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2384章 求救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三年,元始道宗召開了三次收錄門徒的考核大典,每一次皆吸引天下關注,被譽為萬道界第一盛會。

    每一年的考核大典上,皆涌現出無數才情卓絕的年輕俊秀,尤其是名列考核前十的角色,更是名揚天下,婦孺皆知。

    三年,元始道宗根基愈發雄厚和牢固,宗門的一舉一動,皆影響天下風云。

    對此,不知多少人發出“天下英才,盡歸元始”的感慨。

    同時,在這三年中,古荒域陸續派出過許多力量,試圖重新入駐萬道界,可無一例外,皆被林尋的大道分身出征,摧枯拉朽般擊潰。

    縱然是帝境人物帶隊,也顯得不堪一擊。

    ……

    這一天。

    紫禁城,洗心峰之外。

    “求求您,讓我去拜見林帝君吧!”

    一個風塵仆仆,神色充滿疲憊的青衣女子,哀求出聲。

    “姑娘,我已經跟你說多少次了,這萬道界內,每日里不知有多少大人物排著隊要拜見我派祖師,可無一例外,皆無緣得見,非是我不愿稟報,而是祖師大人三年前就說過,概不見客。”

    一個元始道宗傳人溫聲勸解道,“姑娘,看得出來,你心情焦急,可還請你也不要讓我為難,快快離開吧。”

    青衣女子神色變幻不定,苦澀道:“我一路從古荒域逃亡,好不容易才抵達此地……若這次見不到林帝君……還不如一死了之……”

    說著,她拔劍朝脖子抹去。

    鐺!

    碰撞聲中,長劍被擊飛。

    那元始道宗傳人厲聲喝斥道:“姑娘,你這是要做什么?”

    青衣女子眼神恍惚,失魂落魄似的道:“我在做什么……我只是想見一見林帝君,告訴他,他的徒弟如今正在遭遇大難,他……他難道要見死不救嗎……”

    徒弟?

    附近看守山門的元始道宗傳人皆怔住,他們可從沒聽說過,自己宗門的宗師,何曾收錄過傳人。

    噗通!

    青衣女子這一刻似是體力不支,暈厥在地。

    一人上前查探,不禁倒吸涼氣:“這姑娘體內傷勢已嚴重到瀕臨死亡的地步,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支撐到現在的……”

    “這可怎么辦?”其他元始道宗傳人面面相覷,他們還是頭一次碰到這樣的事情。

    “先療傷,等她清醒過來,再送她離開。”有人做出決斷。

    “師兄,可她傷勢太嚴重,以我們的手段,怕是根本就無法讓她再醒來了……”眾人都眉頭緊鎖,顯得很為難。

    “怎么回事?”

    便在此時,一道聲音響起,從山門中走出一個男子,一襲玉袍,相貌英俊,正是石禹。

    “見過長老!”

    那些元始道宗傳人紛紛行禮,其中一人則將這青衣女子的事情一一說了。

    當得知,這青衣女子前來的目的,石禹也不禁一怔,他可同樣也不知道,林尋何時收過徒弟。

    “好重的傷勢!”

    石禹上前查探了一番,也不禁露出凝色。

    毫不猶豫,他將這青衣女子小心托起來,轉身走進山門。

    洗心峰之巔。

    林尋的青木道體正在

    靜修。

    當石禹帶著那青衣女子找來時,第一時間被他察覺到。

    “林兄,這姑娘說是為了你那徒弟的事情而來,可她受傷太重……”石禹將事情說出。

    林尋先是一怔,而后猛地想起一個人來——

    蘇白!

    當年在古荒域星棋海之畔,自己所收的那個記名弟子,一個和云慶白一樣,同樣天生一副劍骨的草鞋少年!

    “交給我了。”

    林尋起身,打量了這青衣女子一眼,也不禁動容。

    傷得太重了!

    五臟六腑、經絡穴竅、乃至于道基和神魂,皆遭受到嚴重創傷,由于沒能及時治療,她軀體內已縈繞上一縷縷的死氣。

    在這等情況下,她一個女子,卻竟能一路從古荒域找到這里……這簡直就是個奇跡。

    換做一般角色,怕是根本無力去挽救這青衣女子的性命。

    可對林尋而言,卻并非難事。

    思忖時,他已探出一指,按在女子的眉心之地,一股沛然莫御的生機化作潺潺暖流,猶如春風化雨似的,浸潤在女子的四肢百骸之地……

    半刻鐘后。

    林尋收起手指,又拿出一株珍貴的神藥,隨手便煉化為一滴滴的藥汁,涌入女子體內。

    一炷香后。

    眼見女子那瀕臨枯萎的生機一點點恢復,整個肌體煥發出肉眼可見的生機后,林尋這才輕松不少。

    不夸張地說,若不是遇到了他,這女子怕是根本活不過今日。

    一直佇足在一側的石禹也松了口氣,道:“林兄,這姑娘不顧自身傷勢,也要前來為你那徒弟求助,你……可不能袖手旁觀。”

    林尋點了點頭,心中暗道:“看來,也是時候去古荒域走一遭了。”

    ……

    顧溪醒來時,只覺渾身暖洋洋的,猶如浸泡在溫暖的泉水中,每一寸肌體,都充滿著勃勃生機。

    雄渾的靈力像長江大河般,在體內循環往復,神魂之地,也再無痛苦、疲憊之感,反倒無比的清明。

    顧溪睜開了眼睛,就見這是一間簡樸雅致的房間,打開的窗口外,是朵朵祥云,有仙鶴翩躚,神曦垂落。

    遠遠地,還有陣陣的松濤傳來,宛如天籟。

    就連口鼻間呼吸的,都是充滿神性氣息的靈氣,令人心曠神怡。

    “這是在做夢么……”

    顧溪惘然。

    兩個月來,她負傷累累,不斷逃亡,歷經九死一生,完全就是憑借著一股意志支撐了下來。

    事實上,連她自己也沒想到,為了那個她最心儀和愛慕的男人,她竟可以如此不顧一切……

    什么生死,什么痛苦和艱辛,仿佛都已重要了。

    “感覺怎么樣?”

    一道溫和的聲音響起,帶著撫慰人心的力量。

    顧溪霍然從床上坐起,扭頭看去,就見一個儀態出塵,身影峻拔的男子,正坐在一側的案牘前,含笑看向了自己。

    顧溪頓時明白,自己是得救了!

    “多謝朋友救命之恩。”她掙扎著要起身。

    林尋揮手,顧溪頓時被一抹柔和的力量按住,重新躺在床上,“我之前為你重塑經絡穴竅,修復

    了將近崩壞的道基,現在可不適合劇烈動作。”

    顧溪略一感應,果然就發現,不止一身傷勢愈合,并且連自身的道行都得到一種全新的錘煉,這讓她不禁震驚,打破腦袋都不敢想象,這世上怎會有如此不可思議的手段。

    要知道,她之前早已做好了修為被廢,淪為凡俗的準備!

    “敢問朋友是?”顧溪忍不住問。

    “林尋。”林尋隨口道,“也就是你要找的蘇白的師尊。”

    “真的是您!”

    顧溪眸子發亮,神色透著激動,“前輩,蘇白公子危在旦夕,還望您能出手相救!”

    林尋道:“蘇白怎么了?”

    顧溪深吸一口氣,將事情的來龍去脈一一說出。

    原來,在林尋收錄蘇白為弟子時的這些年里,蘇白已經成為名震古荒域的年輕一代奇才。

    其先后成為古荒域下五境第一人,長生王境第一人,圣境第一人……

    直至十年前,更一舉以絕巔圣王的身份,踏足絕巔準帝之境!

    其修行速度之快,戰力之強橫,底蘊之雄厚,皆冠絕同境之人,在古荒域儼然就如一輪大日,光芒萬丈。

    可就在前不久的時候,蘇白前往帝關長城歷練,在一場激烈的廝殺戰斗中,不幸遭遇埋伏,至今生死未卜,杳無音訊。

    “蘇白公子性情堅毅孤僻,這些年來,雖名滿天下,可卻得罪了不少大勢力,得知他遭難的消息,大多都冷眼旁觀,甚至是幸災樂禍。”

    顧溪道,“無奈之下,我聽說了前輩您出現在這萬道界的消息,于是抱著一絲希望,前來尋求您的幫忙。”

    林尋聽完,道:“這么說,蘇白在帝關長城遭難后,還無法確定他是生是死?”

    顧溪點頭。

    林尋想了想,道:“你呢,之前怎會遭遇那般重的傷勢?”

    顧溪神色變幻不定,好半響才苦澀道:“這也怪我,當時得知蘇白公子遭難的消息后,心急如焚,曾前往一些大勢力尋求幫助,無意間泄露出蘇白公子的師承身份,以至于那些大勢力視我為眼中釘……”

    “尤其是當得知我要前來萬道界尋求您的幫助時,那些大勢力更是百般阻撓,派出了諸多力量一路追殺我……”

    林尋黑眸涌動起絲絲縷縷的寒芒,“原來,僅僅因為蘇白和我的師徒關系,反倒牽累了姑娘你遭受他們迫害。”

    顧溪連忙搖頭:“這不怪前輩,只怪我當時太過大意和愚蠢,渾沒想到,那些大勢力竟如此仇視前輩……”

    林尋揮手道:“姑娘不必解釋,我恰好要前往古荒域走一遭,無論是為了救回蘇白,還是為姑娘出口氣,這往年的恩怨……也是時候做一個徹底的了斷了。”

    頓了頓,林尋溫聲道:“姑娘暫且先歇息,三天后,我來帶你一起前往古荒域。”

    說罷,林尋轉身離開。

    顧溪一個人躺在床上,怔怔出身,心中涌起萬般滋味。

    許久她在心中喃喃道:“蘇白哥,我見到你最崇敬的師尊了,他答應會前往救你,你……可一定要好好的……”

    ——

    PS:大年初一,為了更新,金魚只能悶在家碼字了……嗯,第二更稍晚~

    .。m.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黑龙江p62历史开奖全记录 36选7 093彩票手机版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卡五星麻将官网下载 足彩半全场 福彩电子投注单怎么用 新欢乐麻将怎么卖金币 腾讯欢乐捕鱼海神选宝箱技巧 上海时时乐计划 福彩胆组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