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1207章 一擊暴殺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不管其他人作何感想,起碼對林尋而言,這銀山之巔的一團本源道火,依舊讓林尋有些不滿意。

    他并非靠直覺判斷,而是以識海中的斷刃進行試探。

    可得到的反饋卻是……

    無動于衷!

    仿似斷刃對是否能夠得到這一團道火祭煉,根本就無法產生任何興趣,一點反應都沒有。

    不止是林尋這般判斷的,他詢問過紀星瑤,在她收取那一團青色道火時,她的寶物明顯產生出一種雀躍和渴望。

    這讓林尋不禁懷疑,究竟是斷刃的“眼光”太挑剔了,還是這銀色道火的品相的確有些不盡人意?

    可通過鴆昀峰、莫天河他們的反應來看,似乎都對這銀色道火頗為垂涎,并且認定這銀色道火的品相,比他們所獲得的道火還要稍勝一籌……

    這些念頭在林尋腦海中一閃即逝,就不再多想。

    唰!

    他騰空而起,正準備動手,就在此時,一股可怕的氣息鋪天蓋地般涌來。

    林尋霍然抬頭,就見一艘寶船,被道光包裹著,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鎮壓而下。

    嗯?

    鴆昀峰、莫天河他們齊齊抬頭,當看見這艘寶船,眼瞳皆是一縮。

    流火戰船!

    這是金烏一脈十三太子烏凌道的座駕,速度如流火逐日,奇快無比,在外界都赫赫有名。

    “這等機緣,可不是誰都能染指的,滾!”

    一道冰冷的暴喝從那寶船中響起,與此同時,一道魁梧的身影出現戰船之前。

    他挽起一柄獸骨大弓,一箭朝騰空而立的林尋射去!

    咻!

    一道絢爛的靈箭掠出,撕裂虛空,帶著一種凌厲霸道的氣勢。

    隱約間,在那箭身四周,還蒸騰起一頭兇獸翻天兕的虛影,仰天咆哮,兇威鋪天蓋地。

    林尋黑眸驟然變得冰冷,來人不管不問,直接就動手,欲將他射殺,這無疑很霸道和跋扈。

    由于突然發生,林尋也有些始料不及,只能鼓動周身修為,進行躲避。

    轟!

    數千丈外,一座巨山被一箭射中,當場傾塌爆碎,化作灰燼,漫天都是煙塵。

    即便是林尋,眼眸也是一瞇。

    這墓穴之下的世界,和外界不同,山川、大地皆極其堅固,極難被破壞。

    而此人卻能一箭毀山,必然是擁有著極其過人的戰力!

    “喲嗬,還能躲開,倒是小覷了你。”

    那戰船懸浮虛空,被一層道光籠罩,那魁梧的身影立足其上,有些驚訝地看了林尋一眼。

    此人須發如戟,肌體呈古銅色,手挽獸骨大弓,渾身散發著一股狂野而迫人的霸氣。

    隨著他出聲,船頭陸續走出數個年輕人,有男有女,皆擁有莫大威勢,風采照人,眼神如電掃視,懾人無比。

    擁有絕巔王境的氣息,且渾身上下透發著凌厲之氣,一看就是身經百戰,曾歷經血火洗禮的狠角色。

    說時遲那時快,都不給林尋開口的機會,魁梧青年已再次拉滿弓弦,大喝道:“死!”

    他渾身肌肉賁張,渾身流淌金色的道光,宛如耀眼的戰神般,一箭射出,穿金裂石,鋒芒無雙。

    什么叫囂張?

    這就是了,一聲招呼不打,直接就要殺人奪造化!

    敢這般做的,要么是不知死活的狂徒,要么是底氣很足的兇人。

    林尋心中已是殺機洶涌,他自踏足絕巔王境,可還從不曾被人這般對待過!

    “住手!”

    只是,還不等林尋動手,一道身影已沖上前,劈手一拍,就打在那一道暴掠而至的靈箭上,令其軌跡偏移。

    轟隆,地上被硬生生鑿出一個深坑,大地都震動了一下!

    這一道身影,正是鴆昀峰,眼見是他,林尋微微有些意外,強自按捺住內心的殺機。

    與此同時,紀星瑤、莫天河等人也靠近過來,和林尋站在同一陣營,神色陰沉地看向了那一艘寶船。

    “武山臨,你一聲招呼就不打,直接就要殺我朋友,是不是太霸道了?”

    鴆昀峰臉色冰冷,眸子直視那船頭上的魁梧青年。

    “這家伙是來自圣隱之地翻天兕一脈的古代怪胎,是一個極其兇厲的狠角色。”

    與此同時,紀星瑤傳音給林尋,“只是,他竟乘坐金烏十三太子烏凌道的流火戰船而來,則有些出人意料。”

    翻天兕一脈!

    一個在上古時代就兇名赫赫的族群,并不比金烏一脈的底蘊差,是天生的好戰族群。

    只是,林尋的注意力完全被“金烏十三太子烏凌道”這一行字 吸引了。

    他目光看向那戰船,這才意識到,此船之主,原來是屬于自己的“仇家”所有。

    “哈,原來是玄冥神府的人,原來你們也在,不好意思,剛才可沒注意到你們。”

    武山臨咧嘴一笑,看似是道歉,實則態度極其輕佻和跋扈,根本不懼鴆昀峰的質問。

    在他身邊,一群男女皆神色玩味。

    這讓鴆昀峰、莫天河他們的臉色皆都浮上一抹慍怒,這些家伙,還真夠囂張的!

    “現在注意到了,是否該離開了?”

    鴆昀峰深吸一口氣,冷冷道,對方人多勢眾,且他很懷疑,那金烏十三太子烏凌道也在戰船上。

    若非如此,依照他的脾氣,根本忍不住這口氣,好歹他也是玄冥神府的古代怪胎,豈會懼怕一個同輩?

    “離開?哈哈,我等為何要離開?”

    武山臨歪著頭,掏了掏耳朵,一副漫不經心,視眾人如無物的樣子,道,“說句不好聽的話,我奉勸你們還是趕緊消失,這墓穴之下的機緣,已被我們盯上,誰敢惦念,誰就是跟我們過不去。”

    他身后,那群男女的神色愈發戲謔。

    鴆昀峰、莫天河等人的臉色徹底陰沉下來,心中恚怒,眸子中殺機畢露。

    這些家伙還真當他們是擺設不成?

    鴆昀峰正待說什么,就被林尋攔住,道:“他們要搶的是屬于我的道火,既如此,就交給我來處置吧。”

    鴆昀峰他們全都一愣,差點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都什么時候了,這家伙還開這種玩笑?

    難道他沒看出,對方人多勢眾,無一不是絕巔王者?

    就連武山臨等人也都一怔,旋即都忍不住哄笑起來,這家伙明顯是被氣瘋了,喪失了理智,才敢說出如此不自量力的蠢話。

    林尋此刻的神色很平靜,毫無情緒波動,黑眸幽邃而淡漠,似渾然不覺四周那刺耳的嘲笑聲。

    可唯獨紀星瑤知道,林魔神……

    徹底怒了!

    “你說,你要一個人處置我等?來來來,告訴我,誰給你的狗膽,敢這般叫囂?”

    船頭上,武山臨伸手點著林尋。

    這個動作,本就帶著一種羞辱的味道,更別提,他話語中所流露出的蔑視和譏諷了。

    “何必跟一個蠢貨廢話?武兄,我去為你取了那一團道火!”

    與此同時,一個虎背熊腰,眸子泛著金色的白袍男子走出,徑直朝那銀山之巔掠去。

    這無疑等于徹底無視了鴆昀峰他們,視那一團銀色道火為囊中之物,令都鴆昀峰他們皆心生暴怒,哪還能忍?

    只是,還不等他們出擊,早有一道身影比他們搶先一步!

    是林尋。

    他踏步虛空,似緩實快,猶如一道虛無的流光,倏然已來到那白袍男子之前。

    白袍男子大吃一驚,明顯被林尋的速度驚到,旋即唇角就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真打算送死?”

    說話時,他已悍然出擊,掌指攥拳,如掄起巨錘,朝林尋頭顱狠狠砸下。

    轟!

    這一擊,端的是快、準、狠,拳勁全都凝練,璀璨奪目,道音如山崩海嘯般轟鳴,神魂奪魄。

    僅從這種殺伐果決,迅捷無比的反應上,就能看出,這白袍男子在絕巔王境中也不是一個簡單人物。

    可惜,他這次碰到了林尋!

    并且,還是陷入沸騰殺機中的林尋!

    面對這一拳,林尋只是一探手,一股沛然無匹的偉力就暴涌而出,將對方拳勢卸掉,輕而易舉就攥住對方手腕。

    喀嚓!

    白袍男子猝不及防,驚得心中狠狠一跳,剛欲變招,就感覺腕骨劇痛,徹底爆碎為粉末。

    不等他慘叫,林尋另一只手已攥住其脖頸。

    “你……”

    白袍男子尖叫,徹底驚慌,拼盡所有力量進行掙扎,可根本就是徒勞。

    砰的一聲,其脖頸就被抓碎,鮮血如瀑流淌。

    他的元神更欲脫殼飛遁,就被林尋掌間迸發出的力量淹沒,剎那間就爆碎隕落。

    場中死寂。

    紀星瑤、鴆昀峰、莫天河他們原本一腔怒火,正欲出擊,可一轉眼,就看到這樣血腥一幕,當即就有些眼暈,心神一震。

    寶船上,武山臨等人兀自在冷笑,一副看好戲的模樣,視林尋為死人。

    可誰曾想,一瞬間而已,就發生這等逆轉,令他們都錯愕,瞪大眼睛,都懷疑是否是幻覺。

    一擊,就殺了一位絕巔王者?

    這一幕,無疑太過震撼,宛如驚天霹靂,令所有人都措手不及,難以置信。

    一片鴉雀無聲中,林尋開口:“我的機緣,也是你這種垃圾可以染指的?死不足惜。”

    話音落。

    砰!

    白袍男子的尸體,爆碎為血霧,真真正正的形神俱滅!

    ——

    ps:說兩件事,1,金魚要外出3天辦事,接下來3天的更新,會盡量保證有2更,等回來,金魚會籌備時間進行爆更!

    2,大家登陸縱橫賬號,查看“我的消息”,就能看是否中獎了,還有一些童鞋沒有領獎……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8八大胜 11选5 3d大小单双走势图 时时彩龙虎和100% 十二生肖复式混合表 双色球复式怎么看中奖 趣不赚钱有风险吗 麻将来了官网下载 福彩3d 168彩票网站7168 重庆时时彩开奖视频直播 临沂股票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