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2112章 暗隱煉獄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林尋神色明滅不定。

    涅??自在天,不朽至尊路,歲月輪回之考驗……

    這是一場來自星空古道本源秩序力量的無上大造化,可也是一場無可預料的大災禍!

    連帝境九重之內的老古董都會參與其中,可以想象那等競爭該是何等殘酷和可怕。

    而誰,又能成為那獨開的一朵蓮?

    “公子心中,還有什么要問的?”青嬰又為林尋添了一杯茶,一舉一動都帶著一種無與倫比的驚艷之美。

    林尋從沉思中清醒,想了想,道:“我前來時,曾有人言,黑暗世界有人等我來解鈴,姑娘可知道這是何意?”

    青嬰一怔,搖頭道:“這個我真不知道。”

    林尋雖早有心理準備,可依舊不免有些悵然,金蟬青年那句話,究竟是什么意思?

    這黑暗世界,又有誰需要自己去解鈴?

    “好了嗎?”

    大黃那狼嚎似的聲音在大殿外響起。

    林尋頓時從沉思中清醒。

    “公子,在第三次沉淪之劫降臨前的這一段時間,滅穹前輩他們會帶你前往‘暗隱煉獄’進行歷練,這也是仲秋前輩為公子準備的一場證道契機。”

    青嬰說著,已站起身來,撐開那一柄鮮紅如胭脂似的血傘,“當年仲秋前輩,也是在那里證道的。”

    “暗隱煉獄?”思忖著,林尋跟隨青嬰一起,走出大殿。

    大殿外,醉鬼男子和大黃早已等候在那。

    “小子,雖然你是主人名義上的是師弟,可在沒有得到主人認可之前,本座可不會把你當做什么人物。”

    大黃昂著狗頭,一臉的驕傲。

    “哦,放心吧,我肯定也不會把你當什么人物看。”

    林尋笑起來,他真得很想宰了這囂張的大黃狗,太囂張了,渾身上下都散發著欠揍的氣息。

    “小子,你瘋了嗎,竟敢和本座這般說話?”大黃一對銅鈴眼兇光畢露,惡狠狠的。

    林尋兀自笑瞇瞇的:“你不是人啊,我把你當人看的話,豈不是等于在罵你……人模狗樣?”

    噗!

    酒鬼男子直接笑噴了,人模狗樣?很形象嘛!

    旁邊的青嬰明顯也在強忍著笑意,她可沒想到,林尋膽子這般大,不過想一想也是,仲秋前輩是他師兄,這條狗再囂張,哪敢開罪?

    “嗷嗚!”

    大黃一口咬在酒鬼男子大腿上,疼得后者倒吸涼氣,氣急敗壞道:“大黃,關我什么事,怎么亂咬人!”

    大黃惡狠狠道:“以本座的身份,還能去欺負一個不堪一擊的小輩不成?你笑了,咬你又咋地?”

    酒鬼男子一臉的黑線。

    林尋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道:“大黃,亂咬人可不對……”

    大黃又惡狠狠咬了酒鬼男子一口,道:“本座就亂咬人,不服?你咬我啊。”

    酒鬼男子一副欲哭無淚的模樣,這一人一狗互掐,可倒霉的偏偏成了他這個夾在中間的人。

    眼見林尋還要開口,他連忙道:“小友,快走吧。”

    他還真擔心林尋再說什么,刺激得大黃再啃他一口……

    “行。”林尋痛快答應。

    大黃一臉的孤傲:“小子,你先別得意,等進了暗隱煉獄,你可別哭著嚷著求本座去救你!”

    林尋直接一句話懟回去:“好狗不擋道,帶路!”

    大黃氣得齜牙咧嘴,嗷嗚一聲,撲向了酒鬼男子,后者早已見機不妙,噌地一下子朝遠處掠去。

    ……

    濃稠的血色,在大海中彌漫,一口緩緩旋轉的巨大漩渦,猶如通往海底深處的甬道,懸浮在那。

    嗚嗚嗚~

    一陣陣鬼哭狼嚎似的聲音從漩渦深處傳出,令人不寒而栗。

    這就是暗隱煉獄的入口!

    “太古最初時,第一次沉淪之劫爆發后,令黑暗世界陷入大破滅,被視作神明般的許多恐怖存在,皆在此劫之下埋葬,從那時起,黑暗世界又被視作埋葬諸神之地。”

    酒鬼男子站在漩渦一側,為林尋解釋。

    “這暗隱煉獄,就是第一次沉淪之劫后留下的一片太古遺地,其下埋葬著諸多兇魂,一個個生前皆有著帝境之上的恐怖修為,宛如神明般強大。”

    “歷經無數歲月的變化,這些被鎮壓于此的兇魂,也產生了許多蛻變,一些兇魂變得比生前都要強大!”

    “不過,小友倒不必擔心,這暗隱煉獄分作十八層,每一層分布的兇魂皆不一樣。”

    “對你而言,進入上九層應該問題不大,當年尊上就是一個人殺進第九層,并在其中證道,踏上絕巔帝路。”

    “你如今已是絕巔準帝三重天修為,按照尊上的說法,所擁有的力量應該在他當年之上,還是有很大機會殺到第九層的。”

    聽到這,林尋大致明白了。

    只是,就在他剛打算再問一些事情時,就被旁邊的大黃抬起狗腿,揣進了那漩渦中。

    完全就沒有任何防備!

    “等小爺回來,非將你這條土狗燉了不可!”

    漩渦深處,響起林尋氣急敗壞的聲音。

    “你小子還是先想想該如何不被虐死吧!”大黃仰天大笑,一張狗臉上寫滿了得意和囂張。

    “這樣真的好嗎?”

    酒鬼男子長嘆,有些擔憂,“那暗隱煉獄越往下,就越可怕,那小子萬一出現什么閃失……呵呵,我敢肯定,尊上肯定會將你燉了。”

    大黃渾身一僵,一張狗臉陰晴不定,半響才說道:“放心,我最了解主人的秉性,他既然敢讓這小子來,就證明這小子已經擁有在暗隱煉獄第九層活下來的能耐。更何況,本座當年不也從暗隱煉獄活下來了?”

    酒鬼男子神色變得古怪,他想起了一件往事。

    很久之前,這條大黃被尊上帶到了這里,無論怎么說,大黃死活都不肯進入暗隱煉獄,抱著尊上的大腿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

    可最終,它還是進去了。

    是被尊上一腳踹進去的。

    后來,大黃返回時,模樣那叫一個慘,皮包骨頭,渾身傷痕,狗腿都被打斷,休養了整整一年,才恢復了精氣神。

    從那以后,大黃只要一聽到暗隱煉獄四字,尾巴就會情不自禁地夾起來……

    想到這,酒鬼男子忍不住將目光瞥了一下大黃的尾巴。

    后者頓時如受到刺激般噌地蹦起來,嗷嗚一聲朝酒鬼男子撲去:“往哪里看呢,往哪里看呢!不怕眼睛瞎了?”

    面對發瘋似的大黃,酒鬼男子狼狽地逃了……

    場中只剩下了青嬰一個人。

    她想了想,抬手掐訣,而后說道:“如今,咱們霧隱齋中有多少人在這暗隱煉獄中歷練?”

    很快,一道蒼老的聲音在虛空中響起:

    “啟稟小姐,近萬年來,有二百三十七位準帝離開,一百五十四位準帝進入,這些年進入其中的,包括十九位絕巔準帝……”

    “如此就好。”

    青嬰沒有聽完,心中就松了口氣,只要暗隱煉獄中有人在,林尋進入其中歷練時,就不必擔心打探不到一些和暗隱煉獄有關的情況。

    作為霧隱齋的始源祖地,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表現極其卓絕的霧隱齋強者,被選拔出來,進入暗隱煉獄進行歷練。

    只要活著從暗隱煉獄走出的強者,每一個實力皆會產生突飛猛進般的變化。

    不過,這些強者皆手持著一枚保命玉符,并且只能在暗隱煉獄前三層進行歷練,若遇到致命危險,就會被保命玉符挪移出來。

    可林尋不一樣,他沒有保命玉符!

    這是來自銅雀樓主的旨意,這也就意味著,林尋必須憑自己的戰力從暗隱煉獄中活下來。

    這本身就顯得無比殘酷。

    須知,無數歲月以來,銅雀樓以及霧隱齋中,只有銅雀樓主一人,曾在沒有保命玉符的情況下,進入那暗隱煉獄。

    他也是唯一一個,殺到第九層的存在!

    其他強者,絕大多數皆止步在前三層,進入第三層之下的強者也有,但數目極其之少。

    像大黃,就曾殺到第七層!

    如今,林尋同樣沒有攜帶保命玉符,進入了暗隱煉獄,他究竟能否在暗隱煉獄中證道?

    青嬰不清楚,她唯一擔心的是,林尋會否發生意外了……

    ……

    暗隱煉獄,第一層。

    天地渾濁,虛空彌漫著幽暗的紅光,慘烈血腥的兇煞氣息猶如肆意的狂風,在天地間呼嘯。

    這里無比廣袤,就如一方真正的煉獄世界似的。

    唰!

    林尋的身影甫一出現,頓時感到一股磅礴無比的壓迫力量籠罩,讓他軀體都微微一滯,如背負一座十萬巨山!

    換做一般人在這里,早已被那無處不在的壓力擠爆身軀,形神磨滅了。

    “這等力量,足可以讓圣王境人物寸步難行了……”

    林尋深吸一口氣,隨著周身力量運轉,那種磅礴的壓力力量頓時被抵消化解。

    轟隆隆~~

    還不等林尋繼續打量這暗隱煉獄第一層世界,大地震動,一陣暴烈的巨震轟鳴聲從遠處傳來,仿似有千軍萬馬奔襲,聲勢驚人。

    與此同時,一股濃烈、殘暴、兇厲的氣息也隨之轟涌而至,猶如實質般,鋪天蓋地,隱隱約約,還有一陣刺耳無比的桀桀尖叫聲響起。

    林尋黑眸一凝。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时时彩计划 能开好友房的麻将app 电竞比分网1zplay微博 现实生活中什么赚钱 湖南转转麻将规则 如何分析足球指数 小罐茶专卖店赚钱吗 好运来时时彩平app 江苏快三走势图―基本 即时指数捷报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直播 组六全包会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