾,保證只要當上族長,一定會讓洛家重新崛起云云……

    “到了此時,還敢狡辯!”

    一位主脈老人暴喝,明顯很憤怒,“你洛崇以為,上了你一次當后,我等還會再上你第二次當?”

    其他一些主脈老人也憤怒出聲:“任憑你舌燦蓮花,說的天花亂墜,也改變不了你接下來的下場!”

    因為當初,他們就是被洛崇這般騙了,才答應讓他接掌族長之位……

    ——

    PS:第二更稍晚,今天回老家給母上大人過生日了……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时时彩后一100稳赚 时时彩定毒胆技巧最新 北京pk赛车免费计划 双色球中奖金额对照表 福建十一选五 湖北麻将一杠三花 天天彩时时彩免费计划网 大众麻将全集 麻将连连看 广东11选5龙虎赚计划软件 学习赚钱的app 闲来广东麻将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