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五百五十四章 血色銅鐘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熔漿湖泊沸騰,產生灼熱可怖的火浪,拍打虛空。

    那一條通往湖心島的路徑寬只有四尺,長有百丈,筆直像一把尺子,不懼熔漿焚燒。

    嗡!

    甫一踏足這條道路,虛空中,頓時彌漫出恐怖的禁制波動,密集的靈紋圖案紛飛,密密麻麻,閃爍恐怖的光澤。

    “啊……”

    那為首的修者,腳步剛踏上這條路,身軀就像被利刃切割,倏然爆碎,化作血雨撲簌簌墜落一地。

    這讓眾人臉色驟變,心中直冒寒氣,渾身都哆嗦。

    才剛踏上一步,就有人遭劫,這地方簡直太可怕了!

    “前輩,這是絕地,有去無回啊!”有人哀求,臉色煞白,不斷行大禮,乞求放過他。

    這時候,石俊、鮑崖、圣女琳瑯他們這些血獅族強者,也都面露凝重,被這片區域的恐怖禁制震懾。

    一步而已,就抹殺一人,誰敢想象?

    圣女琳瑯上前,手執杏黃旗,冰冷的清眸中涌動璀璨的光,凝視前方,似在推演什么。

    半響,她伸手指著那求饒的修者,道:“你,上左五步,腳踏坤位,而后向前三步。”

    那修者渾身哆嗦,臉色變幻,最終還是一咬牙,上前探路,去印證圣女琳瑯的指點。

    果然,這次他并未遭劫。

    頓時,那些血獅族強者都暗松一口氣,若是這禁制不可破,那即便他們抓捕再多的修者探路,也根本無濟于事。

    還好,圣女琳瑯能夠推斷出一些生路,這讓他們重新振奮起來,對那湖心島上的機緣志在必得。

    林尋一直默默觀察,當看見圣女琳瑯出手,指點出一線生路,他也不禁訝然,意識到這女魔頭對靈紋一道也有著極其深厚的造詣。

    “向右一步,腳踏巽位,走坎離之間,越入兌位。”圣女琳瑯繼續指點。

    那修者硬著頭皮,依言行事。

    噗!

    然而,就在修者做完這一切,身影剛停頓在那,他渾身忽然被一片可怖的火焰籠罩,剎那間就化作一地灰燼,臨死連慘叫都沒發出!

    太快了!

    那火焰宛如透明,霸道無匹,宛如神火,可以焚化一切。

    那修者也算是一位洞天境存在,可卻來不及反應,就已遭劫,化作飛灰,那景象讓所有人頭皮發麻,渾身直冒冷汗。

    最終,有人承受不住這種壓力,猛地轉身,瘋狂朝遠處遁去,嘴中大叫:“我不去送死!不去!”

    “不去也得死!”

    鮑崖發出獰笑,拔出一柄血色長矛,掄動起來,噗的一聲,就將此人頭顱斬落,飛灑出一大片猩紅的血花。

    這血腥的場景讓所有人亡魂大冒,如墜冰窟,這是殺雞儆猴,對他們進行震懾和壓迫,誰敢不從,就是這個下場!

    “哼,一點小小挫折而已,就畏懼不前,以后還能有什么成就?還不如盡早死了。”

    鮑崖陰冷出聲,這讓那些修者心中憤怒到了極致,這老家伙簡直太無恥和狠辣,可恨之極。

    “這位朋友,該你了,去,上前聽候圣女的指點!”鮑崖指著一名修者。

    那人臉色煞白,想說什么,卻又不敢。

    最終,他神色木然,向前邁步,不這么做,他會立刻被殺死,反正都得死,還不如去拼一拼。

    只是即便有圣女琳瑯的指點,他最終還是無聲無息倒下,被一抹無形的流光斬殺,躺倒在血泊中,瞬息被蒸發一空。

    眾人毛骨悚然,這哪是通往機緣之地的一條路,分明就是吞噬生命的絕地!

    就連圣女琳瑯,臉色也有些凝重,眸子中閃爍著駭人的冷光,用盡全力進行推演。

    “我和你們拼了!”猛地,有人大吼,悍然出擊,朝距離最近的石俊殺去。

    然而,就聽噗的一聲,他就被鮑崖揮動長矛,攔腰斬斷了身軀,飲恨當場。

    “飛蛾撲火?可笑!”鮑崖不屑。

    眾人皆憤怒無比,臉色鐵青,握緊了拳頭,內心憋屈到了極致,這血獅族強者視他們為炮灰,藐視他們的死活,狠辣冷酷到了極致。

    林尋一直靜默,沒有采取任何行動,沒有人知道,他同樣也在那窺伺和推演這片區域覆蓋的禁制力量。

    “圣女,時間緊迫,不能再耽擱了,不如……就祭出族中那件秘寶開路吧?”一位血獅族強者擔憂道。

    圣女琳瑯皺眉,深吸一口氣:“那件秘寶不能輕易動用,再給我一點時間。”

    秘寶?

    那些被抓來的修者心中大罵,這些血獅族強者太無恥,明明攜帶秘寶而來,卻不愿動用,反而要拿他們的性命去探路,簡直可惡之極!

    “小子,你做好準備,等會該你行動了。”

    鮑崖目光一掃,落在林尋身上,冷聲命令。

    林尋黑眸瞇了瞇,最終答應下來。

    只是這時候,石俊忽然走來,冷笑道:“行動之前,把你手中那一把弓交出來,我先幫你保管著。”

    顯然,他還對林尋的“無諦靈弓”念念不忘,擔心林尋萬一遭劫,此弓也會隨之消失,故而率先對林尋發難了!

    林尋抬眸,看向石俊,目光中不帶一絲感情。

    可這種目光卻令石俊心中莫名一寒,渾身不自在,他臉色猛地一沉,厲聲道:“還愣著干什么,非要我親自動手?”

    鏘!他手中多出一柄白骨尖刀,殺機縈繞,剛才林尋的目光讓他很不舒服,心中莫名焦躁,下意識想立刻就殺了林尋。

    “不好,有人來了!”

    猛地,遠處一位血獅族強者大喝,頓時讓圣女琳瑯、石俊、鮑崖他們皆臉色一變。

    就見極遠處的沙漠中,一片絢麗遁光呼嘯,正在以一種極快的速度朝這邊掠來。

    都還沒有進入那湖心島上的機緣之地,就發生這樣的意外,有敵人前來競爭,讓血獅族強者都有些焦躁。

    連石俊都顧不上再去對付林尋,有外敵前來,這情況就有些嚴重了。

    早先他們爭奪“金靈寶樹”幼苗時,就被那龍鯨族的圣子雨霄生偷襲奪走,他們可不希望這樣的事情再發生第二次。

    “罷了,先進去再說!”

    圣女琳瑯猛地一咬銀牙,素手一招,一口血色銅鐘涌現,古舊沉渾,彌漫著恐怖的道韻。

    嗡的一聲,銅鐘震蕩,產生出的音波,竟化作神秘的道紋漣漪,朝四面八方擴散而來。

    “走!”

    與此同時,圣女琳瑯揮手,控制血色銅鐘,將所有人籠罩,沖向了那湖心島。

    轟隆隆!

    道路上,可怖的禁制蘇醒,產生出無窮的符號秘紋,化作雷霆、神焰、流光、颶風等恐怖異象,進行阻擋。

    只是,那血色銅鐘明顯是一種神秘可怖的至寶,它發出道音,晦澀雄渾,無物不破,竟將那些禁制力量全都化解,顯得神異無比。

    百丈距離,轉瞬即逝。

    很快,眾人有驚無險地來到那湖心島上。

    血獅族強者皆喜笑顏開,長松一口氣,而林尋這些被抓來的修者臉色卻難看無比。

    這一口血色銅鐘如此強大,完全可以輕松闖過那條路,可偏偏地,血獅族強者之前卻一直不用,要讓他們拿命去探路,這就太卑鄙了!

    唯獨林尋顯得要平靜不少,他早已預料到,血獅族既然敢打此地的主意,哪可能沒有一些準備。

    只是他也沒想到,圣女琳瑯祭出的那一口血色銅鐘竟如此強大,連那恐怖的禁制都能破開,絕對是一件不可思議的秘寶!

    “可恨!”

    雖然順利抵達湖心島,圣女琳瑯臉色卻顯得冰冷可怕,一張美麗的臉龐泛著蒼白之色,顯然,剛才祭出那血色銅鐘,也讓她消耗極大。

    此時,她目光看向遠處湖泊岸邊,就見一群身影抵達在那,為首的是一個身穿玉袍,劍眉星目,相貌極其英武逼人的青年。

    “雨霄生!又是你!”

    一眼,圣女琳瑯就認出對方,乃是龍鯨族的圣子,早在爭奪那“金靈寶樹”幼苗時,她就被對方偷襲,不止遭受到傷勢,連金靈寶樹幼苗也被奪走。

    而今,這家伙竟又率領族中強者趕來,明顯又打算趁火打劫!

    “哈哈哈,五行圣島!這可是妖圣秘境中的大機緣之地,傳說中有一株圣藥蘊生其上,這次可多謝琳瑯妹妹帶路了,否則的話,玉某還找不到此地呢。”

    湖畔前,雨霄生發出大笑,聲音爽朗,若不知情的,還以為他和圣女琳瑯是好朋友。

    那些血獅族強者的臉色都變得難看起來,仇人眼紅,也不過如此。

    “不必理會他,當務之急,是搶先抵達紫金圣山之上,去奪取那宮殿中的機緣!”

    圣女琳瑯深吸一口氣,清眸看向那彌漫紫金之氣的山巔。

    “圣女,我和你一起去。”

    石俊飛快道,摩拳擦掌。

    “不,你們都留在這里,等著接應我,那上邊有著更可怖的殺劫,上去的人越多,遭受到的兇險就越大。”

    圣女琳瑯飛快道。

    石俊雖心中不甘,卻只能接受,忽然,他目光看向林尋他們,道:“這些家伙怎么辦?”

    圣女琳瑯顯然沒有心思理會這點小事,直接道:“隨你們處置,只要不留活口就行。”

    說著,她身影一閃,若一抹虹光般,翩然掠上那紫金氣彌漫的山峰。

    而石俊的目光則森然看向了林尋他們……

    ——

    ps:第二更送上!加更在11點左右!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吉林市16麻将算法 nba篮球即时指数 江西开奖结果十一选 nba比分直播即时 河南麻将怎么玩图解 最美的十大av女优排名 广东麻将玩法大全图解 幸运飞艇现在在线开奖 三分彩 捷报比分即时比分 上海11选5在线开 内蒙古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