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妖之城-正文 第四十三章 卑微到塵埃

類別:科幻小說 作者:一陣小風冷颼颼 書名:巫妖之城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只見不離突然從口中射出一根短針,正從巫祝的眉心穿過,巫祝驚恐的瞪大了雙眼,干枯的手指指向不離,嘴巴里費力的擠出來一個字,‘你....’就雙眼一翻,死了。

    我適時沖出去為不離解開了禁錮她的法術,她卻就勢倒在我的懷里。她緊緊的抱住我,在我的耳邊呢喃著,‘我就知道你會來救我。’接著閉上了雙眼,似乎在等著我去吻她。”

    我八卦的內心不斷放大,看曾木并沒有說下去,只好追問,他卻并沒有回答我,我只好在心里說,一定又親她了!曾木已經被巫不離吃的死死的了。

    “ 我帶著昏迷的不棄回到我的樹身,為了不讓他去找巫清淺,我只好繼續讓他昏睡,并在樹洞處加設了結界。幾天過去了,卻也不見巫族的人來。我有些疑惑,心說他們的族長都死了,為什么新任的族長沒有來為他復仇?又過了幾天,我終于再一次看見了不離。

    她突然瞬移在我的身邊,渾身是血。我驚慌的扶起她,她卻一頭栽進我的懷里。我抱著她去河水邊坐下,輕輕為她洗去身上的血漬,她就緊緊抓著我的手,懇求我幫她。原來,巫族的人并未發現巫祝已死的事情,因為不離偷偷使用了魔宗的秘術,將巫祝做成了自己的傀儡在操縱著。可是,最近她的身體卻突然出現了很可怕的變化,每當月盈時分,她就會喪失意識,醒來的時候,渾身血腥。連她后頸處的九嬰的皮也已擴散到了背部。

    她突然褪去她的白色的衣裙,整個后背的胴體就暴露在我面前。的確,那是一整塊的九嬰的堅硬的皮膚。我為她披上衣裳,沉思良久。‘只有一個辦法,可以讓你不會再變成九嬰,保持人的形態。那就是,讓不棄永遠的真正的成為一只九嬰。’我這樣對她說。她卻很是接受不了,她激動的反對我這么做,可是,她又一次暈倒在我的懷里。

    我輕吻著她的額頭,‘都交給我來做吧!’那夜,我想出了一個惡毒的辦法。

    送走不離之后,我將不棄喚醒,我問他想不想永遠和巫清淺在一起,他自然堅定不移的肯定了。我說我有一個計劃,你要不要試試看。

    那日,不棄為了練成噬魂引命,需要同食九個青年男女,所以,他對巫族說了條件。只要進貢九個男女,九嬰將不再食他巫族一人。

    不離一襲紅衣,站在巫祝的身后,巫祝因為被他做成了傀儡,表情空洞。當巫祝答應了九嬰的要求之后,整個巫族嘩然了。誰都想不到巫祝竟然會這樣輕易的犧牲掉自己的子民卻不想與九嬰一戰。只見巫祝一字一頓的說,‘我有十子,只留不離為少主,將來接管巫族,剩下九子,都將送與九嬰,以保我巫族興茂。’整個巫族再一次嘩然,沒想到巫祝會犧牲掉自己的九個孩子!

    七日后,我輕撫不棄的皮膚,心里甚是愧疚。此刻,我在他的巨大的九嬰的身體面前,顯得那么渺小,而他,卻在一步步走進我的圈套之內,因為我已經控制了他的思想,他現在已如行尸走肉一般,他的心里,只有殺戮和嗜血。一切都很順利,巫祝的九個子女被獻給九嬰不棄,不棄剛要吃掉他們,卻只見人群里閃出巫清淺的影子。可不棄卻并不動容,他猛的抓住她,掐的她渾身的骨頭都喀哧作響,不棄向她噴了一大口的毒水,卻沒有傷她半分。其他人都震驚了,很驚訝于她的這種體質。這時,不離遠遠的虛弱的爬過來,眾人過去扶她,只見她指著巫清淺弱弱的說,‘她,她是和九嬰一伙的,她騙走了我的一片真魂用以保命!’

    騙走了天選之女的真魂用來保命么?一瞬間,巫清淺成了巫族最大的叛徒!成了與九嬰一伙的妖孽!所有的人都施展法術來攻擊她和他。猛然,她突然重重的挨了一下,一口血猛的吐在了不棄的眼睛上。我心叫不好,可是這時候,不棄已經掙脫了我的控制,看清了自己手里掐著的,正是他心愛的人。他憤怒的嘶吼著,九個頭猛然吐出來一張毒火水交織的大網,直接籠罩在了巫族族民的頭上。我一看不好,馬上現身施展法術去擋,不離也艱難的爬起身。萬幸,并沒有人員傷亡。我把不離抱回她的房間的時候,巫族上下早已把我視為真神。我見四周無人,低聲去問不離為什么巫清淺會拿走她的真魂,她卻推開我的手,冷冷的說,‘做戲要做全套。’接著她又再一次握緊我的手,懇求我可以一直幫她,事已至此,我仍舊同意了。當我離開去尋找不棄的時候,被不離操控的巫祝已經假裝將所有法力傳給不離,壽終正寢的樣子了。

    我不知道不離后來是用什么方法讓整個巫族都把靈力度給了她一人,使得整個巫族一夜間覆滅。我只知道,當我找到不棄與巫清淺的時候,我完全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們兩個以一種永遠在一起的形態,融合了。我疑心是因為不離的那片真魂,那片包含九嬰血統的真魂,在與真正的九嬰接觸之后,自然而然的,融合在了一起。至此,不棄,永不能為人。

    不離趕到的時候,卻并不驚訝于他們兩個的這種變化,很明顯,這就是她原本就計劃好的。她難掩自己的興奮般,圍著不棄轉了幾個圈,口中喃喃自語著,‘融合了,巫清淺真的消失了!不棄終于可以只和我在一起了!’我有點恐懼的看著她,不知道該說什么。不離繞過不棄龐大的身體,輕輕抬起我的下巴,‘曾木,謝謝你!可是現在,我想要一個完完全全的不棄,我希望你可以幫我徹底的清除巫清淺這個賤.人。’她將她的唇湊過來,我卻第一次一把推開她。‘不離,你夠了!巫清淺此刻比死了還要痛苦,你就不能放過她么?’‘你可憐她?你竟然可憐她?’不離不禁大笑。‘是她莫名其妙闖入我和不棄的生活!她就應該死!我只想要一個完完全全的不棄,有錯么?’說著,她竟然吐出一大口墨綠色的血來,我急忙扶住她,卻突然被她一指眉間,喪失了知覺。

    等我醒來,卻見不離正在將靈力源源不斷的注入到不棄的體內,我跑過去抱住她,阻止她這么做,她卻癱倒在我的懷里,口里仍默默的說,‘我要一個完完全全的不棄。’我嘆了口氣,讓她躺在一邊休息,自己則繼續將靈力注給不棄。奇怪的是,隨著靈力一點點失去,我卻也在一點點衰老,直至,我變成了現在這副模樣。

    不棄幽幽的醒了,可是他的嬰兒頭上,卻映出了巫清淺的臉,她先是很驚訝于自己的這種變化,接著很憤怒似的,將我直接甩出去了很遠,我重重的摔落在地,第一次,感覺到了疼痛。不離卻震驚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只是搖著頭大聲喊叫,‘不可能!你怎么還活著?那書里的記載怎么可能出錯!’接著,用手指向我樹身所在的方向。我心頭一愣,她難道是偷偷看了我父傳給了我的書么?是啊,這也就解釋了,為何她會知道那么多秘術和這借真魂的辦法了!

    這時,不棄的臉也在另一個嬰兒頭上蘇醒了。不過,他很快就掌握了事件的來龍去脈,他只是失望的看了看不離,接著與巫清淺變成的那只嬰兒頭互相摩擦著,‘清淺,你后悔嗎?’‘只要與你在一起,我永不后悔。可是,我今天卻要殺她!’說著,巫清淺向著不離探下她巨大的蛇身。不棄卻仍舊攔過去,‘再怎么說,她都是我的妹妹,你不要傷害她。’巫清淺聞言冷冷一笑‘可以,既然這樣,’說著,她的雙眼變成漆黑的顏色,‘我就詛咒你,巫不離,每隔百年,你就會經歷一次剝皮拆骨的痛苦!我要你每一次剝皮拆骨,都從十六歲的身體縮回到五歲時候的樣子!我讓你永世長生!好好看著我和不棄,永不分離!’接著,九嬰整個騰空而起,于這夜中,不見了身影。

    不離只恨恨的捶打著山壁,手上都是血,我頹然的看著她,什么都不想說,也并沒有去攔她。

    第二日,不離回到巫族,我們就長久的沒有見面。

    很多年后,我正坐在河岸邊釣魚,遠遠的看到一個小小的身影孤單的站在山坡的上面,風撩起她的長發,正如我們第一次相見。

    ‘不離?’她點了點頭。她稚嫩的小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我知道,巫清淺詛咒的第一個百年,開始了。

    這次,不離就那樣默默的,在我身邊陪伴了好幾個百年。我們看星星,看月亮,日子過的平淡而踏實。只是每次她返老還童所經受的折磨,我的心都如刀割一般疼痛。那夜,不離伏在我的膝上,我們聊了很多。我們真的好久沒有這樣相互敞開心扉。我說,我們通天樹的真魂丹是世上最純凈的東西,不僅可以起死回生,還可以消除任何的詛咒。而且我們的壽命都是天注定的。

    這日,我看到不離攀上了我的樹梢,不由得心頭淡然一笑,果然,她還是在利用我。

    我為了她,本可以做任何事,可是,我沒想到有一天,她會謀殺我!我默默的等待著我樹根被挖斷的那一天,我已經做好了為了她獻出生命的準備了!終于,這一天來了!我看著自己的身體一點一點萎縮成細碎的灰塵,臉上仍舊露出微笑來,我招招手,將那扇可以穿梭于神域、鬼窟的萬世門的種子塞到她的手里。我說,你會用得著。可是不離,突然似乎被我激怒了,她大聲的嘶吼著,‘你不要再擺出這種表情來,你覺得自己很偉大嗎?你知道嗎?如果你沒有利用的必要,我見你一次都覺得惡心!你當我真的愛你呢?真是可笑!’

    我聽到我的心隨著一聲清脆的破裂聲,慢慢的死去,終于,也死心了。用我最后的意念,做了一百一十九個承裝我真魂的分身,我將它們散落人間,隨著生死輪回,可是里面只有一個,是真的。我希望不離在找尋我真魂的日子里,仍舊能時時刻刻想起我,哪怕是厭惡。”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河南新快赢481走势图 福建麻将16张玩法 球即时赔率 中国足球竞彩比分网 广东11选5app 单机免费斗牛牛 会所有多赚钱 足球赔率即时赔率 内蒙古11选5任3遗漏 最新通比牛牛现金版 逆水寒玩什么角色好玩赚钱 3d万能胆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