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六百零九章 玉牒金書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上一章章節數目搞錯了,已經修改。

    ——

    九座大山轟鳴,引起全場矚目。

    “看,九座石鼎齊齊浮現而出!”

    有強者驚呼。

    那九座大山之巔,每一座古老殿宇上空,此刻竟浮現出一尊尊古樸石鼎,屹立虛空,噴薄大道光雨!

    “這是即將發生什么嗎?”

    全場震撼,目光被牢牢吸引,他們意識到,這種驚世變化,必然意味著什么。

    果然,接下來發生的一幕,讓在場各族強者都愣在那,眼瞳擴張,一臉的難以置信。

    就見那浮現出的九尊古樸石鼎,此刻竟呈現九宮之陣,于虛空中構建出一座恢弘古老的道場!

    那道場充盈古意,宛如從上古歲月中延存至今,于今日顯現于世間,滄桑氣息撲面而來。

    最引人矚目的是,在道場中央位置,有著一個蒲團,上面擺放著一塊玉牒,流動金色道光!

    那玉牒氣息太過神圣,散發出的金色道光,將那蒲團、道場、甚至是虛空都染成金燦燦的顏色。

    熾盛煌煌,氣息不朽!

    玉牒金書!

    當見識到這一幕,山腳下各族強者心臟都劇烈跳動起來,呼吸粗重,目光中盡是癡迷和震撼。

    一部玉牒金書,彌漫出的道光卻照亮了山河,那神圣的氣息,甚至讓修者心神都要沉淪!

    毋庸置疑,這部玉牒金書,必然是此地最神秘、最至高、也最寶貴的一場大造化!

    這讓人震撼,難以置信。

    要知道,就在之前,那些曾踏上九座大山之巔的修者,或多或少都已獲得了一場造化。

    誰能想象,就在他們以為在這一切即將結束時,還會有更大一場造化顯現世間?

    “可恨!”

    “那玉牒金書如此神圣,肯定是關于圣道的至高傳承,可恨,竟和我等無緣!”

    “為什么,為什么會這樣?”

    許多強者捶胸頓足,懊惱之極。

    就連那些曾在古老殿宇中獲得機緣的強者,此刻也都極其不甘,內心盡是苦澀。

    他們如今被禁制力量擋在山腳下,只能眼睜睜看著這一場曠世機緣顯現,而沒有機會去爭取。

    那感覺,簡直太折磨人了!

    而對蘇星風他們而言,眼前這一幕,簡直就像一記悶棍,打得他們腦袋發懵,內心憋屈得快吐血。

    若早知道那大山之巔,還藏有玉牒金書這等曠世機緣,他們哪還會選擇去對付林尋?

    可惜,這世上沒有后悔藥,他們此刻也只能眼睛發紅地看著,卻沒機會去爭取,差點憋出內傷。

    至于蕭然,他愈發沉默了,神色怔怔,雙拳緊握,指尖深深陷入掌中,手背青筋凸顯。

    顯然,他在用力控制內心洶涌的波動,在壓抑那種憋屈、不甘、悵然、懊惱的情緒。

    “快看,那小子出現了!”

    遠處,老蛤眼睛一亮,亢奮激動,看見在那虛空高處的道場中,浮現出一道道身影,其中赫然有林尋。

    “看來,他們在感悟中堅持到了最后,等于獲得了某種認可,從而才能踏足那道場中,去爭奪那一部玉牒金書。”

    趙景暄輕聲呢喃,明凈的玉容上泛起一抹異彩,對于林尋的表現,她愈發感到不可思議了。

    “是我族圣子牛吞天!哈哈哈,這一場造化,注定要屬于我大力牛魔族了!”

    場中響起歡呼聲,是大力牛魔族的強者所發出,一個個振奮無比。

    他們看見,牛吞天雄峻的身影出現在那道場中,神威睥睨。

    “我族圣女夢憐卿也在,此等機緣,花落誰家,還不一定呢!”

    “哼!休要無視我玄鰲族!”

    “呵呵,大造化顯現,我云犼族圣子自然不可能錯過。”

    頓時之間,場中的金鸞族、玄鰲族、云犼族強者,也都發聲,彼此對視,劍拔弩張。

    其他各族強者見此,心中都酸溜溜的,苦澀又無奈。

    大山之巔,構建于虛空中的古老道場內,此刻共浮現出五道身影,分別是林尋、牛吞天、夢憐卿、玄羅子和孔秀。

    他們五位,明顯在剛才的悟道中已經獲得認可,從而有了進入那古老道場中的資格!

    換而言之,那一部玉牒金書,注定會被他們五人當中的一個所獲得!

    至于其他人,連爭奪的資格都沒有,也只能眼睜睜看著,可想而知這感覺是何等讓人抓狂了。

    “嘿嘿,別忘了,那道場內還有那人族的少年魔神!無論是你們大力牛魔族的牛吞天、金鸞族的夢憐卿,還是云犼族孔秀、玄鰲族玄羅子,想要奪取那一部玉牒金書?先過了少年魔神那一關再說吧!”

    有其他族群的強者看不下去了,發出冷笑聲。

    此話一出,頓時讓場中掀起一片嘩然。

    有人認為,那人族少年魔神還在,他的戰績可兇殘無比,誰敢無視他,注定會倒霉!

    這就引起大力牛魔族、金鸞族、云犼族、玄鰲族的不滿了,紛紛發聲喝斥。

    “那人族少年算什么東西,也配和我族圣子牛吞天相提并論?”

    “哼!什么少年魔神,徒具虛名,那是沒有碰到我金鸞族圣女,否則的話,他早已被誅,哪還能活到現在?”

    “待會拭目以待,那人族少年若敢和我云犼族圣子爭奪,絕對會讓他死的很難看!”

    “我玄鰲族圣子出道至今,還不曾遇到一個可堪一擊的對手,如今你們竟拿一個人族少年來挑釁,簡直就是對我族圣子的羞辱,你們必須立刻道歉!”

    場中吵得鬧不可分。

    “情況有些不妙,你覺得林尋此次爭奪機緣,有多少勝算?”

    趙景暄蹙眉,清眸中閃過一絲憂色。

    老蛤撫摸著下巴,一臉的深沉:“只要他們不聯手,換做誰,應該都無法傷害到那小子。”

    “廢話。”

    趙景暄沒好氣瞪了他一眼,她也知道現在根本看不出什么端倪,故而也無法做出有價值的判斷。

    不過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這一場爭奪機緣的戰斗一旦爆發,注定兇險慘烈無比!

    至于那一部玉牒金書最終會落入誰人之手,無論是誰,此刻只怕都無法給出一個答案。

    畢竟,此刻踏足那古老道場中的五位強者,幾乎皆堪稱是這一境界中的絕世人物,天賦超絕,戰績彪炳,威名赫赫。

    故而,誰也無法預料,當他們對決時,究竟孰勝孰負。

    ……

    ……

    在山腳各族強者嘩然不斷的時候,大山之巔,虛空中浮現的古老道場內,林尋、牛吞天、夢憐卿、孔秀、玄羅子五人,也在彼此對峙。

    道場古老而滄桑,被染成金色,輝煌而莊重。

    不約而同地,他們的目光皆第一時間鎖定在了道場中央的蒲團上,那里有一部玉牒金書,正在流溢金色道光,神圣無比。

    這讓他們都意動,眸子中閃過灼熱之色,意識到這注定是一場大造化,他們志在必得!

    只是,他們同樣都極其謹慎和警惕,知道要奪取這一場造化,首先得過了對手那一關。

    “經書只有一部,我們四個中,誰的戰力第一,誰得此造化!”

    牛吞天開口了,聲如悶雷,渾身彌漫烏光,霸氣迫人。

    他忽然扭過頭,眸子盯著林尋,“至于你,一個人類少年而已,沒有資格爭奪,想活命,就乖乖呆在那看著!”

    聲音鏗鏘,充斥殺伐氣,一句話,直接就把林尋踢出局了,認為他不夠資格和他們競爭。

    “諸位以為如何?”

    根本就不問林尋是否愿意,撂下一句話后,牛吞天就將目光看向其他三人。

    那種無視而霸道的態度,讓林尋眼眸也不禁瞇了瞇。

    “也好,我們四人對決,各憑本事爭奪。”

    玄羅子雙手負背,一頭蔚藍色的長發飄曳,眸光如絕世利刃般,鋒芒畢露。

    “看來,我不同意也不行了。”

    另一側,孔秀聳了聳肩,一對瞳孔中雷芒洶涌,懾人無比。

    “你們真以為,這位朋友會乖乖配合,主動放棄?”

    卻見金鸞族圣女夢憐卿忽然開口,目光看向了林尋。

    “不配合就殺了。”

    牛吞天神色睥睨,對此不以為然。

    “依我看,不如先解決了這位朋友,我們再進行角逐,如何?”

    聞言,夢憐卿微微一笑,聲音輕描淡寫,她渾身彌漫金光,熾盛絢爛,氣息很強。

    這個提議一出,顯然讓牛吞天、孔秀和玄羅子皆意動,看向林尋的目光也變得冰冷起來。

    這一刻,林尋忽然動了,直接邁步,朝道場中央靠近。

    “讓你乖乖呆著,你還敢亂動,既然這樣,老子現在就送你上路!”

    牛吞天大喝,長發披散,目光冷漠無情,身影一閃,就朝林尋殺去。

    轟!

    他揮動一桿金燦燦的三叉戟,勢大力沉,將虛空湮滅,力道可怖。

    唰!

    林尋身影憑空消失,下一刻就出現在道場另一側,他目光深邃而冷冽,看向牛吞天,道:“蠢牛,別逼我宰了你!”

    這可不是謙虛的時候,再低調也根本行不通。

    “你在跟我說話?”

    牛吞天一呆,他還是頭一遭見到一個人類竟敢如此和他說話,視他如待宰牲畜般,差點讓他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你算個屁!”

    林尋轉身,再一次沖向道場中央的蒲團。

    ——

    ps:月末最后一天,還有月票的童鞋請趕緊投哈,過凌晨就清零了要。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迅雷 赚钱宝 客户端 豪利棋牌赢现金游戏 重庆快乐10分 免费玩北京麻将 单机麻将全集大全下载 七乐彩本期预测 超级猩猩健身房赚钱吗 亿客隆彩票首页 浙江快乐12 全天飞艇最精准2期计划 广东快乐十分推荐 山西麻将扣点点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