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一千五十二章 絕巔認知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當有一日,屠盡天下黑魘狗!

    林尋可不會忘了,當年他在西恒界時說出的話語。

    對于此族,林尋真是厭憎到了極致,也恨到了極致,何止是流毒四海、作孽眾多,用喪盡天良來形容都不為過。

    故而,擊殺這玄袍男子時,林尋展露出的手段也是格外之霸道和血腥。

    附近一陣躁動,不少天驕都面露驚駭,被這一幕震懾到。

    “實在變態,縱然是絕巔人物,也不能這般強吧?”有人顫聲道。

    征戰到此時,折損在林尋手中的天驕人物起碼有數十人之多,并且絕巔人物中,都有七八個被林尋鎮殺。

    而林尋自始至終,甚至都不曾負傷!

    道壇上,林尋沒有停手的打算,繼續橫擊對手。

    “你敢!”

    一名華袍青年驚叫,察覺到林尋沖過來,令他膽顫。

    “蠢貨!”林尋神色冷然,他衣袂飄舞,黑發飛揚,雙目若大淵般幽邃懾人。

    轟!

    開口時,他已一掌按出。

    華袍青年暴退,閃爍挪移,同時發出憤怒喝斥:“你這是在為自己招災,縱然可以在這里無敵,可到了外界,一定會死,要被誅掉!”

    噗的一聲,他聲音剛落下,脖頸就被突如其來的斷刃切開,一顆血淋淋的頭顱拋空而起。

    “可惡!”

    其他人臉色鐵青,眸子中盡是震怒和恨意,本應是他們圍剿對手,哪曾想,卻被對方一人陸續擊殺。

    這讓誰都不曾預料,打擊也過于沉重。

    “林魔神,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不乖乖低頭,反而逞兇橫行,這只會讓你在返回外界時,死的更難看!”

    他們發出威脅。

    “你們這些道統傳人不嫌丟人嗎!一起動手也奈何不得我,如今被我擊潰,不知敬畏,還敢揚言威脅,就憑你們,也配天驕二字?”

    林尋一個人擋在道壇上,如同魔神主宰,壓迫得人快要窒息。

    無論是道壇不遠處的強者,還是山腳下的名宿、扈從一流,臉色都異常難看,被一個無門無派的年輕人如此訓斥,是他們從不曾體會過,內心皆憤怒憋屈無比。

    “今日有我林尋在此,爾等宵小鼠輩,一個也別想占據此地!”林尋言辭冷然,霸氣橫生,盡顯魔神風采。

    “大言不慚,殺!”

    有人怒吼,和其他人一起發起沖鋒。

    他們騎虎難下,已經沒有退路,縱然林尋強大到令他們驚懼和不安,可他們只能孤注一擲去拼!

    反正,不會真正死亡。

    若能耗盡林尋體力,令其敗亡,未嘗不算是一場勝利。

    只是可惜,這批宗門天驕注定不是對手,被林尋殺得血流成河,人頭滾落。

    這批強者足有上百人,已經是此次登臨這座山巔最后的力量,規模也堪稱最大,人多勢眾。

    可結果并沒有發生逆轉,在林尋斷刃的屠戮下,不時有血水飛濺,慘叫響徹。

    盤龍碑上,一縷縷宛如細小蚯蚓般的大道氣運在飛快地匯聚和變多,那細密的龍鱗氤氳閃爍著屬于大道氣運的獨特光澤。

    直至后來,龍尾盤踞之區域,驟然一亮,竟是呈現出金燦燦的圣潔光澤,如虛幻般充滿靈性。

    這是大道氣運匯聚積累到一定程度產生的異象,極其驚人。

    “簡直是個奇跡!竟在守山中就令‘龍尾’生輝,這在以往,可從不曾發生過!”

    山腳,一個古教宿老吃驚,動容不已。

    附近,也是響起嘩然聲,許多人瞠目結舌,難以置信。

    盤龍碑,形似盤龍而臥,其上分作龍尾、龍爪、龍軀、龍首、龍須、龍角、龍眼七個區域。

    當獲得的大道氣運匯聚到一定程度,就能令“盤龍”的一個部位產生神圣輝光!

    這在“爭氣運”排名之戰中,決定著排名的高低!

    氣運越多,產生神圣輝光的盤龍部位就越多,其排名注定也會越靠前,反之亦然。

    而在以往歲月中,還不曾出現過一個似林尋這般,僅僅在“守山”中就令盤龍碑一個部位產生神圣輝光的!

    這已堪稱是開歷史之先河,獨步古今了!

    “這并不意外,換做任何一個在絕巔境中擁有‘登堂入室’造詣的強者,置身同樣的處境中,同樣也可以辦到這一步。”

    也有人很冷靜,“只能說,這林魔神以一敵眾,情況太過特殊,方才有了締造這個奇跡的機會。”

    燕斬秋暗暗點頭,此言倒是不假。

    在他看來,林尋眼下所獲得氣運,倒是的確可以位列三十六座山峰中的第一名。

    但這終究只是“守山”。

    當“爭氣運”之戰爆發,林尋擁有的氣運越多,敗得越慘,輸掉的氣運就越多!

    到最終,極可能會為他人作嫁衣。

    嗯?

    想到這,燕斬秋心中一怔,他忽然意識到,自己所作出的種種假設和推測,竟已經在不知覺間已經認定,林尋能夠守山成功了……

    這讓他眉頭頓時一皺。

    這,又是一個意外!

    ……

    “你……別過來!”

    第九座山峰道壇上,征伐到最后,一個強者竟被嚇得斗志崩潰,還不等林尋靠近,就發出尖叫。

    嗖!

    另一個強者更是直接,轉身就逃竄,跳下了道壇,倉惶如犬,實在是被林尋那摧枯拉朽般的魔神之威嚇到了。

    這讓人驚愕,也讓人心中顫粟。

    至于剩下的人,見到這一幕后,也都徹底崩潰,不管不顧地開始逃竄,哪怕知道不可能真正死亡,他們也不想再面對林魔神了。

    對方如橫亙于道壇上的神山,只有被他鎮壓的份,根本沒有被撼動的可能!

    “恥辱!”

    “丟人現眼!”

    山腳,有老輩名宿氣得咆哮,暴跳如雷。

    這讓誰都無法接受,堂堂古老道統的傳人,名揚一方,聲威煊赫,地位崇高。

    可如今卻被人殺得斗志瓦解,倉惶逃竄,連顏面和尊嚴都不要了,這若是傳出去,對于這些古老道統而言,絕對是一個污點,成為一個笑話。

    道壇上,空蕩蕩的只剩下林尋一人,他獨自立在那,俯視遠處群雄,神色冷冽依舊。

    “就這點能耐嗎?”他開口。

    附近不能平靜,一個個宗門天驕臉色鐵青,胸腔起伏,內心被恥辱和憋屈填滿。可當碰觸到林尋那淡漠幽邃的目光,他們卻無一人敢再上前對戰,實在是被嚇到了。

    “你雖強,但你覺得離開此地時還能活著?”有人咬牙發狠。

    噗!

    林尋雷霆出擊,斷刃隔空斬去,血光迸濺,將那人軀體劈成兩半,血水如瀑傾瀉。

    “翻來覆去,無非是一些恫嚇威脅,我林尋自踏入古荒域征戰至今,殺過不知多少似這等蠢物,何曾在意這些狗屁不如的威脅?”

    林尋眉宇間盡顯睥睨,言辭平淡,自有無敵自信之風范。

    場中眾人臉色發白。

    鏘!

    斷刃掠空,林尋端立道壇之上,隔空殺向那些宗門天驕。

    都已經徹底得罪了,哪還有手下留情的道理,盡管無法徹底讓對方真正死亡,但現在,林尋只想殺個痛快!

    血光迸濺,當即就有數人猝不及防,被斬殺當場。

    “逃啊!”剩下的那群人徹底慌亂,轟然四散,朝山路下方沖去,惶惶如喪家之犬。

    一些人更直接,沖向金光大道兩側的山體,被不死神山的規則秩序瞬間淘汰出局。

    這讓山腳下那些古老道統的老輩人物臉色鐵青,今日之敗,毫無血性可言不說,反而淪為一個難以洗涮的恥辱!

    其實,他們也看出,林尋大勢已成,難以被擊敗,可門中傳人就這般潰散和逃亡,卻顯得太丟人了。

    若有可能,林尋是恨不得把這些家伙全都一網打盡的,可惜的是,他此刻得“守山”,不能離開道壇,否則就將前功盡棄。

    深呼吸一口氣,林尋不再多想,側頭看了看不遠處的盤龍碑,推算了一下時間,便即盤膝坐地,打坐修復起來。

    此次戰斗從開始到結束,持續的時間并不長,但卻絕對堪稱慘烈,當然,這是針對林尋的對手而言。

    之前就有人紛紛揣測,他堅持不了多久,可結果卻恰好相反。

    不過,此時的林尋,的確消耗了不少力量,歷經一場廝殺,令他起碼耗掉了七成的靈力。

    這并不是問題,爭氣運之戰開始前,不死神山會降臨一場“神靈雨”,能夠令守山成功的修道者在瞬間恢復全部力量。

    “當初在論道燈會前,那來自圣隱之地大禪林寺的行真子說的果然不錯,這世上,不是誰都有資格配得上天驕二字的。”

    林尋黑眸中閃過思忖之色。

    經此一戰,令他對行真子這個觀點愈發認同。

    要知道,在之前的廝殺中,盡管激烈無比,可自始至終,他沒有動用睚眥之怒、也沒有動用斗戰圣法!

    包括寂空斬、生滅斬等殺招,也不曾施展!

    可就是在這等有所保留的情況下,那一種宗門天驕卻依舊不堪征伐,這還配稱作天驕?

    惹人嗤笑!

    同時,林尋對絕巔道途的認知,也多出了不同的認知和理解。

    他以前對絕巔道途的認知,一直是以“最強道途”來視之,古來罕見,縱然在上古時代,都極其少見。

    可如今看來,這其中顯然有認知上的誤區。

    并非是他理解錯了,而是時代已經不同,無垠歲月過去,直至如今,世人對“絕巔”道途的定義,也隨之變得不同!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广东十一选五 能够赚钱的游戏 分分快三大小单双必中技巧 棋牌娱乐注册送20金币 山东群英会 广西快乐10分网站 江苏时时规则 多乐彩 时时彩最精准人工计划 如何在一分彩稳赚不赔 河北十一选五 江苏时时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