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1254章 意外的訪客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山野間,岳劍鳴胸腔憑生一股喜悅。

    地面上,數位對手已倒地,面露絕望。

    岳劍鳴,一個獨來獨往的劍修,強大到令人心顫,他于默默無名中崛起,于殺戮和血腥中揚名。

    直至如今,在上九境中,岳劍鳴已是一位極負盛名的劍修。

    但凡與之為敵的,全都已化作一堆枯骨!

    只是,令這些已心懷絕望的對手錯愕的是,岳劍鳴忽然仰天大笑,收劍而去。

    “今日,我心情好,且饒你們一遭!”

    聲音還未落下,他人已消失不見,只留下一群強者面面相覷,皆心有余悸。

    “可惜,整整四年了,我卻不曾為你尋找到古佛子的線索……”

    一座山崖上,岳劍鳴屹立,眺望遠處云海,心中有著一絲遺憾。

    ……

    “早知如此,我就不越俎代庖了。”

    夜宸嘀咕了一聲。

    心中,卻是說不出的快慰。

    林尋,還活著!

    ……

    “古佛子潛行匿跡,四年不出,他若知道你活著,遲早會現身的。”

    笑蒼天笑容燦爛。

    他知道,以林尋的秉性,必然會親自去找古佛子算賬,別人縱然想插手,他只怕也不會答應。

    ……

    “咦,蕭師弟你怎地舍得回來了?不去和林尋見一面嗎?”

    禰衡真略帶調侃道。

    蕭青河摸了摸鼻子,而后笑道:“只要知道他活著,就行了,見面與否根本不重要。”

    禰衡真挑起大拇指,道:“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蕭青河一陣苦笑,不過他也看出,得知林尋還活著的消息后,禰衡真師兄的心情似乎也很不錯。

    以前的他,可很少這般跟自己開玩笑的。

    ……

    “哼,四年了,時局已經不同,他林尋就是活著,也只能夾著尾巴做人!”

    同樣,也有人冷笑,不看好林尋。

    “林尋此子,就如蛟龍,若出世,必攪亂風云,和他有仇的那些角色,注定會采取行動。”

    有人沉吟分析。

    林魔神之威名,完全就是在征伐中殺出來的,他的仇敵眾多,這也是眾所周知的事情。

    如冥子、古佛子……

    “空蟄山!”

    “去,查探一下林尋的動靜。”

    隨著林尋活著的消息傳播開,許多勢力都坐不住了,紛紛派遣出力量,前往查探關于林尋的具體動靜。

    ……

    “紀師姐,莫師兄,情況有些不妙,現如今在我們空蟄山附近,出現了許多勢力的強者。”

    空蟄山,一名問玄劍齋傳人憂心忡忡稟報。

    “一群探子而已,不必理會。”

    紀星瑤顯得很鎮定。

    當林尋選擇留在空蟄山上那一刻,她就預料到會有這樣一幕發生,畢竟,他活著歸來了!

    “紀師妹說的不錯,只要不曾前來挑釁,就不必理會,不過,最近一段時間,大家還是別再外出了,以免發生不測。”

    莫天河沉吟道。

    現在,整個離火境的目光都開始關注空蟄山,可以預見,接下來一段時間中,這種局勢還會繼續發酵!

    莫天河不禁感慨:“這就是威名,一舉一動,八方關注,無形中,已是風起云涌!”“又拍馬屁。”紀星瑤斜睨了他一眼。

    莫天河啞然。

    ……

    此時的空蟄山,就猶如風暴之眼,看似平靜,卻有風雨欲來之勢!

    空蟄山上,紀星瑤和莫天河雖鎮定,但卻不得不謹慎地安排著一切防備手段。

    比如,禁止宗門傳人外出。

    比如,做好迎接風雨的準備。

    而在空蟄山外,隨著時間推移,匯聚而至的修道者身影也隨之越來越多,皆在緊張關注著。

    “林魔神此次回歸,一舉滅掉冥土派出的一股勢力,可以預見,冥土勢必是要反擊的!”

    “不錯,若就這么認栽,不止冥土的聲望會一落千丈,連帶著冥子也會被視作不敢和林魔神對抗。”

    “等著吧,當冥土勢力卷土重來時,就能徹底判斷出,那林尋究竟強大到了何等地步。”

    似這般議論,不斷地發生著。

    林魔神重新出世,任誰都無法不關注。

    這種風雨欲來的氛圍,一直持續了數天時間。

    可令人奇怪的是,不止是林尋一直不曾從空蟄山上現身,連冥土勢力的強者,也不曾前來。

    一時間,諸多強者皆驚疑不定。

    空蟄山上,婆娑竹林中,林尋隨手一掬,一捧溪水撈起,化作一顆顆晶瑩璀璨的水珠。

    隨著林尋心意一動,這些水珠倏然化作一縷縷水線,于虛空中勾勒出一副錯落有致,充盈玄妙氣韻的陣圖。

    嗡!

    當陣圖甫一成型,就散發出一股奇異的波動,整片竹林中氤氳的靈氣,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

    靈氣越聚越多,在陣圖中化作涓涓靈液,如小瀑布似的垂落而下。

    遠處忽然響起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就見不知何時,莫天河已經抵達此地,恰好目睹了這一幕。

    這讓他心中一陣震撼。

    靈紋師的手段,一向以巧奪造化著稱,玄妙莫測。

    但世人皆清楚,若欲布陣,縱然是靈紋宗師出手,也需依仗陣盤、陣旗、陣符等等器物!

    可現在,林尋隨手一動,便以一捧溪水衍化作一方聚靈陣,吞吸這片天地的靈氣,這般手段,讓莫天河如何能不驚?

    他腦海中情不自禁浮現出一個稱號——

    道紋師?

    嘩啦~

    陣圖消散,重新化作水流落入溪水中。

    “林兄,你這可是道紋師的手段?”莫天河忍不住問。

    林尋搖頭:“還差一些火候。”

    真正的道紋師,抬手間,就能布下一座王道禁陣,內蘊神妙的大道法則力量,奧妙無窮。

    而林尋目前,僅僅只能布下一些尋常靈陣,距離布置王道禁陣還差著一段距離。

    不過,這已經是一個良好的開端!

    而這,也正是這些日子林尋參悟所獲得的益處。

    “莫兄可是有事找我?”

    林尋從溪畔長身而起,問道。

    “最近的局勢有些反常。”

    莫天河頓時眉頭一皺,將這些天的事情一一和盤托出。

    “你覺得冥子會因為害怕而不敢來嗎?”

    林尋問道。

    莫天河搖頭,開玩笑,如今的冥土勢力,名震上九境,在林尋手中吃了這么大一個虧,冥子豈會善罷甘休?

    “這就證明,冥子要么是被某件緊要的事情耽擱了,要么就是在準備一個足以對付我的萬全手段。”

    林尋隨口道。

    對于冥子,林尋根本無懼。

    他之所以選擇留在此地,只是想讓老蛤、大黑鳥、阿魯、岳劍鳴、蕭青河等人知道,自己的位置罷了。

    這些天,林尋已陸續知道,在得知自己活著的消息后,笑蒼天、夜宸他們都已安心。

    可讓林尋奇怪的是,到了現在,老蛤、大黑鳥他們卻一點消息都沒有。

    這才是讓他擔心的地方。

    “林尋,有人前來,點名要讓你出去一見。”

    紀星瑤從遠處匆匆而來,神色間有著一絲古怪。

    “誰?”

    “羽靈空。”

    紀星瑤唇中吐出三個字。

    林尋登時明白,為何紀星瑤神色顯得那般古怪了。

    若他沒記錯,羽靈空這位出身南玄界長生凈土的絕代人物,對紀星瑤可是愛慕已久。

    “他來做什么,還打算復仇不成?”

    林尋哂笑。

    不是他看不起羽靈空,而是早在小巨頭榜之爭時,羽靈空就已經被他甩在身后。

    “我可不知道。”

    紀星瑤撇了撇嘴。

    她當然知道羽靈空一直愛慕她,可惜的是,她可從沒有對羽靈空產生任何一絲好感。

    說起來,當年就是為了躲避羽靈空,反倒機緣巧合之下,在松煙武道場和林尋“不打不相識”。

    “那我就去見見這位‘老朋友’。”

    林尋略一思忖,便做出決定。

    ……

    空蟄山外,羽靈空屹立在那,一襲羽衣,頭戴峨冠,玉帶纏腰,俊朗出眾。

    他在靜靜等待,心中有些復雜。

    此次,他不得不來!

    遠處,許許多多目光在關注著這一切,都有些詫異,沒想到冥土沒來,反倒是羽靈空先跳出來了。

    他……

    也是來找林魔神復仇的?

    在以前,羽靈空也是當代一位后起之秀,名滿一界,不止出身高貴,連天賦也堪稱驚艷絕俗。

    可如今,時過境遷,他雖依舊耀眼,可比之燕斬秋、王玄魚、葉摩訶、禰衡真這些絕巔巨頭,終究略遜了一籌。

    更遑論和林魔神相比了。

    可偏偏地,羽靈空來了,他又是為了什么?

    眾人皆很不解。

    “出來了!”

    驀地,有人叫出聲。

    也在此時,羽靈空霍然抬頭,就看見在山門內,一道挺秀的身影走出,一襲月白衣衫,黑發飄揚。

    那模樣,是如此之熟悉,讓羽靈空心中不禁一陣翻滾。

    不過,當想起此行的目的,他的心境又重新變得堅定起來。

    “果然是林魔神!”

    “他真的還活著!”

    遠處,分布在暗中觀察的強者皆躁動起來。

    雖然各種消息都已證明林尋還活著,可眼下,他們還是第一次親眼見到林尋顯現蹤跡!

    一時間,所有的目光都齊刷刷地落在了林尋身上,神色各異。

    林魔神!

    四年來,都以為這位傳奇人物如彗星隕落時,他卻以一種強勢的姿態,踏著冥土強者的尸體,回歸人們的視野中!

    ——

    ps:第三更凌晨12點前。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幸运飞艇10选8规律 内蒙古快3 荣耀配资 北单比分网 好运快3开奖号码 体彩排列3试机号 湖北麻将没有万怎么玩 4场进球 重庆时时彩现场开奖直播 棒球比分直播吧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记 安徽无为麻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