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六百二十四章 拜訪遇阻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嗚嗚嗚~~

    號角聲蒼茫,響徹在海面上,一支浩浩蕩蕩的隊伍從遠處駛來。

    那是一頭巨大無比的青黿,足有千丈長,游弋在海中,就像一塊漂浮著的陸地。

    在青黿背上,馱著一座足有九重樓高的宮殿,通體宛如由白玉筑就,在晨曦下彌漫著恢弘煌煌的光澤。

    那陣陣號角聲,就是從那白玉宮殿中傳出。

    仔細看去,在那巨大的青黿兩側,還擁簇著兩排披堅執銳的侍從,鎧甲锃亮,明晃晃的,他們踏浪而行,旌旗招展,有一種莊肅的味道。

    在這浩瀚無垠的蔚藍海面上,忽然出現這樣一支隊伍,自然格外引人矚目。

    “九天白玉樓!難道……難道是老祖也親自來了?”

    烏恙渾身一顫,眸子中涌現出震驚之色。

    “老祖?”

    林尋黑眸中閃過一抹亮澤,“可是那位數年前,重返你們青黿族的那位大人物?”

    “你怎么知道?”

    烏恙驚詫。

    林尋笑了笑,不置可否,心中卻暗自感慨,還真是巧了。

    “烏恙,你不是去追尋那妖女的下落,怎地出現在這里?那倆家伙又是誰?”

    沒多久,那一支浩蕩的隊伍靠近過來,一個精悍的中年站在青黿背上,發聲詢問。

    “見過大執事!”

    烏恙連忙行禮,恭敬道,“這兩位公子是前來拜訪圣子的。”

    “拜訪圣子?”

    大執事眸子如電,掃了林尋和老蛤一眼,皺眉道,“罷了,你們先上來說話。”

    當即,林尋收起小船,和老蛤一起,踏上了那一頭青黿之上。

    然后,這支隊伍繼續在海中前行,并未耽擱時間。

    “不知兩位公子名諱,前來拜訪我族圣子又是為了何事?”

    大執事出聲詢問。

    “不好意思,我原本想著要拜訪你家圣子,不過現在改變主意了,想要去拜見一下你家老祖。”

    林尋拱手道。

    誰曾想,那大執事臉色一愣,似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就你們……也想見老祖?兩位該不會是在開玩笑吧?”

    兩個陌生的少年,卻突然跑來,要見他們青黿族的老祖,這也顯得太荒謬了。

    “你們……你們……怎地改變主意了?”

    烏恙也愣住,渾身哆嗦,老祖那等人物,又豈是隨隨便便誰都能夠見的?這倆家伙也太莽撞了吧?

    林尋道:“還請大執事前往稟報,就說有故友來訪,相信只要你家老祖……”

    “放肆!”

    不等說完,大執事就臉色一沉,“我看兩位是來鬧事的吧,把我青黿族當做什么了?就憑你們,也敢妄稱是我族老祖的‘故友’?誰給你們的膽子!”

    他徹底惱了,他們老祖何等身份,怎可能會跟倆來歷不明的少年成為朋友?

    簡直是荒唐!

    附近一些青黿族侍衛的臉色也變得不善。

    “你是在懷疑我們?”老蛤臉色一沉。

    “哼!像你們這種瘋子,老夫這些年不知見到多少了,勸你們還是趕緊離開,否則可別怪我等不客氣!”

    大執事喝斥,愈發不客氣了。

    林尋頓時有些無奈,認真說道:“不管真與假,我只希望道友你可以幫忙通報一聲……”又一次沒說完,就被打斷了,那大執事臉色冰冷,厲聲道:“來人,將他們給我驅逐出去!若敢抵抗,殺了也無妨!”

    “是!”

    附近一眾侍衛早已等的不耐,聞言頓時領命,殺氣騰騰地將目光看向了林尋和老蛤。

    林尋不禁皺眉,就在這時,一道沉渾聲音從那九天白玉樓中傳出:“誰在喧嘩?不知道老祖正在靜修嗎?”

    這聲音透著怒意,讓那大執事和一眾侍衛皆渾身一僵,臉色微變。

    “圣子息怒,有兩個小家伙鬧事,馬上就解決了。”

    大執事連忙進行解釋。

    “有人鬧事?”

    唰的一聲,就見一道軒昂身影從宮殿中掠出,目光如電,看向了場中。

    此人一襲蒼青色華袍,劍眉星目,身姿峻拔,風采出眾,一對眸子若燦然電芒。

    “見過圣子!”

    在場眾人皆行禮,神色恭敬。

    顯然,他就是青黿族圣子青云陽!

    “究竟是怎么回事?”

    青云陽皺眉,眸子鎖定在林尋和老蛤身上,發現兩人并無一絲懼色,反倒顯得很鎮定,這讓他感覺有些不對勁。

    大執事連忙上前,低聲解釋了一番。

    “要拜見老祖?”

    青云陽也詫異,眸子中閃爍冷芒,再看向林尋他們時,態度已經變得有些冷。

    “烏恙,這兩人是你帶回來的,你說說究竟是怎么回事?”

    青云陽發問。

    被他的目光盯著,烏恙渾身直冒冷汗,嚇得臉色蒼白,六神無主,噗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

    林尋眼眸一瞇,暗叫不好,這烏恙完全就是慫包一個,根本沒有骨氣可言,若是他將事情來龍去脈和盤托出,那必然會引來極大的誤會!

    可此時林尋已經來不及去阻止。

    就見烏恙哭喪著臉,叫道:“圣子,這根本不關小的的事啊,一切都是被他們逼迫的!”

    他一把鼻子一把淚,把如何見到林尋他們,又是如何被脅迫的事情一一都說了。

    這讓林尋和老蛤皆無語,暗自頭疼。

    而青云陽的臉色已是變得陰沉無比,怒極而笑:“好一對膽大包天的惡賊!脅迫我的仆從不說,還敢跑來撒野,簡直是活得不耐煩了!”

    “圣子息怒,就將這兩名惡徒交給屬下處理吧!”

    大執事殺氣騰騰。

    “完了完了,這一下壞了。”

    老蛤一臉埋怨,“早跟你說這方法不行,可你偏要試一試,這下可好了,本王也要跟著遭殃。”

    林尋也很無語,他感覺自己已經很有禮貌了,可偏偏地,對方卻根本就不聽,甚至視他們為惡賊,簡直沒法說了。

    “還愣著做什么,給我擒下他們!”大執事咆哮。

    頓時,附近一眾侍衛皆展開行動,兇神惡煞般,朝林尋和老蛤圍堵而來。

    “且慢!”

    林尋發聲,宛如一記驚雷,充斥著直抵人心的震懾力量。

    一句話而已,震得那些侍衛腦袋嗡的一聲,渾身氣機差點紊亂,身影踉蹌,驚呼不已。

    “嗯?”

    青云陽眼眸中迸射出寒芒,似察覺出林尋的不凡,有些驚訝。

    旋即,他臉色就是一沉,冷笑道:“原來是有所依仗,不過,就憑你們兩人,就敢跑來鬧事,不得不說,你們的膽子可真夠大的。”

    “我說了,我只是來拜訪一位故友,你們只需通報一聲,就可以知道真假。”

    林尋深吸一口氣,耐著性子解釋。

    “故友?”

    青云陽徹底怒了,都到了這等時候,這家伙竟還視他們青黿族老祖為故友,簡直是狂妄到了極致。

    老祖何等身份,怎可能有這種故友?

    “執迷不悟,死不悔改,既然如此,今日你們就別想活著離開了!”

    青云陽眸綻殺機,鏘的一聲,祭出一柄火紅戰刀,身影一閃,竟是親自朝林尋擊殺而來!

    “僅僅只是通報一下,就這么難嗎?”林尋心中暗嘆。

    轟!

    這片區域被恐怖的殺機覆蓋,顯現出青云陽可怖的戰斗力。

    這讓那大執事和一眾侍從皆亢奮。

    “圣子竟親自動手了,這一下有好戲看了!”

    “這倆惡徒若是死在圣子手下,倒也是一種幸運,尋常之輩,可根本不夠資格圣子親自出手。”

    一時之間,青云陽成為全場矚目的焦點,許多侍衛更是流露出尊崇之色。

    即便是他們,可都很少見到青云陽出手,這可是難得無比的觀摩機會!

    說時遲那時快,青云陽出擊,火紅如燃的戰刀已掀起一片火海,朝林尋覆蓋而至。

    轟隆隆~

    這片虛空都燃燒起來,千瘡百孔,場景可怖。

    “何必呢……”

    林尋禁不住又是暗嘆一聲,他屹立在那,紋絲不動,只是揮了一下袖袍。

    就見那漫天刀光火海,宛如被颶風掃中,瞬間被沖散崩潰,化作光雨消弭無蹤。

    “這……”

    全場強者皆瞪大眼睛,臉上的亢奮和激動也凝固在那,揮一揮衣袖而已,就破滅了圣子的強橫一擊?

    即便是青云陽,此刻心中也狠狠一震,他神色愈發冰冷:“看來,你們是有備而來啊。”

    轟!

    說話時,他再度斬出一刀,就見刀光激射,絢爛無匹,宛如焰火光雨,充斥著可怕的道韻。

    許多人都動容,意識到青云陽施展了殺招。

    可林尋卻有些不耐煩了,剛才他出手,無非是告訴對方,適可而止,誰曾想,對方竟愈發得寸進尺了。

    他不再遲疑,探手一掌拍出。

    淡青色的掌力繚繞著圓潤而剔透的道韻,輕飄飄地掠出,可一瞬間,卻有一股轟鳴聲響徹。

    那是虛空崩滅的聲音,似乎根本無法承受這種掌力!

    轟!

    在一眾駭然的目光注視下,青云陽這一刀,簡直如同紙糊般不堪一擊,轟然崩潰消散。

    而在一股掌力余勢不減,以一種勢如破竹的姿態,朝青云陽碾壓而去,宛如籠罩八荒六合,讓后者避無可避!

    青云陽臉色徹底變了,意識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危險,這讓他驚怒和惘然。

    他可是圣子級人物,在同境界中鮮少能夠碰到對手,一直被視作青黿族年輕一代第一人,傲視群倫。

    可現在,戰斗才剛剛開始而已,卻讓他有一種無法說出的窒息壓迫感覺,渾身毛孔倒豎。

    這……

    怎么可能!?

    ——

    ps:今晚會補更新的。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福建22选5 澳门3颗豹子赔多少倍 梦幻西域怎么赚钱 雪缘园足彩比分直播足球 重庆时时一期精准计划 万达赚钱 4399捕鱼达人深海狩猎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直播 彩票被工作人员掉包了 排列三预测 时时彩稳赚不赔买法 彩名堂计划软件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