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2232章 安雪來尋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    “兩位族伯,你們這是做什么?”

    安征一臉錯愕,他剛出來,就被兩位族中長輩攔住,強行帶他返回映虹山。

    “你真不知道?”一個灰袍中年皺眉,神色威嚴,名叫安天水,坐鎮在映虹山上的四位帝境強者之一。

    “我怎么了?”

    安征愈發奇怪。

    “你拍下太初一炁水所用的寶物是從哪里來的?”另一個身披紅袍,面容冷硬的老者問道,他叫安天林,也是一位帝境人物。

    安征猶豫道:“這些寶物有問題?”

    “問題大了!”

    安天水道,“今日晨時剛傳來消息,真犼帝族遭遇了一場潑天大禍,族中帝境存在幾乎被屠戮一空……”

    安征呆了一下,道:“莫非……”

    他猜到了一種可能,不禁臉色微變。

    “你還不算笨,今日你在天鑒樓揮霍出去的財寶,不出意外,應該都是來自真犼帝族!”

    安天水道,“當然,真犼帝族已瀕臨崩潰,注定不可能追究此事,我只是疑惑,你這種小輩,怎會摻合上此事?”

    安天林的目光也看向安征。

    安征神色一振變幻不定,剛要說什么,就見一道身影憑空浮現,淡然開口:“是我讓他幫忙的。”

    來人正是林尋!

    剎那間,安天水、安天林兩人眸子一瞇,凝視在林尋身上,很快,兩人心中都一陣驚疑。

    以他們的修為,竟無法看出眼前之人的身份!

    “敢問道友是?”安天水拱手,眼中帶著一絲警惕,心中無比懷疑,那差點踏平真犼帝族的兇手,怕就是此人了。

    “林道淵。”林尋隨口道。

    在星空古道,這是一個足以令任何道統震顫的名字,可在真龍界,卻無比陌生。

    起碼安天水他們皆還是第一次聽說。

    “看來,道友并非是來自云靈族了。”

    安天水沉吟道,“當然,這些都已不重要,我只是好奇,道友為何要利用我族一個晚輩?”

    說著,他一指安征。

    “你多心了。”

    林尋淡然道,“若不是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林某自不會讓安征小友代勞。”

    頓了頓,他繼續道:“兩位,能否讓我和安征小友單獨聊聊?”

    安天水和安天林對視一眼,皆有些拿捏不準林尋的心思,但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林尋帶著一頭霧水,心神恍惚的安征來到遠處,探手打出一個禁制法印,遮蔽這片區域,這才說道:“現在,你已經知道我的身份了,心中是如何想的?”

    安征苦笑道:“我只是一個小輩,可摻合不起你們這些大佬的事情。”

    說著,他將一個封印著的金色玉瓶遞給林尋,“前輩,這其中封印的就是太初一炁水。”

    林尋拿在手中,神識探入封印中略一感應,就點了點頭:“不錯,正是此寶。”

    安征深吸一口氣,拱手道:“前輩,此事已了,還請您高抬貴手,放過晚輩。”

    一個能差點屠戮掉真犼帝族的恐怖存在,讓安征哪還敢再接觸一下去?

    林尋想了想,道:“我答應過,會讓你見識一下狴犴印的真正威能,自然不能食言。”

    他探手一指,一股大道烙印鉆入安征眉心。

    轟!

    安征只覺識海一震,一道狴犴印浮現而出,散發出鎮殺乾坤般的恐怖威能,恍惚間,他仿佛看到那一個道印竟化作了始祖的身影,踏破星空,橫鎮諸界!

    那是安征從沒有見過的一種威勢,他從沒有想過,自己自幼就開始修習的狴犴印傳承,竟會如此之強大,甚至可以用不可思議來形容!

    片刻后,安征已是大汗淋漓,眼神恍惚,他忽然想起林尋曾說過的話——

    “不是你修煉出錯了,而是你修煉的傳承有錯!”

    這難道是真的?

    若如此,豈不是意味著,自己的道途一直都存在缺陷?

    安征心緒激蕩,心境都隱隱有動搖的跡象。

    林尋拍了拍他肩膀,“亡羊補牢,為時不晚,以后你好好參悟,便可修補回來。”

    安征的心境頓時穩定下來,他眼神復雜,躬身道:“多謝前輩指點。”

    說罷,他朝遠處行去,一副心不在焉、魂不守舍的樣子。

    “你對安征做了什么?”安天水臉色一沉,察覺到安征的狀態有些不對勁。

    林尋笑了笑,沒有多說,身影憑空消失不見。

    安天林將安征通體上下檢查了一遍,這才神色緩和道:“沒有做手腳,只是心境有些動蕩。”

    安天水點了點頭,道:“走,先回映虹山。”

    ……

    “若那安雪也和你一樣,修煉的是有缺陷的狴犴印,注定將無法證道為帝……”

    遠遠地,望著安征一行人身影消失,林尋也折身離開,消失在這繁華熱鬧的夜色中。

    七天后。

    映虹山上,被視作狴犴帝族年輕一代驕傲,有著絕巔準帝大圓滿境修為的安雪,破關而出。

    得知消息的第一時間,安征就找了過去。

    “你說,一個幾乎差點滅掉真犼帝族的存在,卻希望借我之力,前往真龍族?”

    聽完安征的來意,安雪不禁愕然,她一身戎裝,一頭柔順烏發剛過耳際,五官精致俏麗,棱角分明,瘦削窈窕的身影筆挺如槍,渾身散發著一股強勢、凌厲、干練的氣勢。

    “不錯。”安征點頭。

    安雪嗤地笑出來:“如此厲害的一位大人物,卻竟需要我一個絕巔準帝幫忙,你覺得說出去,誰會相信?”

    “這是真的。”安征費盡口舌,這才讓安雪勉強相信了這件事。

    “我總感覺此事有些古怪。”

    安雪蹙眉道,“這個忙……還是不幫為妥,萬一你說的那林道淵此去真龍族是包藏禍心,我這豈不是等于為虎作倀?”

    安征一愣,道:“不會吧,真龍族是何等存在,這天下誰敢對他們不利?”

    “別忘了,你說的這林道淵差點踏平了真犼帝族,哪可能是尋常的帝境人物可比?”

    安雪眸光閃動,“這件事,不僅是我,你也不得再插手,盡早斬斷和那林道淵的聯系。”

    “姐,我覺得這位前輩不是奸惡之輩。”

    安征猶豫了一下,將自己獲得林尋“指點”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說出,毫無隱瞞。

    安雪聽罷,也都露出難以置信之色,“這是真的?”

    安征神色莊肅:“我斷不敢拿宗族傳承之事撒謊!”

    “能否讓我一觀?”

    安雪問,這件事對她的沖擊太大,一時又是吃驚,又是感到荒謬,心緒波瀾起伏。

    安征苦笑,指了指自己腦袋,“在我識海,哪能看得到,這只能被我自己體會到。”

    他深吸一口氣,認真道:“姐,我這些天一直在體悟,倒是被我領悟了一些奧妙,你且看看。”

    說著,他軀體發光,身前驟然浮現出一尊狴犴印,散發出驚人的大道波動,大印上的狴犴虛影猶如隨時都能活過來一般,令人心顫。

    僅僅一眼,安雪就品味出了這一尊狴犴印的妙處,不禁色變,道:“你參悟了多少?”

    “不足萬分之一。”安征回答。

    安雪立刻道:“帶我去見他。”

    安征撓頭道:“可……我也不知道那位前輩現在在哪里……”

    “去找啊。”

    安雪瞪了他一眼,沒好氣道,“算了,我陪你一起去找。”

    她心中實在無法平靜,她可是絕巔準帝,距離帝境也僅僅只差一個破境的契機。

    可這些年來,她卻遲遲等不來,悟不出,參不透那證帝的契機,以至于修為一直停滯不前。

    而現在,聽了安征的話,讓安雪心中隱約浮現出一個念頭,恐怕……自己遲遲無法破境的原因,就在于所修煉的傳承上!

    “安雪,再過一段時間,真龍族的大人物就會親自駕臨,為你指點破境之法,你這時要出去做什么?”

    當安雪和安征要離開時,卻見安天水不知何時,已出現在不遠處,皺眉看著他們二人。

    “我……和安征去集市逛一逛。”安雪道,“最近閉關,心中頗是郁悶,就當是散散心。”

    安天水神色稍緩,道,“你不要有太大的壓力,這些年來,不止是咱們狴犴帝族,就是和我們一樣位列九大帝族的那些族群中,也無一人能夠證道為帝。”

    “不過你放心,等真龍族的大人物來了,定可以幫你解決這個破境難題。”

    安雪點頭,拱手道:“多謝伯父教誨,那我們這就去了。”

    “去吧。”安天水揮手,望著安雪和安征一起離開,他眼神中泛起一抹復雜之色。

    這些年輕人根本不知道,九大帝族的后裔,無論是哪一個擁有證道成帝的機會,若無真龍族的指點,任憑你天賦再高,底蘊再強,也注定將不可能碰觸到帝境門檻!

    這是核心機密,在九大帝族中,唯有成帝者才能夠知曉。

    而真龍一脈,正是憑借這等特殊的指點手段,才能夠一直牢牢掌控著他們九大帝族!

    “安雪,為了能夠讓你成帝,族中可付出了極大的代價,才從真龍族中換來這樣一次機會,只希望你在渡劫成帝時,可千萬不要出現什么差池了……”

    安天水心中喃喃。

    ——

    PS:今天提前更了,下午5點半金魚會參加作家年會的紅毯直播,想看金魚真人的,可以關注金魚>打開”,添加關注,今天5點半的時候,金魚會在公眾號上推送一個觀看直播的鏈接!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捕鱼大亨2017现金版 奥客网七星彩定胆杀号 浙江快乐12组选走势图丨 极速快乐十分 金七乐最新开奖走势图 福建十一选五从什么开始有 网络捕鱼大亨 吉林快三 后二组选稳赚杀号技巧 新疆做铁艺赚钱 极速快乐十分 彩神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