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七百六十一章 路遇沖突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所謂“宗門大比”,實則很簡單,就是火靈州的“四宗三族”勢力一起聯合發起的一場大比。

    四宗,指的是千幻道宗、青松劍門、靈璣派、重玄派。

    這是西恒界火靈州中勢力最為龐大的四大宗門,門中皆有半步王者層次的強者坐鎮,弟子無數,在火靈州中極其有名。

    三族,則是柳、蕭、溫三大家族勢力。

    論及底蘊,這三大宗族的勢力,僅僅比四大宗門稍差一些,但依舊稱得上是火靈州中的霸主級勢力。

    此次宗門大比,就是由這四宗三族發起,由年輕一輩修者參與的一場試練活動。

    地點,就位于這紫牛山。

    時間為一個月。

    試練內容很簡單,就是獵殺山中兇獸,獲取其靈魄!

    當試練結果出來時,會依照各大勢力子弟所獲得的兇獸靈魄數目,來劃分出高低名次。

    各勢力子弟的名次越高,就將獲得越豐厚的獎勵。

    對這些參與試練的子弟而言,名次的高低,不止可以獲得獎勵,更是一種榮譽,足可以讓自己的名聲傳遍整個火靈州!

    了解了這些,林尋大致已明白了,只是他有些不解,這可是火靈州四宗三族中的年輕一輩修者所參與的試練。

    夏小蟲來自星穹道宗,并不屬于這七大勢力的子弟,又怎會也參與了進來?

    “我師父讓我來參加的,我就來了。”夏小蟲一副很迷糊的模樣,她也很不懂這些。

    林尋啞然,心中卻大致猜測出,必然是夏小蟲的師父動用了一些手段,讓得夏小蟲也獲得了參與此次試練的資格。

    而夏小蟲的師父能夠辦到這一步,自然也不可能是尋常之輩了。

    “這么說的話,你一個人代表了整個星穹道宗,也去和其他七大勢力進行競爭了?”

    林尋神色有些異樣。

    “嗯。”夏小蟲點頭,并沒感覺什么不對勁。

    “這丫頭真是只小糊涂蟲。”林尋曬然。

    明眼人都看得出,夏小蟲在這次試練中,根本就不可能取得多好的成績,畢竟,她只是一個人,且修為才僅僅只有靈海圓滿境層次。

    而其他七大勢力中,參與試練的子弟成群結隊,且修為比夏小蟲高的不在少數,如此對比,夏小蟲早已在此次試練中處于劣勢。

    “師父說了,只要我能在試練結束時,把手中的中階凝神珠蓄滿靈魄之力就行了。我本來以為很容易,誰知道……誰知道……”

    夏小蟲很沮喪。

    “看來,她師父也知道此次試練有些難為她了,故而才會提出這樣一個低要求。”

    林尋想到這,道:“距離試練結束不是還有十天時間嗎,我幫你。”

    出乎意料的,夏小蟲卻搖頭:“我師父說過,我的事情只能我自己來做。”

    林尋一怔,笑道:“行,我跟著你總行了吧。”

    “當然可以啦。”

    夏小蟲揚起清純的小臉,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明凈無邪。

    紫牛山綿延數千里范圍,原始而莽莽。

    按照夏小蟲的說法,這紫牛山也算一處靈秀寶地,只是山中多有兇獸出沒,不乏一些極其兇橫的恐怖生靈,故而至今不曾被人族勢力霸占。

    參與此次試練的子弟,在前來紫牛山時,就已被告誡,只允許在紫牛山外圍狩獵,不得深入。

    因為在紫牛山深處,盤踞著真正的妖王,是堪比半步王者境的存在,實力可怖之極。

    “怪不得一路上沒見到一頭兇獸,肯定是被那些參加試練的宗門子弟給獵殺一空了……”

    林尋這才恍然,并且一路上,他也發現了一些戰斗痕跡,有妖獸的血漬和殘骸橫陳荒野。

    “你這樣前行,是根本獵殺不到獵物的。”

    林尋忍不住提醒。

    “啊?”

    夏小蟲一愣,妍麗的小臉上盡是惘然。

    “還真是迷糊到家了……”

    林尋扶額輕嘆,這小丫頭還真是個樂天派,無憂無慮,沒心沒肺。

    “走,我帶你去尋覓兇獸。”

    林尋拍板,當先帶路。

    “可你怎么知道我獵殺不到獵物?”夏小蟲連忙跟上去,像好奇寶寶似的問。

    “原因很簡單,路上你也看到,有不少兇獸尸骸和血漬,這就證明,已經有很多人在我們前邊行動,跟在他們后邊,你覺得還能獵殺到兇獸嗎?”林尋耐心解釋。

    “你說的好有道理哎,簡直太厲害了!”夏小蟲清澈的大眼睛發光,欽佩不已。

    林尋哭笑不得,這哪有什么厲害的,只要是稍微有些眼力勁的修者,一眼就能判斷出來吧?

    很顯然,夏小蟲真是個一無所知的懵懂少女,并且以前應該根本就不曾經歷過這種事情。

    一邊說著,林尋已加快了前行的速度。

    沒多久,前方一座險峻山巒前,傳出一陣陣戰斗聲,顯得很激烈,有絢爛的寶光充斥其中。

    一群年輕男女,正催動寶物,在圍攻三頭暴甲金犀,戰況很激烈。

    暴甲金犀,形似巨象,周身覆蓋金燦燦的鱗片,奔騰之間,山石崩裂,樹木傾塌,極其之兇厲,論及實力,根本不弱于洞天境強者。

    “原來是他們。”

    林尋瞬間就認出,那一群年輕男女,之前曾見過,來自火靈州四大宗門之一的靈璣派,為首的青年名叫莫風,是個洞天上境的俊杰。

    “這邊走。”

    林尋想了想,改變路線,帶著夏小蟲打算繞過此地。

    吼!

    只是,遠處戰場中忽然發生變故,一頭暴甲金犀忽然暴怒,橫沖直撞,瞬息沖出了重圍,朝林尋他們這邊奔來。

    幾乎同時,場中響起驚怒的大喝聲,靈璣派一些弟子追趕過來,全力出手,要留下那暴甲金犀。

    轟隆隆~

    各色寶光傾瀉,如潮水般肆虐。

    林尋眼眸一瞇,眉宇間閃過一抹冷意,他和夏小蟲就站在這個方向上,原本打算躲避過去。

    可現在卻根本無法躲避了,那些靈璣派弟子出手時,肆無忌憚,將這片區域都覆蓋,還哪能躲避?

    若是無心之舉,倒也罷了,讓林尋皺眉的是,那些靈璣派弟子明顯也發現了他和夏小蟲,可卻毅然選擇出手,這態度就很有問題了!

    “啊——”

    夏小蟲驚叫,她反應明顯慢了一拍,當發現不對勁時,就看見一頭暴甲金犀正朝這邊轟隆隆沖來,氣勢暴戾可怖。

    而在后方,則有鋪天蓋地的攻擊如潮水般覆蓋而來……

    嗖!最終,林尋還是隱忍,出手如電,瞬息抓住夏小蟲的胳膊,腳踏冰螭步,倏然就消失原地,朝后方暴掠而去。

    轟!

    幾乎同時,漫天攻擊覆蓋下,那暴甲金犀最終沒能躲過,被擊殺當初,最終,一頭栽倒在距離林尋不到一丈的地方,龐大的身軀轟然倒地,鮮血汩汩流淌。

    唰!

    與此同時,一個靈璣派弟子飛掠而至,祭出一顆幽藍色的凝神珠,輕輕一掃,一道幽藍神虹席卷而出。

    就見暴甲金犀尸體中,一縷靈魄虛影被抽了出來,卷入那一顆凝神珠內。

    “喲,又是你這只星穹道宗的小蟲子,哈哈哈,瞧你的小臉,都被嚇得慘白慘白的,是不是以前沒見過這般血腥的場景啊?”

    那靈璣派弟子收起凝神珠,當看見夏小蟲時,頓時發出哄笑聲,神色間盡是揶揄。

    “我才不怕。”夏小蟲仰起頭,大聲道。

    而林尋則皺了皺眉,道:“朋友,你不覺得該向我們道歉嗎?”

    “道歉?”

    那靈璣派弟子用手指挖了挖耳朵,一副驚詫模樣,“你又是哪根蔥,有資格讓我道歉嗎?”

    這時候,其余兩頭暴甲金犀也被擊殺,靈魄被抽取,莫風帶著那些靈璣派弟子靠近過來。

    “怎么了?”莫風問道。

    “這家伙居然說要讓我們道歉,我在懷疑他腦袋是不是進水了,竟說出這等可笑的話語。”那靈璣派弟子笑嘻嘻說道。

    “道歉?”莫風挑了挑眉,“呵呵,這位朋友是不是誤會了,我們在這里獵殺兇獸,可從不曾冒犯過你吧?”

    “這么說,你們是敢做不敢認了?”

    林尋淡然問道,剛才若不有他在身邊,夏小蟲即便避開了暴甲金犀的沖擊,也避不開那些靈璣派弟子的攻擊。

    可現在,只是讓道歉而已,這些家伙居然不認賬!

    “呵呵,這位朋友,看來你對我們很有意見啊。”莫風眸子中閃過一抹寒芒。

    靈璣派其他弟子的神色也變得不善起來。

    一個看起來很陌生的少年而已,卻敢這般跟他們說話,難道是嫌活得不耐煩了?

    卻見林尋隨意道:“意見倒談不上,只是想討一個說法罷了,既然你們不愿道歉,那也無妨,小蟲,我們走吧。”

    說到這,他帶著夏小蟲一起,轉身就走。

    這頓時出乎了莫風等人的意料,根本沒想到,剛才林尋還那般硬氣,怎么現在卻突然“慫”了。

    “哈哈哈,外強中干,色厲內荏,原來這小子只是虛張聲勢,也太不堪了。”

    頓時,那些靈璣派弟子哄笑起來,認為是林尋畏懼而退。

    一個女弟子更是失望搖頭道:“沒想到,他外表看起來不凡,原來卻是一個慫包,若是他剛才稍稍硬氣一些,或許我還敬他三分,可現在看來,這家伙也和那小蟲子一樣,膽小怯懦,中看不中用。”

    “這種貨色,根本不值得關注,我們趕緊行動吧。”

    莫風曬笑搖頭,之前也有些看不透林尋深淺,心中有些警惕和謹慎,可現在,當見到林尋忍氣吞聲,帶著夏小蟲離去時,他頓時意識到自己多慮了。

    一個跟夏小蟲廝混在一起的少年,哪可能是什么厲害角色?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江西快三走势图一定牛 山西快乐10分走势福彩 双色球复式投注比单注大吗 捕鱼王者游戏机 山东时时彩 1378捕鱼有输很惨的吗 微信赚钱群 ro法师赚钱挂什么 黑龙江22选5开奖号码 麻将玩3局赢红包 球探网足球比分即时比分手机版 北京时时彩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