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2082章 那熟悉的血腥一幕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和最初時候的忐忑和惘然相比,如今的計冷,已對林尋那堪稱不可思議的手段見怪不怪。

    并且隨著林尋奔襲至今,每當拿下一座城池時,計冷心中就涌出一種說不出的滿足和喜悅。

    他明白,這就叫征服感!

    如今,他甚至都有些迷戀這種感覺了……

    “走吧,找個地方歇息一番,明天繼續。”

    林尋自顧自前行。

    “前輩,還要繼續?”

    計冷有些懵。

    在他看來,如今他們已幫黑崆域主拉足了仇恨,根本就不用想就知道,雷霆震怒之下的血獰域主,肯定會將這筆賬算在黑崆域主頭上。

    林尋隨口道:“身為屬下,我們自當盡最大努力去幫黑崆域主,這才叫忠心耿耿。”

    計冷唇角一陣抽搐,忠心耿耿地把黑崆域主往火坑里推嗎?

    不過,一想到還能繼續和林尋一起去征戰,計冷心頭就一陣火熱,大丈夫,身處黑暗亂世,當帶三尺劍,立不世之功!

    當然,計冷也知道,他只是一個跟班般的角色,可這并不妨礙他享受這種征伐天下的感覺。

    嗯?

    忽然,林尋眉頭一皺,心頭涌起一股莫名的驚悸寒意,霍然望向極遠處的天穹。

    幾乎是第一時間,菩提樹幼苗悄然出現在他掌心,青碧綠霞流轉,瑩瑩燦燦。

    一股常人無法察覺到的禁忌秩序力量,如若風暴般,從寒空域上空的天穹深處席卷而過。

    “他來了……”

    林尋黑眸幽邃,意識到那新來的無名帝尊,極可能已經出現在這片黑暗世界中!

    默默思忖片刻,林尋繼續前行。

    有菩提樹幼苗在,林尋倒也不擔心會被禁忌秩序力量察覺到蹤跡。

    但他很清楚,新的無名帝尊出現在黑暗世界,極可能是為自己而來!

    自始至終,跟隨在林尋身邊的計冷毫無察覺。

    事實上,在這黑暗世界中,別說是計冷這樣的絕巔大圣,就是那些帝境人物,也很少能夠察覺到禁忌秩序力量的變動。

    前方出現一片群山,連綿起伏,籠罩在滾滾煞氣中。

    林尋隨便找尋了一座山峰,就盤膝坐地,打算休整一番,明日再繼續行動。

    可沒多久,他就從打坐中睜開眼睛。

    他長身而起,立在崖畔,拎起青皮酒葫蘆,輕輕品咂了一口。

    嘩啦~

    遠處虛空一陣翻滾,緊跟著浮現出一道道絢爛無比的神虹,化作一個個身影。

    為首的,是一個宛如翩翩公子般的白袍男子,眼眸開闔間,神芒流竄,懾人無比。

    “呂閑!”

    計冷臉色驟變,他哪會認不出,這白袍男子便是血獰域主麾下最得力的左膀右臂之一,一個有著絕巔準帝境修為的恐怖人物!

    而當看清追隨呂閑而來的那些人時,計冷的心都沉入谷底,那赫然是一群準帝境存在!

    足有二十九人!

    “終于找到你們了……”

    呂閑神色冰冷得可怕,眸子一瞬就鎖定在林尋身上。

    從接到血獰域主的命令開始,他便帶人在搜尋林尋的下落。

    這一路上,林尋行蹤飄忽不定,每一次都讓呂閑撲空,心中早已積攢著一股如若沸騰的憤怒和殺機。

    雖沒有見過,但呂閑還是一眼就斷定,那背負一口古舊劍匣,拎著青皮葫蘆飲酒的年輕人,便是劍魔道淵!

    “你們來的可真夠慢的。”

    林尋瞥了他們一眼,神色自若。

    他這種反應,讓呂閑不禁皺眉,強自按捺住心中快要抑制不住的殺機,道:

    “道淵,我很好奇,究竟是誰給你的勇氣,讓你連命都可以不要了?”

    林尋隨口就給出一個理由:“我身為黑崆大人的屬下,自然是奉黑崆大人之命行事。”

    呂閑不禁嗤笑:“奉命行事?難道黑崆域主讓你來送死,你也要奉命?”

    林尋頓時笑了,道:“沒辦法,世人以后就會明白,我道淵對黑崆大人是何等忠心耿耿。”

    旁邊的計冷唇角又是一陣抽搐。

    呂閑也是一怔,旋即臉色一沉:“死到臨頭,我倒要看看,你道淵是何等忠心耿耿!”

    話音未落,他已動手。

    轟!

    一桿青銅戰矛流轉著璀璨的神芒,出現在呂閑手中,而他的氣勢也隨之一變,令這片天地都震蕩,附近山河都一座座崩塌,轟鳴不斷。

    “殺!”

    他發出暴喝,氣勢如神,揮動戰矛殺伐而來,那等屬于絕巔準帝的威勢,也是在這一刻體現得淋漓盡致。

    “殺!”

    緊隨著呂閑一起而來的那些準帝人物,也毫不猶豫出手。

    這些都是在黑暗世界浮沉多年的狠茬子,一個個歷經無數血腥,手段無可置疑的強橫和可怕。

    當他們一起出擊,這方天地都混亂,日月暗淡,虛空紊亂,陷入大動蕩。

    計冷渾身一哆嗦,嚇得臉色煞白,差點癱坐在地。

    他只是一個絕巔大圣,和準帝一比,相差懸殊,完全就沒有任何抵抗的力量,若不是身邊有林尋在,他早在第一時間就投降了……

    而現在,他也只能將活下去的希望寄托在林尋身上,只是,他心中卻很沒底……

    一尊絕巔準帝,再加一眾準帝,在寒空域中,這等力量簡直能讓任何人絕望!

    “膽子這么小,以后還怎么當一域之主?”

    林尋的聲音響起,讓計冷一陣錯愕,差點瘋掉,都什么時候了,前輩您還聊這些作甚?

    也就在聲音響起時,林尋已動手。

    他神色自若,邁步虛空,輕輕一踏。

    轟!

    天地繁復,這片區域的虛空如若遭受到天神的鎮壓,猛地塌陷。

    那沖上來的一眾準帝,皆如遭壓迫般身影猛地一晃,攻勢也隨之出現了一些紊亂的跡象。

    唯有呂閑遭受到的沖擊最小,一桿青銅戰矛撕裂虛空,勢如破竹般殺來,威勢兇悍無匹。

    林尋不閃不避,當戰矛襲來時,他探手一抓,那流淌著足以滅世般恐怖威能的青銅戰矛,就如被捏住七寸的蛇,被牢牢攥住。

    呂閑瞳孔一縮,發出暴喝,全力催動自身力量,青銅戰矛上涌現出恐怖的血腥道紋神輝,刺眼無比。

    只是,任憑他拼盡全力,這一桿青銅戰矛依舊無法擺脫林尋的手!

    “就這點道行嗎,怪不得至今也只能跟在一方域主身邊效命。”

    林尋有些失望地嘆了口氣。

    呂閑臉色驟變,只覺一股山崩海嘯般的恐怖力量從戰矛上傳來,沿著他的右臂沖入體內。

    轟!

    下一刻,他七竅淌血,軀體被狠狠震飛出去。

    還不等站穩,一股恐怖的威壓席卷而來,壓迫得他砰的一聲,直接在虛空中跪倒!

    這一剎,他腦海空白,瞳孔寫滿驚恐,這……這怎可能?

    他身為絕巔準帝,一向自負,尋常人等根本不被他放在眼中,可如今,卻被人一舉鎮壓!

    遠處,那些準帝心中發毛,頭皮發麻,他們同樣也沒想到,呂閑這等存在,竟會如此之不堪。

    “走!”

    下意識地,他們毫不猶豫就選擇了逃亡。

    林尋袖袍一揮。

    無邊璀璨劍氣呼嘯而出,化作遮天蔽日的劍雨傾瀉,絢爛熾盛,令這片山河為之暗淡。

    計冷見過這樣一幕。

    當時是在大魘城外,孟屠夫帶著一眾屬下氣勢洶洶而來,可轉瞬間,就被鋪天蓋地的劍雨覆蓋。

    當劍氣消散時,孟屠夫一行人皆化作了彌漫大地上的血水。

    這一次,同樣也有無邊的劍雨出現,只不過要殺的目標,每一個都要比孟屠夫強大不知多少倍。

    可結果……

    卻是一樣的。

    當那漫天劍雨消散,那屬于血獰域主麾下的二十九位準帝強者,皆化作了漫天血雨,墜落虛空,浸染大地。

    和孟屠夫他們的下場,真的沒有什么區別。

    但計冷還是愣住了,神色呆滯,內心驚濤駭浪激蕩。

    圣人不行,準帝……也不行啊!

    跪倒在虛空,憤怒欲狂的呂閑,這一刻也如遭雷擊,瞳孔擴張,失魂落魄。

    二十九位準帝,被一瞬屠滅一空!

    這世上除了帝境人物,又有誰能辦到?

    可呂閑敢肯定,這劍魔道淵斷不可能是帝境人物,他的氣息雖深不可測,可卻并無屬于帝境的威勢!

    這只能證明,對方和自己一樣,乃是絕巔準帝,但所擁有的戰力卻更強,更可怕。

    “計冷,你覺得若是這呂閑突然成了叛徒,血獰域主該會多生氣?”

    林尋的聲音響起,將陷入震駭中的計冷驚醒。

    他脫口而出道,“若是如此,血獰域主非發瘋不可。”

    說完,計冷才猛地意識到林尋要做什么,看向遠處呂閑的目光,都帶上一抹憐憫。

    這家伙……以后怕是也要活在道淵前輩的恐懼陰影之下了……

    “想讓我投降?癡心妄想!”

    呂閑聲音鏗鏘,神色決然,透著狠色。

    只是片刻后,

    他就恭恭敬敬地跪在那,溫順得像一頭被馴服的獸,神色間寫滿對林尋的敬畏和恐懼。

    前后反差太大了,看得計冷都目瞪口呆。

    這可是絕巔準帝,竟也逃不過“恐懼之魘”的降服?

    林尋憑虛而立,衣衫獵獵,笑問道:

    “計冷你看,咱們都已經為黑崆大人做了這么多,若換做你是黑崆大人,在這等局勢下,還能忍住不趁機出動嗎?”

    ——

    PS:明天開始連續三天的爆發!

    金魚只希望,老鐵們加一下金魚的公眾號,打開可。

    公眾號上有天驕的各種劇情分析文章,以后也會派發各種福利和紅包的!

    老鐵們,幫幫忙,粉絲明明快要破4萬了,偏偏破不了,挺著急的~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女人会赚钱在婆家 重庆时时组六全天计划 买彩票中大奖前的征兆 欢乐捕鱼辅助 网赚赚钱导航 天津时时的官网开奖结果 棋牌破解黑客吧 6复5多少注 买彩票怎么才能中奖 凤凰时时彩 3肖6码三肖六码中特 nike新浪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