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2056章 再見紫衣女子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當這一場“切磋”結束后,林尋已是氣息奄奄,猶如一條咸魚似的躺在湖泊草地上,眼神空洞。

    他是絕巔準帝,根基雄厚到超乎想象的地步,所掌握的準帝法則,也幾乎和真正的帝境沒多少區別。

    可這些天在和曦的切磋中,他每一次都被虐得像一條咸魚,窮盡一切手段去抵抗也是徒勞。

    什么叫絕望?

    林尋總算體會到了。

    直至半響,林尋才從那種宛如脫虛般的無力和麻木感中回過神。

    葉子早已飛快地沖來,將一把珍稀的寶藥一截一截掰斷后塞進林尋的嘴里。

    沒辦法,林尋體力早已瀕臨一種極盡干涸的地步,連抬手指的力氣都沒有了。

    “前輩,這種切磋差不多該結束了吧?”

    又過了半響,感受著周身涌現出的全新的力量,林尋這才艱難地轉頭,看向坐在柳樹枝椏上的曦。

    “唔,著急什么,等什么時候新的無名帝尊來了,什么時候就結束切磋。”

    曦聲音淡然。

    林尋眼前一陣發黑。

    若那新的無名帝尊一直不來,以后自己豈不是就要一直被如此蹂躪、折磨、摧殘下去?

    “林尋,你修為突破了。”

    葉子忽然出聲,帶著一絲驚嘆。

    林尋一怔,自己體會周身上下正在發生的奇妙變化,也不禁怔住。

    就這樣……突破了!?

    他眼神又是一陣恍惚。

    上次破境踏足絕巔準帝前,他在破敗之門前歷經一場曠世難見的血腥殺伐,最終拼著重傷垂死之軀極盡釋放,最終進入了破敗之門內。

    那一次破境,是在昏迷中發生。

    而現在,距離上次破境才過去一個多月時間而已,可他的修為則再次蛻變,順勢踏入絕巔準帝中二重天!

    這等迅猛無匹的晉級速度,簡直堪稱是驚世駭俗,讓林尋自己都感到匪夷所思。

    “十天之前,你總計和混空劍帝切磋十九次,前十五次皆以潰敗告終,十五次之后,開始扳回局面,擁有壓制混空劍帝的力量。”

    旁邊的葉子飛快道,“但隨著混空劍帝施展其三成戰力后,你再度陷入被打壓潰敗的處境中。”

    “這種切磋,雖屢敗屢戰,卻令你在戰斗中得到極盡磨煉,自身道行和戰力皆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鞏固和蛻變。”

    “而在這十天中,曦和你切磋十次,每一次皆壓迫得你拼盡所有,榨干了所有力氣,這才罷手。這恰似一次次的涅槃,讓你的力量在有無之間產生否極泰來般的蛻變。”

    說到這,葉子欽佩道,“難得的是,曦每一次出手,力道恰到好處,稍強一分,就會損傷你的道基,稍弱一分則無法將你的極盡潛能釋放出來,這般手段,堪稱是妙到巔峰。”

    林尋怔怔:“你這么一說,難得我還得感恩戴德?”

    葉子認真道:“才一個月左右的時間,就讓你的修為產生突破,換做其他修道者,肯定早高興得叩首磕頭了。”

    林尋感受著周身不斷產生的蛻變,心中怪怪的,被虐了這么多天,原來都是為了自己好?

    真不是假借切磋之名,行撒氣之實?

    葉子說道:“當然,這一段時間以來,你共計消耗了七十六種堪稱曠世的寶藥,每一種皆堪稱是價值連城,尋常的帝境人物都無福消受,也幸虧你家底殷實,否則的話,想要在如此短時間內突破……也挺難。”

    如今的林尋,的確堪稱是財大氣粗,僅僅是這一段時間來搜刮到的戰利品,就堪稱海量,數不勝數。

    而要知道,在古仙禁區時,他同樣斬獲了許許多多的戰利品,不乏一些連帝境人物都得垂涎三尺的瑰寶!

    故而,哪怕得知自己已耗費這么多曠世寶藥,也并不感到肉疼。

    此刻的他已徹底恢復過來,盤膝打坐,進行靜修,以此鞏固自身突破后所擁有的全新力量。

    猶豫了一下,葉子還是說道:“所以,我建議切磋還是都進行下去。”

    林尋唇角狠狠抽搐了一下。

    之前的十天,簡直就如一場場噩夢,不止是軀體被鎮壓,他的心境和神魂都時時刻刻承受著絕望、無力的打擊。

    那種滋味,以林尋那般堅毅強悍的性情都快要吃不消了。

    可一想到這種另類的“切磋”能夠在最短時間內令自己的修為產生蛻變,林尋略一猶豫,就咬牙應承下來。

    葉子心中不禁贊嘆:“果然,他最喜歡被虐著修煉……”

    曦則瞥了林尋一眼,道:“你修為突破了,切磋的時候,我相應的也會加大一些力道,你可要做好準備。”

    林尋心中咯噔一聲,忍不住道:“前輩,之前您和我切磋,用了幾成力量?”

    “幾成?”

    曦的聲音透著一絲古怪。

    葉子想了想,認真斟酌道:“據我推測……應該……遠遠不到一成……”

    林尋:“……”

    霧靈州。

    作為鴻蒙世界四十九州之一,霧靈州的疆域談不上最大,也談不上最小,霧靈州的修行勢力,談不上最強,也談不上最弱。

    總之,霧靈州是很普通,無論哪個方面和其他州相比,既不出色,也不遜色。很中庸。

    神機道宗,便盤踞在霧靈州境內,底蘊無比古老,但勢力最多能躋身霧靈州前十的水平。

    又趕了十多天的路后,林尋順利抵達霧靈州,來到了神機道宗所盤踞的福地——

    桐山。

    可當林尋抵達時,卻忽然發現,這一座在霧靈州境內也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名山福地,竟不見任何人影!

    并且,神機道宗山門敞開,覆蓋山上的大陣也停止運轉。

    走進其中,就見那鱗次櫛比的古老建筑中,皆空蕩蕩的,到處都呈現出一種凌亂的跡象。

    林尋搜尋許久,幾乎將神機道宗內內外外找了一遍,最終才確認,神機道宗上下所有修道者,應該是全都從桐山上撤離了。

    并且離開時明顯很著急,藥圃中的一些神藥都沒來得及去收拾。

    場中也并無任何戰斗的痕跡,這只能證明,神機道宗修道者是主動撤離的,至于撤離的原因,林尋卻猜測不出。

    “麻煩了……”

    林尋皺眉,此時他正佇足在一座冷清蕭瑟的古老殿宇前,孑然一人,夕陽殘照,在斑駁滄桑的青石板上投下一道長長的影子。

    神機閣和神機道宗源出一脈,林尋此來,就是為了打探有關前往真龍一界的一些事宜。

    可卻根本沒想到,這樣一個古老無比的勢力,竟會就這樣離奇地消失了,只留下一座空蕩蕩的桐山。

    “一個宗門的撤離,必然會引起不小的動靜,事先肯定也會表現出一些征兆……”

    林尋沉吟,打算前往距離桐山最近的城池中打聽一下。

    可就在他打算離開時,忽然心中一顫,感受到一股致命般的危險氣息。

    幾乎同時,曦悄然出現,輕輕一拎就將他從此地帶走,來到了極遠處一座殿宇屋檐之下。

    “有厲害人物出現,不要說話。”

    曦周身流轉光雨,化作一種神妙的力量,將她和林尋一起遮蔽其中,讓得兩人宛如憑空消失了般。

    嘩啦~

    就在林尋原本佇足的大殿前,虛空一陣波動,浮現出數道身影,有男有女,氣息雖都已斂去,可卻有無形的恐怖威勢。

    他們立在那夕陽余暉之下,就如諸神立在黃昏之中!

    而當看到那為首的身影時,林尋瞳孔驟然一縮,沉寂在心中多年的記憶被喚醒。

    那為首的是一名紫袍女子,身影極其修長,纖柔的腰肢纏著一條金絲帶,如瀑似的紫色長發垂落,發絲上泛著妖異般的光澤。

    她背負一桿戰矛,紫袍紫發,立在那就如一道橫亙的天塹,給人只能仰望,高大若無垠的感覺。

    面對其身影,就如螻蟻在仰望天穹!

    “是追殺鹿先生的那紫衣女子!”

    林尋心中狠狠一震,他哪可能忘記這女子?

    當年,他曾返回下界,返回緋云村那一座他曾棲居的院落中,也正是在那里,讓他無意間見到了鹿先生所留下的一縷意志力量。

    也正是這一縷意志力量幻化出的一幕幕景象,讓林尋看到了這追殺鹿先生的紫衣女子。

    也讓林尋知道,紫衣女子是來自星空彼岸,是專門追殺他的母親洛青珣、鹿先生而來!

    只是,林尋萬沒想到,竟會在這早已人去樓空的神機道宗中,見到這個紫衣女子!

    這無疑顯得太不可思議。

    “我要去真龍一界,可知道真龍一界路徑的宗門,卻一夜之間就消失不見了……”

    大殿前,那紫衣女子開口,聲音悅耳無比,可卻透著徹骨的冰冷和淡漠。

    在她身邊,追隨著三名男子,此刻皆渾身一顫,露出驚懼慌亂之色。

    “前輩,我等可根本沒有泄露過任何一絲風聲,連我等也不知道,這神機道宗的人怎么會全都消失不見了,您……您可千萬不要誤會。”

    一名白發蒼蒼的老者著急解釋。

    紫衣女子輕輕拍了拍老者的肩膀,道:“我不在意誤會,我只在意,為何會出現這種狀況,明白嗎?”

    當她那纖秀白皙的手指從老者肩膀上拿開時,后者軀體就如被焚化的紙張似的,化作一片灰燼撲簌簌飄灑!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pc蛋蛋 今日头条版本赚钱 三分彩软件 北京11选5结果查询 11选5选2稳赚技巧 雷速体育怎么开直播间 哈灵江苏麻将作弊器 双人麻将单机版 极速快三秘诀 大话手游新区赚钱 河南快3开遗漏 时时彩五胆码计算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