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 第三百三十二章 唇槍舌劍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蕭瑾瑜 書名:天驕戰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林尋漸感不耐。

    旁邊有人忽然笑道:“小家伙,若是沒有耐心,最好別在此等候,你以為那石鼎齋三公子是隨隨便便就能見到的?”

    林尋抬眼看去,卻見是一個八字胡中年,正曬笑看著自己。

    “哦,何以見得?”

    林尋不動聲色道。

    “呵呵,就沖你這個問題,就知道你還是太年輕,你也不看看在座的都是何許人物?”

    八字胡中年一副過來人的模樣,老氣橫秋道。

    言外之意就是,在座的每一個人,身份都比你來頭大,連他們都只能乖乖等候在這,你一個少年人有什么資格不耐煩?

    林尋頓時笑了,懶得和對方扯淡。

    僅僅是等候面見石禹而已,就讓這家伙等出優越感來指點自己了?

    八字胡中年見此,卻似乎被林尋態度激怒,冷哼道:“年輕人,別太狂了,這世界很殘酷,若不懂得夾著尾巴做人,遲早要吃大虧!”

    聞言,雅室中其他修者產生一陣哄笑。

    或許是因為等待的太無聊,見到八字胡中年訓斥林尋這個“新來的”少年,皆都露出看熱鬧的戲謔之色。

    “哎,哥們,也不能這么說,年輕人不都這樣嗎?心高氣傲,眼高于頂,自以為世界是繞著他轉的,等在現實面前磕破了頭,他自己就會明白自己有多卑微和可憐。”

    有人煽風點火,陰陽怪氣出聲。

    “哎,你們可太壞了,別再打擊這位小哥了,你沒看他多可憐,想來此次拜見三公子,也是希冀能夠得到三公子的賞識,從此平步青云,出人頭地。”

    “呸!還出人頭地,就這種連等待的耐心都沒有的家伙,還妄想出人頭地?笑話!”

    雅室中那些修者七嘴八舌開口,肆無忌憚地拿林尋開涮。

    他們顯然是認為,林尋衣著尋常,加上年紀輕輕,根本不像什么厲害角色,故而說起話來也是充滿了戲謔和諷刺。

    林尋心中嘆了口氣,神色間卻帶著一絲笑意,掃視在場其他人,道:“你們這么厲害,還不是和我一樣,只能乖乖等候在這里?”

    一句話,讓不少人神色一滯,臉色有些難看。

    卻見林尋依舊笑吟吟道:“我年輕怎么了?你們倒是年輕一個給我看看?別只會倚老賣老,自己混的不如意,還想把怨憤發泄到別人頭上,說好聽點,這叫不知自愛,說難聽就是犯賤!”

    論及言辭功夫,林尋長這么大可從不曾吃過虧。

    這一番話剛一說出,就讓那些修者齊齊臉色一變,怒形于色,不知自愛?犯賤?

    一個小小少年,竟敢當面罵他們!

    “大膽!”

    一名修者拍案而起,指著林尋,“小心禍從口出!”

    林尋坐在那紋絲不動,嘴上卻嘖嘖說道:“怎么,被說中心事了,想動手?我只闡述一個事實而已,就讓你憤怒成這樣,你活的可真夠失敗,換我是你,肯定一句廢話不說,直接抹脖子自殺,也算為世人節省了一筆修行資源。”

    眾人倒吸涼氣,這小子的嘴巴簡直太損了!

    “你……”

    而那拍案而起的修者已被氣得臉膛漲紅,目眥欲裂,嗆啷一聲,他拔劍出鞘,遙指林尋。

    林尋淡然道:“蠢貨,這里可是石

    (本章未完,請翻頁)

    鼎齋,你確定要在這動手?你想死不要緊,可若是因為你的魯莽而禍害到其他人……”

    話說到這,其他修者臉色都是一變,哪怕再不情愿,他們也不得不承認,林尋的話的確很有道理。

    在這石鼎齋總部動手?

    簡直活得不耐煩了!

    當即就有一個綠袍男子出聲勸解:“朋友,消消氣,別跟一個年輕人一般見識,他沒有教養,難道你也跟他一樣?”

    聞言,那修者胸膛一陣急劇起伏,最終還是強自忍住,憤然收劍,重新落座,只是臉色卻是陰沉無比。

    顯然是在思忖,等離開石鼎齋總部時,該如何狠狠收拾林尋一頓。

    林尋卻已經懶得理會此人,而是把目光看向出聲相勸的綠袍男子,道:“這是誰家養的狗,是不是沒有喂飽就直接跑出來狂吠了?”

    那綠袍男子當即大怒:“我好心相勸,你竟敢罵我是狗?”

    林尋冷笑:“不,我是在罵狗。”

    綠袍男子氣得額頭青筋爆綻,噌地起身,叫道:“老子今天豁出去,也非殺了你這尖牙利嘴的混賬不可!”

    頓時,其他修者都慌了,連忙起身去阻攔:“哥們,消消氣,你剛才不是還勸別人不要和年輕人一般見識嗎,怎么到自己身上就忍不住了?”

    那綠袍男子被攔住了,但林尋卻兀自冷笑道:“瞧瞧,這就叫道德狗,罵別人沒涵養可以,換到自己身上,就受不了了,這種虛偽之輩,我看連狗都不如。”

    “放開我,我要殺了他!殺了他!”

    那綠袍男子氣得瘋狂大叫,一副不殺林尋,難解心頭之恨的模樣。

    那些修者都不禁苦笑,死死攔著,他們倒是想不阻攔,可萬一被石鼎齋知道,連他們也被波及影響到,那可怎么辦?

    同時,他們也終于意識到,林尋這年輕人簡直就是個刺頭,和其他年輕人完全不一樣,根本不是那么好欺負的。

    “你們別攔著,就讓他來動手。”

    林尋兀自穩坐在那,笑吟吟說道,“我倒要看看,這種又蠢又沒涵養的道德狗,能不能咬掉我一塊肉了。”

    噗!

    那綠袍男子直接被氣得吐血,簡直太氣人了,他都沒見過如此無禮,嘴巴惡毒無比的年輕人。

    “小兄弟,少說兩句,隨隨便便樹敵可不好。”

    “是啊,得饒人處且饒人。”

    那些修者都不禁頭疼。

    “不好意思,我年輕,不懂事,又心高氣傲,眼高于頂,不知道夾著尾巴做人,所以樹敵也無所謂了。”

    林尋這兩天因為身份的轉變,面臨內憂外患的處境,表面看似沒什么事,內心實則也承受著極大壓力。

    在這等時候,連一群等著被石禹召見的修者,都敢跑他面前倚老賣老,冷嘲熱諷,這讓林尋哪能受得了?

    了解林尋的都知道,他可從不是一個肯吃虧的主!

    所以,林尋在這一場針鋒相對的罵戰中,也徹底放開了,把內心一腔的壓力都宣泄了出來。

    只是他這一番話說出來后,已等于是把剛才那些修者挖苦他的話都回敬了回去,跟開啟了群嘲也沒什么區別,挑釁味道十足。

    一下子那些修者都被激怒了,這小子簡直不識好歹,太囂張了!

    頓時,他們都不再阻攔那綠

    (本章未完,請翻頁)

    袍男子,紛紛將目光看向林尋,殺氣騰騰,一副要不顧一切,也要給林尋點顏色看看的架勢。

    “喲,怎么突然就變了態度?像你們這種立場不堅定,還一副假惺惺當好人模樣的貨色,和墻頭草有什么區別?”

    林尋兀自坐在那,言辭毫不客氣。

    “我殺了你這小子!”

    終于,那綠袍男子出手了,身影一閃,一劍就朝林尋劈來。

    砰!

    就在此時,雅室大門被從外邊一腳踹開,大步走進來一名身著白袍,相貌俊秀的年輕人。

    不好!

    當看見這年輕人模樣的一剎,那動手的綠袍男子眼瞳驟然一縮,猛地發出一聲怪叫,沖出的身影停滯在半途。

    而他劈出的一劍,距離林尋頭頂只差三寸,可卻像被定格,再不敢有所動作。

    三公子!

    他……他怎么來了?

    此時,雅室中那些修者也認出了來人身份,禁不住倒吸一口涼氣,瞪大眼睛,渾身發寒,內心的憤怒早已不知去向。

    林尋依舊坐在那,自始至終都不曾有一絲移動,神色平靜淡然,仿佛根本就不擔心頭頂三寸之地的劍鋒會劈下來。

    只是當看見那依舊一襲白袍,打扮得極其瀟灑倜儻的石禹時,林尋不禁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道:“剛才在外邊偷聽的很過癮吧?”

    此話一出,那些修者都不禁心中一顫,這小子是不要命了嗎?連石禹三公子都敢嘲笑?

    卻見石禹非但沒動怒,反而聳肩大笑道:“我只是想看看,兩年不見了,你這家伙究竟變了沒有。誰曾想,你人倒是沒變,嘴巴卻是變得陰損刻薄起來。”

    這一下,那些修者一個個如遭雷擊,徹底反應過來,那嘴巴刁鉆歹毒的小子,居然和石禹三公子早已相識!

    并且看情況,兩人的交情似乎還不淺……

    一想到他們剛才還瞧不起林尋,對他冷嘲熱諷,認為他不懂規矩,連等待的耐心都沒有,他們就感覺渾身一陣不自在,有一種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感覺。

    這若是換做他們早已認識石禹,誰還會有耐心去等待?

    麻痹!

    這一下誤會大了!

    這些修者欲哭無淚,怪只怪他們剛才以貌取人,有眼無珠,居然誤把石禹三公子的朋友當做了一個好欺負的年輕人。

    最奇葩的是,那綠袍男子明顯被這一幕嚇蒙了,兀自保持著前沖劈劍的動作,一動不動,僵硬如泥塑雕像,顯得異常滑稽。

    “哥們,保持這個姿勢很難受吧,我很能體諒你的心情,不過我還是得說一句,以后別當道德狗了,否則說不準什么時候就會被人宰掉。”

    林尋嘆了口氣。

    那綠袍男子怔怔聽完,竟是點頭如搗蒜,一副誠惶誠恐認錯的模樣。

    這一下,連林尋都沒心思計較了,好心提醒道:“把劍收回去吧,你這樣會顯得很尷尬的……”

    ——

    ps:這陣子玩微博,見多了道德狗,一言不合就拿所謂的狗屁不通的道理說教人,敢反駁兩句立馬就炸毛了,真是一群low貨~這一章送給道德狗們。

    有玩微博的也可以關注一下金魚哈,最近才玩,沒多少粉絲,搜索‘蕭瑾瑜-’就行了,這名字暫時還沒人冒充……

    (本章完)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下载qq麻将手机版 股票行情手机 一本道京东热qvod Welcome-极速11选5 杭州麻将清一色可以胡嘛 上海本地百搭麻将技巧 德国打瑞典比分预测 甘肃11选5 吉林十一选五遗漏数 竞彩比分直播网360 500比分直播 黑龙江6加1特等奖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