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六百三十章 視群雄如無物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看見青云陽一臉憋屈和憤怒的神情,場中又響起一陣哄笑。

    “瞧瞧,魏倉一句話,就嚇得咱們的青黿族圣子不敢走了。”

    “唉,青黿族年輕一代越來越不堪了。”

    “這也是有原因的,千年前,青黿族青烈老祖突然失蹤,下落不明,沒有了這樣一位生死境王者坐鎮,青黿族的勢力也是江河日下,即便如今青烈老祖已經重返回來,可青黿族想要恢復往昔的強盛,短時間內根本無法辦到。”

    “不管如何,青云陽終究太過不堪了,作為圣子級人物,面對羞辱和威脅,卻只會忍氣吞聲,不敢反抗,簡直……也太丟臉了。”

    大殿中響起各種聲音,有嘲諷,有嘆息,讓得青云陽臉色愈發難看和鐵青。

    他雙拳緊攥,牙關緊咬,那種憋屈而又死死忍耐的模樣,并沒有博得任何同情。

    相反,他越是這樣,越是讓得那些嘲諷和抨擊愈發肆無忌憚了。

    林尋看得都一陣皺眉,這家伙還真夠能忍的。

    “走吧。”最終,林尋看不下去了,嘆了口氣,目光看向青云陽。

    大殿各族年輕翹楚皆都一怔,這家伙是誰,竟敢在這等時刻忽然摻合進來?

    許多目光都看向了林尋,帶著狐疑。

    他們并不認得林尋,但卻并不在意,和青云陽這種貨色一起來的一個少年而已,哪可能是什么厲害角色了?

    “你這小子又是誰?也敢插手青云陽的事情?我勸你乖乖給我坐下,再敢多言,我第一個先殺了你!”

    魏倉眸子冰冷,如刀子般掃視林尋。

    他有些惱怒,一個青云陽身邊的少年而已,卻敢在這時候跳出來,這無疑是在挑釁他的威嚴。

    青云路臉色驟變,連忙傳音:“林尋,你別插手我的事情,若讓他們看破你的身份,咱們今天可就真走不了了!”

    林尋淡然道:“想看破我的身份?也得先問問他們是否有這種能耐。”

    說到這,他又嘆了口氣,提醒道:“記住,一味的隱忍,只會讓敵人得寸進尺。更何況,就你這種心態,若不改變,這輩子別想踏足真正的強者之列了!”

    “你若認同,就現在跟我走,否則,你就自己在這里忍氣吞聲,被他們嘲笑和羞辱吧!”

    說罷,林尋再不看青云陽一眼,雙手負背,轉身朝大殿外行去。

    自始至終,他甚至都沒有正眼看過這大殿中的任何一人,那種目空一切般的姿態,讓許多強者都臉色一沉。

    “我……”

    青云陽臉色變幻不定,內心劇烈掙扎。

    可還不等他做出決斷,那魏倉率先忍不住了,他都已把話說的足夠明白,可林尋卻根本就不曾理會過他的威脅,一副視他如無物的姿態。

    這讓魏倉一下子被激怒。

    “小子,你這是在找死嗎!”

    他冰冷出聲,說話時,身影一閃,抬手一掌就直接朝林尋劈去,勢大力沉,掌力熾盛,發出宛如雷霆般的轟鳴聲。

    轟!

    這一掌極其霸蠻和狠辣,沒有一絲的客氣,要直接擊斃林尋,殺人立威。

    場中頓時亢奮起來,一眾各族年輕一代男女皆流露出戲謔之色。

    對他們而言,林尋只是一個少年而已,跟隨青云陽而來,地位和身份必然不值一曬。

    可偏偏地,這樣一個少年卻似乎比青云陽更有膽魄和骨氣,一副不知死活的姿態,要選擇離開。

    這明顯就是在挑釁魏倉啊!

    而今,魏倉果然忍不住率先發難,這下自然就有好戲看了。

    “你敢!”

    青云陽發出怒吼,終于不再隱忍,在魏倉出手的那一剎,他竟是搶在林尋前邊,憤然出擊!

    轟!

    他周身澎湃神輝,擋在林尋身前,和魏倉硬撼了一擊,一股震耳欲聾的碰撞聲隨之擴散而開。

    蹬蹬蹬!

    青云陽被震得倒退,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氣血翻騰。

    場中頓時哄笑一片,眾人的神色愈發戲謔了,青云陽這家伙竟敢出手了!這讓他們都感覺很新鮮。

    “呵呵,你竟真的敢和我動手?”魏倉皮笑容不笑,眸子卻冰冷之極,殺機沸騰。

    他也沒想到,在這等時刻,像個受氣包似的青云陽,竟敢站出來阻止自己。

    “這是我帶來的朋友,我自己受氣不要緊,可你們若想對付他,那就先過了我這一關!”

    青云陽大吼,脖子青筋凸顯,神色有些猙獰,態度卻極其決絕,明顯是豁出去了。

    聽到這等狠話,非但沒讓眾人有所收斂,反倒都大笑起來,盡是不屑和不以為然。

    而林尋見此,也笑了,黑眸中閃過一抹欣慰,青云陽這么做才對,但……

    還遠遠不夠!

    “作為一名強者,不止要學會抵抗,更要懂得反擊,哪怕實力不如對方,也要讓對方明白,你并不是那么好欺負的!”

    林尋霍然轉身,眸子幽冷淡漠,宛如深淵般令人心悸,看向了魏倉,聲音平靜而淡然,是說給青云陽聽的。

    但同樣的,這一番話也被大殿眾人聽到,他們都一臉的愕然,差點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這少年瘋了吧?

    剛才若不是青云陽幫他攔住魏倉的一擊,只怕早已死去,哪可能還有機會大放厥詞?

    尤其是魏倉,更是怒極而笑,連連被這少年挑釁,還真當他魏倉不敢殺人?

    “小子你今天別想活著離開了!”魏倉面露森然之色,指著林尋,態度囂張而冷酷。

    林尋沒有理會他,依舊在對青云陽說:“大道爭鋒,勇者為先,若無此等心境,即便今天你僥幸活下來,但以后呢?每次都隱忍和退讓,遲早有一天會在大道之路上被無情淘汰!”

    青云陽站在那,胸口急劇起伏,默然不語。

    “快,快殺了此人,老子不想聽他叫囂了!”有人大叫。

    “媽的,當著我們的面教訓青云陽,裝什么裝,魏倉,你再不動手,我可動手了!”

    大殿許多強者嚷嚷起來。

    魏倉臉色陰沉無比,冷冷道:“諸位放心,我這就將其殺掉,以其鮮血入酒,和諸位暢飲一番!”

    轟!

    話音還沒落下,他已悍然出擊,掌力若雷霆,裹挾萬重光霞,道韻之力純厚無匹。

    不得不說,魏倉的實力的確很不俗,且明顯戰斗閱歷豐富之極。

    他這一擊端的是迅若雷霆,狠辣非凡,尋常之輩是根本無法施展出這等威勢的。

    這讓大殿許多強者眼前一亮,意識到魏倉要以雷霆萬鈞之勢,鎮殺林尋以立威。

    青云陽見此,剛要有所行動,卻見林尋這一次卻搶在他之前,一步邁出,掌指隨意拍出,輕描淡寫。

    魏倉唇角泛起一抹冷酷森然的弧度,這家伙竟敢和他硬撼,看來真的是迫不及待要尋死啊……

    但,僅僅一瞬間而已,他唇角弧度凝固,眼瞳驟然收縮,心中有一股說不出的危險感覺猛地涌出,讓他渾身發寒,如墜冰窟。

    這……

    魏倉都還沒明白過來,就感覺右臂一痛,發出爆裂的脆響,血肉和筋骨竟是一瞬間就爆碎紛飛!

    “啊——”

    凄厲的慘叫從他口中發出,他下意識要退避,卻見一只修長白皙的手已經拍在他肩膀上。

    嘭!

    簡直就像一座天外神山壓迫在身上,魏倉都來不及掙扎,就被鎮壓跪在地上,膝蓋骨粉碎,渾身抽搐,臉頰都因為劇痛而扭曲,凄厲的聲音慘絕人寰。

    這一切都發生太快!

    一掌,就將魏倉右臂廢掉,鎮壓跪倒在地上,無力掙扎!

    大殿眾人皆震駭,渾身發僵,原本亢奮而戲謔的神色全都凝固在那,瞠目結舌。

    這個結果,讓他們腦子都有些無法轉過彎來。

    一掌啊!

    魏倉就直接跪了?

    誰敢相信!?

    魏倉的實力在大殿各族年輕男女中雖談不上最頂尖,可起碼也能排進前十。

    誰能想象,他居然會敗在一個少年手中,并且還僅僅只是一擊就敗了?

    就連那坐在上首的黑鳳族圣子雒崖,都不禁心悸,悚然動容,意識到他們都看錯了,那跟隨青云陽身邊的少年,根本不是尋常角色,而是一位高手!

    即便是知曉林尋身份的青云陽,此刻都驚呆了,他可以想象出林尋這個少年魔神很強,卻沒想到會搶到如此離譜的程度。

    一擊啊,魏倉跪了!

    若是傳出去,非在南溟海各族年輕一代中掀起一場軒然大波不可。

    啪!

    此刻的林尋依舊淡然如舊,似乎嫌魏倉慘叫聲太刺耳,他隔空一彈指,就將對方擊暈過去。

    而后,他才對青云陽說道:“現在你看到了,這家伙也不過如此而已。”

    那云淡風輕的姿態,讓大殿各族強者皆慍怒和驚疑,這少年究竟是誰,為何從來都沒見過他?

    唯獨青云陽心緒復雜,他若擁有和林尋一樣的力量,自然也不會隱忍和畏懼。

    “你的問題不在于實力的強弱,而在于心態有問題。”林尋看了青云陽一眼,似看破了他的心思。

    “我明白了。”青云陽點頭。

    自始至終,林尋一直在對青云陽進行某種指點,視大殿眾人如無物,不曾理會過一次。

    甚至,就連被擊敗跪地的魏倉,在他眼中似乎僅僅只是一個例子,被拿來證明給青云陽看。

    這種我行我素,目空一切的姿態,讓包括雒崖在內的所有人都產生一股被無視和羞辱的感覺。

    ——

    ps:還是說明一下吧,這兩天一直在醫院中奔波,金魚的爺爺這幾年一直住院,是絕癥,老爺子的病情這幾天突然加重,一家人都在忙碌。所以更新少,還請大家見諒。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登山赛车2活动500星宝箱 007大赢家即时比分网 重庆时时彩5星人工计划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 时时彩后三直选窍门 淘宝快3开奖走势图 微信麻将软件哪个好 159竞彩足球应用 大嘴棋牌游戏下载 黑龙江时时彩 排列五开奖视频新浪 为什么信贷员那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