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府表妹的悠哉生活-作品正文卷 第七章、夜明珠禮物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絕代 書名:鐘府表妹的悠哉生活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突然間的聲音,倒是沒令鐘錦繡意外,她早就意識到,旁邊有人呢。

    她面向沈明澤,甜甜的笑道:“表哥,偷聽旁人講話,可非君子所為哦?”

    明媚的笑容,那一聲清甜的笑聲,宛若玫瑰花香一般,熏染的他心神一陣蕩漾。

    今日的表妹穿著素色印花的裙裝,更襯托的她清新脫俗,雖比自已小一歲,但她乃是國公爺的女兒,通身的氣派,便散發著武將的堅韌,讓人瞧見了也不允小瞧了。

    而他心夠堅韌,否則要被她迷惑了。

    “表妹日后莫要對旁的男人如此笑。”

    “嗯?”

    沈明澤看著她迷茫的模樣,又不好解釋說自已剛剛失態了,便道:“表妹,我給你帶了好東西,走,我給你看看。”

    “好。”

    鐘錦繡有些摸不清楚這位表哥的性情。

    當年他一心從商,她還出言諷刺過。而且她還瞧不上沈家,因為沈家一無是處,連娶媳婦嫁個女兒都要向國庫借銀子,他們當初來國公府借銀子填補虧空的時候,她不明就里,將沈家騷的一臉青紅,最后她與沈家的徹底決裂。

    而這位表哥變從商,最后闖出了名頭,沈家的姐妹也都安安分分的嫁了人。

    而當年桓王還招用他,可是卻被拒絕了。

    他們去了鐘淮的書房,此刻鐘淮已經下課了,本來那玩玩具,見鐘錦繡過來,忙收回了玩耍的手,一雙手無處安放。

    鐘錦繡佯裝沒瞧見,從他身邊走過。

    “表妹瞧一瞧,這顆夜明珠,可歡喜?”

    鐘錦繡抬眉望去,那是一顆有一拳頭那么大的珠子,她不是沒見過這樣子的珠子,但是卻沒見過這般大的。

    鐘淮聽他提及自己,便皺著眉看向那東西,問道:“表哥,這有什么用?還不如我的彈珠呢,還能打鳥兒,這個這么大,怕是射不出去。”

    “打彈珠,你這簡直是暴殄天物。這乃是夜明珠,晚上不用燭火,便能照明。”

    鐘錦繡頷首道:“給淮兒正合適,淮兒最近晚上最是用功,苦讀到深夜,姨母憂心他壞了眼,這會兒怕不必憂心了。我替淮兒多謝表哥了。”

    鐘淮氣呼呼的道:“不用你替我謝。”

    鐘錦繡道:“哦,這是表哥送給我的,那你來謝謝我吧。”

    她說的隨意,鐘淮沒有意識到她話中的玩笑話,硬是被氣的臉色漲紅。

    她的表妹還是一如既往的可愛有趣。

    “鐘淮,別急,除了這顆夜明珠,我還帶了你最喜歡的彎刀。”

    “耶,多謝表哥。”說著還便忘記斜睨了鐘錦繡一眼,“那小女娃才玩耍的東西,我才不喜歡呢。”

    沈明澤瞧著她,面色正常,并沒有因為被無理對待之后的怒氣。

    與傳言所講,她動不動毆打弟弟妹妹,對姑母更無尊重友愛之心,現在看來,以往都是虛情。

    那便是有人刻意傳揚出去的了。

    沈家的水太深了。

    她家姑母出來了,心情極度好,看著那一刻諾大的夜明珠,道:“這東西倒是個稀罕物,哎呀,這不是給蓮妃娘娘的禮物有著落了,明澤啊,你可是幫了姨母大忙了。”

    前些日子錦繡落水,雖然那王家已經澄清,可外面的傳言依然不減,她本想再去買一套頭面,可這怕旁人說閑話,故而沒買,她這幾日一直在幫大小姐尋覓禮物,可是一直都不曾尋到合適的。

    大小姐上次說不能越過皇后,她這幾日尋了諸多東西,都不甚滿意。

    但是有了這顆夜明珠,就好了。

    鐘錦心站在她娘身后,聽到她娘的話,搖了搖頭,走上前去與表哥見禮,隨后看著那滿盤的珠寶首飾,心中歡喜,道:“表哥,你最近可是發了橫財?這東西莫不是臟物吧?”

    沈家多奢靡,這些年早就不如往昔了,如今表哥拿著這么多的東西來,不能不讓人瞎想。

    當然最主要的是讓她母親瞎想,這夜明珠不能送。

    沈明澤忘了一眼鐘錦心,明白她的意圖,倒是沒有吭聲,心里卻萬分責怪了她姑母腦子不好。

    他送的夜明珠,怎么能轉送給旁人,且還當著他這個當事人的面。

    “錦心,你怎么能這般說你表哥,你…”大概也意識到這些東西不大適合出現在他手中,便問,“明澤,你這是哪里來的?你整日讀書寫字,哪里有功夫收羅這些?”

    鐘錦繡瞧著那些東西,各個都很名貴,但其中數件都出至淘寶坊,那是不久之后,他表哥開的店鋪。

    難道說這家店鋪早就在表哥名下了?只是以往表哥隱匿的比較深嗎?

    也是,他一個被給予厚望的世子,若是光明正大的經商,怕早就挨了板子了。

    前世他顯示出經商之意的時候,好像是三皇子惹怒了先皇,先皇一氣之下,將這追查虧空的案子交給了他,讓他追繳庫銀了。

    三皇子一向認為欠債還錢,不可講理,所以逼迫的緊。

    那時候一向清廉的沈家欠債最多,當然追債逼的最緊,他外祖父差點撞死在金鑾殿。

    也正是那個時候,他這位表哥才漸漸真正的棄了文,轉而從了商。

    現在看來,這位表哥怕早就有這個心思,也早就預示著沈家會有那么一天,要不然沈家被逼,他也不會月余之間,便湊集了五十多萬兩銀子。

    “姑母嚴重了,這些東西乃是淘寶坊新出的頭飾,明澤想著表妹們如花似玉,帶著正合適。”

    “淘寶坊?”

    沈氏甚是驚訝,這些年她忙著照顧孩子,這些已經焦頭爛額,哪里還有心思去關注外面。

    但二房三房卻時常在她身邊提及,這淘寶坊里面每月必出新品,且每出一新品,必然被搶奪一空,絕不在出。

    她心中雖然艷羨,卻不求這個東西,每日她們嘴上快活幾句,也就過去了。

    然而鐘錦繡卻知曉,老夫人把持著府中內務,也僅僅是一些內務交給了二房小楊氏。

    所以大房的開支一向不多,可她是個糊涂的,開銷用度奢靡,不懂體會姨母難處,時時刁難,時時狀告她克扣自已,卻不知每每都是她自已貼補出來,自已才過的艱難。

    當時因為她的奢靡,沈家有人也揪著此事,為難姨娘,讓姨娘出銀子呢。

    那時候姨娘被人指摘,她在她父親跟前誣賴,這位姨娘的日子更不好過了。

    “那里面的東西可是很昂貴的啊?明澤你怎么有銀子?可是你母親有什么事情要說?”

    沈明澤微微一愣,倒是不知曉該如何接話了。

    他只顧著來給表妹送禮物,混個臉熟,卻有些得意忘形了。

    居然忘記了,她的姨母是個比自家母親還要難纏的主,若是他說自已經商,怕是要惹出許多事情來啊。

    正當自已左右為難之際,鐘錦繡便笑道:“表哥,那淘寶坊可是陰家外祖父所設?”

    “正是正是。表妹所言正是呢。”

    鐘錦繡笑道:“那真是多謝表哥還有陰家外祖父了。”

    沈氏道:“原來如此,你這孩子,這有何不好說的,回頭我回府給你娘說道說道,有這么好的東西也不知道跟我說聲,你不知我被,哎,算了,你們先玩著,我去給你們準備飯菜。”

    “姑母啊…”

    鐘錦繡瞧著表哥一連憋悶的模樣,噗嗤一聲笑了。

    沈明澤心中并不擔心,自家母親,自已早就通了信了,剛剛不過時做做樣子。

    卻沒想到博取了美人兒一笑。

    “表妹,你就這么看著我出丑?”

    鐘錦繡搖頭失笑,道:“表哥不必如此,姨母她啊,怕是沒什么空回去呢。”

    說的也是,這些年也沒見她回去幾年,誰讓他們承恩公府里面有位老鐘大小姐坐陣呢。

    那滲人的很,連承恩公和承恩公夫人都不敢說一句重話。

    姨母速來膽小,豈能受得住這么罪?

    所以她能躲著絕不去湊上。

    鐘錦心心中一直盤懷著自家母親說的話,如今瞧著那珠子,甚是惹眼。

    “大姐,剛才你說要送祖母一樣東西,我瞧著這夜明珠便是最好。”

    鐘錦繡搖了搖頭道:“這夜明珠還是給淮弟吧。”給他老人家倒是浪費了,“我瞧著那簪子極好,傲雪蠟梅,極有寓意,表哥,不如就送給我吧。”

    “好啊,表妹喜歡就好。”

    鐘錦心瞧著那簪子,小巧雅致,與她平常所喜的不同。

    若是平常,她定是極其喜愛那些彰顯身份的華貴之物。

    猜不透她為何要選擇這個東西,猜不透,但也不能讓那珠子落入她娘的手中。

    鐘錦繡明白她的擔心,正是因為明白,所以才覺得心酸。

    上一世自已不明白鐘錦心的苦心,還處處拿姨娘來刺她,姐妹兩個貌神合離,最后去都無一個好下場。

    “表妹在想什么?是不是在想明日進宮要送什么禮物?表妹跟我說說,你覺得送什么好?”

    “這個簪子就極好。”

    “哦?難道表妹不想送個更加貴重的嗎?”

    “貴重?再貴重若是別人不喜,那也不過一句有心了,賀禮在輕賤,若是送禮之人得人歡喜,即便是送的泥土也會被人說歡喜。”這便是上一世的經歷,她一直以為是路錦靈的錯,勾引了四皇子,卻不知這一切不過是蕭睿翼的計謀,欲擒故縱,還有就是將他自已摘除清楚。

    蕭睿翼啊蕭睿翼,她母親家勢力薄弱,極其需要一個強有力的幫手,但是又不能明目張膽的求娶,可若是她自已送上門的,定義就不一樣了。

    皇上會覺得委屈了兒子,還要特別嘉獎他呢。

    而她愚蠢不知,更容易被人掌控,所以她早就是他的獵物。

    然最后卻還說自已逼迫他娶自已,辱了他的名聲,呵呵,果然夠陰險。

    還想讓她送好禮?

    沈明澤瞧著表妹的臉色忽明忽暗,擔心道:“表妹,你可是身體不適?”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六合秒秒计划 河南22选5 99822皇冠比分完 吉林快三和值走势图跨度 10分彩app 天齐网3d字迷图谜 永隆配资 辽宁快乐12选5遗 10分11选5-正版APP下载 深圳风采开奖查询 qq麻将作弊器苹果版 秒速快3最新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