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六百六十一章 叫板上等門閥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紫禁城,如意商行。

    左寶臨優哉游哉地坐在由整塊云檀木打造而成的太師椅中,嘴中正自叼著一根墨鴉玉雕琢而成的煙斗吞云吐霧。

    在他背后,還有一名衣著清涼,漂亮乖巧的妙齡少女正在幫他捏肩。

    另一側,一個琴師正自彈曲,曲調悠揚裊裊,古樸典雅,滿室充滿如詩如畫的靜謐味道。

    左寶臨是如意商行的老板,他本身更是七大上等門閥之一左家的旁支族人。

    他沒有多少修行天賦,甚至顯得很平庸,在宗族中也沒什么地位,可他畢竟是左家族人。

    僅憑這一重身份,就讓他成為了如意商行的老板,同行看見了也得敬仰三分。

    他每天光是憑借生意來往,都能日進斗金,故而生活過得有滋有味,甚至堪稱奢靡。

    嘭!

    房門忽然被撞開,一個管家模樣的老者跌跌撞撞地沖進來,一副被火燒屁股的模樣。

    頓時,房間中那靜謐悠揚的氣氛被破壞,連左寶臨都被嚇一跳,手中一哆嗦,煙斗中的火星飄在嘴唇上,疼得他齜牙大叫,怒聲道:“混賬!慌里慌張的,搶死啊!”

    “老爺,大事不妙了!”管家神色焦急大叫。

    “哼!什么大事不妙,難道天還能塌下來不成?”

    左寶臨深吸一口氣,揮手驅散那捏肩的妙齡少女和操琴的老者,然后這才皺眉道,“老馬,不是我說你,若不是你女兒是我的小妾,就憑你這毛躁脾氣,老子早攆你滾蛋了!”

    管教老馬頓時滿頭冷汗,哭喪著臉:“老爺,是真的有大事發生,我也是替您著想啊。”

    “哦,具體說說吧。”

    左寶臨顯得很鎮定,他一直很羨慕大人物們不動聲色的沉著和鎮定。

    所謂“胸有激雷而面如平湖”,這才是大人物們的風范和氣度,若一碰到點事,就一驚一乍的,那可就太丟人顯眼了。

    “是……是林家的人又來了,要收走咱們的如意商行!”管家老馬可沒法鎮定,兀自哭喪著臉說道。

    “哼!這林家還真是不知死活,真以為那林尋回來之后,就可以橫行無忌,耀武揚威了?”

    左寶臨不屑冷哼,他愈發鎮定了,“在這紫禁城,他林家連一個下等門閥勢力都不如,對我左家而言,更是不值一曬的小角色罷了,就憑他們,也想奪回如意商行?癡人做夢!”

    “老爺,您……您不如出去看看吧?這一次他們可明顯是打算要動真格了。”老馬兀自渾身哆嗦,一副受驚過度的模樣。

    “老馬,你他娘敢不敢鎮定點?嗯?縱然是那林尋親自來了,又如何?他再厲害,又哪敢跟我們左家公開敵對?”

    左寶臨愈發看不起老馬了,恨不得把這不堪大用的老東西給攆滾蛋,一點都沉不住氣,簡直丟盡了他的人。

    “可是……”

    老馬還要解釋什么,就被左寶臨不耐煩打斷:“老馬,你就是個蠢物,目光短淺,根本就不明白,什么叫上等門閥勢力,在這紫禁城中,就連帝國皇室都不敢輕易開罪我們,更何況區區一個林尋?”

    說到最后,他恨鐵不成鋼似的喝斥道:“記住,你家老爺是左家族人,在這紫禁城中,還沒幾個敢惹我!”

    轟!

    可就在此時,外邊忽然響起一陣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雖隔著很遠,可依舊震得這座房屋中的茶盞亂晃,桌椅顫抖。

    “嗯?”

    左寶臨頓時臉色一沉,霍然起身:“難道……他們還真敢動手?簡直是活得不耐煩了!”

    啪!

    說到最后,他一巴掌抽在老馬臉上,罵道:“你這老混賬還真是不中用,都發生了這等大事,你怎么不早說?”

    老馬委屈地捂著臉頰,都差點哭出來,他從一進來就說大事不妙了啊,可你不相信倒也罷了,怎地又怪到我頭上了?

    “待會再跟你算賬!”

    左寶臨這一刻也無法鎮定了,也無法再學習那些大人物們“胸有激雷而面如平湖”的鎮定。

    他跟剛才的老馬一樣,像火燒屁股一樣,匆匆沖了出去,一邊大叫:“他媽的,老子倒要看看,哪個不長眼的東西,竟敢跑來老子的地盤撒野,來人吶!都給老子操家伙!今天……呃……”

    只是,他就像被掐住脖子的鴨子一樣,聲音戛然而止。

    在他視野中,如意商行偌大的殿宇中,此刻竟是滿地狼藉,桌椅、柜臺、擺設、甚至是墻壁、石柱上,都遭受到了難以想象的破壞。

    而在地上,血泊成片,一具具尸體橫七豎八躺在其中,觸目驚心。

    那些可都是如意商行的護衛,現在卻全都死了!

    “竟然……竟然真的有人敢對他們左家的產業動手!他們林家是真的活得不耐煩了嗎!”

    左寶臨臉色一下子變得鐵青無比,憤怒得七竅生煙,什么鎮定和沉著,早已被拋之腦后。

    他目光一下子就看到了兇手。

    對方極其顯眼,身姿若一座雄峻的山岳,頂天立地,神色漠然冷酷,隨意立在那,就有一股讓人窒息般的壓迫氣息。

    在他手中,拎著一把兀自淌血的血色戰刀,滴滴答答的血珠墜落地上,迸濺碎裂,猩紅刺目。

    “你你……你好大的膽子!你可知道這么做的后果?你可知道得罪我左家又會付出何等嚴重的代價?”

    左寶臨憤怒尖叫,內心實則又有一種說不出的驚恐。

    這樣一個狠角色,竟毫不客氣地殺入如意商行,殺得滿地血腥,也太嚇人了。

    回答他的,是一抹刀光。

    干脆利落,如殺雞宰猴,噗的一聲,左寶臨就身首兩地,即便是死去,他都無法理解,為何會有如此無所顧忌的家伙,說動手就動手,自始至終不發一語。

    是因為惜字如金,還是一種不屑?

    左寶臨不知道,他已經死了。

    而跟隨他一起出來的老馬更是干脆,嚇得嗷嗚一聲就直接暈厥癱軟在地上。

    “好刀!”

    直至離開,朱老三才擦掉戰刀上的血漬,眸子中閃過一絲喜歡。

    這把戰刀是林尋贈給他的,名“燎原”,據說是湮魂海深處“魔象族”所傳承下的一件古寶,殺伐氣蒸騰,絕對的兇兵一件。

    ……

    同樣的事情,陸續發生在紫禁城不同的區域中。

    興源寶行。

    瑞金丹坊。

    豫園酒樓。

    ……這些被左、秦兩大上等門閥霸占的林家產業中,在今日皆迎來了血腥的光臨!

    原本就在關注著左、秦兩家動靜的各大勢力,哪會想到,率先動手的竟會是洗心峰林家?

    頓時,他們都震驚嘩然,掀起莫大的轟動。

    昨夜林尋殺入林家三支旁系力量,早就了一場令人震驚的血腥事情倒也很好理解,畢竟,這是屬于他們林家內部的事情。

    可誰能想象,這才剛過了一晚上,洗心峰林家就又一次強勢出擊,直接跟左家、秦家所占據的產業動手了?

    并且,強勢的一塌糊涂,一言不合就大開殺戒,根本就不帶迂回和商量的!

    “林家這是怎么了?瘋了不成?那可是兩大上等門閥勢力,他們竟敢就這樣動手了?”

    許多人驚駭,都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尤其是一些大勢力,更是陷入嘩然中,他們可不認為林尋這種人會瘋了,他既然敢這么做,會否是有所依仗?

    “這家伙消失了半年,兇性依舊不減當年啊,甚至比以前顯得更兇橫了,直接跟上等門閥勢力撕破臉?這在帝國以往歲月中,可極少發生這等事情!”

    許多修者感慨,被林尋的強勢所震懾。

    當年的林尋,就敢逼迫凌天候下跪,敢當眾掌摑靈凰公主。

    而今的他,更加不得了了,剛返回紫禁城,就去叫板上等勢力,顯得也太過兇殘了!

    “此子這次只怕要跌一個大跟頭,別說他一個靈紋宗師,也別說他戰斗力如何了得,他終究是一個人,有什么底氣去和上等門閥叫板?”

    “就是生死境王者,都不敢妄言去挑戰一個上等門閥!”

    “看來,他終究還是太年輕,以為取得了一些成就,就可以在紫禁城中橫行了,卻不知道,上等門閥之所以能夠在帝國數千年歲月中屹立至今,所憑借的,可不僅僅只是表面上那些力量,對于這等龐然大物而言,殺死一個林尋,也根本不算什么難事。”

    也有一些大勢力冷眼旁觀,不看好林尋此舉,認為他被勝利沖昏了頭腦,還真以為解決了宗族內患,就可以去挑戰上等門閥了?

    這就顯得太可笑了!

    什么是上等門閥?

    縱然是放眼整個帝國,都堪稱是巨無霸般的龐然大物,勢力遍布天下,無論是廟堂之上,還是草莽之中,皆擁有著他們的力量存在!

    毫不夸張地說,在當今帝國中,除了帝國皇室、青鹿學院、靈紋師公社總部這些勢力之外,就當屬七個上等門閥勢力為尊!

    在這等情況下,林尋卻要強勢叫板左、秦兩大世家,對外人而言,自然顯得有些不自量力了。

    也因為,此事所掀起的軒然大波中,更多的是對林尋此舉的否定和嘲弄。

    你林尋的確是難得一見的少年天驕,冠蓋群倫,擁有諸多耀眼的頭銜,令萬眾矚目,可若僅僅以為就憑這些,就敢去挑戰上等門閥,那就貽笑大方了。

    ——

    ps:第四更大概凌晨左右了,等不及的童鞋們明天再看。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山东十一体选五走势 内蒙古快3推荐 下载广东闲来麻将 安徽11选5预测 幸运飞艇微信群公众号 竞彩比分直播比分 山西快乐十分电视竖屏 疯狂飞艇计划精准在线 足球彩票比分直播500 实战打卡五星必胜绝技 快乐十分开奖今 北京赛车pk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