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1266章 浮屠梵土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經過大黑鳥的解釋,林尋終于明白,自己最初想錯了。

    古佛子的本尊,縱然比分身強大,也強不了多少!

    “我決定去浮屠梵土走一遭。”

    林尋目光看向大黑鳥,“你要不要一起去?”

    “去!”

    大黑鳥毫不猶豫道。

    林尋不解道:“那古佛子稱呼你為小師叔,你還要幫我對付他?”

    大黑鳥沉默了,許久才說道:“只是輩分罷了,如有可能,我寧可你將整個地藏寺都鏟除了!”

    說到最后,聲音中已帶上一抹恨意。

    林尋頓時不再多說。

    他曾從大黑鳥口中得知,自己之所以會被古佛子視作異端,就在于他曾獲得渡寂圣僧和黑凰圣后所留的,以及那一截菩提木。

    而大黑鳥,明顯就是站在渡寂圣僧那一邊的!

    林尋忽然想起一件事:“對了,當初你奪走了冥子的煉神壺,為何又被其奪了回去?”

    大黑鳥嘆了口氣:“我也不想啊,只是那煉神壺內,烙印著極其可怕的禁制,根本無法被我煉化,實在是可惜。”

    “不過,雖沒能留下煉神壺,但那煉神壺內封印的一些寶貝,卻被我給搜刮得到了。”

    說到這,他又嘿嘿笑起來,扇動翅膀,一口羊脂玉瓶浮現而出,落在林尋身前。

    “這是一瓶‘龍髓還真丹’,別看只有三顆,卻是天地間一等一的靈丹妙藥,只需吞服一顆,任你受到多重的傷勢,也可以瞬間恢復如初。”

    “當然,最神妙的是,此丹對渡劫有著極大好處!你以為冥子為何能輕松邁入長生四劫?此丹功不可沒!”

    林尋登時動容。

    將玉瓶拿起,神識甫一探入,就聽一陣陣龍吟聲響徹,還有繽紛的光雨和芬香彌漫。

    仔細看去,那玉瓶中宛如有三條小龍在蜿蜒游走,活靈活現,神異無比。

    實則,那是三顆丹藥!

    “除了此丹,你還獲得了什么好處?”林尋問道。

    大黑鳥頓時警惕,叫道:“你小子少打歪主意,其他一些玩意,即便給你,也起不了大作用。”

    顯然,這賊鳥從冥子那煉神壺中得到的好處,絕對不少了!

    林尋才懶得和它計較,專心靜修起來。

    ……

    三天后。

    林尋傷勢徹底恢復。

    并且歷經了一場血腥惡戰后,令他修為又有精進,已趨于長生三劫境的圓滿地步。

    空蟄山上,早已被林尋布下禁陣,并且在三天前的那一場戰斗中,曾發揮出鎮壓一切的威能。

    臨走時,林尋將操控此陣的杏黃小旗交給了紀星瑤。

    至此,縱然沒有他坐鎮,問玄劍齋也不虞被其他大勢力攻打上門。

    而紀星瑤代表問玄劍齋,將三株神藥送給了林尋,以此表達感激。

    林尋并未拒絕。

    在被困冥河之底的四年里,他身上的王藥悉數被耗盡,連神藥都只剩下數株。

    紀星瑤所贈神藥,也算稍稍解決了林尋的燃眉之急。

    “諸位,保重!”

    虛空上,林尋拱手。

    “保重!”

    紀星瑤、莫天河等問玄劍齋傳人皆來相送,神色鄭重。

    這一天,林尋離開,和大黑鳥一起,將橫跨離火境,前往艮山境。

    ……

    路途上,林尋乘坐寶船,速度不算很快,但也不慢。

    “也不知老蛤和阿魯為何不曾出現……”

    林尋心中有些擔心。

    數天前的戰斗,早已傳遍整個上九境,只要稍微關注一下消息,就不難知道,他林尋就在空蟄山上。

    可直至現在,老蛤和阿魯也不曾出現,這讓林尋意識到,兩人的處境可能有些異常。

    “好寶貝!”

    大黑鳥背負一對羽翼,慢悠悠踱步走來,當看見林尋手中的一柄血色神劍時,眼眸登時變得賊亮。

    此劍,鮮紅如血,劍身剔透晶瑩。

    可以清楚看見,劍身內部,有著一條血色冥河流淌,河水中神魔尸骸浮沉,白骨累累,異象極其驚人。

    正是那一柄極富傳奇色彩的元屠劍!

    在和冥子的對決中,此劍被林尋收走,成了戰利品。

    “此劍可是一柄真正的先天圣兵,誕生于冥河,在上古時代,就兇名昭著,斬落了不知多少圣人的腦袋!”

    大黑鳥目光癡狂,鬼鬼祟祟地靠近,口水都差點流淌出來,“最神妙的是,此劍殺圣,不沾因果!”

    “能不能讓我摸摸?”

    說著,它就探出爪子,朝元屠劍抓去。

    嗖的一下,林尋搶先將此劍收起來,將大黑鳥的爪子拍走,道:“小心剁了你的爪子!”

    大黑鳥悻悻,沒好氣地咒罵了一聲,道:“一把破劍而已,上邊還覆蓋重重封印,不成圣,你也難以發揮其全部威能!”

    這一點,林尋當然清楚。

    剛才,他就已查探過,元屠劍上的封印共有九重,皆晦澀可怖無比,猶如大道鎖鏈,將此劍威能重重禁錮了起來。

    以林尋目前的修為,最多也只能開啟三重封印。

    不過,他并不打算這么做,這是絕巔之域,神圣不存,若將此劍封印解除,展露出圣道氣息,反倒是禍非福。

    當然,以此劍如今的威能,都能和斷刃進行對抗,也算是一件極其強大的大殺器了。

    “咦,這面青銅盾有意思!”

    當見到林尋又拿出一面殘破陳舊,表面染血的青銅盾時,大黑鳥眼睛都直了。

    此寶,也是從冥子身上奪得,當時在追殺冥子時,以無常斬的力量,都難以在此盾上留下一絲傷痕,顯得強大之極。

    “你認得此寶?”林尋不動神色問道。

    “此盾上染的血漬,明顯是圣血,你看這里,還烙印著一層繁密的道紋圖案,雖然殘碎不全,但散發出的氣息卻強大得令人心顫。”

    大黑鳥目光灼灼,一副恨不得將此盾吞到肚子里的模樣,“若我猜測不錯,這應當是一面圣盾!”

    林尋嗯了一聲,就不著痕跡地收起此寶,心中卻一陣舒爽和喜悅。

    完全沒想到,從冥子身上奪得的兩件戰利品,竟都是圣兵,且那元屠劍的來頭還極其之驚人!

    這收獲,不亞于奪得了一場大造化!

    “唔,這冥子身上的寶物可真不少,不愧是身懷大氣運的上蒼寵兒。”林尋感慨。

    大黑鳥也深以為然,唏噓道:“這是自然,我可是很清楚,那小子手中的煉神壺內,還封印有不少好東西,等下次我們聯手,再洗劫他一番!”

    林尋點頭,很贊賞大黑鳥的想法。

    ……

    上九境,每一境皆如一方大界,浩大無垠。

    直至半個月后,林尋他們才橫跨坎水、震雷、巽風三境,抵達艮山境內。

    每一境的氣象,皆不相同。

    這一點,林尋一路行來,深有體會。

    比如在坎水境內,到處都是汪洋、湖泊、河流,猶如一方水澤世界。

    如震雷境,則常年籠罩雷霆,天地間充斥著毀滅般的殺伐氣息。

    按照大黑鳥說法,若是不怕死,完全可以在震雷境中砥礪修為,能夠更容易感知到長生劫的氣息。

    當然,前提是不被無所不在的雷霆給劈死。

    林尋他們現在抵達的艮山境,則又是另外一番景象,就見群山如林,屹立天地之間,蜿蜒起伏,宛如無垠。

    到處都是山岳,或雄峻、或巍峨、或險峻、或嶙峋、千姿百態,各有不同神韻,蔚為壯觀!

    “聽說了嗎,浮屠梵土中有大驚變發生,極可能有逆天的造化誕生,如今,已經有許多強者動身前往。”

    路途上,林尋忽然聽到一陣交談聲,那是一群修道者,和他們一樣正在趕路。

    “真的假的,那可是大兇禁地,這些年進入其中的強者不知凡幾,可能夠活著返回的,又有幾個?”

    “誰知道呢,總之,我聽說如今位列天驕金榜前三十之列的一些狠人,都被驚動,紛紛前往。”

    “都有誰?”

    “赤靈霄、凜雪圣女……”

    “老天!這可都是名震一方的霸主人物!”

    ……

    隨著那些修道者漸漸行遠,議論聲也漸漸不可聞。

    林尋和大黑鳥從暗中走出,彼此對視了一眼,皆有些皺眉。

    浮屠梵土中竟有大變故發生,這是之前他們沒有預料到的。

    “不管那么多,我們先去看一看。”

    大黑鳥道。

    當即,兩人繼續趕路。

    一路上,也是見到了許許多多修道者,皆在議論和浮屠梵土有關的事情。

    大多議論,皆指向同一個傳聞,就是在那浮屠梵土中,極可能要誕生一部古老的“大帝戰經”!

    大帝戰經,寥寥四個字,足以令人浮想翩躚。

    兩天后,林尋在大黑鳥的帶領下,進入了浮屠梵土所在的區域。

    這是一方大兇之地,天地間盡是光禿禿的枯竭大山,寸草不生,空氣中彌漫著滲人的殺伐氣。

    行走其中,僅僅只是呼嘯而來的狂風,都足以碾碎王境以下任何修道者,力量可怕無比。

    并且,越往深處,天地間的殺伐氣就越重,壓抑得人都直喘不過氣。

    “啊——”

    遠處,驀地響起一道慘叫。

    林尋霍然抬頭,就見一位擁有著長生劫境修為的王者,被一團黑色妖風卷上九天。

    而后他整個軀體在瞬間被撕裂,血肉在剎那間化作粉末,剎那間就消失在那黑色妖風中!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甘肃攒劲麻将好牌规律 广东十一选五最大遗 世界杯阿根廷瑞士比分预测 十一选五最新开奖结果 闲聊成都麻将群 下载北京十一选五 棒球比分多少结束 排列三和尾走势图 喜乐彩 天天爱海南麻将 华煦期货股票配资 篮球比分直播球探雷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