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九百二十五章 枯榮互轉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蒼梧山外。

    “羽靈空死了!”

    當這則消息傳出,所有修者第一個念頭就是,假的!

    那可是南玄界長生凈土的絕代人物,出身圣人世家,早已名滿南玄一界,底蘊之雄厚,冠絕同輩。

    似這般人物,怎可能被殺死?

    可隨著關于羽靈空之死的消息越來越多地傳出來,一眾修者皆沉默了,臉色變幻不定,內心猶如激蕩的雷霆在轟鳴,掀起驚濤駭浪。

    場中氣氛死寂而壓抑。

    縱然是金鶴婆婆等一眾大人物,在這一刻也被狠狠震撼。

    那林魔神,真有這般強大?

    若羽靈空真的被他所殺,那他的修為在同一輩中又達到了何等程度?

    “長生殿也無用,它被林魔神手中的一座神秘寶塔牽制,無法讓羽靈空絕地反擊。”

    當得知此消息,修者們的情緒愈發復雜了,震撼中有著抑制不住的惘然。

    那林魔神竟真如傳聞中那般掌握有圣寶!

    并且還不是一般的圣寶,否則哪可能和長生殿這等圣道至寶對峙?

    一個來自下界的少年,卻在短短不到半年時間中攪動西恒界風云,高歌猛進,一次又一次震撼世人。

    他無依無靠,孤身一人,卻硬生生在年輕一輩的爭鋒中殺出一條輝煌路,這本身就像是一個奇跡,足以驚艷世間。

    至今,西恒界中誰不知道他林魔神的名字?

    可以預見,當他擊殺羽靈空的消息傳出去之后,只怕不止是會轟動西恒界,甚至會將其威名擴散到東勝界、南玄界、北斗界!

    許多修者都有一種恍惚的感覺,這林魔神崛起的太快,難道在年輕一輩中,他已真的近若無敵?

    這世上的同輩中人,還有能和林魔神對抗的嗎?

    也有很多修者心理失衡,無法接受,一個來自貧瘠下界的少年,連師門都沒有,卻在西恒界中一枝獨秀,引領風騷,這讓他們情何以堪?

    而就在這寂靜、壓抑的氣氛中,又有最新的消息傳出——

    “林魔神遭劫,被長生殿擊成重傷,正被群雄圍攻,不出意外,他極可能伏誅!”

    一下子,原本壓抑死寂的氣氛被打破,令全場嘩然,各種聲音嘈雜的響起,像炸開了鍋。

    “多行不義必自斃!似林魔神這種人,就不應該留在世上!”

    有修者幸災樂禍。

    “不可能,這世間好不容易出了一位林魔神這般的絕代人物,以后是注定要引領一個時代的潮流,怎可能就此伏誅?”

    也有修者無法接受。

    而那些大人物則都不約而同地暗松一口氣,不少人都露出了若有若無的笑意。

    林魔神若活著,注定要壓得他們那些古老道統中的傳人無法抬起頭,像一座大山般讓人喘不過氣。

    還好,他終究要遭難了!

    金鶴婆婆很惋惜,她一直建議招攬林尋為徒,認為這般絕世奇才,應當有一個更遠大的前程,而今得知他將遭難,心緒一下子變得復雜無比。

    只是,等待許久,也不見新消息傳出,讓蒼梧山外的一眾修者皆有些急不可耐了。

    “林魔神究竟死了沒有?”

    所有修者心生疑惑。

    也就在此時,最新消息傳出——林魔神沒有伏誅,反而是那些圍攻他的天驕人物,全都被擊殺當場,而做出這一切的,是一個突兀出現的神秘少女!

    “太可怕了,一矛擊殺一人,絕無活口,那些絕代人物在她手中,簡直像紙糊般不堪一擊!”

    當這則消息傳出,場中先是一片詭異的死寂,而后,徹底變得喧囂和沸騰。

    有人振奮激動,也有人失魂落魄。

    在這些嘩然聲中,還有一陣又一陣撕心裂肺般的怒吼聲響徹。

    “敢殺我玉虛觀傳人沐劍霆,不管你有多大能耐,也要以命贖罪!”

    “不可能,我那孫兒商甲天生掌握神秘道紋,怎可能就此遭劫?林魔神,你不得好死啊!”

    “自今日起,我滄溟道宗不惜一切代價,誅殺林魔神,為李清歡報仇!”

    那些大人物皆臉色鐵青,怒火中燒,一副幾欲發狂的樣子,恐怖的殺機充盈天地,令這片區域變得肅殺無比。

    頓時,全場嘩然聲被壓制。

    所有人都意識到,這次林魔神就是活著走出來,可也需要去面對諸多大人物的怒火!

    為何會如此?

    簡單,林魔神雖強,可卻沒有足以給予他庇護的大勢力,讓得那些大人物才敢如此肆無忌憚地進行針對!

    根本不必多想,今日發生的事情太勁爆,注定將化作一場滔天風暴,在接下來的日子中,讓西恒界各大古老道統震動,也會讓少年魔神林尋的名字再一次傳遍天下,成為名副其實的風云人物。

    當然,還有一個前提,那就是林尋走出蒼梧山時,能否擋得住來自那些大人物的怒火和殺機。

    同時,還有一個疑惑縈繞在所有修者心頭,那掌握黑傘,手持紫矛的神秘少女又是誰?

    ……

    ……

    那近若虛無的門戶中,是一條時空甬道,五彩繽紛的時空光帶扭曲在一起,有一種令人心悸的美麗。

    進入其中,猶如進入瑰麗的混沌空間,周圍有灰濛濛的霧靄浮沉,那些皆是規則所化,唯有圣人才能窺探其中所蘊含的至高奧秘。

    嘩啦~

    就宛如在一剎那間,林尋他們都沒來得及反應,就被一股時空力量推了出去。

    來到外界。

    遠山蒼翠,青黛如煙,這是一座山中峽谷,抬頭看去,峰巒如聚,群山疊翠,天地高遠,有一種莽荒原始氣象。

    轟隆隆!

    一條瀑布從一側萬仞山巔落下,猶如白龍倒掛,發出若雷鳴似的轟震聲,水霧氤氳,浪花如雪。

    這是什么地方,距離蒼梧山又有多遠?

    林尋他們兩眼一抹黑,但可以確定的是,這不是蒼梧山之外,起碼暫時可以稱作是一個安全之地。

    “林尋,我想睡覺了。”旁邊的夏至忽然開口,她撐著一把黑傘,色澤猶如永夜,遮蔽天宇白光。

    “又要進行寂滅修行嗎?”林尋心中一緊。

    “不是。”夏至搖頭,“我所修煉的法門,枯榮互轉,極盛而衰,極衰而盛,周而復始,很討厭,只有打破有極之壁障,踏足無極之境,才能消除此缺陷。”

    說到最后,她皺了皺精致的黛眉。

    “這么說,你現在……”林尋眼瞳一凝。

    “無法戰斗。”夏至毫無隱瞞。

    林尋一陣錯愕,這寂滅九轉功還真是怪異,他不敢怠慢,讓夏至進入無字寶塔中休息。

    “你和她……究竟是什么關系?”白靈犀一直沉默,此刻終究忍不住問了出來。

    “早些年從山林中撿回來的。”林尋笑起來,“從那時候起,我倆差不多就算是相依為命了。”

    白靈犀錯愕,感到很荒謬,隨隨便便就撿回一個如此獨特而強大的少女?

    旋即,她心中釋然,認為林尋是開玩笑,不愿意多說關于夏至的事情。

    “接下來你打算怎么辦?”白靈犀問道。

    “抓緊時間修復傷勢。”林尋毫不猶豫道。

    “現在不走?”

    “我懷疑很快就有人找上門來。”

    林尋黑眸幽邃,臨離開那蒼梧山時,老流氓可曾認真提醒過,縱然抵達外界,短時間內也注定不會安全。

    做出決斷,林尋將一滴“王藥菁華”給了白靈犀:“用這個修復傷勢,恢復得更快。”

    這是一滴從老流氓身上提取出一滴本源菁華,堪稱瑰寶,擁有起死回生的神效。

    林尋費勁手段,也才從那老家伙手中勒索了三滴而已。

    “這……是不是太寶貴了?”白靈犀動容,神秀明凈的玉容上泛著一絲異樣。

    她一眼就看出此藥的神妙,寥寥一滴,卻氤氳著神性道光,噴薄一縷縷燦爛神圣霞光,簡直像傳說中的“仙露”似的。

    “讓你拿著就拿著。”林尋笑道,強塞給了她。

    在那道壇頂部時,白靈犀曾不顧生死替自己抵擋殺伐,這才讓得她負傷累累。

    這可是過命的交情,僅僅只是一滴王藥菁華而已,林尋哪會舍不得了。

    “抓緊時間修煉吧。”

    林尋在瀑布一側的巖石上盤膝坐下,開始全力調息。

    他此次受傷太嚴重,是被圣寶的法則力量重創,幾乎要殞命,能夠堅持到現在,還多虧了那老流氓贈予的一縷根須和一片青翠葉子。

    這兩種寶物雖不如王藥菁華,可也神效驚人,足可以將他周身傷勢修復,目前他唯一欠缺的就是修復的時間。

    白靈犀駐足在那,白衣染血,俏臉蒼白,但氣質依舊如從前般空靈和神秀,宛如從畫中走出來。

    她怔怔看了正在打坐修煉的林尋許久,瑩潤的唇角邊泛起一抹意味難明的弧度。

    “若是選擇道侶,這家伙倒是很不錯……”

    只是,她很快又想起了夏至,心中頓時一陣曬然,誰想和林尋結為道侶,注定首先得過了夏至那一關。

    這可是一個神一般的少女,一想到夏至那強大到令人絕望的手段,白靈犀頓剛才那不經意間產生的一絲念頭頓時就熄滅了。

    “以后我倒要看看,哪個女人有勇氣敢去招惹林尋了……”白靈犀有些惡趣味地想到。

    ——

    ps:還沒吃飯,餓得心慌,金魚先扒飯去,第四更晚上11點左右。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时时彩五星直选单式平刷 竟彩 扎金花玩法与技巧视频 3d彩票缩水软件 东北麻将推倒胡 网易比分直播 北京股票配资公司 甘肃11选5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33期 如何利用1元购赚钱吗 广东快乐10分软件下载 广东体育彩票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