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中文 >武俠修真 >天驕戰紀 > 第六百六十三章 暗流洶涌危機現
我的書架 | 加入書架 | 舉報章節錯誤 | 返回書頁

天驕戰紀- 第六百六十三章 暗流洶涌危機現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趙泰來忽然有一種一拳砸在林尋那張笑臉上沖動。

    這笑容簡直太可惡了,一副吃定自己的模樣,讓趙泰來想拒絕都找不到任何借口。

    沒辦法,這小子都拿出大帝的話語來說事,他敢無動于衷嗎?

    “這個……”

    趙泰來很不情愿,故意想推延一下。

    卻見林尋笑容滿面道:“怎么,當今大帝的話在前輩您哪里也不好使了么?”

    “這小子也太會膈應人了!”

    趙泰來恨得直磨牙,最終他深吸一口氣,慨然起身,眉宇間帶著一抹睥睨霸氣,大手一揮,道:“走,跟我一起去瞧瞧,我倒想知道,究竟哪個皇室王爺的子女,竟敢這時候跟我找不自在!”

    顯然,他奈何不得林尋,打算把一肚子幽怨和惱火宣泄到別人頭上。

    “前輩您好氣魄!不愧是我輩楷模,就憑這種霸氣凌云的氣勢,晚輩便自愧不如啊。”

    林尋笑吟吟地拍了個馬屁。

    “滾蛋!你小子少膈應我。”

    趙泰來笑罵,林尋這種態度讓他內心實則頗為舒服。

    他可是清楚,眼前這少年在外人面前何其是兇橫和強勢,能夠讓他這般對待自己,已經很不容易了。

    當即,林尋和趙泰來、林懷遠一起離開了洗心峰。

    林懷遠人老成精,早已看出趙泰來的身份很不凡,路上抓住機會問道:“家主,不知這位前輩是?”

    “一只幫皇宮大人物辦事的老狐貍,吃人不吐骨頭的狠角色,你可當心點。”林尋隨口道。

    “啊?”林懷遠怔然。

    “你小子瞎扯淡,我就是個跑腿干雜活的苦命人,哪吃人不吐骨頭了?”趙泰來翻了個白眼。

    林懷遠頓時上前,道:“前輩,這次多謝您出手相助了,在這之前,我得跟您說一下關于那秦子鳴妻子的情況……”

    “管她是誰,重要嗎?不必說了。”趙泰來顯得很霸氣,大手一揮,就拒絕了林懷遠的好意。

    “這位前輩果然好氣魄!”林懷遠贊嘆。

    他一把年齡了,此刻卻以一種晚輩姿態自居,就連拍馬屁,都顯得很真誠和認真,宛如發自內心一樣,一點看不出虛偽敷衍的成分。

    一旁的林尋看得唇角直抽搐。

    果然,老一輩的角色,沒一個簡單的,知道什么時候該擺譜,也知道什么時候該放低姿態。

    他也知道,林懷遠這是在幫他,不過他可不希望林懷遠因此而被趙泰來看輕了。

    不管如何,林懷遠終歸是他林家人!

    “伯父,你說說也無妨。”林尋隨口道。

    一個“伯父”的稱呼,讓趙泰來頓時若有所思,明白過來,知道林尋這是有些不滿自己對待林懷遠的態度了。

    他灑然一笑,道:“也好,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那就有勞這位道友了。”

    林懷遠也明白了林尋用心,這種不著痕跡的“維護”之舉,在此刻卻像一股暖烘烘的熱流,讓林懷遠內心大受觸動,眼眶都微微泛紅,鼻子發酸。

    昨天林尋返回之后,宛如魔神般掃蕩一切,讓林懷遠也受驚無比,忐忑之極,對林尋也愈發敬畏。

    只是,那終究是敬畏,是被林尋的手段和力量所震懾。

    而今,林尋不經意的一個舉動,卻讓他突然意識到,自己這個侄兒也并非是那種冷酷鐵血之輩,起碼,在外人面前,他尚自還記得維護自己這個長輩的尊嚴,這……

    簡直太難得了!

    林尋也根本沒有想到,他這樣一個小小的舉動,卻讓林懷遠的心就此徹底折服。

    臣服和折服,這可是兩回事。

    ……

    瑞陽寶閣。

    紫禁城中一座歷史頗為悠久的名店,規格奢華高端,深受一些身家不菲的貴胄名門修者喜歡。

    原本,這座商行是屬于林家的產業,但在十多年前林家發生了那一場血腥事件發生后,就被秦家所占據和掌控。

    現如今接掌瑞陽寶閣的,是秦家嫡系一個名叫秦子鳴的族人,他還有另一個身份,那就是云雍王府的駙馬爺。

    可以說,僅僅憑借“秦家嫡系”的頭銜,都足以讓秦子鳴在紫禁城中混得順風順水。

    而再加上云雍王府“駙馬爺”的身份,就讓他在紫禁城貴胄上層社會中愈發如魚得水。

    今天的瑞陽寶閣和以往不同,顯得冷清無比。

    甚至,瑞陽寶閣所在的一條長街,都冷冷清清,幾乎看不到任何行人身影。

    秦子鳴端坐在瑞陽寶閣大殿中,臉色陰沉,眉頭緊皺。

    他的妻子趙云芝倒顯得極其平靜和雍容,她身披帝國皇室云紋宮裝,長發高盤,眉宇間帶著一抹與生俱來的驕傲。

    一眾隸屬于秦家的扈從沉默守護在四周,一個個嚴陣以待,兵鋒雖未曾出鞘,身上殺氣已彌漫而開,讓氣氛顯得肅殺而壓抑。

    “這林家還真打算反了天不成?”

    秦子鳴很不解,他打破腦袋也想不明白,僅憑一個林尋,那洗心峰林家敢和他們秦家、左家叫板,也顯得太不知死活了。

    上等門閥猶如帝國之巍峨大山,豈是誰都能夠撼動的?

    在秦子鳴看來,林家此舉,和蚍蜉撼樹也沒什么區別。

    可偏偏地,這種瘋狂而可笑的事情,在今天居然真的發生了。

    直至現在,據秦子鳴獲得的消息,紫禁城中被他們秦家和左家所占據的十三處產業,全都遭遇到林家的血腥奪取,并且還被他們成功了!

    這倒并非顯得左家和秦家太過無能,而是他們還沒有出動真正的力量,才讓林家給得逞。

    “也不知宗族中究竟在想什么,怎么到現在還不見一點反應,難道他們真能眼睜睜看著林家這個跳梁小蚤蹬鼻子上臉?”

    秦子鳴內心涌起強烈的不滿,今日之事,被城中無數大勢力所關注,若他們秦家再不做一些什么,那可就丟人丟到家了。

    “子鳴,不必多擔憂,有我在,他們林家再兇橫,給他們一百個膽子,也斷不敢踏入咱們瑞陽寶閣一步!”

    旁邊的趙云芝神色雍容,聲音中透著一股傲氣,她好歹也是帝國皇室成員,就憑這個身份,紫禁城中就幾乎沒人敢動她一根汗毛。說話時,她目光不屑地瞥了一眼大殿外邊。

    大殿外邊,是冷冷清清的寬敞大街,此時,唯有林忠、朱老三和小珂三人立在那。

    只要奪下瑞陽寶閣,他們林家原本被侵占的所有產業,就等于全部被收復了。

    可無奈的是,瑞陽寶閣是一塊難啃的骨頭,林忠他們不忌憚秦子鳴,卻唯獨不得不顧忌那出身帝國皇室的趙云芝。

    所以,他們沒有再像之前那般直接動手,而是在等待,等待林尋對此作出一個明確的決定。

    “他們現在不敢冒然動手,但不代表待會不敢。”

    秦子鳴皺眉,他一點也輕松不了,道,“別忘了,那林尋當初在帝后三百歲壽宴上的時候,就敢當眾逼迫凌天候下跪,在青鹿學院時,更敢毫不客氣地掌摑靈凰公主,你覺得……他這種人會忌憚一個‘帝國皇室’的身份?”

    趙云芝有些不悅,臉色變得難看:“話雖如此說,可別忘了,他現在已經徹底和秦家、左家撕破臉,在這等情況下,他還敢再繼續觸怒帝國皇室嗎?”

    秦子鳴想了想,頭疼道:“這小子或許可能虱子多了不怕癢,鬼才知道他究竟怎么想的,我到現在都很不解,他哪來這么大的膽子,敢和我們上等門閥勢力作對?”

    趙云芝冷笑:“或許他這是自己作死也說不準,子鳴,你別擔心了,剛才我已經派人請我父親去了,相信用不了多久,他老人家就會前來親自坐鎮!”

    “什么?岳父他老人家也要來?”

    秦子鳴頓時狂喜,眉宇舒展開來,那可是帝國“云雍王”!一位上層中的貴胄大人物,有他坐鎮,瑞陽寶閣可無憂矣!

    趙云芝得意道:“不錯,到時候就是那林尋親自來了,他也得夾著尾巴灰溜溜地離開!”

    這時候,一名侍從匆匆來報,道:“大人,咱們宗族長老下達命令,讓你務必堅守住,用不了多久,咱們秦家和左家的精銳力量,就會前來援助!”

    秦子鳴噌地一下子起身,激動得臉膛發紅:“太好了!咱們秦左兩家終于有所動作了,這一下,他林家注定要為此付出慘重的代價!”

    云雍王即將來臨坐鎮,又有秦、左兩大上等門閥勢力派出的高人一起來援助,這對秦子鳴而言,簡直是喜從天降。

    他內心的一切擔憂和糾結一掃而空,揚眉吐氣,整個人容光煥發,甚至有些蠢蠢欲動,巴不得和堵在門外的林忠他們廝殺一番!

    “呵呵,報應終于來了,那小子從昨晚開始,就鬧得紫禁城中沸沸揚揚,不得安生,簡直就是個煞星臨世,必須趁此機會給他一個終生難忘的打擊!”

    趙云芝聲音冰冷,眉宇間盡是頤指氣使的傲意。

    就連大殿中一眾扈從,一個個也都是如釋重負,振奮喜悅的模樣。

    局勢變了!

    左家、秦家終于亮出獠牙,出動力量,必然可以以雷霆萬鈞之勢,給予林家一個意想不到的沉重打擊。

    唯有如此,才能洗涮恥辱,才能捍衛屬于上等門閥的威嚴!

    ——

    ps:欠更補完了,但今晚依舊會繼續努力加更!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内蒙古11选5 手机赚钱方法苹果 3d组三组六怎么平刷稳赚 手机捕鱼之海底捞攻略 即时指数手机版 福利彩票高手论坛 炸金花斗地主百人牛牛 山西快乐10分8月1号 福彩安徽快3 内蒙古快三 今天快三预测号码推荐 大乐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