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1690章 記名弟子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草鞋少年很拘謹,也很緊張和忐忑。

    他一身粗布衣,穿著一對草鞋,但渾身上下卻頗為干凈整潔,肌膚有些微黑,一對眼睛倒是明亮有神。

    “坐,你我相見,便是有緣,能跟我說說以前的生活嗎?”

    林尋笑著開口,聲音溫煦平和,令草鞋少年心境為之一靜,如沐春風,依言落座。

    他想了想,便將自己過往說出,口齒清晰,條理分明。

    少年名叫蘇白,年方十三,來自西恒界一個偏遠村落,家中世代耕種為生。

    前段時間,村落遭遇獸潮侵襲,蘇白父母也不幸罹難,喪命兇獸之口……

    了解了這些,林尋眸子中泛起一絲慨然。

    蘇白。

    這個名字,讓他又想起了云慶白。

    名叫蘇白的草鞋少年此刻無比的緊張,他隱約已明白過來,目光中不可抑制地泛起期待之色。

    林尋目光凝視少年,道:“當年,有一個和很相似的人,只不過他在踏上修道路時,一直是被逼的,他的人生也因此充滿悲劇。”

    蘇白一怔,忍不住道:“前輩,我和他不一樣。”

    林尋道:“有何不一樣?”

    蘇白深呼吸一口氣,認真說道:“我……我若能追隨前輩修道,只會歡喜和高興,別人也無法逼我做什么。”

    林尋笑了,這是一個很聰明的少年。

    “你為何要修道?”

    林尋再次開口,“我只給你三次機會,若答案讓我滿意,我便給你一個拜師的機會。”

    蘇白精神一振,渾身都因喜悅激動而顫粟起來。

    但很快,他就深呼吸幾次,努力讓自己平復下來,并未著急開口。

    他知道,這是林尋前輩對自己的一場考驗!

    答得好,自此以后,便可魚躍龍門,青云直上。

    若答不好,自己……終究還是那個只能眼睜睜看著父母在兇獸面前遭難,而空有一腔憤怒和怒火,卻無能為力的廢物!

    “為何要修道?”蘇白開始思索,眼神恍惚,想起了很多事。

    想起了自幼父母辛勤勞作,卻依舊被窮困和病疫所困擾的潦倒生活。

    想起了說書先生口中那些修道者呼風喚雨、移山填海、宛如無所不能的通天能耐。

    也想起了那一場帶給自己無比痛苦的獸潮,想起了星棋海之畔,被薛詠譏嘲的一幕幕。

    薛詠曾說:“沒有天賦,一直努力也百搭,這世上從不缺志比天高的草包,每一個皆以為勤能補拙,天道酬勤,可最終依舊是泯然眾人矣,遠遠無法和其他修道者相比,這就是大道,從來都如此殘酷,資質蠢笨之輩想要逆天改命,絕對是癡心妄想。”

    忽然,一股強烈無匹的沖動涌上草鞋少年心頭,想要表達自己的修道愿景。

    可當碰觸到林尋那平靜、深邃的眼神時,草鞋少年猛地清醒,將那一股強烈的沖動死死壓制下去。

    那以往的種種,有仇恨,有憤怒,有難過,也有悲傷,可是,那都是已經發生過的,早已無法改變。

    既如此,若自己以后要修道,定不能只困于過往中!

    想到這,蘇白渾身都出了一身冷汗,他知道,剛才自己若沖動的說出那個答案,林尋前輩肯定會很失望。

    然后,這個草鞋少年再次陷入沉思。

    他越想,思緒就越是凌亂,恍恍惚惚,渾不知時間之流逝。

    林尋沒有打擾他,悄然起身離開。

    ……

    “小蟲,你怎么想起跑來見我了?”

    林尋在一崖畔找到了夏小蟲,這個清純無邪,純凈如琉璃的少女,仿佛長不大一樣,還保持著當年的容貌。

    只是和當年相比,少女姿容少了幾分青澀,多了幾分靚麗。

    “啊?我想起很久沒見林尋哥哥了,所以就來了。”

    夏小蟲一臉的迷惑,心想這問題也太奇怪了。

    林尋一怔,忍不住笑了,是啊,想來就來,難道非因為出于某種目的才要不惜跋山涉水而來?

    這就是夏小蟲,興之所至,隨心所欲,心性無暇,反而近乎于大道,契合本心。

    “我若是不來,林尋哥哥會去找我么?”夏小蟲問道。

    林尋一時語塞,他當然可以說會,可面對夏小蟲這種至誠至善的少女,他反倒不愿隨意敷衍。

    想了想,他輕嘆道:“會,但不會是現在,也不確定什么時候,大概……”

    夏小蟲已經高興地脆聲道:“會就行!”

    林尋一陣汗顏。

    甚至,他都有些羨慕這個干凈而美麗的少女,宛如向陽花木,給人以美好的氣息。

    之所以羨慕,是因為他辦不到。

    他尚有諸多事情要做,一顆道心雖堅韌無匹,可早已歷經磨難,再不復最初的單純。

    林尋溫聲道:“既然來了,就在這好玩一玩,什么時候想家了,我送你回去。”

    夏小蟲眨了眨眼睛,清澈的眸盡是笑意:“林尋哥哥,還是你對我好,只要你不嫌棄,以后我也會一直對你好。”

    林尋大笑。

    和夏小蟲聊天,讓他都感到無比輕松和愉悅。

    ……

    整整三天,草鞋少年一直在思忖林尋提出的問題。

    他眉頭緊鎖,臉色都蒼白,一副心力交瘁的樣子。

    “大哥,這個問題太難了,這小家伙可還沒開始修行,焉可能說出‘叩心問道’之語?”

    暗中,一直關注蘇白動靜的阿魯忍不住說道。

    林尋眼神意味難明,道:“窮苦出身的孩子,一旦遇到足以改變命運的機會,哪怕只是一縷縹緲的希望,也會用盡所有力氣去將它攥在手中,甚至偏執一些,會不惜為此付出生命。”

    “反觀那些家境富裕的子弟,就不會如此,因為他們根本不必為以后的修行發愁,早有人為他們安排了一切。”

    “這就是出身的差距,這世間貧苦之輩,千萬人中,最終能夠脫穎而出的,又有幾人?”

    “即便能夠脫穎而出,和那些出身名門望族的子弟相比,無論是前途,還是底蘊,終究還是相差懸殊太大。”

    頓了頓,林尋繼續道:“就像這少年,若非是出身貧寒,何須為了一個修道的機會如此拼命?同樣,他既想要改變命運,那么從求道的第一步開始,就要付出遠超尋常的努力,否則,以后也注定將泯然眾人。”

    阿魯撓頭道:“大哥,憑你如今的力量,隨隨便便指點這小子一番,以后還不飛黃騰達?”

    林尋哂笑:“若如此,我寧可不收徒,既然要收徒,自當為其以后的道途負責,我可不想我的徒兒,以后是靠著我林尋的威名而活。”

    阿魯神色怪異道:“可是,若成為你的徒兒,而不被你的威名影響,可就太難了,這小子若是不付出千百倍的努力,一輩子都可能活在你的陰影下。”

    林尋道:“所以,我才會問他那個問題,唯有想明白了,參透了,以后他的道途,才不會受到我的影響。”

    “看來,大哥你已經打定注意要收這少年為徒了?”

    阿魯訝然道。

    林尋嗯了一聲,道:“一開始,我想要看看他是否會成為第二個云慶白,可現在,我只想讓他成為他自己,一個獨一無二的蘇白。”

    說到這,林尋笑了,道:“當然,現在他已經通過了我的考驗。”

    “通過了?”

    阿魯錯愕。

    ……

    “前輩,您是說我已經……合格了?”

    蘇白被林尋叫醒,只是,他自始至終都還沒想出一個圓滿的答案。

    可林尋卻告訴他,可以了!

    這讓他一臉惘然。

    林尋含笑,解釋道:“你若告訴我任何一個答案,我皆不會滿意,因為那只是你現在的想法,當你踏上道途,力量越來越強大時,這個想法就會隨之改變。”

    頓了頓,他繼續道:“我只希望,在你以后修行時,若遇到困惑、迷惘、甚至是劫數時,問一問,自己當初是為何而修道,那時候,你自己心中便已經有了答案。”

    蘇白腦袋轟的一聲,仿似一下子明白了,可當仔細想時,卻依舊無可得知。

    林尋拍了拍少年那略顯削瘦的肩膀,溫聲道:“這個問題,就是你求索道途的一個緣由,當有一天你徹底想明白,徹底看透時,就明白了。”

    蘇白怔怔,但還是意識到,他已經得到了林尋的認可,現在想不明白的問題,以后終究可以想明白!

    “現在,你只是經過了我的考驗,但是否會收你為徒,還要看你自己。”

    林尋神色莊肅,平靜開口。

    蘇白福至心靈,跪地叩首,虔誠而堅定道:“還請前輩賜教。”

    林尋道:“接下來一段時間,我會教授你最基礎的修行訣竅,賜予你秘法修行。”

    “但在你沒有得到我認可之前,不得以我的弟子的身份自居,這也就意味著,你以后行事,和我林尋無關。”

    “若被我發現你打著我的旗號行事,我定將你一身道行剝奪,教你永世不得翻身,你可明白?”

    這一番話,猶如道音般叩擊在蘇白心頭,宏大而威嚴。

    蘇白沉默許久,最終堅定道:“晚輩明白!”

    這一天,已擁有絕巔大圣境修為的林尋,收出身貧寒的草鞋少年蘇白為“記名弟子”!

    在蘇白沒有得到林尋正式承認之前,此事注定除了寥寥幾人知道之外,世上將無人知曉。

    ——

    (第二更會有些晚,剛到家~)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黑龙江p62玩法开奖结果查询 新11选5 巴登棋牌斗地主官网下载 网赌回血的例子 足球比分开奖结果 浙江快乐12开奖软件 球探比分足球 山东十一选五 开心农场3安卓版 滴滴快车赚钱么在北京 2008奥运会足球比分 11选5为什么别人老是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