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1455章 恐怖兇物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強烈的劇痛彌漫全身,令林尋眼前直冒金星。

    這次受傷的確太重了,被一位真圣反撲一掌打中,那等破壞力豈是尋常?

    “老雜碎!”

    林尋恨得咬牙。

    同時心中也驚悸不已,一位真圣,早先就已被趙星野重創,卻在拼命時兀自能爆發出這等威能,的確太過可怕了。

    也是這時,林尋才深刻意識到“圣境之下,皆如螻蟻”這那個字所代表的含義。

    這就是圣境。

    嚴格而言是真圣層次所具備的威能,想要跨一個大境界擊殺對方,近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半響后,林尋剛艱難地從地上爬起,可身軀猛地一沉,被一股無形的禁忌力量壓迫,登時又跌坐在地上。

    “這是什么?為何一座大淵中會充斥如此詭異的力量?”

    林尋心中一沉,目光掃視四周。

    卻見附近區域中,被濃重的灰色霧靄覆蓋,依稀可見,自己置身之地,乃是一片泥沼中。

    詭異的是,泥沼卻是猩紅色的,猶如被血水染紅,散發出撲鼻的惡臭氣息,令人作嘔。

    一截截腐朽的碎裂骨骸,浮沉在泥沼上,就如生長在血色泥沼中的殘荷敗葉,滲人之極。

    這些該不會都是死在此地的強者尸骸吧?

    林尋眼眸一瞇,心中驀地生出一股不踏實的感覺,渾身發毛,就仿佛在這大淵底部的霧靄深處,蟄伏著某種恐怖的存在。

    “小銀,你幫我護法。”

    林尋不敢質疑,吩咐道。

    嗖~

    小銀掠出,神色凝重地掃視四周,他也察覺到,這地方極其詭異,令他都感覺很壓抑和悸動。

    嘩啦~

    與此同時,林尋已運轉不死法則的力量,同時拿出一株療傷神藥吞食,開始全力療傷。

    喀嚓!

    可沒多久,那灰色霧靄中,猛地響起一陣骨骼碎裂似的聲音,在這寂靜的氛圍中,顯得尤為刺耳。

    小銀心中一緊,鏘的一聲拔劍而出,蓄勢以待。

    林尋暗暗焦急,這時候若發生戰斗,他最多只能發揮出三成的戰力,并且,因為重傷的緣故,一旦強行廝殺,極可能會令大道根基遭受到損傷。

    但他神色依舊冷靜。

    他想起了獨叟所贈的那一枚令牌,也想起了自己還有一次向神秘女子求助的機會。

    若真被逼迫到了絕境時,林尋絕不介意動用這些壓箱底的手段。

    灰色霧靄翻滾,一頭形似狐貍的白骨生靈,從霧靄中走出,渾身骨骼都殘碎暗淡,連血肉皮毛都沒有。

    可當它出現,卻有一股恐怖無邊的氣息隨之蔓延而開。

    尤其是它那空洞的眼眶中,燃燒著血色的火焰,當盯在林尋和小銀身上時,兩者渾身都發僵,快要窒息。

    太恐怖了,一具殘碎白骨生靈,但散發出的威勢,卻似比圣人都恐怖!

    這是什么鬼東西?

    小銀和林尋面面相覷,心中皆駭然不已,可以肯定的是,這殘碎白骨生前,必然是一頭狐貍,并且道行極其強大。

    轟!

    根本不見那白骨狐貍有所動作,一股兇厲血腥之力倏然覆蓋而出,如山崩海嘯,朝林尋和小銀席卷而來。

    這一剎,兩者渾身如被禁錮,別說反抗,連掙扎之力都沒有,實力相差太懸殊了。

    就如螻蟻面對巨龍的攻伐,令人絕望!

    嗡~

    可就在此時,一縷昏黃斑駁的光,從林尋身上浮現而出,輕輕一掃,那席卷而開的兇厲血腥的氣息,就蕩然無存。

    而后,一盞昏黃油燈出現在林尋頭頂,燈光搖曳,灑下斑駁的光暈,給人帶來一種靜謐心安的力量。

    無咎燈!

    這盞神異的寶物,是林尋在絕巔之域冥河禁地中,從那位骷髏船夫手中獲得。

    正是憑借此燈,讓林尋被困冥河之底,也不曾遭難。

    至今,林尋還清楚記得,當時骷髏船夫曾言:“有朝一日,若你前往星空古道,請以此燈,為那些迷失在道途上的孤魂野鬼指路。”

    按照骷髏船夫的說法,道途求索,皆如舟行苦海,若無明燈指引,如何照見前路和歸程?

    境界越高,道途就越艱險,只要求索其上,無人敢保證不會迷失在道途之中!

    此等名無咎,寓意無所歸罪,不虞出錯。

    真正讓林尋銘記在心的,則是那位骷髏船夫曾指點林尋,道途未知,一燈而明,若在成圣時遇到不可化解的困局,可用一滴心頭血注入此燈,或許便有破解之機!

    只是,林尋卻沒想到,無咎燈會在這關鍵時刻出現,并且為他化解了一個殺劫!

    此時,無咎燈搖曳昏黃燈火,灑下的光暈將林尋覆蓋,整個人都帶上一層虛幻似的光澤。

    最讓林尋動容的是,那白骨狐貍一對血紅的眸,在看到無咎燈之后,就流露出一抹惘然,旋即激動不已,渾身骨頭都嘩啦啦作響。

    它似要靠近,卻又不敢,顯得踟躕而猶豫。

    但林尋分明能感受到,這白骨狐貍就如看到了一種希望,渾身散發出的兇厲氣息,都消弭無蹤,氣息變得溫和平靜。

    到最后,它甚至蹲坐在地,靜靜地看著無咎燈。

    這一幕顯得無比詭異,令林尋和小銀都有些怔怔,半響才暗松一口氣,意識到,有無咎燈在,這白骨狐貍應當不會再行兇了。

    莫名其妙地,林尋再次想起了骷髏船夫曾說過的話:

    “請以此燈,為迷失在道途上的孤魂野鬼指路。”

    林尋看了看遠處的白骨狐貍,若有所思,是因為這個原因嗎?它需要無咎燈為它指路?

    咚!咚!

    灰色霧靄中,忽然響起沉悶的腳步聲,如若激蕩的雷霆,而后,一個巨大的身影出現。

    這是一個骨骸巨人,只不過他身上披著一副殘碎染血的古老甲胄,背負一柄巨大的血色斷劍。

    其周身骨骸,呈現出一種暗金色,烙印著大道痕跡,但都已碎裂模糊,破損不全。

    這背負血色斷劍,身披殘碎甲胄的骨骸巨人的氣息甚至比那白骨狐貍都強大一大截!

    林尋和小銀渾身都發僵,又來了一個恐怖家伙!

    “吼!”

    蹲坐在地的白骨狐貍發出一道嘶吼,當看向骨骸巨人時,它周身溫和的氣息,又被一股兇厲血腥之氣取代,似極其忌憚警惕,察覺到了危險。

    骨骸巨人沒有理會,他那空洞的眼眶中,同樣是一對燃燒著的血色眼瞳,猶如一對火炬。

    當看見飄灑出昏黃光暈的無咎燈時,白骨巨人頓時一動不動,似愣住,周身那恐怖的氣息也隨之收斂。

    到了后來,他毫不猶豫席地而坐,將背后一柄斷劍橫陳膝前,腰脊筆直,如若一位絕世劍尊。

    見此,那白骨狐貍也漸漸安靜下來,蹲坐在地,盯著那無咎燈,眼神溫和,泛著說不出的異色。

    林尋和小銀見此,愈發斷定,只要有無咎燈在,哪怕沖來再多的恐怖兇物,也應當不會發生什么不測。

    “主人,該怎么辦?”

    小銀傳音道。

    “先別動,等我恢復傷勢,再擇機而動。”

    林尋囑咐道。

    他深吸一口氣,不再理會那白骨狐貍和骨骸巨人,抓緊一切時間開始療傷。

    出奇的,那白骨狐貍和骨骸巨人對此宛如視若不見,并無任何一絲反應。

    至此,林尋徹底心安。

    只是,林尋自己都不知道,隨著無咎燈出現這此,這深淵之下,四面八方的灰色霧靄中,一道道沉寂了不知多少歲月的恐怖氣息,開始從沉寂中醒來。

    而后,皆朝這邊匯聚而來。

    嗖!

    一頭巨大的骨鳥,橫空而至,兇厲之氣,震蕩得四野灰霧都翻滾不休,仔細看去,那骨鳥的形狀,像極了傳說中的仙凰!

    只是,它羽翼殘破,軀體殘缺,周身骨骼雖晶瑩如神金,但卻彌漫著一縷縷死氣。

    緊跟著,一頭形似老黿的尸骸出現,巨大的骨骸如一座骨山,四蹄缺失了一只,邁步而來時,天搖地動,宛如一座大陸在橫移。

    唰!

    而后,一株軀干枯焦,枝椏殘損的大樹出現,足有千丈高大,軀干上,有著一縷縷雷電閃爍,散發恐怖的毀滅氣息。

    每一個恐怖兇物出現時,皆氣息兇厲,可當看到無咎燈之后,也都和白骨狐貍、骨骸巨人一樣,周身兇性消退,靜靜等候在那,將目光看著無咎燈。

    就仿佛,那一盞燈就是他們唯一的希望!

    小銀將這一切看在眼底,雖然知道有無咎燈在,應該不會發生什么危險,可心中依舊緊繃到了極致。

    他敢肯定,這任何一個恐怖兇物一旦動手,絕對能隨意將他和林尋輕易抹除掉!

    只是,連他都想不出,這些恐怖兇物究竟是怎么回事,看起來并不像徹底隕落了,可偏偏卻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嚇人,氣息恐怖。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

    林尋也注意到了這一切,但心中已漸漸平靜下來。

    他知道,有無咎燈在,就必然有脫困的機會,當務之急是,盡快將周身傷勢徹底恢復。

    兩天后。

    正在打坐中的林尋,猛地被一道低沉雄渾、斷斷續續的聲音驚醒。

    “回家……回家……”

    林尋睜開眼睛,就看見不遠處,立著一個模樣奇異的恐怖兇物。

    ——

    ps:這是自動更新,童鞋們看在這幾天準時準點2連更的份兒上,千萬別忘了投月票啊……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重庆时时五星分布走势图 安徽麻将属于什么类型 利用多个手机棋牌伙牌 谁玩滑板赚钱了 彩票真正中奖的秘密 网上打麻将赚钱的平台 竞彩比分过滤 今晚双色球预测一注 2010年世界杯即时赔率 篮球比分网即时比分直播 腾讯组三包胆 江西快三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