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六百章 立威的手段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九座大山排列,恢弘磅礴。

    其上各有一座古老殿宇,若隱若現,神秘令人向往。

    毋庸置疑,這必然同樣是一處藏匿大機緣的秘地!

    原本,林尋在那一座神秘的大殿中,除了獲得一篇藏有大秘密的道偈之外,也一無所獲,心中自然有些不甘。

    可此時得知眼前又是一場造化出現,心境自然也是一振,所有的不甘一掃而空。

    “對!這次干票大的!”

    林尋同樣磨刀霍霍。

    只是,當他們正在思忖,該選擇哪一座大山下手時,不遠處的一處古老祭壇上,驟然釋放出一陣波動。

    伴隨波動,一行身影幾乎是如同逃命般,踉踉蹌蹌的逃出來。

    “可恨!那究竟是什么鬼地方,竟藏著重重殺機,一步走錯,就要人命,害得我族損失諸多精銳!”

    “佛宗的禿驢果然每一個好東西,留下機緣,還布下這么多殺機,手段可太狠了。”

    那群身影赫然是來自大力牛魔族的強者!

    只不過,他們此刻皆很狼狽,衣衫不整,披頭散發,且不少人渾身浴血,明顯遭受到不少傷勢。

    甫一出現,他們就罵罵咧咧,一個個驚魂甫定,氣急敗壞的模樣,讓人不禁懷疑,他們在之前的道路上究竟遭受到了怎樣的考驗和殺機,才會變成這般模樣。

    唯一完好無損的,或許就是為首的“小牛魔王”牛吞天了。

    他身影雄峻若鐵塔,英姿勃發,眸光如電,睥睨霸氣,有一種蓋世之威風。

    只是此刻他臉色同樣陰沉難看不已。

    不過,當察覺到林尋他們時,牛吞天臉色頓時一整,眸子中閃過一抹驚疑,似沒想到,竟還有人比他們搶先來到此地。

    “什么?人族的修者跑到我們前邊了?”

    此時,牛吞天旁邊的強者也都發現了林尋他們,一個個將目光看過來,神色間有警惕,也有殺機。

    氣氛一時變得有些緊繃。

    “情況有些不妙啊,咱們得趕緊采取行動了。”

    老蛤皺眉,哪能想到,剛準備去大干一票,就有一群強者殺了出來,讓局勢陡然變得微妙起來。

    只是,局勢的變化,還是出乎了林尋他們意料,就在大力牛魔族一群強者出現之后,附近一些古老祭壇上,皆開始產生轟鳴!

    “他媽的!以后別讓老子見到佛宗的禿驢,否則見一個殺一個!”

    “那究竟是什么鬼地方,為何那般兇險,我族大半的強者,幾乎都死在了其中!”

    伴隨著一陣又一陣叫罵聲,每一座祭壇上,皆有強者的身影閃現,像金鸞族夢憐卿一行,像云犼族孔秀一行,像玄鰲族玄羅子一行……

    密密麻麻,一批又一批,只是他們一個個都頗為狼狽,衣衫染血,一副驚魂甫定的模樣,甫一出現,就破口大罵,讓人驚詫。

    “看來,那五十四座祭壇上的通道,也并非安全,其中充滿了各種兇險和殺機,才會讓這些家伙如此抓狂,肯定是損失了不少人手。”

    老蛤頓時幸災樂禍起來。

    林尋和趙景暄大致也能猜出,只是他們此刻卻笑不出來。

    九座大山就屹立在那,機緣必然藏于這九座大山之巔,而如今,各族強者都已殺來,可想而知在接下來去爭奪機緣時,必然少不了血腥殺伐了。“趙師妹,你們竟提前來了?”

    忽然,遠處響起一聲驚叫,卻是在一座祭壇上,蕭然、云澈等人的身影陸續走出。

    說話的正是蘇星風。

    當他們看見林尋、趙景暄和老蛤竟似提前抵達,并且安然無恙時,都不免有些驚訝。

    “趙師妹,這邊來。”

    蕭然溫聲開口,氣度一如從前般超然。

    趙景暄有些猶豫,目光看向林尋。

    林尋神色不動,傳音道:“我和那位刺客之間的恩怨,也該解決一下了,我們過去。”

    趙景暄頓時不再遲疑,她從不是一個沒有主見的女人,只不過在林尋面前,她樂意去尊重林尋的感受和決定。

    老蛤在旁邊將這一切看在眼中,心中不禁暗自感慨,“這是一個有大智慧的女人,若是真被她看上這小子,只怕這小子一輩子都飛不出她的五指山了……”

    “趙師妹,你們是如何抵達此地的?”

    當林尋他們剛靠近過去,蘇星風就忍不住發問。

    “走另一條路。”

    趙景暄回答的云淡風輕。

    這個答案顯然讓蘇星風很不滿,他不禁皺眉,看了看趙景暄,又看了看林尋和老蛤,最終還是忍住,沒多說什么。

    “你們能夠安然抵達,我就放心了。”

    蕭然帶著一絲感慨,“在剛才的路上,充滿了殺機,即便是我們,也差點在其中遭劫,能夠安然抵達此地,也算是僥幸。”

    “何止是僥幸,簡直是太幸運了,相比其他族群勢力,你們可沒有損失一個人。”

    老蛤聲音陰陽怪氣,或許是因為和林尋的關系,讓得他一直看這些靈寶圣地的傳人不順眼。

    “你是巴不得我們有所損失?”

    文祥怒了,瞪著老蛤呵斥。

    “本王只是說你們很幸運,你哪只耳朵聽到本王是在詛咒你們?小屁孩,你這就是胡攪蠻纏了啊。”

    老蛤也是眼睛一瞪,寸步不讓。

    一直沒有開口的云澈也有些看不下去了,道:“誰說我們沒有損失,若非擁有金蟬寶符,我們……”

    不等說完,就被蘇星風厲聲喝斥:“云澈師弟,莫要多言!”

    云澈顯然也意識到了不妥,神色微變,頓時閉嘴不語。

    即便如此,將這一切看在眼中的林尋,心中還是產生一絲明悟。

    顯然,在之前的路途上,蕭然他們一行人之所以能夠全部抵達,必然是借助了“金蟬寶符”的保命手段!

    如此推測的話,也就意味著,蕭然他們一行中,必然有人已經損耗掉了金蟬寶符!

    究竟會是誰?

    林尋目前還看不出來,不過這絕對是一個有價值的消息,若是一旦和他們發生沖突,說不準,還能徹底殺死一個對手!

    “諸位,此地共有九座大山,我大力魔牛族當占據左起第一座,不知誰有意見?”

    猛地,場中響起一道悶雷似的大喝,牛吞天目光如利刃,掃視全場,渾身烏光流溢,霸氣沖霄,威脅味道十足。

    此刻,各族群雄皆已抵達,各據一方,目光爍爍,在打量遠處的九座大山。

    當聽到牛吞天此話,許多強者皆臉色一沉,這就等于是直接要瓜分和強占機緣了?

    “哼!你們大力牛魔族未免太過霸道,在場同道這么多,憑什么你們就要占據其中一座大山?”

    一道陰柔尖細的聲音響起,在場中忽隱忽現,讓人分辨不出來源。

    “憑什么?”

    牛吞天大笑,聲如洪鐘,激蕩天地。

    他猛地探手一抓,虛空頓時爆炸,從不遠處的火鴉族強者中,揪出一道身影。

    轟!

    而后,牛吞天大手如刀,狠狠一劈,那一道身影直接被斬為兩半,鮮血如瀑,灑落一地,血腥無比。

    當著一眾強者的面,他毫不客氣出手,一擊殺人,那等霸道和強勢的姿態,讓全場都色變不已。

    “就這點能耐,還敢問老子憑什么?”

    牛吞天不屑,眉宇間盡是睥睨,“還有誰不服,盡管站出來,老子一一奉陪!”

    場中一時寂靜無言,許多強者敢怒不敢言,沒辦法,皆知道牛吞天太過強大和霸道,宛如牛中魔王,不能力敵。

    “道友,機緣本無主,當各憑手段去奪取,若僅僅因為你一人之語,就占據一座大山,我相信,在場誰都不會服氣。”

    出人意料的,在這等時刻,一向宛如閑云野鶴般超然的蕭然竟開口了,聲音溫和淡然,卻響徹場中每一寸地方。

    這讓林尋不禁有些訝然,時至如今,他對這個蕭然依舊有些忌憚,有些看不透這個人。

    “你又是誰?”

    遠處的牛吞天臉色一沉,眸子若冷電,掃視而至。

    “靈寶圣地,蕭然。”

    蕭然微笑出聲,渾身流溢道韻,與之對抗,氣勢上竟各有千秋,渾然不弱。

    這讓場中許多強者側目不已。

    “原來是人族中的高手,靈寶圣地我聽說過,不過我可沒聽說過有一號蕭然的人物。”

    牛吞天聲音冰冷,氣勢愈發強勢,若烏云壓城,席卷而來。

    “慚愧,蕭某本就是無名之輩,在靈寶圣地中也只算平庸,倒是讓道友見笑了。”

    蕭然聲音溫煦,氣質愈發超然了,在和牛吞天的氣勢對抗中,并不曾退讓一步。

    這愈發讓場中各族強者心驚,意識到了蕭然的可怕,不少勢力都不禁暗中傳音,對蕭然有些警惕。

    “原來,蕭然也是借此機會,展露自己的力量,震懾那些強者,如此一來,在接下來爭奪機緣時,一些自知不如的對手,必然不敢前來冒犯……”

    林尋若有所思,心中不禁凜然,牛吞天是靠殺人立威,而蕭然則相反,他在借和牛吞天對峙的姿態立威!

    而他既然敢這么做,是否意味著,他有信心去和牛吞天抗衡?

    忽然,牛吞天大笑起來,收斂了全身的氣勢和殺機,道:“你這人類很聰明,可惜啊,老子可沒工夫跟你扯淡,既然這一場機緣大家都不愿放過,那就各憑手段吧!”

    “如此最好不過了。”

    蕭然微笑,淡然如舊,那種超然的風采,倒是自有一股令人無法忽視的力量。

    “這家伙,不簡單啊。”

    老蛤暗自傳音,發出感慨。

    林尋深有同感,在靈寶圣地一行傳人中,蕭然無疑是最讓他看不透的一個。

    ——

    ps:第二更送上,為什么生病了,還要熬夜碼字?說多了就是訴苦,簡單說,就是因為不甘心月票掉出前20!所以,童鞋們有月票就砸吧,拜托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3d定跨最准确方法 福利彩票开店利润 开心农场3内购破解版 内蒙古快3开奖 辽宁快乐12 云南快乐十分前三下期预测 四方河南麻将下载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内蒙古快3最长遗漏 blilili赚钱 浙12选5开奖走势 辛运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