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1204章 銅戒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呢喃般的輕嘆,若有若無,在眾人心頭縈繞不去,令人情緒低沉,如鯁在喉,欲語還休。

    她……

    是誰?

    當抬起頭,卻發現血霧彌漫,那一座白骨山丘和那一道血袍無頭身影早已消失不見。

    “他們都去了,誰還記得我無殃?”

    莫名其妙地,林尋想起了在焚天谷時,焚仙陳臨空那一縷遺留的意志曾說過的話。

    “當年,我們這一批人離開古荒域時,擔心此去兇險,可能出現意外,于是便將自身衣缽和造化留在此地,為的是薪火相傳,縱然我等身隕他鄉,傳承也不至于斷絕……”

    這是陳臨空的原話。

    而今,聽聞那自稱“無殃”的女子的話語,林尋心中不禁浮現一個念頭。

    “他們”,是否指的就是陳臨空這一批離開古荒域的強者?

    “無殃!我玄冥神府曾有記載,上古之初,曾有一位才情絕艷的無殃戰帝,曾上征九天,下戰九幽,獨自一人冠蓋一段歲月,與之同輩者,皆暗淡無光!”

    猛地,鴆昀峰失聲開口,說出一段上古秘辛。

    無殃戰帝!

    眾人皆動容,心緒動蕩,難道剛才那血袍無頭女子,原本是上古時代的一位戰帝?

    能夠被封“戰帝”的,可無一不是足以威壓一個時代的通天人物!

    一個女子,能夠凌絕同輩,稱霸一段歲月,這本身就宛如傳奇般,足以令任何人震撼。

    “可……她為何會出現于此,且……頭顱都不見了?”

    莫天河倒吸涼氣。

    眾人也一陣心驚,是啊,一位戰帝,怎會連首級都丟失?

    無人可知。

    但經此一事,卻令眾人愈發意識到了這冥河禁地的詭異和不詳,其存在的秘密,才露出冰山一角,就已堪稱驚世駭俗!

    寶船繼續前行,霧靄重重,猶如萬古籠罩而至的謎團,充滿了未知。

    沒有人注意到,在船尾處,一道倩影坐在那,一襲血染裙裳,在血色霧靄中若隱若現,模糊如虛幻。

    林尋似察覺到什么,忍不住回首。

    但卻一無發現,那身影明明就在,可他的視野中,卻空空如也!

    直至抵達彼岸,一路上卻再沒有什么異常發生。

    血霧褪盡,重新露出天穹和掛在其上的九輪血日,眾人皆不約而同地長松了口氣。

    遠處,群山蟄伏大地之上,峰巒起伏。

    沒有任何遲疑,眾人皆登岸而上,巴不得早早離開這一條充滿血霧和謎團的地方。

    臨離開前,林尋耳畔仿佛響起一道若有若無的輕嘆。

    林尋霍然轉身。

    血霧彌漫,也不知是是否是錯覺,他有一直強烈的感覺,那血霧深處,宛如有著一對眸子在凝視自己。

    可仔細感知,卻只有那翻滾不休的血霧。

    “怎么了?”

    紀星瑤回頭,有些疑惑地看了林尋一眼。

    “沒事。”

    林尋搖頭,緊跟眾人而去。

    只是很快,他心中就咯噔一聲,因為在他耳畔發絲上,不知何時懸掛上一枚陳舊暗啞的銅戒。

    只有銅幣大小,古樸無華。

    林尋背脊上直冒冷汗,這銅戒被束于自己發梢上,而自己竟一直不曾有一絲察覺!這是誰做的?

    若對方愿意,豈不是能無聲無息之間就殺死自己?

    林尋不著痕跡地瞥了紀星瑤、鴆昀峰他們一眼,卻發現他們對此根本就渾然不覺。

    是她嗎?

    莫名其妙地,林尋想起了那一道坐于白骨之山,一襲染血裙裳的身影……

    林尋將銅戒拿在手中,略一感應,卻只感受到一種徹骨的冰涼寒意,除此,再無其他發現。

    沒多久,紀星瑤手中的“神光引”終于恢復正常,重新指引出一條道途。

    這讓眾人都如釋重負。

    在這冥河禁地,最擔心的就是迷失方向。

    “鴆道友,冒昧打擾了,能否跟我說說那位‘無殃戰帝’?”

    林尋走上前,主動詢問。

    這讓其他人皆怔然,旋即也都忍不住將目光看向鴆昀峰。

    他們心中也好奇,這樣一位曾驚艷一段歲月的戰帝,為何會出現在那詭異的血霧中,且沒有了頭顱。

    可讓眾人失望的是,鴆昀峰也知之甚少,也僅僅只知道無殃戰帝之名號,而不知其事跡和來歷。

    “但有一點可以確定,但凡被奉為‘戰帝’的存在,必然曾開辟出一條屬于自己的道途!”

    鴆昀峰目光中帶著一抹崇慕,“自古至今,有許多道途流傳于世,若追本溯源,這些道途,無一不是由先賢以大智慧和大毅力開拓出來!”

    “有些道途,在歲月中湮滅。”

    “有些道途,則延存至今,像我等所在的玄冥神府、紀仙子他們所在的問玄劍齋,皆有一門鎮派傳承。”

    “這傳承,便是宗門先祖所開辟出的道途,可謂是福澤萬世,令我輩能夠在初次踏上修行路時,就受益無窮,不虞走上歧途!”

    眾人深以為然。

    林尋神色則有些異樣,又有震撼,也有自豪。

    因為他的道途,同樣是由自己開辟出來,前所未有,不比上古時代那些先賢差,所欠缺的,無非是更進一步的求索。

    若有朝一日他能夠成圣,完全可以開辟一方屬于自己的道統,教化眾生,傳經授業,名垂千古,為萬世所敬仰!

    不走先人“老路”,這“老路”便是由無殃戰帝這般的通天人物開辟出來。

    對后世修道者而言,這是一種彌足珍貴的傳承,可同樣也是一種條框束縛!

    在林尋看來,先人之經驗和傳承,可以借鑒和學習,但若真想在道途上開創前所未有之成就,就必須踏出自己的道途。

    一切的學習、借鑒,并非是為了模仿。

    而是舉一反三、觸類旁通,窮盡古人之智慧,為我所用,締造出自己的道途,才能擁有超越古人的機會。

    學我者生,似我者死,概莫如此。

    ……

    一行人在紀星瑤帶領下前行。

    一路上陸續遇到過數次兇險,但都被有驚無險地化解。

    “我怎么感覺,自打我們渡過了那一道血霧長河之后,沿途所遇到的兇險就小很多,甚至不曾有致命般的殺劫出現。”

    數個時辰后,莫天河怔然出聲。

    其他人略一思忖,也都暗暗點頭。

    “這不是好事嗎,若真有致命的殺劫降臨,可是禍非福,只能說,我們的運氣還算不錯。”

    鴆昀峰笑道。林尋摩挲著指間的那一枚陳舊銅戒,若有所思,真的是運氣好嗎?

    “前邊就是了。”

    驀地,在前邊帶路的紀星瑤開口,帶著一絲喜悅。

    眾人抬頭看去,就見極遠處地方,有著兩座雄渾的大山屹立,光禿禿的,像一對拱衛天地間的門戶。

    在中央處,是一道峽谷,其內血霧彌漫,看不清其內景象。

    “上次,我就是在這峽谷中尋覓到了神明血井,你說的那老蛤,就被困于其中。”

    紀星瑤傳音給林尋。

    林尋心中一震,點頭表示明白。

    沒有耽擱,眾人上前,神色間皆帶著一絲期待。

    神冥血井,一處存在著逆天造化的地方,被封印了萬古歲月,在上古時代,也有強者抵達此處。

    可無一例外,皆鎩羽而歸。

    原因就在于,此處的造化被封印,根本無法破開!

    但這一次不同,這是一場前所未有的大世,以往處于封印中的逆天造化,皆會在此次大世中問世!

    血霧重重,一行人雖心情激動,但皆都警惕無比,越是逆天的造化,就伴隨著越可怕的兇險。

    他們之中,無一不是身經百戰的絕巔王者,自然愈發清楚,欲圖造化,必承其重!

    沒多久,一口枯井出現在眾人視野。

    此井約莫丈許范圍,井邊石壁斑駁染血,透發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森寒詭異之氣。

    這時,鴆昀峰打開一份殘舊的圖卷,略一打量,就笑道:“不錯,此地,正是前往‘血冥之地’的入口!”

    唰!

    一道黑色身影猶如閃電般,倏然從附近血霧中掠出,在眾人都來不及反應之際,就沖入那一口枯井中,消失不見。

    “該死!”

    眾人心中一驚,臉色頓時陰沉,顯然,剛才有人搶在他們之前,進入了那神冥血井內。

    可怕的是,他們自始至終都沒能鎖定對方的氣息。

    那人是誰?

    唯有林尋眸子中閃過一絲古怪,他總感覺剛才那黑影有些熟悉,旋即就想起來,正是那喜歡背黑鍋的大黑鳥!

    這廝竟也來了嗎?

    “事不宜遲,我們也趕緊行動吧。”

    鴆昀峰深吸一口氣,率先上前,略一打量,他先是祭出一口噴薄著紫色道光的玉鼎,將周身防御起來,這才躍入那神冥血井內。

    顯然,他擔心井下有埋伏,故而提前戒備起來。

    其他人見此,也都緊跟上去。

    林尋走在最后方,當他身影躍入這枯井的一瞬,指間驀地產生一絲顫抖。

    是那一枚陳舊的古樸銅戒!

    只是,當林尋仔細去感應時,銅戒依舊如之前般,毫無反應,更無任何異常。

    可越是如此,反倒越發讓林尋感覺,此戒肯定有古怪!

    “快,就是這里!”

    在林尋他們剛離開沒多久,這血霧彌漫的峽谷入口,一群修道者呼嘯而來。

    ——

    ps:中獎消息已經出來了,大家請登陸自己縱橫賬號,看“我的消息”,收到中獎消息的童鞋,聯系客服領獎。

    沒有中獎的童鞋,也別沮喪,以后類似的活動還會有的。

    關于中獎名單,晚上時候,會發布在“圈子”,供大家查閱。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新趣赚钱 时时彩如何做大底稳赚 福彩3d投注金额计算表 安徽11选5开奖 AG水上乐园开奖官网 这么利用支付宝赚钱 时时彩后一必中 稳赚 龙江麻将和和挂 360老时时彩 可以赚钱的兔兔软件 重庆时时精准计划 qq麻将技巧智慧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