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八百六十六章 爭奪火蓮之花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很快,在一眾震驚目光注視下,林尋的身影漸去漸遠,朝那冰山之巔靠近過去。

    許多修者倒吸涼氣,這家伙究竟是誰,為何不曾聽說,參與此次論道燈會的絕代人物中竟還有這樣一號人物?

    也有人震驚之后,又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

    “嘿嘿,這下有熱鬧看了,那山巔附近區域,早已被十多位強橫無匹的厲害人物占據,這家伙冒然靠近過去,就看是否有能耐佇足了。”

    “玄陽門傳人武斷崖、滄溟道宗李清歡這等早已名震西恒界的絕代天驕可都在附近盤踞!”

    “海鯊族的當代圣子,被譽為煞魔海十大絕代天驕之一的沙流禪,可一直霸占著山巔那一處最佳位置!”

    這時候因為沒有火蓮花出現,許多修者皆將目光看向了林尋,進行議論,有的震驚和詫異,也有幸災樂禍打算看熱鬧的。

    “沙流禪竟然也在這里……”山腳處,聶逸安的神色變得愈發古怪了,眸子中隱隱有些憐憫的味道。

    他突然感覺,這沙流禪似乎太倒霉了一些……

    嗯?

    與此同時,剛剛靠近山巔附近的林尋,也一眼就看到了沙流禪。

    這家伙一襲黑袍,軒昂雄峻的身軀盤膝坐在一處冰巖上,一頭蔚藍長發在風中飄揚,冷峻的面龐掛著一抹獨有的睥睨霸道之意,懾人無比。

    他正自打坐,當察覺到林尋的目光透射過來,緊閉的眸倏然睜開,迸射出一對炫亮如電的血色光束。

    “呵,又來了一個不知死活的東西!”

    沙流禪先是一怔,旋即就冷哼出聲,“各位,你們看誰先出手,試一試這家伙是否有資格留在這片地方?”

    顯然,他并沒有認出林尋。

    這讓林尋心中也不禁有些怪異的感覺,這家伙還真是不長記性,一如從前般囂張。

    “讓我來吧。”

    一個白衣飄飄,英俊瀟灑的青年踱步而出,手執玉扇,頭戴羽冠,俊采風流。

    “玄陽門武斷崖!”

    遠處傳來驚呼聲,躁動不已,顯然沒想到,率先走出來要阻止林尋的,竟會是這位絕代人物。

    “那小子有麻煩了。”一些天驕之輩面帶憐憫。

    他們皆來自古老道統,自然都清楚,武斷崖何其強大,別看他外表瀟灑倜儻,實則動起手來,兇悍而狠辣。

    在玄陽門中,此人更有著“瘋魔刀君”的稱號,一身修為雄厚而可怖,極其之耀眼。

    據說,武斷崖曾只身一人獨闖西恒界赫赫有名的大兇之地“五毒巢”,斬殺一眾兇厲無匹的妖修之輩,讓得千里之地流血成河,尸骨成山!

    “這位朋友看起來很陌生,不知是來自西恒界哪個宗門的道友?”武斷崖笑吟吟看著林尋,眸子中冷芒流竄,如刀似劍,懾人魂魄。

    “我勸你最好退回去。”

    林尋斜睨了他一眼,就收回目光。

    前些陣子在星崖城的時候,百風流幫他搜集了不少情報,其中就有關于這武斷崖的。

    林尋還記得,當時百風流曾言,這武斷崖雖厲害,可比之沙流禪、青漣兒尚要差了一線。

    如此一來,林尋自然懶得理會此人。

    見林旭如此不客氣,在場其他絕代人物皆是一怔,旋即曬笑不已。

    “武兄,看來這位朋友很看不起你啊。”

    “嘿嘿,有趣,一個不曾聽說過的家伙,卻敢如此有恃無恐,連武兄的問話都不理會,這膽魄可很少見。”

    而在其他區域的天驕之輩則都暗暗心驚,這家伙看起來很隨意平淡的一個人,可話語可真夠強勢的!

    “朋友,我若不退回去呢?”武斷崖依舊笑吟吟的,只是眸子中的寒芒越發熾盛,如利刃在吞吐,刺目無比。

    說話時,他邁步上前,一步步朝林尋靠近。

    “不退回去也行,那就等著被淘汰吧,我倒是很替你們玄陽門惋惜,才第一關而已,門下弟子就被淘汰,你那些師門長輩只怕會顏面無光。”

    林尋淡然道。

    “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武斷崖臉色一沉,眸子涌動著可怖的寒芒,一襲白衣獵獵作響,渾身散發出一股恐怖的威勢。

    嘩啦!

    可還不等他動手,附近虛空中,忽然涌現一抹刺目的火光,而后一株神異非凡的火蓮花從虛空中拔根而起,漂浮虛空。

    一片片花瓣飄灑出萬千道燦燦如火霞的光雨,瑰麗無邊,仔細一數,赫然有七瓣之多!

    剎那間而已,在場一眾絕代人物皆眼瞳一縮,而后全都不約而同動手了。

    “風魔手!”

    “追魂奔雷勁!”

    “大虛空印!”

    一時間,恐怖的神輝、道光、寶物橫空,綻放萬丈繽紛光澤,將那片虛空淹沒。

    “我看誰敢跟我搶!”

    最強勢的當屬沙流禪,他橫空而起,渾身血氣滔天,一掌抓下,可怖的道光化作囚籠,纏繞著可怖的電芒,朝那一株七瓣火蓮籠罩而去。

    這一刻,就連原本欲要對付林尋的武斷崖,也都改變目標,朝那火蓮爭奪而去。

    轟隆!

    這里若火山在碰撞,產生震耳欲聾的轟鳴。

    那一株火蓮出現的雖突兀,可這些絕代人物的反應卻一點都不慢,或者說,從一開始,他們就一直蓄勢以待,只不過是在此刻突然爆發了。

    唰!

    不過,最先動手的應當是林尋,不止是反應問題,而是那一株火蓮出現的地方,距離他最近。

    他腳踏冰螭步,剎那間就靠近過去。

    只是在這半途上,他又止步,身影一閃,又退到了一側。

    “哼!你倒是識時務!”

    沙流禪冷笑,沒有理會林尋,和其他人激戰在一起,爭奪那一株火蓮。

    識時務?

    林尋唇角泛起一抹曬笑,他倒并非是有意退讓,而是意識到,在自己奪取到這一株火蓮的那一刻,必然會遭受到來自其他十多個絕代人物所有攻擊。

    當然,若是真的拼命,林尋倒也有辦法化解這等危機,不過他另有決斷,不打算這么做。

    唰!

    他退開之后,并未旁觀,而是身影一閃,出現在距離山巔更好的一處料峭山崖前,手臂輕輕一探。

    驚人的一幕出現,在林尋探手的位置,原本空蕩蕩沒有任何東西,可當他的手掌剛抵達,就浮現出一株火蓮花!

    此蓮花開八瓣,若璀璨的火霞在燃燒,飄灑出萬千火雨,耀眼到了極致。

    “什么!還有一株火蓮?”

    “居然還是八瓣頂尖火蓮,這可等于獲取了一部堪稱頂尖的道法傳承!”

    冰山其他區域,當那些正在關注這一切的修者看見這一幕時,皆瞠目結舌,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可惡!”

    “該死!”

    而正在激烈爭奪廝殺的沙流禪、武斷崖等一眾絕代人物,臉色一下子難看了不少。

    林尋笑瞇瞇收起火蓮,就站在一旁,作壁上觀,神態悠悠,好整以暇。

    的確太容易了,沒有競爭,就奪取一株火蓮,并且還是八瓣,比正在被爭奪的那一株七瓣火蓮的品相還高出一籌,如此一對比,的確顯得太氣人了。

    最重要的是,林尋才剛剛抵達山巔區域,而其他人可都在此苦苦等待了許久!

    “這就是氣運啊,看不見,摸不著,卻無所不在,林魔神不愧是傳說中身懷大造化的奇才。”山腳下,聶逸安感慨艷羨不已。

    最終,經過爭奪,那一株七瓣火蓮落入到了滄溟道宗傳人李清歡手中。

    這讓林尋心中不禁有些驚訝。

    李清歡,一個相貌俊秀,溫文爾雅的青年,看起來極其低調,不顯山不露水。

    可在剛才的爭奪中,林尋卻發現,此人不知是戰斗力極其卓絕和強大,并且對時機的把控也妙到巔峰。

    “這家伙即便和沙流禪相比,也絕對不遜色一絲了,甚至可能還要更強一些……”

    林尋若有所思。

    “各位,承讓了。”李清歡收起火蓮,抱拳四顧,而后灑然一笑,就退到了自己剛才所在的位置,很低調和謙和。

    其他人盡管心有不甘,也無可奈何,臉色顯得有些陰沉。

    “小子,你剛抵達這片區域,剛才那一株火蓮可不是你應該得到的,快拿出來吧!”

    仿似是無處發泄,沙流禪目光一掃,就鎖定在林尋身上,神色冷酷而森然。

    頓時,其他人也都心中一動,看向林尋的目光變得不善。

    他們心中很不平衡,苦苦等待許久,到頭來,非但沒搶到機緣,反倒被一個剛抵達這里的家伙,輕飄飄就奪取了一株火蓮,這讓他們哪能甘心了。

    再加上林尋模樣陌生,且孤身一人,故而認為可欺。

    “朋友,識相就交出來,否則,只怕你非但會丟掉機緣,今天還可能被淘汰出局!”

    武斷崖也開口,眸光冰寒懾人。

    隱隱地,這些絕代人物從不同地方,將氣機鎖定在林尋身上,一副要逼迫其就范的架勢。

    “那家伙有大麻煩了!”其他區域的天驕皆心中一震,察覺到了林尋處境的不妙。

    “機緣天注定,爾等沒有能耐獲取,反倒要奪取我的東西,這就有些過分了吧。”

    林尋唇角泛起一抹玩味的弧度。

    ——

    ps:第四更可能會很晚,等不及的童鞋明天再看哈。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上海快三 北京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山东11选5 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 pk10直播开奖赛车网站 2018炸金花下载大全 上海快3最新开奖82 900注大底计划软件 九线拉霸水果机游戏 四川时时高手群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辽宁快乐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