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1548章 領袖氣質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血青衣說罷,只留下碧劍邛,將大殿眾人驅散。

    “師叔可明白我這么做的意圖?”

    直至大殿無人,血青衣才開口說道。

    碧劍邛思忖許久,驀地眼眸一亮,道:“保存實力,借刀殺人?”

    血青衣嗯了一聲,輕嘆道:“此次我們血魔古域陣營,加上勒血修他們在內,共有三十位絕巔圣人隕落,這損失……不可謂不大!”

    “以后,我們八域之間是要進行爭霸的,就憑這次損失,就足以讓我們血魔古域處于不利的處境中。”

    “在這等情況下,我若再不顧一切,去擊殺那林尋,若能一舉將其殺死,那自然更好,但萬一殺不死呢?”

    碧劍邛忍不住道:“青衣,憑你如今的力量,那林尋焉可能是你的對手?”

    血青衣猩紅的眸泛著懾人的神芒:“你覺得以林尋這種人的性情,會等著我去殺他嗎?”

    “更何況……”

    他目光盯著碧劍邛,道:“師叔,你曾親眼見識過林尋的手段,難道現在還不明白,欲殺此人,豈是那般容易的事情?”

    “勒血修七人一起出手,失敗了。”

    “勒天衡三人出手,失敗了。”

    “烈玉五人出手,以及其他十六個絕巔圣人一起出擊,也都以失敗告終。”

    “偌大的護道之城,硬生生被他一人圍堵!”

    說到這,血青衣眸子中浮現出一抹駭人的光,聲音低沉而懾人,“師叔,你還覺得,現在就去復仇是明智的抉擇嗎?”

    碧劍邛渾身一哆嗦,背脊直冒寒意。

    血青衣收回目光,神色恢復淡然,道:“我說了,林尋此子就是一把刀,既可以割傷我們,也就能砍掉其他七域幾塊肉!其他域界不是想看笑話嗎?我偏偏不讓他們如愿。”

    “要受損,大家一起受損,誰也跑不了!”

    說到最后,血青衣渾身已是散發出一股迫人的威勢,神色間盡是冷然。

    碧劍邛忍不住問:“那……我們就這般忍著,什么也不做?”

    血青衣思忖道:“當然不能什么都不做。”

    碧劍邛精神一振。

    卻聽血青衣已斬釘截鐵說道:“將我們血魔古域的力量,全部從古荒界撤回來,以后,沒我的命令,不得再踏入古荒界一步!”

    什么?

    碧劍邛傻眼,差點叫出來,這豈不是告訴其他域界勢力,他們血魔古域在向古荒域低頭?

    “師叔,這種事,當然不能光明正大的來。”

    血青衣輕嘆,對碧劍邛一驚一乍的反應有些失望,也懶得再解釋,道,“去吧,就按照我說的做。”

    碧劍邛雖心中兀自有些疑惑,但還是領命而去。

    血青衣一個人佇足大殿中,沉默許久,軀體上猛地涌現出無法抑制的可怖殺機。

    遭受這等奇恥大辱,他焉可能沒有怒?

    “林尋!且容你多蹦跶一段時間,就看你這把刀,究竟有多鋒利,以后,我會慢慢跟你算這筆賬!”

    聲音一字一頓,殺機迸發,流露出無盡的恨,響徹這寂靜空蕩的大殿。

    ……

    “什么?血青衣竟忍住了?”

    “莫非是這次血魔界的損失太大,讓血青衣不敢再輕舉妄動了?”

    “哼,這血青衣必另有圖謀。”

    “呵呵,血青衣這家伙,明顯是不愿被其他人當槍使。”

    沒多久,關于血青衣的決定,就傳遍開,被其他域界的領袖人物所知悉。

    一時間,無不都感到驚詫不已,進行各種揣測。

    這等大仇,血青衣竟能忍住,這家伙葫蘆里究竟賣的什么藥?

    也因這則消息,讓其他域界的強者無不哄笑,認為血青衣堂堂一方域界的領袖人物,青冥八絕之一的傲世存在,卻在這等時候隱忍,未免太膽小和不堪。

    “這血青衣,簡直太沒膽子了,我都懷疑,他是如何成為青冥八絕之一的。”

    “他這是嫌血魔古域丟的臉還不夠多?”

    “竟被一個古荒域絕巔圣人嚇到了,這血青衣……太讓人失望了。”

    隨著了解這則消息的越來越多,其他域界中,充滿了各種譏笑,讓血青衣的聲譽都遭受到極大的重創。

    血青衣沒有解釋什么,從那天之后,他便一直在打坐、修行,深居淺出。

    寵辱不驚。

    ……

    不管如何,這一場由林尋掀起的風云,就在血青衣的隱忍中,就此沉寂下去。

    可林尋的名字,也隨之進入八域視野,人所皆知。

    如今誰都清楚,破敗不堪、孱弱之極的古荒域陣營,終于出了一個可堪入目的角色。

    但也僅僅如此罷了。

    畢竟,林尋終究是一個人,在這勢力眾多,絕世強者云集的九域戰場中,也注定改變不了古荒域陣營必敗的結局。

    這就是八域強者的一致看法。

    而此時的林尋,正在護道之城遺跡上,四處逡巡,時不時進行推演和思忖。

    欲建立一座牢不可破的護道之城,“護城之陣”的布局無疑是最關鍵的一環。

    作為一名道紋師,以林尋如今的手段,布置這樣一座大陣,并不算困難,只不過卻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來推演。

    這已經是他在勘測地勢,推演陣圖的第十九天。

    這一段時間里,少昊、若舞和其他古荒域強則一起,已在這片遺跡上搭建了一片臨時營地。

    同樣在這一段時間中,不知有多少的八域外敵如嗅到血腥的蒼蠅似的,紛至沓來。

    但還未等靠近,就被少昊、若舞聯手誅殺,無一幸免。

    敵人所留的尸骨和血水,也都盡數被收集起來,這是以后筑成的材料,自然多多益善。

    “這兩天里,敵人前來侵犯的數次和人數明顯銳減了不少,這樣下去的話,想收集筑成材料可就有些麻煩了。”

    若舞沉吟道。

    “真正的狠茬子可還沒有出現。”

    少昊眸光湛然,遙望遠處,

    “你該清楚,如今肆虐在這古荒界中的八域外敵,絕大多數都是由尋常真圣帶隊,對我等而言,自然構不成威脅。”

    “相信他們如今必然也已察覺到,我們不好惹,自覺實力不足的注定不敢前來送死。”

    “不過,當了解到我們在此匯聚的目的,八域外敵中的那些大人物們,肯定會坐不住。”

    “畢竟,他們誰能眼睜睜看著我們重建護道之城?”

    若舞點頭,星眸閃動,“這么說,當我們真正開始動手城時,必然會遭遇到無法想象的阻撓了?”

    “這是必然的。”

    少昊語氣平靜,“這一場暴風雨,遲早會來,不過目前一段時間里,情況還不至于那般嚴重。”

    說到這,他不禁苦笑:“最關鍵的是,林尋決心以敵人之尸骨和血肉為材料筑城,可偌大一座城,所需的材料可是無法想象的龐大。”

    “我們如今收集到的,只不過是九牛一毛,連一堵城墻都堆砌不起來。”

    若舞啞然。

    她抬頭,看著遠處正在專注推演陣圖的林尋,說道:“這件事,不必操之過急,慢慢來就是了。我相信,他既打算這么做,必然有他的辦法。”

    少昊嗯了一聲,忽然道:“一味等候在此也不是辦法,太過被動,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我打算帶我們古荒域的一些強者,一起出去磨練一番。”

    “去哪?”

    若舞一怔。

    少昊負手于背,神色睥睨,掃視八方:“這可是我古荒域的地盤,如今卻有諸多外敵侵略其中,四處肆虐,我打算將他們一一掃蕩。”

    頓了頓,他說道:“同時,借此行動也能多幫林尋收集一些筑城材料,何樂而不為?”

    若舞點頭:“那你可要小心一些。”

    少昊唇角翹起一抹自信的弧度,笑道:“想殺死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就在當天,少昊帶著一批足有五十人的古荒域強者離開。

    若舞目送他們離開,心中卻有些感慨。

    帝子少昊,無愧是有大氣魄、大胸襟的絕世人物,已擁有領袖群倫的手腕和力量。

    似這般驕傲之人,一般很難去服從和配合其他人的行動。

    可少昊不同,哪怕如今的古荒域陣營中,隱隱以林尋為主,可他卻從沒有流露出任何一絲抵觸,亦或者不滿。

    反倒一切行動,皆是從大局出發,毫無保留地為古荒域陣營付出自己的力量和貢獻。

    這讓原本還有些擔心少昊和林尋可能會產生內斗的若舞,在暗松一口氣的同時,也不禁心生欽佩之意。

    若舞甚至敢肯定,若無林尋,古荒域陣營,必以少昊為尊!

    而少昊,也注定不會讓大家失望。

    若舞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遠處的林尋,這家伙也是一個另類。

    從來都沒有掌控一切的覺悟,也沒有領袖般的自覺,可偏偏地,卻讓少昊都愿意配合他的行動,還真是奇了怪了。

    想到這,若舞一怔,自己……又何嘗不如此?

    從最初在血魔界見到他,直至現在,可同樣也都不自覺地追隨其身邊,為其馬首是瞻。

    并且,好像從來都沒有抵觸或者抗拒過……

    “令人不由自主就心悅誠服地追隨,或許,這家伙才是天生的領袖?”

    若舞若有所思。

    ——

    照舊,2連更!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股票分析师下载 安徽25选5 4887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b 大乐透胆拖咋才算中奖 东北麻将游戏下载 我35万澳门赌博过三关的经历 11选5准确定一胆公式 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 酒馆赚钱吗 快乐赛车 重庆快乐十分投注平台 湖北十一选五前三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