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九百八十五章 天下諸驕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最終,林尋欣然同意。

    之前在亂星灘那座湖泊底部,曾被他挖掘出三株神異無比的王藥,這可是一筆不可估量的大收獲。

    鑒石大會既然和星骸隕石有關,林尋也想去碰碰運氣。

    高天一很痛快,沒多久就給林尋湊齊了十五萬塊上品靈髓,同時將一塊令牌交給了林尋。

    憑借此令牌,林尋可以在鑒石大會上挑選價值相當于四萬顆上品靈髓以內的星骸隕石進行剖解。

    原本,高天一是打算派人陪同林尋一起前往的,但被林尋拒絕了。

    ……

    當天中午,林尋離開了天一樓。

    鑒寶大會的地址位于城郊,毗鄰界河之畔,是一座占地規模極大的園林。

    最近些天,因為界河驚變的緣故,讓得碧焰城也是變得熱鬧無比,每天都有天南海北的修道者前來。

    此時走在繁華的街道上,林尋分外能夠感受到這一點。

    “聽說了嗎,天樞圣地的當代圣子楚北海,下午時候就會抵達此地,參與到鑒石大會中。”

    “不會吧?這位絕代人物竟出關了?”

    “聽說,是因為此次鑒石大會上出現了一塊奇石,吸引了楚北海的注意。”

    街道上,到處都在議論“楚北海”這個名字,想不引起林尋注意都難。

    碧焰城只是古蒼州中的一座偏遠城池,而這天樞圣地,可是古蒼州首屈一指的古老道統!

    并且,在整個東勝界中,天樞圣地也極負盛名,影響力極大,其宗門底蘊之深,足可以追溯到上古時代。

    作為天樞圣地的當代圣子,這楚北海自然也是一位名動古蒼州的卓絕人物。

    根本不必打聽,林尋只從那些議論中就了解到了關于這楚北海的一些消息。

    此人生而不凡,天賦超絕,根骨奇佳。

    他三歲修道,拜入天樞圣地一位隱世不出的老古董門下,十五歲時,就已踏足衍輪境,自此一躍成為了古蒼州年輕一輩最耀眼的一位天驕俊杰。

    他的戰力也極其可怕,修煉的玄奧莫測,攻伐之力驚世,是真正的大道寶經。

    坊間傳聞,似楚北海這般天縱奇才,在大世來臨時,必可以在天驕金榜上占據一席之地。

    這評價就很驚人了!

    “東勝界之大,涵蓋一萬九千州,為古荒域之本源之地,不知有多少古老道統屹立其中,天驕俊杰之輩更如過江之鯽,不勝枚數,這楚北海或許稱得上絕代,但其影響力,只怕也只局限于數州之地。”

    忽然,林尋耳畔聽到一個老者的評價聲,“若說他能夠在大世來臨時躋身天驕金榜,也只能說有希望罷了。”

    這老者一看就不凡,儀態看似隨和,但無形中卻有一種大威嚴,若不仔細感知,都讓人無法察覺到。

    “老人家,你這話可有些夸夸其談了,那你認為,這東勝界年輕一輩中,誰可以稱得上名滿天下,而非局限于數州之地?”有人不滿,嘀咕問道。

    老者淡淡一笑:“年輕一輩中,名滿天下的可大有人在,比如太一道門傳人王玄魚、日月圣殿傳人禰衡真、起源神教傳人葉摩訶……”

    當說出王玄魚這個名字時,附近頓時響起倒吸涼氣的聲音,不少修者皆色變。

    當聽到禰衡真三字,修者神色已是變幻不定,帶著難以掩飾的驚色。

    而當聽到葉摩訶這個名字,場中氣氛都寂靜不少。

    林尋才剛抵達東勝界,對這片被視作“眾圣之鄉”的浩瀚世界完全就是一無所知,兩眼一抹黑。

    故而聽到這三個名字時,一點感覺都沒有。

    可當注意到附近修者神色的變化,他登時就意識到,這三個名字只怕代表著足以名震東勝界的三位絕世人物了!

    “你們覺得,此三子比之楚北海如何?”老者神色淡然。

    眾人無言,皆沉默了。

    太一道門位于東勝界極東之地,而其傳人王玄魚的名字卻能傳到這極西古蒼州,由此便可知此人其不凡了。

    除此,像日月圣殿傳人禰衡真、起源神教傳人葉摩訶,比之王玄魚也不逞多讓。

    與這三人相比,楚北海的威名卻是要稍遜一些。

    “這只是名聲而已,若真正對決,不見得楚北海不如他們。”有人忍不住反駁。

    “你說的不錯,名聲只是實力的一種,而不是實力的全部,當大世來臨,大道爭鋒開始時,就行孰強孰弱,自然能分出一個高低。”

    老者神色一直很平淡,言辭也很隨意,只是當說到這時,他忽然搖頭,喟嘆了一聲。

    “可惜,大世之爭,也是生死之爭,世間天驕雖眾,只怕大多也只會淪為他人的鋪路石!”

    然后,他身影便倏然不見,就像憑空蒸發一樣。

    鋪路石!

    林尋心中一震,一將功成萬骨枯,更何況是諸天萬驕之間的爭鋒?

    那場面,注定會更慘烈和悲壯!

    那老者是誰?

    當林尋去尋覓時,早已不見其蹤跡,堪稱是來無影,去無蹤,渺渺冥冥,鬼神不驚!

    并且,當林尋仔細思忖時,震驚地發現,腦海中,竟是根本無法回憶起那老者究竟是什么模樣!

    難道是一位圣人?

    林尋心中愈發無法平靜,小小一個碧焰城,怎會有這等近若通天的人物出現?

    不!

    這老者此來,或許僅僅只是路過,他的目的或許是那正在發生驚變的界河!

    林尋做出判斷。

    街道上熙熙攘攘,很快又恢復了之前的熱鬧。

    由于鑒石大會是在下午才開始,林尋隨意找了一處酒樓,要了一份酒菜自飲自酌起來。

    對于東勝界,他了解的很少。

    只知道,這是古荒域中被譽為“眾圣之鄉”的地方,又有著“圣道永續之地”的稱號。

    在前來時,白靈犀就曾說過,當世最頂尖的絕代天驕中,有七成出自東勝界,剩下的三成,被西恒、南玄、北斗三界各占其一。

    由此就可以想象,東勝界何其鼎盛和輝煌!

    并且隨著大世即將來臨,天下四界中年輕一輩最頂尖的絕代人物,皆會朝東勝界匯聚而來。

    因為,自上古時代就震爍世間的“天驕金榜”若出現,必然會出現在東勝界中!

    到那時,為了競奪天驕金榜的排名,諸天萬驕必將掀起一場空前絕后的爭霸!

    而樂采薇也曾說過,除了當世那些早已名噪一時的絕世人物,圣隱之地中也蟄伏著堪稱絕世的妖孽角色。

    更曾直言,大世來臨時,通往絕巔王者境的路途,注定將鋪滿天驕的血和骨!

    這就是大世之爭!

    “紀星瑤、羽靈空、舜白玄、洛迦、樂采薇……僅僅只是我見過的絕巔人物,都已經這般多了,真不知道這世上究竟還有多少類似的角色……”

    “除此,星幽帝族的少昊、沉寂于歸墟五行圣島中的那位小公子又怎可能在大世來臨時甘于寂寞?”

    “而像他們這等蟄伏不知多少歲月,只為等待大世來臨的古代怪胎又有多少?”

    林尋飲了一杯酒,心中也不免感慨,這世上永遠不缺天驕,越是往前走,就越發明白,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當然,林尋可不會忘了云慶白!

    若說紀星瑤、羽靈空這些人物是當代年輕一輩中的風云人物,那么這云慶白,算得上是一位早已屹立在當代之前的一個傳奇。

    “大消息!剛傳來消息,墨犀老怪被殺了!”

    就在此時,酒樓中有人興奮大叫,引起一陣嘩然,墨犀老怪,那可是一尊王,怎可能會被殺?

    “據傳,擊殺墨犀老怪的是一個名叫林尋的年輕人。”

    “林尋?為何沒聽說過?”

    “此子可不是我們東勝界的修道者,他來自西恒界,算得上是年輕一輩的絕巔人物,還有個‘林魔神’的綽號!”

    “林魔神?哈哈,這名號可真夠狂的,也不知他這位林魔神到了東勝界,是否還能繼續大發魔威了。”

    酒樓中議論不斷,林尋神色則不免有些異樣。

    在西恒界時,但凡誰議論自己,要么極其推崇,要么恨得咬牙切齒。

    可在這東勝界,議論者皆不以為然,且帶著調侃和戲謔的味道。

    “不對,似他這般年輕人,或許在同輩中堪稱可怖,但怎可能會是墨犀老怪的對手?”

    有人質疑。

    “聽說,這老怪是被那林尋用一座王道禁陣困殺的。”

    “原來如此,我還以為這林魔神真有這般變態呢。”

    “不過,能夠用一座大陣困殺一位王境,這林尋也算有能耐。”

    頓時,酒樓中氣氛愈發輕松。

    “聽說,天樞圣地已經下達命令,發動了一部分力量,要為墨犀老怪伸張正義,去搜尋和擒殺那林尋。”

    當聽到這,林尋心中一凜,倒是沒想到,天樞圣地反應會這般快。

    “哼,一個西恒界來的毛頭小子而已,殺死墨犀老怪可不是因為他修為多厲害,而是那墨犀老怪遭遇了埋伏,被困死于大陣中,沒有了這座大陣,他什么都不是。”

    有人忽然冷哼出聲,“若換我出手,殺他如宰雞!”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国标麻将平台 重庆时时2期4码计划 平特二肖稳赚网站 王者捕鱼现金版 陕西11选5 广东时时彩计划 辽宁12选5走势图表 公众号赞赏怎么赚钱的 安徽安徽快三走势图 国标单机免费麻将 黑龙江p62 贵州11选5开奖历史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