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中文 >武俠修真 >天驕戰紀 > 第九百三十六章 通天一劍【補】
我的書架 | 加入書架 | 舉報章節錯誤 | 返回書頁

天驕戰紀- 第九百三十六章 通天一劍【補】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是一枚黃金消息樹葉子,是來自百風流的饋贈。

    當聽說林尋前往東勝界,是要打探關于云慶白的消息時,百風流初開始很震驚,但最終并未多問什么,而是花費了一天的時間返回了風語族棲居之地一趟。

    當返回時,就將這一枚黃金消息樹葉子交給了林尋。

    上邊記載著一場關于云慶白的戰斗情景,是風語族密探偶然見得到,但因為云慶白在古荒域的影響力太大,讓得這則消息都沒來得及傳播,就被風語族的高層慎重地封存了起來。

    這一次,也多虧是百風流出面,才將這一枚黃金消息樹葉子給求了出來,否則,只要云慶白還活著,記載其上的消息只怕再無重見天日的機會。

    嗡~

    伴隨一陣奇異的波動,黃金葉子舒展開來,流淌出瑰麗的光澤,最終化作了一道光幕。

    光幕上,一名白袍男子佇足一片血海之畔,衣衫獵獵,一頭黑發隨風飛揚,露出一張平靜、淡漠之極的臉龐。

    他身姿峻拔,如劍刺空,臉龐俊美無匹,隨意立在那,就有一種睥睨九天十地的大氣魄,風采絕世無雙。

    血海洶涌,妖異而懾人,在一陣轟鳴聲中,一頭巨大的血色蛟龍沖霄而起,掀起萬千血浪。

    它軀體粗大如房屋,長有上千丈,其上覆蓋著冰冷細密的血色龍鱗,一對血眸如湖泊般,倒映諸天萬物。

    哞~

    它昂首龍吟,軀體盤踞虛空,一股難以言喻的恐怖氣息在天地間彌漫而來,讓整片血海都轟鳴激蕩,萬里虛空寸寸崩塌,威勢恐怖之極。

    僅僅只是看著,就讓林尋感到一種撲面而來的壓迫氣息。

    一頭踏足半步王境的血色蛟龍!

    并且,由于其血脈中蘊含龍息,其戰力之強要比其他半步王者要更恐怖和強大!

    白袍男子動了,踏步虛空,筆直前行,渾身散發出沖霄的凌厲劍意,猶如大放光明的一輪太陽,耀眼無匹。

    轟!

    血龍擺尾,施展恐怖秘法,掀起一道道血色道紋符號,朝白袍男子覆蓋而去。

    只是,這些攻擊還不曾靠近,就像撞在一堵無形墻壁上,轟然潰散,竟是根本無法造成任何傷害。

    林尋眼瞳驟然一縮,這是無形的劍道威勢力量,只是卻宛如實質,守護白袍男子四周,讓其宛如“萬法不侵”!

    血龍似震怒,晶瑩璀璨的血色軀體上發光,浮現出一圈猶如道紋般的漣漪,在虛空中擴散而開。

    轟!

    天搖地晃,那血色道紋晦澀而玄奧,充斥屬于龍族的大道氣息,令天地昏沉,萬物崩殂,恐怖之極。

    依照林尋自己推算,若不借助無字寶塔、無諦靈弓這些大殺器的情況下,他想要化解這一擊,也得費很大勁才能辦到。

    可對于那白袍男子而言,他只是隨手一劃,一道近若虛幻的劍意斬出,就輕而易舉破滅了這一切!

    鏘!

    而后,在白袍男子眼瞳中,陡然迸射出一對熾盛的神虹,交錯融合在一起,化作了一柄道劍。

    劍長三尺三寸,寬四指,通體覆蓋密集的晦澀紋理,甫一出現,天地一顫,虛空紊亂,一股難以言喻的通天劍意涌現世間,似能夠驚艷古今歲月!

    林尋眼前一陣刺痛,什么也看不到了。

    也就在同時,那一道光幕驟然消失,突兀地結束了,沒人知道,在那無比驚艷的通天一劍下,那頭血龍是否還有活命的機會。

    房間中,一片沉寂,林尋在腦海中回憶那一劍,越揣摩就越心悸,其上的大道氣息太過濃烈和浩瀚,凌厲到了極致,也恐怖到了極致。

    不知覺間,林尋背上衣襟已被一層冷汗浸透。

    云慶白!

    那白袍男子就是那個被譽為古荒域當世第一劍修的傳奇人物,一個號稱王境以下無敵的存在!

    可對林尋而言,此人只有一個身份,那就是滅殺他林家嫡系一眾親友的元兇。

    “五年前,他已經如此強大了……”

    林尋喃喃,心中有些沉重,親眼目睹了云慶白的一場戰斗,雖只是一個短暫的場景,可卻讓林尋意識到了這個仇敵有多可怕。

    這還是五年前的一場戰斗,對云慶白這等卓絕之極的蓋世人物而言,五年的時間,足夠他的實力再度產生極大的蛻變了!

    連林尋都有些吃不透,今日之云慶白究竟已經強大到了何等程度。

    “他的力量很精純,根基雄渾之極,對于大道力量的掌控更已臻至化境,若現在和他對決,我只有兩成擊敗他的把握,而想殺死他的話,一成把握也沒有。”

    旁邊,夏至輕聲開口,聲音清冽悅耳如天籟。

    可她此話一出,卻讓林尋神色愈發凝重。

    剛才那一戰,云慶白只是衍輪上境修為,可卻讓夏至都承認擊殺不了他,可想而知云慶白戰力何等強橫。

    要知道,當初在論道燈會上,夏至在擊殺沐劍霆、李清歡那些絕代人物時,也才只不過用了一招,就摧枯拉朽般將對方一一抹除!

    “不過,他想擊殺我,同樣不可能。”

    夏至認真點評道,美麗到足以令天地黯然失色的小臉上,盡是思忖之色,“你若和他為敵,目前來看,若只較量自身戰力,勝算很渺茫。”

    “這是五年前的一場戰斗。”林尋提醒道。

    “那就更沒希望了。”夏至隨口道,這就是夏至,從來不會欺騙林尋,說話也從來都不會婉轉,倒并非是為了打擊林尋故意為之。

    林尋一陣沉默,敵人的強大,完全出乎他意料,也是在這一刻,他才深刻明白,即便此時找到云慶白,報仇也注定無望。

    “不過,我更看好你。”夏至忽然道。

    “什么時候,我都已淪落到讓你來安慰我的地步了?”林尋苦笑道。

    “我是認真的。”夏至說道,“你覺得我會看錯你嗎?”

    “呃……”林尋有些不知該如何回答了,心中卻挺受用,剛才目睹了云慶白的絕世威勢,的確給他造成了不小的沖擊。

    “相信我,你只是比他起步晚了一些罷了,以后的你注定會凌駕于他之上。”

    夏至言辭平靜,卻透著一種理所當然,必當如此的味道,無疑,這是一種對林尋的絕對自信。然后,她就去睡覺了。

    云慶白或許很強大,但卻讓她一點都不感興趣,也無法給她造成任何影響。

    她的世界里,或許除了修行,就只能容下林尋一人了。

    ……

    接下來的時間,林尋將這一枚黃金葉子上記錄的一幕幕戰斗情景反復觀摩了一次又一次。

    只是和之前不同,他的心態已經變了,變得平靜和堅定,在觀摩敵人之強大,以印證自我之強弱。

    擊敗敵人的最好辦法,就是先徹底全面地了解敵人!

    云慶白的強大,讓林尋遭受沖擊之余,也被激發起了前所未有的斗志,他從來不是一個輕言放棄的人,否則,也不可能從一座偏遠的牢獄中走出之后,擁有今日之成就。

    正如夏至所言,云慶白所擁有的優勢,就在于他比林尋更早踏上了修行之路。

    在林尋還不曾出生時,云慶白就已經是通天劍宗一位久負盛名的絕代人物。

    并且,云慶白今日之強大,來的并不光彩,動用的也并非他自身所擁有的力量!

    起碼,若無他當年從林尋身上挖走的本源靈脈,注定不可能會有今日之威名!

    與之對比,林尋目前唯一所欠缺的,或許就是時間了。

    “你在變強,我何嘗不也如此?終有一日,我會變得比你更強!”

    許久,林尋深吸一口氣,心境愈發堅定了,整個人猶如產生蛻變般,有一種明凈而出塵的氣韻。

    ……

    半個月后。

    載著林尋一行人的寶船終于抵達目的地。

    汶水城,位于西恒界極東之地附近,毗鄰界河。

    和以往相比,最近一段時間里,汶水城變得異常熱鬧,有許許多多來自四面八方的修者匯聚而來。

    原因很簡單,界河發生驚變,正在逐漸消退,極可能是預兆著四大界統一的一種跡象!

    為了探究這一場驚變的本源,西恒界許多強者都被吸引而來。

    并且,近段時間中,有許多前往界河中探險的強者,或多或少皆獲得了一些機緣。

    有前所未見的古老奇珍、也有稀奇而古怪的靈材、更不乏一些只存在于上古時代的一些遺跡和殘碎古董。

    這些物品在以往也偶爾會被發現,卻不像近段時間被發現得那般頻繁。

    浪潮退去時,就會露出沙灘上遺留的貝殼和珍珠。

    同樣,若界河真的在逐漸消退,那么掩藏在其中的一些秘密和機緣也必將浮現于世間!

    不管如何,這一切的征兆,無疑預示著,界河之中的確有著某種堪稱驚天的變故在發生著。

    “大消息!一位銀電紫貂族的強者冒死進入界河中的一座上古遺跡中,發現了一桿殘碎的染血戰矛,雖斑駁而腐朽,但其上的血漬卻彌漫著一絲真正的圣人氣息。”

    “不出意外,這一桿殘碎的古老戰矛曾飲過圣人之血!”

    當林尋他們一行人進入汶水城時,恰好就聽說了這一則在今日才剛剛傳回來的轟動大消息。

    ——

    ps:這一章是補昨天欠下的。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时时彩平台 河北快3跨度走势图带连 网赌怎么能100赢几万 七乐彩中奖图表 排列五app下载 江西快3一定牛 微信麻将群赌博报警 2010足球直播 刚上班的老师怎样赚钱 新快3遗漏数据360彩票 欢乐麻将全集旧版本 福建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