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七百八十九章 貪心作祟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那名男子模樣頗為英俊,只是當認出林尋時,眉宇間卻浮現出一抹陰霾,心中涌起一股說不出是憤怒還是恐懼的情緒。

    這男子不是別人,正是靈璣派傳人莫風。

    當初在紫牛山進行宗門試煉時,就因為一個道歉的問題,讓得他們一行人被林尋連番戲弄,郁悶憤怒得差點吐血。

    可最終,他們還是認栽了,不敢報復,因為連岳劍鳴都對林尋賞識有加,在這等情況下,他們哪還有膽子去報復?

    只是,莫風卻萬沒想到,竟會在這炎都城中再度碰到林尋。

    “你認得此子?”

    旁邊的老者開口,他一襲寶藍色道袍,頭發盤髻,肌膚瑩潤光潔若嬰孩,一派仙風道骨的模樣。

    他名叫韓言缺,靈璣派一名衍輪上境長老,同時也是莫風的授業恩師。

    “嗯。”莫風點頭。

    想了想,他苦澀說道:“師尊,前些天的宗門大比,我們靈璣派的排名之所以墊底,就是在試煉的途中,受到了此人的干擾。”

    說到這,莫風心中涌出一抹深深的愧疚,道:“說起來,也是我們有錯在先,不經意間得罪了對方,才惹出了這等禍事。”

    “原來是被此子所干擾,這就合情合理了。”

    韓言缺神色間帶著一抹異色,聲音也帶著一股說不出的味道。

    這讓莫風一怔,原本以為,韓言缺必然會動怒或者訓斥于他,沒曾想,卻會是這樣一種反應。

    最讓莫風愕然的是,下一刻韓言缺竟是抬手拍了拍他肩膀,溫聲安慰道:“你們敗在他手中并不虧,此子的戰斗力可極其可怖兇殘,他沒有對你們下狠手,已經很不錯了。”

    莫風有些發懵,這是什么情況?往日里嚴厲無比的師尊,怎會變得如此好說話?

    并且還破天荒地對自己進行安慰!

    莫風都有種淚流的沖動,多少年了,一直對自己要求嚴厲的師父,都不曾像這般安撫過自己了?

    韓言缺此刻心緒也是復雜無比。

    他見過林尋,當初在星墜峰下,他曾親眼看見林尋是如何大發神威,強勢登上星墜峰的,沿途幾乎無人敢阻!

    最不可思議的是,最后就連枯藤老怪出動,都沒能殺死那少年,并且被他憑借一件疑似圣寶的寶船抽身而退!

    在這等情況下,得知自己的弟子曾被林尋戲弄,他自然很理解,因為他很清楚,莫風根本就不可能是那少年的對手。

    “嗯?”

    忽然,韓言缺猛地想起一件事,那少年手中的寶船可是一件神妙不可測的寶物,疑似傳說中的圣寶,甚至可以避開那星墜峰古老圣陣的壓制!

    一想到這,韓言缺心中就抑制不住地涌起一抹貪念,當即吩咐道:“你呆在這里,給我牢牢盯著此子,我有急事,先返回一趟宗門。”

    他要回去跟靈璣派的高層相商,若是能抓住此次機會為宗門奪取一件圣寶,那絕對不亞于獲取了一場天大的造化!

    圣寶啊,擁有通天蓋世之神威,恐怖無邊,若能擁有,絕對可以讓他們靈璣派在“四宗三族”勢力中脫穎而出,成為這火靈州的真正霸主!

    “必須得抓緊時間,機不可失!”

    韓言越想心中的貪念就越熾盛,有些控制不住的跡象,都恨不得立刻出手。

    可他最終忍住,知道此事記不得,必須進行周密的籌劃。

    畢竟,那少年看似只是洞天境,可卻能逃過來自枯藤老怪的擊殺,若是無法一擊將其擒下,后果可就著實難料了。

    “師尊,您這是要做什么?”

    莫風并不傻,他能夠成為靈璣派年輕一輩中的翹楚人物,論及天賦和心智,是一般修者遠遠無法比擬的。

    第一時間他就察覺到,師尊此刻的決定,只怕是和剛才進入松煙道場的林尋有關!

    “這些事你不必知曉,你只要盯緊那少年,時刻掌握其蹤跡就行了,切記,萬不可打草驚蛇!”

    韓言缺嚴肅囑咐了一番,就匆匆而去。

    而見此,莫風心中咯噔一下,涌起一抹不好的預感,師尊似乎是要回宗門請援手,來對付那少年?

    他深吸一口氣,強自壓制下心中的驚意,猛地一咬牙,也閃身走進了松煙武道場。

    ……

    松煙道場。

    休息區,一位身影綽約,氣質清冷的少女靜靜坐在角落處,她穿著黑色的衣裙,一個銀白如雪的面具將其上半部臉龐遮掩,只露出一抹弧線完美而飽滿的紅唇,下巴尖尖,雪白晶瑩。

    她隨意坐在那,顯得幽冷而神秘,一對清眸晶瑩剔透若寶石般,像湖水般靜謐。

    “小姐,您躲在這里也不是辦法,宗門的各位長老可都眼巴巴等著您回去呢。”旁邊,一個青衣老嫗輕嘆,有些無奈。

    “我早已說過,在大世之爭來臨前,不會見任何人,可他們偏偏不聽,既然這樣,就讓他們頭疼去吧。”

    少女漫不經心開口,她聲音清冷如雪,叮咚若天籟,言辭隨意,卻有一種令人不容違逆的韻味。

    這讓她平添一股懾人的氣勢,哪怕隨意坐在那,也有一種令人不容褻瀆的孤峭之感。

    青衣老嫗愈發無奈了,只是,她似極其寵溺眼前的少女,欲言又止許多次,最終不再多勸。

    “我很生氣。”

    忽然,少女坐直身軀,若星辰般清澈燦燦的眸中迸射出一抹惱色,“就差那么一點,就能揪出那星墜峰古老圣陣中所蟄伏的一個高手,可最終還是被他逃了!”

    她抿著飽滿的紅唇,渾身散發出一股冷冽徹骨的氣息,“修行至今,我還是頭一次失手,若被我查出那家伙是誰,非痛扁他一頓不可。”

    青衣老嫗似是有些緊張,連忙道:“小姐,那星墜峰已經消失,這事過去就算了,您可千萬別鉆牛角尖。”

    少女哦了一聲,便長身而起。

    那一瞬,她就像一朵青蓮出水,綽約的身姿完全顯露,雙腿筆直修長,腰肢盈盈一握,一襲黑裙也無法遮掩其堪稱完美的身軀線條。

    面龐上,她那堪稱絕世的容顏盡管被面具遮蓋一半,可僅僅從其晶瑩如羊脂般的肌膚、挺翹的鼻梁、以及弧線飽滿的紅唇中就能看出,這少女有著一種足可以驚艷世間的美麗。

    這是一種清冷若雪、幽謐而超然的氣韻,極其之獨特和醒目,令人只遠遠看上一眼就會自慚形穢,而不敢心生一絲褻瀆。

    “小姐,您是要做什么?”青衣老嫗一怔。

    “當然是登臺玩一玩。”黑裙少女隨口道。

    “您要在這里和其他修者對決?”

    青衣老嫗瞠目結舌,一陣無語,她可太清楚少女所擁有的底蘊何其恐怖!

    別說是在這小小的武道場,也別提什么火靈州,就是放眼整個西恒界年輕一輩中,能夠有資格充當這少女對手的,絕對屈指可數!

    可她現在,卻要在這炎都城中一個規模只算一流的武道場中登臺,和其他修者切磋,這就讓人有些哭笑不得了。

    “玩玩而已,否則我心中可就太郁悶了,總得釋放一下才行。”

    黑裙少女隨口說著,就已飄然朝遠處掠去,身影一抹孤鴻,孑然不群,有一種出塵超然之意。

    “玩玩也好,若能宣泄心中郁悶,或許就有回心轉意,返回宗門的可能……”青衣老嫗沉吟。

    ……

    轟!

    擂臺上,林尋又一次擊潰一名對手,這已經是他獲得的第十九連勝,自始至終都贏得很平靜。

    是的,平靜!

    從登臺之初,他就壓制力量,專心以錘煉武道為目的,對于勝負看得已經很淡。

    談不上精彩和吸引人,所求的僅僅只是磨煉武道罷了。

    第二十場的對決已經快要開始,林尋在一旁進行休憩,心中則在思忖,所這些天所賺取的靈髓,能夠兌換多少中階凝神玉。

    嗯?

    忽然,似是心有所感,林尋抬頭,目光看向擂臺另一側,那里,走來一個身影綽約,帶著一個銀白面具的少女。

    她穿著一襲黑裙,身軀高挑,腰似絹束,肩若刀削,一對清澈的瞳似天上星辰般靜謐。

    她來到擂臺錢,隨手拿出一條青色發帶,將一頭烏黑長發束縛在腦后,露出一截白皙修長的鵝頸。她的動作不快,卻有一種寫意自如的韻律和美感,閑適從容,賞心悅目。

    “這就是自己第二十場要對決的對手?”林尋的直覺極其敏銳,第一時間判斷出,這氣質清冷若雪,孤峭幽靜的黑裙少女,應當是一個不錯的對手。

    這讓林尋心中終于產生一絲興趣,像酒逢知己,棋逢對手,讓他甚至都有些期待。

    這些天他一直不曾遇到一個可堪對決之輩,心中引以為憾,而今這黑裙少女的出現,無疑會顯得很不同!

    “希望別讓我失望吧。”

    林尋心中喃喃。

    “咦?”

    黑裙少女登上擂臺時,青絲束縛,身影超然,有一種颯爽出塵之姿。

    她也注意到了林尋,初開始不以為然,但很快就感覺到,這是一個很不一樣的家伙。

    他渾身的氣息雖平淡,卻圓潤而通達,有一種返璞的韻味,絕塵空明,這在年輕一輩中也算很罕見了,可以稱得上是天驕人物。

    這讓黑裙少女有些訝然,她原本只是想紓解心中悶氣,登上擂臺玩玩,沒曾想,卻似乎碰到一個不錯的對手。

    “希望你會很不錯吧……”

    黑裙少女瑩潤誘人的唇角勾起一抹若有若無的弧度。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江苏十一选五 我的赚钱自传 篮球竞彩比分直播 北京快三连线走势图 宫斗游戏 最科学的买彩票稳赚不赔 湖南快乐十分官方开奖 上海快三 老地方棋牌怎么代理 做鲜贝恋贝壳粉赚钱吗 6场半全场 三肖六码有那么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