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八百四十章 恩將仇報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林尋沉默了。

    藺太真的話的確足夠直白,明確告訴他,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他們青丘天狐一脈的圣女高不可攀。

    只是……

    林尋心中卻頗有些說不出的慍怒。

    當初,他之所以答應藺文君一路護送夏小蟲,可從來不曾有過其他的想法!

    可現在,自己剛抵達,就被人如此警告,這讓林尋焉能不怒?

    這是把他林尋當做什么了?

    可最終,林尋還是忍住,畢竟,對方是夏小蟲的長輩,雖說對自己很不客氣,可都是為了夏小蟲好,林尋也不好去計較什么。

    “放心吧,我和小蟲之間根本沒有什么。”

    林尋最終只說了這一句話。

    藺太真哦了一聲,道:“既然如此,你想要什么就直接說吧,就當是我族的報答和補償。”

    沒有感激,沒有熱絡的問候,只有充斥淡漠味道的警告和公事公辦的姿態。

    這一切無非是在告訴林尋,最好別有其他意圖。

    林尋皺眉,心中愈發反感,這一路上,他頻頻遭遇來自黑魘天狗族的追殺,可謂是出生入死,歷經了諸多艱難和兇險,才最終把夏小蟲安全送達此地。

    可迎來的不是感激,卻反倒是這等對待,這讓他哪能不反感?

    當即,林尋直接道:“報答和補償就不必了,待會我就會離開。”

    他心中失望和慍怒,也懶得再去詢問關于前往東勝界的事情,他就不信,離開了青丘天狐一脈的幫助,就無法前往東勝界了!

    誰曾想,他如此回答,卻讓藺太真臉色一沉,皺眉道:“年輕人,你還不死心嗎?我族有恩必報,可決不會欠下人情不還。”

    顯然,她以為林尋這是以退為進,在要挾自己,故而她話語也變得不客氣,神色間帶著一抹冷意。

    她是絕對無法容忍任何外族人和他們青丘天狐一脈的圣女有所瓜葛的。

    林尋笑了,道:“我若真要報答,只怕你們可拿不出足夠的補償,我看還是算了吧。”

    他并非說氣話,這一路上,他護送夏小蟲,殺了不知多少黑魘天狗族的強者。

    并且,也正因他的緣故,讓神秘女子顯現,一舉鏟平了黑魘天狗族分布于西恒界中的一個棲居地,令黑魘天狗族損傷慘重,死了不知多少的王境強者。

    這在無形中,可等于幫青丘天狐族化解了一場潛在的大危機!

    像這等恩情,若真要計較,豈是那般好報答的?

    只是,藺太真神色愈發陰沉了,認為林尋這是不識抬舉,她也懶得再廢話,直接了當道:“看你擁有衍輪境修為,便送你一件天階秘寶,比之一般的王道寶物也不逞多讓,想來足以補償和報答你了。”

    這是一種施舍般的態度,且帶著不容拒絕的味道,仿佛這么做,已經讓林尋占了很大便宜。

    這讓林尋差點控制不住內心的情緒,反感到了極致。

    他手中不止有浩宇方舟、斷刃這等逆天般的寶物,還有無諦靈弓、碧落之箭、無字寶塔,甚至,寶塔中還鎮壓著不少瑰寶,哪會在意一件天階秘寶?

    可是,看了看遠處正自歡快聊天的夏小蟲,林尋心中終究有些不忍,頓時暗嘆一聲,道:“既然如此,那就多謝了。”

    當即,藺太真露出一抹勝利般的微笑,神色愈發高傲,隨手拿出一方玉盒,遞給了林尋:“拿到此寶,你和我族便兩不相欠,還望你好自為之。”

    林尋已經懶得敷衍,拿過玉盒,看也不看就丟進儲物戒指內。

    而后他轉身來到夏小蟲身邊,渾然不理會藺太真那直欲殺人的目光,說道:“小蟲,我要先離開了。”

    夏小蟲一驚,噌地起身:“林尋哥哥,我也要跟你一起走。”

    藺太真見此,臉上頓時浮現一抹陰霾,心中恚怒,這小子還說和小蟲沒有瓜葛?

    “我有緊急事情要辦,以后若有閑暇,就會來看你的。”林尋揉了揉小丫頭的腦袋,一路相隨相伴,他心中也有些不舍。

    最終,他還是狠心,轉身而去。

    “林尋哥哥!”

    夏小蟲就要追上來,卻被藺太真攔住,這讓小丫頭頗為惱火和生氣,大叫不已,眼見林尋越走越遠,她那清純的小臉上,眼淚已是止不住地簌簌掉下來。

    藺太真見此,眉宇間的陰霾愈發濃重。

    她活了大半輩子,哪會看不出,這丫頭是對那少年產生了極大的依賴,極可能早已暗生情愫了!

    “小蟲,你路途勞頓,還是好好歇息一下吧。”

    藺太真說著,就將夏小蟲以秘法催眠,令其昏睡了過去。

    而后,她看向林尋離去的方向,眉宇間閃過一抹冷意。

    ……

    路途上,林尋心中也有些郁悶,難以宣泄,他著實沒想到,在抵達青丘之山后,會碰到如此惡心人的事情。

    “若不是小蟲,小爺我還會聽你一個老婆娘唧唧歪歪?”

    林尋拎著酒葫蘆,獨自吃悶酒。

    只是,很快他就眼瞳一瞇,感受到一股強烈的殺機。

    幾乎同時,一道冰冷的聲音在耳畔響起:“年輕人,我思來想去,與其讓你離去,還不如留下來為好。”

    伴隨聲音,一道身影顯現,白發如雪,容顏嬌媚而冰冷,赫然正是剛剛才見過面的藺太真!

    “給我個理由。”

    林尋神色一下子變得平靜淡漠之極,心中原本就積蓄的郁悶和惱怒徹底抑制不住了,自己都已低頭隱忍,這老婆娘竟還打算不依不饒,殺人滅口不成?

    “原本,你于我族有大恩,是該好好報答你的,只可惜,若讓你離去,只怕會泄露我族棲居在青丘之山上的秘密。”

    藺太真神色孤傲而冰冷,淡然說道,“最重要的是,若我沒看錯,你應當修煉了屬于我族的秘傳絕學大無相術,你覺得……我還會放任你離去嗎?”

    她擋在虛空中,殺氣彌漫。

    “這就叫恩將仇報吧?”

    林尋黑眸冷冽,怒極而笑,“我修行至今,還從不曾見過似你這般無恥的老東西!”

    “年輕人,我知道你很不甘,可這又能怪得了誰?無論為了我族圣女,或者為了我族的絕學不泄露出去,也只能把你留下來了。”

    藺太真面無表情,殺機愈發凜冽。

    話音剛落,她已毫不猶豫動手。

    轟!

    一道紫色的大手印浮現,遮天蓋地,壓迫虛空,隆隆作響,朝林尋鎮殺。

    附近山岳根本無法承受這種恐怖力量,直接轟然傾塌爆碎,巖石在瞬間齏粉。這藺太真非常恐怖,擁有半步王境的實力,且一動手便施展殺招,要將林尋抹殺當場。

    林尋神色漠然,黑眸深處則燃燒著洶洶怒火,他身影一閃,那一道大手印轟然落下,發出巨響,大地被砸出一個巨坑,龜裂的縫隙擴散。

    “年輕人,不必掙扎了,從你修行大無相術那一刻起,你的命就早已注定。”

    藺太真一頭白發飛揚,神色淡漠,高高在上,他施展秘法,掄動掌印,虛空中紫色神輝呼嘯,恐怖無邊。

    “你這么做,就不怕小蟲失望?”林尋冷冷問道,在漫天攻擊中不斷進行挪移閃避。

    “小蟲還小,不懂人心險惡,只要將你抹除,以后她自然不可能知道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

    藺太真駢指如劍,迸射出漫天紫色劍芒,燦燦迸射絕世鋒芒,將天穹都覆蓋,殺伐氣恐怖之極。

    林尋深吸一口氣,依舊不曾反擊,運轉冰螭步進行閃避,道:“這是你青丘天狐一脈的意思,還是你一個人的決斷?”

    鋒利的劍雨將虛空撕裂無數觸目驚心的窟窿,場景駭人,只是依舊不曾傷到林尋。

    這讓藺太真不禁有些意外,眉宇間殺機愈發濃烈,道:“死到臨頭,還問那么多做什么?乖乖受死,我給你一個痛快!”

    轟隆!

    她身影飛舞,掌指一劃,一縷縷紫色神輝化作恐怖的劍芒,纏繞著雷電力量,密密麻麻,朝林尋覆蓋。

    這一擊堪稱恐怖,換做以前的林尋,絕對不敢攖其鋒芒。

    “老婆娘,還真當我怕了你不成?”

    林尋咬牙,恨得徹底無法隱忍了,這老婆娘不止恩將仇報,更要殺人滅口,此刻哪怕就是夏小蟲來了,他都不會再忍下去。

    轟!

    陡然間,林尋周身氣勢一變,絕塵空靈,有一種氣吞九天十地,睥睨無雙的氣魄。

    比之剛才,他簡直像變成另外一個人,周身清輝彌漫,圓潤的道意力量轟鳴,一道神輪虛影浮現腦后,大放無量光明,將山河乾坤都照亮!

    嗯?

    藺太真眼瞳一縮,有些驚詫,一個衍輪境少年,竟會擁有這般強橫的氣息,這讓她不免有些意外。

    但旋即她就冷哼,作為半步王者,她可不懼一個后輩晚生了!

    她破空殺來,雙手一抓,漫天紫色雷電劍芒垂落,宛如瀑布落九天。

    只是,就在這一瞬,林尋眉心之地突然掠出一道瑩白如雪,宛如夢幻般的刀芒,綻放出璀璨的神華。

    唰!

    刀芒掠起,其勢如神虹,似欲上斬九天,下斷九幽!

    “啊——!”

    藺太真發出尖叫,右臂直接被斬,拋飛虛空,其右邊身軀也被掃中,撕裂開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差點被開膛破肚,直接仰頭從虛空墜落。

    ——

    ps:就在剛剛,小區電表覆蓋的區域突然著火,電光火花亂竄,焦糊的塑料味道彌漫整個小區,嚇得街坊鄰居全都從家跑出來了,沒多久,消防車就來了,尼瑪,這已經是兩年來第二次發生這種火災了!

    還好筆記本有電,支撐著寫完了這一章,用手機流量順利上傳成功,大家覺得金魚這是怎樣一種碼字精神?

    覺得贊的請月票支持,讓金魚也壓壓驚……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多赢计划app 中国福彩app 幸运飞艇六码技巧规律 欢乐生肖计划下载 2012奥运足球直播 4056游戏大厅完整版 现在学什么行业赚钱多 双色球 爱游棋牌游戏大厅 现在在小县城里开什么店能赚钱 湖南快乐十分基本走势图 浙江快乐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