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九百七十六章 墨犀老怪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在邢倚天逃走后,那些仆從早已斗志崩潰,見勢不妙,都已亡命奔逃。

    林尋可不會客氣,施展冰螭步追擊,慘叫聲開始不斷響起,片刻后,這些仆從皆被鎮殺。

    可這讓林尋心中依舊有些郁氣,邢倚天沒死,殺這些仆從談不上有什么成就感的。

    可即便如此,遠處眾人還都是震驚不已,邢倚天可是東勝界年輕一輩中的厲害人物,素有盛名,卻結果卻被這少年干凈利落地鎮壓!

    “怎么,你們還等著要奪寶物?”

    林尋黑眸冷冽,掃視遠處眾人,毫不掩飾殺機。

    之前,他在湖底挖掘王藥,不亦樂乎,正在興頭上卻被邢倚天和這些家伙破壞,這讓他很不爽。

    嘩啦~

    那些修者皆色變,大多都逃竄而開。

    見識了剛才的那一場激烈交鋒,已經讓他們意識到了林尋的可怖,這時候誰還敢上去挑釁?

    就連一些半步王境都面露忌憚之色,雖感覺被一個晚輩如此威脅,臉上有些掛不住,可最終還是忍住。

    沒辦法,他們也很清楚,似這般少年,已踏足絕巔道途之上,具備了跨境界和他們對決的能耐!

    此時,整個銀色湖泊已經被打爆,湖底龜裂干涸,那一塊巨大的星骸隕石也都覆滅于戰斗廝殺中。

    這讓林尋也只能惋惜,還好他早已挖掘到“陰陽小樹”“火焰草”“黃金茯苓”這三株神異的王藥。

    并且小銀還獲得了一塊足可以促使它進階的星核,此次行動也算是收獲巨大。

    只是,就當林尋打算撤離此地時,遠處驀地涌現出一股恐怖的氣息,朝這邊暴掠而來。

    “年輕人,那湖底的機緣可是被你奪去?”這是一名須發墨綠,容顏枯槁老者,雖是人形,但卻不是人族。

    在他額頭處,生著一只瑩白獨角,足有半尺長,并且他眼瞳呈現琥珀之色,涌動妖異般的光澤。

    “墨犀老怪!”一些還沒撤退的強者見此,頓時失聲叫出,認出那枯槁老者的身份。

    這片界河對岸,就是屬于東勝界的“古蒼州”,地域廣袤,修行勢力眾多。

    其中最赫赫有名的,就是天樞圣地這一方古老道統。

    而這墨犀老怪同樣來自古蒼州,一身修為在十多年前的時候已突破王境,算得上是一尊“新王”。

    這老怪物很不簡單,其性情桀驁而暴戾,在以往曾殺過不少修道者,結下了很多血仇。

    臻至王境后,他反倒是收斂不少,并且主動向天樞圣地靠攏,欲要進入此道統,為自己選一個棲身之地。

    一位王境主動投誠,這自然是極其轟動的大事,在古蒼州鬧得沸沸揚揚,據說天樞圣地已經有所表示,打算在最近就將墨犀老怪收進道統。

    故而,當此刻見到墨犀老怪現身于此,場中強者皆不免大吃了一驚,流露出無比的忌憚。

    這可是一位真正的王境!

    天地色變,氣氛壓抑,被一股恐怖的王境威壓籠罩。

    墨犀老怪甫一出現,一對妖異般的眸就鎖定林尋身上,威勢莫測,令人呼吸都困難。這小子要倒霉了!

    那些強者暗自嘀咕,不免有些幸災樂禍,王境一現,結果早已注定!

    “怎會這樣……”寇星他們皆遍體生寒,哪能想到在這最后時刻,竟又殺出一位真正的王!

    王境,超脫于五境之上,那可是屹立世間巔峰的恐怖存在!

    盡管這墨犀老怪是一尊“新王”,在王境中的底蘊還很淺,可畢竟是一位真正的王,遠遠不是半步王境可比。

    “交出寶物,讓你離開,否則必有一死!”墨犀老怪話語很平淡,視林尋為螻蟻。

    在他這等層次中,的確根本無懼一個衍輪境少年。

    “呵,好大的口氣,你確定要與我為敵?”

    出乎所有人意料,在這等時刻,林尋渾然不懼,且神色自若,表現異于常人。

    這讓人不得不感慨,能夠踏足絕巔的強者,果然不是隨隨便便能夠被震懾的,僅僅是這份氣魄,也不是誰都能夠擁有。

    “喲!”墨犀老怪驚詫,而后露出不屑的笑容,“年輕人,你可知道什么叫王境?那就是不管你是誰,不管你背景有多大,若違逆我意,照殺不誤!”

    轟!

    說話時,他周身氣息沖霄,將云層都震散,附近虛空哀鳴,寸寸塌陷爆碎,那種王境威壓,簡直可怖到了極致。

    在這等情況下,林尋也承受著難以想象的壓力,讓得他不得不全力運轉修為去抵抗。

    “嗯?竟能擋住?”墨犀老怪又是一怔,在以往,他只需釋放出一些威壓,就能讓王境以下的對手直接跪下。

    可現在,對方一個衍輪境少年而已,卻竟不曾被震懾,這就顯得很不尋常了。

    “哼,怪不得這般狂妄,原來是一個天驕般的少年,可在我看來,什么天驕,也只能在衍輪境中稱王稱霸,終究沒有真正崛起,就如砧板之肉,為我生殺予奪!”

    墨犀老怪冷哼,如驚雷般響徹九天十地,震得遠處那些強者兩耳嗡嗡,氣血翻滾,差點癱軟倒地。

    他氣息愈發強大了,如王俯瞰世間,威壓鎮山河!

    林尋同樣壓力倍增,只是他心中卻不懼,而是在仔細體會。

    在以前,他也曾被王境強者針對,甚至還曾被黑魘天狗族的兩位王境一路追殺。

    那時候的他,根本就沒有招架之力,連抵抗的能耐都不具備,只能駕馭浩宇方舟狼狽逃竄。

    而現在則不同了,他起碼已經擁有了可以在王境面前不被震懾的底蘊!

    他周身氣機也不曾被壓制、神魂和體魄猶有掙扎和反抗的能耐,而不曾喪失行動的力量!

    這就是一種進步,并且還很大!

    “如你這般的王境,也不過如此!”這一刻,林尋笑了,有一種自信的神采。

    他也知道,對方才剛成王十多年,在王境中的底蘊和火候都要比其他老一輩王境差許多。

    可不管如何,這可是一位王!

    而今自己能夠化解和對抗對方的威壓,這已經讓林尋很振奮和滿意。

    嘶!

    全場響起倒吸冷氣的聲音,都沒想到,在這等惡劣無比的局勢下,林尋竟猶自表現得這般強硬。

    而墨犀老怪的神色則發冷,眉宇間充斥上一抹森然殺機。

    “這世上總傳言大世即將來臨,年輕一輩的天驕人物將崛起,引領古荒域未來的大世潮流,可在我看來,這顯得很可笑,若真如此,那我們這些王境又算什么?”

    墨犀老怪說話時,邁步上前,一步踏出,天地轟鳴,大道共振,一些強者只覺心臟如遭雷擊,難受得差點咳血。

    “不怕告訴你,哪怕大世來臨,圣人不出,真正能夠主宰這世間的,唯有我們這等王境存在!”

    “現在,我就用事實證明,在我面前,你也不過是一只強大了一些的螻蟻罷了,可以隨意捏死!”

    說到這,墨犀老怪探手一抓,一股無形的大手印隔空顯現,朝林尋狠狠攥去。

    那大手印力量太可怖,道音轟鳴,道光迸發,一根根指節上,彌漫的盡是大道的紋理,有法則的氣息縈繞于其中!

    遠遠一望,就讓那些強者有一種末日降臨的絕望感!

    這,就是王境!

    在任何人看來,林尋已根本沒有了逃生的希望,注定會像只蟲子一樣被捏死。

    可接下來上演的一幕,卻讓所有人瞠目結舌,下巴差點掉出來。

    轟!

    就見林尋掌心,一口數寸高的羊脂小瓶掠出,憑空陡然噴薄出漫天神焰。

    乙木青焰、爍金白焰、凈水黑焰、坤極黃焰、寶日赤焰……五種神焰化作繽紛而璀璨,猶如九天落下的河流,席卷而去。

    猝不及防之下,墨犀老怪整個人都被淹沒其中,眉毛、須發、衣服全都被燒掉,狼狽痛叫不已。

    之前的他,還如高高在上的王,視林尋為螻蟻,隨意一抓,就要將林尋捏死,這是一種極致的羞辱和不屑。

    誰曾想,一轉眼,卻發生逆轉了!

    林尋沒被捏死,反倒是墨犀老怪被燒得哇哇痛叫,王者風度蕩而無存,反倒顯得很滑稽和可笑。

    隱隱約約,竟還有一種肉香飄出……

    再看墨犀老怪,肌膚竟被燒得焦黑起來,這讓人驚駭,那五種神焰匯聚的力量簡直過于霸道和恐怖!

    “小雜碎,你這是在找死!”墨犀老怪發出暴怒的大吼,驚動十方乾坤。

    就見那火海轟然爆碎,而他的身影則暴沖而出,雖然須發皆被燒掉,讓他看起來無比狼狽,但這點輕傷根本無法給他造成實質打擊。

    只是……

    太過恥辱了!

    一位王境,卻被燒得灰頭土臉,模樣如焦黑的碳棍,這傳出去可就太丟人了。

    “死!”他沖出之后,第一時間殺向林尋。

    可林尋早在祭出大道無量瓶時,就已施展冰螭步,沖向了湖泊之外的王之禁陣中。

    當墨犀老怪追過來時,早已尋覓不見林尋蹤跡。

    “陣法?”

    此刻,王之四象禁陣還沒有運轉,氣息近若于無,只起到了遮蔽乾坤的作用。

    這讓墨犀老怪只是略一遲疑,就暴沖了進去。

    ——

    ps:補更送上!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六合彩图库大全 斯诺克比分直播网 gta什么差事赚钱快 大乐透300期 琼崖海南麻将赢的方法 胜分差 澳洲赛车开奖官方平台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走势 一羊肉串赚钱吗 挂机赚钱软件电脑 谁知道江苏快3的网址 雷速体育足球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