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1909章 神血之刺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唰!

    青銅輪盤旋轉,表面烙印的繁密血紋中潑灑出億萬血色神虹,濃稠猶如血腥長河在狂舞。

    那恐怖的氣息,涌動著的盡是屬于帝寶的威能。

    此寶是武煌的殺手锏,名喚“血獄神輪”,若是用在帝境人物手中,甚至能開啟一方血獄世界,鎮壓萬象,煉化萬靈!

    可大虛煉道塔毫不遜色。

    此塔迎風見長,化作三十三丈高大,塔身如若青銅汁液澆筑,呈現出洪荒般的原始古老氣息。

    在它四周,激射一道道神光,激蕩九天十地!

    兩件至寶爭鋒,令整個斗戰場都動蕩,毀滅般的氣息肆虐,僅僅遠遠望著,都讓人心驚肉跳,頭皮發麻。

    “神血之刺!”

    片刻后,驀地,武煌掌心一抓。

    嗡!

    一抹嫣紅的九寸鋒芒凝聚,隔空刺出,一閃而逝。

    就見——

    遠在數十丈之外的陸獨步,軀體猛地一晃,眉宇間泛起痛苦之色。

    原本被他掌控的大虛煉道塔,都隱隱有失控的征兆。

    而此時,武煌早已破空殺來,身影詭異如一抹灰色閃電,倏然出現在陸獨步身前。

    狠狠一掌拍出!

    砰的一聲,陸獨步盡管及時反應,以雙臂格擋,可這一掌之威力卻恐怖絕倫,一擊之下,他雙臂血肉筋骨都被震碎,整個人如遭神山撞擊,狠狠倒飛出去。

    他人還未墜地,唇中已咳血。

    “不好!”

    場中響起一陣驚呼,許多大人物都色變,噌地起身。

    眼見武煌已趁勢再度殺過去,就見陸獨步驀地發生一聲長嘯,身上倏然掠出一口飛劍。

    唰!

    飛劍輕輕一閃,武煌竟沒能閃避開,肩膀位置被削掉一層肉,鮮血迸濺,白骨隱現。

    “找死!”

    武煌眸子寒冷,破殺上前,霸道無匹。

    在其掌心,那一抹九寸的嫣紅鋒芒再度凝聚,爆射而出。

    陸獨步軀體一顫,臉色都煞白,瞳孔中盡是痛苦之色。

    緊跟著,他被武煌一掌轟飛。

    噗!

    陸獨步咳血,遭受重創。

    所有人都不寒而栗,感到莫名的驚悚,全都看出,武煌施展的那一抹嫣紅鋒芒,才是導致陸獨步遭受重創的關鍵所在!

    “可以了。”

    觀虛驀地出聲,袖袍一揮,大虛煉道塔爆綻出可怖的神輝,擋在了陸獨步之前。

    也擋住了武煌的攻伐。

    武煌唇角掀起冷笑,當即止手,沒有再繼續攻伐。

    他也清楚,在這斗戰場上,根本不可能有機會殺死陸獨步。

    “那件寶物,根本不是屬于你的力量。”

    斗戰場上,陸獨步臉色煞白,眼神寫著不甘。

    “哼,敗就是敗了,還要提自己找借口嗎,陸獨步,別讓我看不起你!”

    武煌神色冷酷。

    陸獨步神色陰晴不定,道:“憑借外物獲勝,不算什么,可若憑借外力獲勝,就令人不齒了!”

    說罷,他轉身走下斗戰場。

    在場眾人驚疑不定。

    外物,自然指代的是類似大虛煉道塔一類的寶物。

    可外力,又是指代的什么?

    難道那一抹嫣紅的鋒芒中,有著不為人知的玄機?

    可不管如何,陸獨步終究還是敗了。

    至此,他已只能屈居第三名!

    這個結果,讓在場那些大人物都喟嘆不已,因為誰也沒想到,陸獨步這樣的絕世人物,怎可能會僅僅止步在第三名。

    謝雨花、王圖、蘇慕寒等人則都神色凝重。

    陸獨步的慘敗,充滿了蹊蹺,若真正比拼戰力,他斷不可能這么快就被擊敗。

    原因只有一個,武煌掌握的殺手锏太過詭異和莫測!

    “瀾道人,你們空玄神島出了一個了不得的傳人啊,嘖嘖,這手段可著實厲害。”

    恒霄忽然開口。

    瀾道人臉色微變,道:“恒霄,你休要挑撥離間,這只是一場論道選拔而已,武煌可沒有下狠手。”

    “好了,兩位不必再說,我大虛道宗的傳人,還輸得起,我觀虛也自不可能因為自家傳人的落敗,而心存不滿。”

    觀虛沉聲道。

    瀾道人神色稍緩,他心中最清楚武煌的來歷,武煌敢肆無忌憚地得罪大虛道宗。

    但他空玄神島不敢。

    觀虛不會因為陸獨步的落敗而記恨空玄神島,那自然是最好的。

    恒霄笑了笑,心中則暗暗發狠,接下來,若在和武煌的對決中,金獨一也這樣敗了,他絕對不會就此善罷甘休!

    說不得,就會當場公布武煌的來歷,哪怕因此會被神照古宗盯上,他也在所不惜!

    “一刻鐘后,金獨一對陣武煌。”

    觀虛宣布。

    這也就意味著,此次云州論道大比的第一、第二名,也將會在這一場對決中分出結果!

    “金兄,你可要小心武煌手中那件寶物,其內充斥莫測的詭異力量,能夠對神魂造成極大的傷害,防不勝防。”

    陸獨步忽然傳音,提醒林尋。

    林尋一怔,道:“多謝了。”

    之前的戰斗,他同樣看在眼中,很清楚那青銅輪盤雖可怕,但更值得警惕的是那一抹嫣紅的九寸鋒芒。

    不過,林尋卻沒想到,陸獨步竟會主動提醒自己。

    “雖然這么提醒有些無事獻殷勤的嫌疑,可之前和武煌的這一戰,我心中著實有些不甘,金兄無須多想。”

    陸獨步聲音苦澀。

    林尋點了點頭。

    不甘!

    這才正常。

    一刻鐘后,林尋起身,走上了斗戰場,神色從容,沉靜自若。

    武煌身影一閃,憑空出現在斗戰場另一側。

    隨著兩人入場,全場的目光也都是被吸引了過去。

    金獨一,一個宛如黑馬般不斷締造各種奇跡的年輕人,一個直至此時都讓人看不透的絕世人物。

    他和武煌,究竟誰能奪得云州論道大比的第一頭銜?

    此刻,恒霄和金天玄月也都屏息凝神。

    不是對林尋信心不足,而是武煌的強大,令兩人不得不在意這一場戰斗。

    “金獨一,我保證,這一戰你會輸得很慘,除非你主動認輸,否則,我不會停手!”

    武煌神色冷酷,語氣淡漠冷峭,帶著懾人的肅殺之意。

    許多人心中一緊,這還是論道選拔以來,武煌第一次如此針對一個人,并且毫不掩飾自己的殺機。

    林尋笑著哦了一聲。

    寥寥一個哦字,卻給人一種奇妙的輕蔑感覺,仿似都懶得用言辭去打擊對方。

    武煌遙遙一指林尋,在脖子前比劃了一下,這等若是無聲的挑釁了。

    轟!

    下一刻,他身影倏然消失原地,與此同時,血獄神輪騰空而起,在嗡鳴聲中瘋狂旋轉,潑灑億萬血色光雨。

    林尋身影頓時被血光淹沒,如置身狂風暴雨中的一葉稻草,仿似隨時都會覆沒。

    “殺!”

    可怕的是,武煌身影驀地出現,揮拳殺伐,血色拳勁猶如從天而降的雷霆,至剛至霸。

    “滾。”

    卻見重重血色光影中,明明都已快要被覆沒的林尋,卻露出一抹譏誚冷冽之色。

    隨著他一掌按出。

    轟!

    附近血色光雨轟然炸開,化作灰燼飄灑,而武煌破殺而至的一拳,也是寸寸爆開。

    而后,武煌整個人像蒼蠅般被狠狠拍飛了出去。

    全場側目,不少人都露出錯愕之色,遭受帝寶壓制之下,赤手空拳的金獨一,竟一舉擊潰武煌的攻伐!

    “還真是出人意料啊……”

    恒霄都不禁咂舌,祖師爺這位小師叔也太變態了吧。

    “哼!”

    武煌目光閃爍,開闔間有詭異的神芒流竄而出,懾人無比。

    嗡!

    隨著他心念一動,血獄神輪大放光明,瘋狂旋轉著,從虛空中朝林尋鎮殺而去。

    而武煌的身影則再度消失在原地,就宛如憑空蒸發似的,場外眾人都再無法捕捉到他的蹤跡。

    唯有那熾盛血腥的神輪,轟隆隆碾壓而下。

    根本就無法躲避,斗戰場雖大,可此時完全被血獄神輪的力量覆蓋,四面八方的虛空,都無法承受其威,隨之爆鳴塌陷。

    而此時,林尋依舊赤手空拳!

    這讓所有人心中都緊張起來,有細心人這才猛地意識到,在這些天的論道選拔中,無論遇到何等對手,這金獨一自始至終都不曾動用過任何外物。

    是他沒有趁手的寶貝嗎?

    不可能!

    一個如此驚采絕艷的絕世人物,焉可能連一件寶物都沒有?

    不等眾人反應——

    鐺!

    一記穿金裂石般的刺耳碰撞聲猛地響徹,激蕩九天十地,所有人渾身都一哆嗦,耳膜刺痛,周身氣血都翻滾起來。

    那些大人物都只覺心神悸動,瞳孔一凝。

    就見斗戰場中的林尋,竟是迎沖而起,一拳和那鎮殺而下的血獄神輪碰撞在一起,迸濺起無盡神輝!

    那神勇蓋世般的睥睨姿態,令全場都被震撼。

    那可是帝寶!

    可此時,卻被林尋一拳硬撼,抵擋在了虛空之上!

    這樣一幕,也是完全超出了所有人想象。

    可也在此時,原本消失不見的武煌倏然出現在林尋身后,舉拳轟殺。

    他的出現,無聲無息。

    這一拳,同樣無聲無息!

    根本就沒有散發出任何氣息波動,仿似一切的力量全都凝練到了這一拳之內,顯得詭異無比。

    所有目睹這一幕的強者,無不臉色驟變。

    武煌這一擊挑選的時機之準,簡直妙到巔峰!

    ——

    第二更稍晚~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香纸店赚钱吗 网球比分如何计算 快乐12助手手机版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 写字楼下开什么店赚钱 24小时新浪体育台 半全场 南平股票配资 现在开网店卖橘子很赚钱视频 福建快三开奖同步平台 大圣捕鱼最新手机版 局王七星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