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三百四十七章 心悅誠服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林尋和靈鷲之間的對話,足可以讓在場任何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可無論是飲酒的刺血,還是大睡的楊凌,以及打坐的老雕,皆一如從前,半點反應都沒有。

    這種無視的態度,顯得極其之傲慢,畢竟這可是洗心峰,不管如何,終究是林尋的地盤。

    可他們偏偏要擺出這種“視天下英雄如無物”的姿態,這只能證明,他們是存心的!

    存心給林尋一個考驗!

    若能得到他們認可,那他們自然會甘心留下,若無法得到認可,那么只怕靈鷲出面,都無法讓他們留下來。

    林忠和小珂顯然也看出了這一點,林忠有些擔憂,而小珂則一副抱臂看熱鬧的模樣。

    唯獨林尋笑得很燦爛,他抬起頭,朝著峰頂的方向,朗聲道:“朱老三,這件事交給你了,不管你用什么辦法,我只要他們都心悅誠服的留下來。”

    說到“心悅誠服”四個字,林尋加重了語氣。

    朱老三?

    小珂和靈鷲齊齊一怔,旋即神色變得怪異起來,他們前些天返回洗心峰時,也得知了朱老三的來歷。

    只是沒想到,林尋會如此干脆,直接把這個棘手問題拋給了朱老三!

    而林忠則渾身一僵,不再擔憂林尋,反而開始替那刺血、楊凌、老雕三人擔憂起來。

    在場之中,除了林尋之外,唯有林忠親眼見識過朱老三的恐怖,所以他很清楚,朱老三解決問題的方法必然只有一個——戰斗!

    轟!

    林尋話音還沒落下,演道場中,已多出一道雄峻如山岳,須發潦草,威猛無匹的高大身影。

    一股可怖的鐵血殺伐之氣從朱老三身上彌漫而開,讓得空氣驟然哀鳴塌陷,似快要崩潰。

    恍惚之間,這里宛如化作尸山血海,而朱老三,就是一尊征伐天下,睥睨人間的殺神。

    好強!

    小珂和靈鷲眼瞳齊齊一縮。

    再看遠處,正自飲酒的刺血猛地渾身一哆嗦,被一口酒嗆得大聲咳嗽起來。

    呼呼大睡的楊凌則像受到驚嚇的兔子,噌地爬起身。

    而一座寂靜打坐的老雕,則霍然睜開眼睛,那刀疤縱橫的猙獰臉頰緊繃成一團。

    剎那間,三人的目光齊齊看向了朱老三,再無法像剛才一般無視周圍一切。

    “是你們主動低下頭顱,還是讓我親自按下你們的頭顱?”

    朱老三悶聲悶氣開口,表無表情。

    他須發潦草,身姿魁梧無比,渾身古銅色肌肉猶如賁張的巖石,帶給人迫人的壓力。

    那刺血、楊凌、老雕三人怔怔,神色陰晴不定,似根本沒想到,林尋竟會用如此“粗暴簡單”的方式來讓他們“認可”。

    這他媽和作弊有什么區別?

    卻見林尋根本沒有一點不好意思,身影退到一旁,饒有興趣地看著這一切,一副事不關己的架勢。

    轟!

    見刺血他們不語,一股可怖的殺機猶如潮水般從朱老三身影轟涌而出,像肆虐的風暴,令天地色變。

    刺血、楊凌、老雕三人皆臉色一變,終于開口。

    “先別動手!”

    (本章未完,請翻頁)

    “朋友,這件事似乎和你無關吧?”

    “這就是洗心峰的待客之道?”

    朱老三渾身的殺機實在太可怕了,讓他們心神顫粟,很清楚一旦動手,自己絕對會被朱老三完爆。

    “低頭,或者不低頭,選一個。”

    朱老三漠然道。

    這讓刺血三人臉色變得難看起來,目光齊齊看向林尋,以及林尋旁邊的靈鷲。

    “朱老三,暫且別動手。”

    林尋開口,讓刺血三人神色緩和不少。

    旋即,林尋有些失望地看向靈鷲,道:“靈鷲,這就是你請回來的高手?我看也不過如此。”

    不等靈鷲開口,那刺血已經不屑呸了一口,道:“小子,你懂個球,我們的本事,豈是你能評判的?”

    林尋一挑眉,笑道:“要不……讓朱老三繼續出面,親自評判一下?”

    刺血神色一滯,氣急敗壞道:“你你……你敢威脅我們?”

    另一則,楊凌似乎很失望,朝靈鷲說道:“就這種人,也想讓我們替他做事?”

    “只會拿武力壓迫人,這小子辦事可不地道。”

    老雕也陰沉開口。

    靈鷲笑吟吟的,并不多言,他要看看林尋會如何解決眼前局面。

    “之前我以禮相待,你們卻不理會我,如今我打算讓朱老三出面,換得你們的認可,你們又說我做事不地道。”

    林尋無奈嘆息,“三位,你們可真難伺候啊。”

    刺血冷哼道:“想要我們替你辦事,自當先得到我們的認可,而不是用武力壓迫我們低頭,若早知如此,我等可不會答應靈鷲前來這里。”

    林尋笑道:“原來如此,那我就明白了,若剛才你們早早說清楚這些,哪可能會發生這等誤會?”

    刺血三人神色一滯,啞口無言。

    遠處的林忠頓時笑了,少爺他還真是不按常理出牌,不過毋庸置疑,這方法的確最直接有效。

    小珂也抿了抿唇,似乎想笑,又忍住了。

    這時候靈鷲卻是開口道:“既然剛才都是誤會,那么接下來,是不是該談正事了?”

    “且慢!”

    卻見刺血斷然拒絕,傲然道,“想談正事也行,等這小子得到我的認可再說!”

    林尋唇角笑意變得冷淡,目光看向楊凌和老雕:“你們也如此認為?”

    兩人點頭。

    林尋心中也不禁涌起一絲惱火,這三個家伙還真是執拗啊!

    “刺血,你們……”

    靈鷲似乎也有些不悅,皺眉開口。

    只是話沒說完,就被林尋打斷:“沒關系,我倒是想聽聽,該如何得到他們的認可。”

    他心中已打定主意,這三個家伙若故意刁難,大不了直接把他們攆滾蛋!

    他可是招納人才的,可不是低聲下氣伺候人才的!

    “我們態度或許有不對的地方,但是我們之所以這么做,也是我們不想違背自己的原則,我想,你也不會招攬沒有原則的人吧?”

    刺血似乎感覺之前的做法的確有些過了,聲音緩和了不少。

    “說吧,有什么條件。”

    (本章未完,請翻頁)

    林尋直接道。

    刺血那吊兒郎當的神色在這一刻變得罕見嚴肅起來,隱然間竟有一種威嚴的風范。

    “我是一名戰地醫修,本身還是一名煉藥師,我只有一個要求,若你能為我提供源源不斷的靈藥,滿足我煉藥的各種需求,我立刻答應留在這里,為你效命!”

    刺血聲音莊肅,“當然,你現在就可以點頭答應,但我更想看到你的誠意。”

    戰地醫修!

    煉藥師!

    林尋黑眸中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亮澤,想了想,直接道:“洗心峰上如今雖然空蕩蕩的,什么也沒有,但這里卻有著得天獨厚的各種資源,例如開辟于靈脈上的靈藥園,以及我林家先祖遺傳下來的煉藥之地——丹珍室。”

    頓了頓,他擲地有聲道:“這一切,我都可以交給你負責。”

    刺血凝視林尋半響,道:“好,那我就暫且答應你。”

    “只是暫且答應?”

    林尋皺眉。

    刺血淡然道:“我不相信口頭承諾,一切都要看實際行動。”

    林尋忽然笑了,甩手拿出一株靈藥,丟給了刺血:“這就是我的誠意,你若能把它煉制成丹藥,我保證以后會為你提供更多類似的靈藥!”

    嗯?

    刺血連忙接住靈藥,原本還有些不以為然,認為林尋看似答應的痛快,實則還是不相信自己的能耐,否則,他哪會隨隨便便就拿出一株靈藥來讓自己煉丹?

    明顯是要試探自己的煉藥水準啊!

    可當看清楚林尋丟過來的靈藥時,刺血神色頓時如被人敲了一記悶棍,呆滯在那,瞠目結舌,失聲道:“這是……這是龍涎草?”

    就見那靈藥約莫巴掌大小,莖干纖細,覆滿細鱗紋理,九片葉子鮮紅透亮,剔透瑩潤若紅玉似的,煞是璀璨絢麗。

    隱隱約約,還能看見一圈圈彩光從靈藥中擴散而出,彌漫芬香。

    龍涎草!

    這絕對是那傳說中被譽為“造血如神”的上古奇珍之一,斷不會有假了!

    刺血神色變得恍惚起來。

    對一名煉藥師而言,能夠得見龍涎草這般在市面早早已絕跡許久的奇藥,那感覺別提有多振奮驚喜了。

    無論是小珂、靈鷲、林忠,還是那楊凌和老雕,一直看著林尋和刺血交談。

    原本,他們還都在思忖,林尋該如何令刺血心悅誠服,可當看見這一幕時,他們全都恍然了,看向林尋的目光也不禁帶上一抹異色。

    一株龍涎草而已,就立馬讓刺血失態,顯然足以證明林尋的“誠意”何其之足!

    這時候就是攆刺血走,只怕他都會猶豫起來。

    畢竟,林尋所提供的可不僅僅只是一株龍涎草,還有開辟于洗心峰靈脈上的“靈藥園”,還有林家先祖遺傳下來的丹珍室!

    這在外界,可不是哪個煉藥師都能有資格享用的。

    半響,刺血才回過神,看向林尋的目光,已經變了,他深吸一口氣,認真道:“以后,我刺血就跟著你干了!”

    說著,他躬身行禮,神態前所未有的莊重。

    這是在表達認可和臣服!

    (本章完)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北京pk10单双网页计划 黄金棋牌 湖南麻将怎么打初学规则 重庆时时猜龙虎 澳门赌大小最大押多少 188比分网即时比分球探 七星彩综合走势图 江苏快3软件 上海时时乐彩开奖结果 新疆11选5 湖北十一选五分布图 腾讯欢乐捕鱼礼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