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1111章 封印的逆天造化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噗通!噗通!

    最終,老蛤和阿魯被林尋分開,從虛空扔在了地上。

    再打下去,兩人非打出真火不可,這可不是林尋想看到的。

    老蛤鼻青臉腫,俊美的臉龐像開花了一樣,狼狽無比,躺在地上氣喘吁吁。

    阿魯渾身也直抽搐,每一寸肌膚都在哆嗦,氣喘如牛。

    “不愧是震爍萬古的帝極鎮世功,力如神象壓星空,威如大帝鎮萬世,今日能得見此功神威,我心甚喜。”

    老蛤一臉深沉,唏噓不已。

    只是,他腦袋紅腫如豬頭,一點都不深沉,很滑稽。

    “哎,道友謬贊了,金蟾一脈的‘吞星吐月經’,有氣吞斗牛之勢,奪天地造化之妙,被譽為上古絕世奇功,我輩自嘆弗如啊。”

    阿魯也感慨不已,只是他渾身抽搐,似很痛楚,齜牙咧嘴的,反差很大。

    “咱們這也算不打不相識了。”

    “是啊,很痛快的一戰。”

    “見面即是有緣,不如,咱們義結金蘭吧?”

    “妙啊,正合我意!”

    老蛤和阿魯越說越歡喜,一副惺惺相惜,相見恨晚的模樣,就差把臂言歡,舉杯對飲了。

    “夠了!”

    林尋強忍著心中的膈應,把互相吹捧的倆人給拉開了。

    “大哥,我覺得這綠袍小哥可以當三弟。”

    阿魯眼神真摯地看著林尋。

    老蛤一愣,笑道:“這只怕不妥吧,我可早跟林尋稱兄道弟了,你是后來的,咱們的輩分可不能亂,還是我當二哥吧。”

    阿魯搖頭:“這哪行?”

    老蛤皺眉:“這哪不行?天經地義啊。”

    阿魯怒道:“你非要跟我爭著當老二是吧?”

    老蛤臉色一沉:“你還年輕,老二可不是那么好當的,我這是為你好!”

    阿魯噌地起身,惡狠狠道:“這老二我當定了!”

    之前倆人還一副相見恨晚的模樣,現在卻一下子劍拔弩張,讓林尋也一陣頭大。

    最可怕的是,這倆家伙居然爭著當老二……

    老二啊!

    林尋神色怪異,忍不住道:“老二大家都有,何必爭著要當呢?”

    老蛤和阿魯一愣,而后臉色都變了,一副吃到死蒼蠅的模樣。

    “也罷,你就當老二吧。”老蛤一副豁達大度的樣子。

    “我不行,還是你來吧。”阿魯也開始推諉。

    兩人心中也一陣膈應,剛才只顧著想壓對方一頭,卻沒曾想,老二這詞兒可不是什么好詞。

    每個帶把兒的大好男兒,可不都有自己的老二?

    誰他媽愿意當這玩意?

    越想,兩人心中就越惡心,后悔得腸子都青了,早知道就應該痛快地答應對方!

    林尋卻樂了,笑得很放肆。

    ……

    老蛤醒了,林尋很高興。

    接下來,林尋也是了解到,老蛤閉關這些年,順利覺醒了三足金蟾一脈的天賦,獲得了烙印在血脈中的傳承力量。

    一部。

    一枚。功法是金蟾一脈的至高傳承,寶物則是老蛤的本命神兵。

    “原來不是落寶銅錢。”阿魯似有些失望。

    老蛤翻了個白眼:“你懂什么,我這鎮寶銅錢修煉到極致,便可以蛻變為真正的落寶銅錢!”

    阿魯曬笑:“就怕你辦不到。”

    “落寶銅錢很厲害?”林尋問。

    老蛤頓時唇角一挑,道:“號稱能打落天下一切寶物,能不厲害嗎?不過,這寶物只是個傳說,自古至今也無人得見。”

    頓了頓,他得瑟道:“不過我這鎮寶銅錢可不簡單,內蘊一縷先天清氣,藏著一縷混沌玄機,只要祭出,雖無法打落圣寶,但打落一些王道極兵卻是綽綽有余!”

    這一次,阿魯罕見地沒有反駁,因為他剛才曾和老蛤交手,知道這鎮寶銅錢的厲害。

    而后,阿魯也坦誠,他修煉的的確是,但究竟是否和上古神象武帝一脈有關系,他也不清楚。

    “上古時候,神象武帝曾是世間最強者之一,擁有通天無上之威,許多人都猜測,他已打破圣道極盡壁障,徹底跳脫于世、超然于上,得大逍遙和大自在。”

    老蛤說起一段秘辛,“只是后來,神象武帝卻離奇失蹤了,再也不曾顯現世間。”

    這次閉關,覺醒血脈天賦的同時,也讓他覺醒了許多沉寂封印的回憶。

    說到這,老蛤忍不住斜睨了阿魯一眼。

    阿魯坦然道:“別問我,問我也不知道。”

    “那你知道什么?”老蛤有些不滿。

    “我只知道,傳聞中三足金蟾一脈早在上古就斷絕,沒曾想,還有后裔延存于世,并且,還覺醒了烙印在血脈中的傳承。”

    阿魯眸光明亮,盯著老蛤,“據我所知,縱然是在三足金蟾一脈中,可不是誰都能夠覺醒血脈傳承的。”

    老蛤面無表情道:“我族的事情,你懂個屁。”

    阿魯反唇相譏:“我是否和神象武帝有關,你又懂個屁。”

    林尋連忙轉移話題,這倆家伙完全就是針尖對麥芒,很容易就摩擦出戰火。

    “林尋,大世即將來臨,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大世,也注定是這一時代最后一次的極盡絢爛,過后,就將就此凋零。”

    老蛤霍然起身,眸子眺望天穹,聲音慷慨激昂,“這正是我輩高歌猛進,扶搖而上的最佳時候,過了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了!”

    而后,他看向林尋:“你,有什么打算嗎?”

    林尋一怔:“踏足絕巔王者境算不算?”

    老蛤一拍大腿:“不愧是我輩中人,大世,求的就是如此境界,當絕巔之域降臨,就是我輩崛起成王之時!”

    “你也知道絕巔之域?”

    林尋詫異。

    “廢話,上古時代就曾出現過不止一次,我哪能不知道?”

    老蛤很鄙夷,這家伙就這樣,不自覺間就會得瑟起來,氣焰很囂張。

    林尋一巴掌就抽在他腦后勺,頓時就壓住了他的氣焰,他這才乖乖地把關于絕巔之域的事情告訴林尋。

    “王境之下,皆可以進入絕巔之域,上古時代,絕巔之域每一次降臨,必然會吸引全天下修道者目光,無論是誰,只要修為不超過王境,皆會搶破腦袋爭取進入其中,你可知道為何?”

    “很簡單!絕巔之域中的造化和機緣太多了!多到足以讓任何道統、任何古族眼紅!”

    老蛤吐沫橫飛,一派指點江山的模樣。

    “我輩是為了奪取絕巔王者境的造化,而其他修道者則是為了奪取其他機緣和造化,總之,這就是各取所需。”

    林尋忍不住問:“里邊究竟有什么造化和機緣?”

    “道法、傳承、古寶、神料、仙珍……還有天生的道文、靈胎等,足以讓圣人都瘋狂!”

    老蛤眼眸金燦燦的,明亮火熱,“甚至,還有人曾在其中發現了真龍巢、仙凰窟!各種逆天的機緣絕對超乎你想象!”

    林尋也不禁倒吸涼氣:“真的假的?”

    “不可能有假。”

    老蛤道,“最起碼我知道,上古時代,曾有一個才僅僅只有真武境修為的放牛娃,在絕巔之域內偶然吞服了一枚神果,于短短百日之間,一舉成王!”

    林尋怔怔,這聽起來太匪夷所思,這世上還有這等神奇無比的地方?

    “你可知道,我為何要在今世才覺醒?”

    老蛤神秘兮兮道。

    不等林尋問,他就自己答道:“因為,上古時代,絕巔之域雖出現過數次,但其中一些逆天的造化,卻處于封印之中!依照上古那些大能者推斷,唯有一場極盡絢爛的大世來臨時,這些被封印的逆天造化,才會能被人探尋獲得!”

    說到這,老蛤不禁喟嘆,“若非這些逆天造化被封印,無法被打破,上古時代,注定會誕生不少絕巔王者境。”

    林尋猛地醒悟過來,道:“這么說,你在這一世醒來,就是為了等待大世來臨,進入絕巔之域?”

    老蛤點頭:“以前我混混沌沌,什么也想不起來,是因為我體內血脈力量被封印,以至于記憶殘缺,但如今則不同了,我了解了自身過往,知道該要做什么。”

    林尋倒是清楚,當年的老蛤的確很弱,連他自己是如何覺醒,如何來到這世上的都不知道。

    而后,林尋又想起一件事。

    最近一段時間,古荒域中不知有多少古代怪胎橫空出世,引發了天下轟動。

    有的是沉寂數千年的不世奇才。

    有的則是沉寂萬年以上的怪胎和妖孽。

    甚至還有沉寂時間更長久的,比如,五行圣島上的那位小公子,沉寂于星宿之卵中的星幽帝族少主少昊,應當都是上古時代就已進入沉眠!

    而此時,林尋才驀地發現,身邊的老蛤,何嘗不也是一個古代怪胎?否則,焉可能直至如今才覺醒血脈力量,了解自身過往?

    一下子,林尋看向老蛤的目光都不一樣了,這家伙看起來是一個綠袍俊美少年,誰能想到,他會是一個出生在上古的老怪物?

    “你……你看個毛啊!”老蛤被盯得渾身不自在。

    林尋就宛如找到了一個可供解剖的獵物,眸光幽幽道:“我很想知道,古代怪胎究竟是什么樣子,和當代絕巔人物又有什么不同,不如……就從你開始?”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真人手机棋牌室作弊器 球探体育比分app 云南快乐十分追号技巧 足球即时赔率足球直插 体球手机即时比分 天津快乐十分网投平台 飞禽走兽是什么游戏 17175捕鱼大亨下载 辽宁11选5 创富彩票pk10是真的吗 山西11选5app 陕西快乐10分开奖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