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1632章 帝關長城!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陳舊木船在虛無中穿梭,寅老還是和以往一樣沉默。

    可林尋知道,這位寅老絕對是一位不遜色于妙玄先生,甚至還要更強大的人物!

    因為這一路上所遇到的兇險,不乏一些帝境存在殘留下的氣息,足可以輕易滅殺任何圣境人物。

    可寅老卻每每能逢兇化吉!

    這豈是尋常之輩能辦到的?

    這一天,林尋正在推演和磨煉“大道洪爐經”時,忽然注意到,木船經過了一片宛如墓園般的星空地帶。

    一座座墳冢,猶如隕石般,懸浮在星空中,每一座墳冢皆散發出詭異而莫測的氣息,宛如其中埋葬著的,是一尊尊遠古神魔!

    在其中一座墳冢上,趴著一頭血蚊,足有百丈大小,軀體殷紅如血,如被神金澆筑而成,散發出森然寒意。

    它雙眸如一對血色燈籠,背后生著十六対翅膀,每一對翅膀上階烙印著繁密、奇異的冥文,猙獰詭譎。

    遠遠一望,就有一股兇惡得令人心顫的氣息撲面而來,就像目睹一位絕世邪神,兇厲滔天!

    它趴在一種墳冢上,尖銳如利刃的嘴,插入墳冢內,十六對羽翼輕輕顫抖,仿似在汲取什么力量,顯得詭異之極。

    冥子?

    林尋黑眸一縮,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當年在絕巔之域上九境中,冥子這個沉寂于冥河禁地內的古代怪胎一朝覺醒,便攪亂風云,展露出睥睨群倫般的威勢。

    林尋曾和對方對決不止一次,很清楚這家伙的本體,乃是誕生于冥河中的絕世大兇“八翅血蚊”!

    這等兇物,天生地養,擁有不可思議的兇厲天賦。

    并且,其生命力強大得幾乎不死般,林尋與之對決數次,也將其徹底誅殺數次。

    可每一次,皆被冥子憑借“冥皇煉神壺”活了過來。

    直至最后一次將冥子擊殺,林尋很確信將對方的神魂徹底齏粉,但最終,冥子殘碎的血肉還是被那神秘的“冥神煉神壺”救走。

    當時,連林尋都不敢肯定,對方是否能復活過來了。

    眼前所見的那只軀體龐大,兇厲無邊的血蚊,會否就是他?

    當林尋欲仔細看時,木船早已穿過這片“星空墳冢”之地,再也見不到那只血蚊了。

    可林尋心中卻有些無法平靜。

    當年的冥子,擁有八對翅膀,長生劫境的王者修為,而之前所見的血蚊,則擁有十六對翅膀……

    若真是冥子,他又怎會出現在這里?”

    “那是十六翅冥河血蚊,擁有這等血脈天賦的,應當是冥土中的一位出‘帝子’角色,據我所知,太古歲月時,前往星空古道的‘暗血冥皇’的本體,便是一頭這樣的兇物。”

    木船前邊,寅老開口,他似乎看出,林尋心緒有些不對勁。

    “前輩,您可知道剛才那血蚊子在做什么?”

    林尋心中一動問道。

    寅老聲音中罕見地泛起一絲厭憎,道:“汲取古之英靈的殘魂余血來修煉,借此來促使自身蛻變,就如嗜血的蚊子一樣,鬼憎神厭。”

    林尋心中也不禁泛起惡心,那星空墳冢之下,埋藏著不知多少歲月前的強者尸體。

    那冥河血蚊卻以這些古尸殘留的英靈和余血來修煉,自然令人感覺很不舒服。

    一炷香后。

    陳舊的木船倏然間停頓在虛無中,寅老開口道:“帝關長城,到了。”

    林尋霍然抬頭。

    就見極遠處的地方,一條黑線綿延起伏,橫亙天地間,茫茫猶如無垠長,太過龐大了,大到了讓人都看不到其高、其遠。

    可仔細去看,卻能分辨,那是一條蜿蜒在天地間的長城,無比廣袤,無比巍峨,通天蓋地!

    僅僅遠遠一望,就讓人憑生渺小之意,因為此城太浩瀚了,在那城池四周,還有著一顆顆星辰轉動,猶如永恒,萬古至今便如此般。

    宏大!

    壯闊!

    巍峨!

    連星辰都只能旋轉在城池四周,這得有多么龐大?

    “此城,乃一眾帝境采擷域外星辰堆砌而成,橫亙天地,猶如永恒之壁障,抵御外敵于外。”

    寅老沙啞的聲音帶著感慨,“古荒第一天塹,帝尊止步之地,可絕非是虛言。”

    林尋心中波瀾起伏,萬古至今,此城屹立而不朽,宛如天塹,阻擋一切外敵來犯!

    如此推測,在此城對面,豈不是通往其他八域世界?

    “你可以行動了。”

    寅老說道,“當你返回時,讓慎先生送你一程便可。”

    林尋頓時清醒,躬身行禮道:“多謝前輩一路照拂。”

    寅老微微頷首,袖袍一揮,一股無形偉力擴散,裹挾著林尋倏然離開了木船。

    當回過神時,林尋已出現在那帝關長城前,回首望去,早已不見了寅老的身影。

    林尋搖了搖頭,沒有再多想,舉步朝前行去,越是接近此城,就越感覺自身之渺小,就猶如螻蟻在仰望天穹,對比太過懸殊!

    而且,隨著靠近,林尋感覺到了莫大的壓迫氣息,心神都一陣顫粟,就仿佛,那帝關長城上,屹立著諸多帝境存在,在俯瞰世間。

    此城,著實太過雄渾和巍峨,走近一看,盡是開天辟地般的景象,混沌霧靄彌漫,一顆顆星辰環繞,無以倫比。

    林尋略一品味,頓時明白了,此城上下,覆蓋著無上禁制,彌漫著屬于“帝境”的氣息,雄霸乾坤!

    這便是帝關長城,亙古長存,橫絕前線!

    “咦!小娃娃,是誰送你前來?簡直是胡鬧,不要命了嗎?”

    驀地,一道悶雷般的大喝,從那巍峨巨大的城池中響起。

    轟!

    下一刻,風雷激蕩,虛空紊亂。

    在林尋不遠處,倏然出現一道身披青色甲胄,須發潦草,面容剛毅的男子,渾身散發著鐵血般的恐怖氣息。

    在其周身,大道光雨如瀑布洪流般洶涌,隨意立在那,就讓林尋呼吸一窒,憑生高山仰止的渺小感。

    這,是一位久經戰場廝殺的準帝人物!

    瞬間,林尋就判斷出來,當即行禮道:“晚輩林尋,見過前輩。”

    剛毅中年眸光燦燦,如若神劍激射,掃視林尋一番,這才說道:“我是此城守門人舜寂,小娃娃,告訴我,是誰送你來的,這可是前線戰場,你家大人沒告訴你,似你這般修為,來這里純粹是找死?”

    舜寂的話語很不客氣。

    林尋拱手道:“晚輩此次是借神機閣之力前來,目的是有事要見慎先生,還望前輩成全。”

    聽到神機閣三字,舜寂神色緩和不少,只是兀自奇怪,道:“什么事情,竟讓你一個小輩前來?不怕遭遇不測嗎?”

    不等林尋回答,他就搖頭,道:“罷了,你既安全抵達,就先隨我先進城吧。慎先生如今并不在此,而是在另一處‘據點’籌謀御敵之策。”

    說著,舜寂袖袍一揮,帶著林尋騰空而起,倏然一閃,就憑空消失。

    下一刻,兩人已出現在帝關長城內。

    這里,同樣浩瀚廣袤得無法想象,可以看見,一顆顆巨大的星骸隕石浮沉在不同區域,猶如虛空中的巨大島嶼。

    唰!

    剛一出現,便有一道道強橫無匹的恐怖神識力量掃來,讓林尋渾身都僵硬,背脊直冒寒意。

    無疑,這是駐守在帝關長城內的強者!

    “感覺如何?”

    舜寂咧嘴一笑,粗獷剛毅的神色間帶著一絲揶揄,“常年駐守在此的那些家伙,可沒有一個修為低于圣人王境了。”

    林尋神色發僵,嘆道:“帝關長城,果然名不虛傳。”

    “聽到了嗎,小家伙也知道邊關前線的厲害,你們再這樣,可就嚇到他嘍。”

    舜寂哈哈大笑。

    頓時,那一道道橫掃而來的恐怖意念全都如潮水般褪去,林尋這才有一種如釋重負般的感覺。

    剛才,被那么多恐怖意念鎖定,那滋味可一點都不好受。

    “走,我先帶你去慎先生的起居之地。”

    舜寂飄然落地,帶著林尋踏步前行,一條金光鋪展而開,踏足其上,速度奇快。

    一路上,林尋注意到,在虛空中懸浮的巨大星骸上,有著一些身影盤坐其上,寂靜無聲,眉毛、胡須、頭發如瀑布般垂落,渾身滿是灰塵,都不知打坐了多少歲月。

    “這……”

    猛地,林尋睜大眼睛,他看見了什么,一只火紅色的鳥雀,張嘴一吸,將一顆星辰都吞掉,發出清越的清啼。

    不久后,林尋心中又是一震,看見一個侏儒似的矮小老者,卻拖拽著一具足有萬丈高的尸體,得意洋洋地踏空而過。

    侏儒老者一邊奔走,一邊大叫:“大家伙瞧瞧,瞧瞧,這就是老子今日的戰績,一頭蠻血巨族的準帝!”

    林尋瞠目結舌,獵殺準帝啊,這侏儒老者竟如此兇猛?

    一側的舜寂冷哼:“別理會這老東西,來帝關長城七千多年了,才殺死不到三十個準帝敵人,只能說弱爆了。”

    林尋直接無語,都能殺死準帝的存在,居然被形容成弱爆了……

    突然,一縷充滿悲傷的哭泣聲響起,遠處區域中,混沌氣彌漫,無數雪白的閃電流竄其中。

    隱約可見,那混沌閃電內,有著一道修長的白色身影若隱若現,宛若鬼仙臨塵。

    ——

    ps:月末最后一天,先補一更,抽空會搞個5更,將欠下的3更都補回來。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宝盈娱乐平台 快3代理 澳门极速快乐十分 三个骰子怎么猜大小单双 河北快三助手下载 陕西皮皮麻将官网下载 便利店能赚钱与否 杭州麻将安卓版下载 江西时时彩 大乐透黄金定律 pc蛋蛋开奖网站 做淘商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