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中文 >其他類型 >鐘府表妹的悠哉生活 > 作品正文卷 第二章、王初云---未來二嫂
我的書架 | 加入書架 | 舉報章節錯誤 | 返回書頁

鐘府表妹的悠哉生活-作品正文卷 第二章、王初云---未來二嫂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絕代 書名:鐘府表妹的悠哉生活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鐘錦繡笑著安撫她道:“姨母,一人做事一人當,此事確實是我無狀,唐突了初云姐姐了,這個乃是我給初云姐姐賠禮的。”

    說著便將那一盒糕點塞給了王夫人。

    王夫人顫巍巍的接著那東西,心里卻摸不著這位大小姐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要不,咱留下來一塊吃個飯?”

    鐘錦繡笑著搖了搖頭,道:“不打擾了。”

    王夫人親自將二人送到車上,隨后拿著那盒東西去尋自家姑娘,她也是拿不定主意。

    王初云自小就聰慧,躺在病床上,看著那一盒糕點,若有所思。

    “那鐘大小姐本就與他們家姨母不對付,今日來是故意給那姨母沒臉,那姑娘混賬,才讓咱撿了漏......只可惜我精心給母親挑選的頭面,被她搶壞了.....”

    “你莫要胡言,往后莫要說這些話,京城內外都是王公貴族,一不小心就得罪了人。鐘大小姐想要,如何用搶......這次是鐘錦繡被蒙了心,才僥幸逃過一劫。”

    “是,娘......”

    “你聽娘的話,這次他們母女二人前來,一個紅臉一個白臉,你是沒注意到,那鐘夫人說是你搶...總歸這件事,你就說不小心掉下水的,是錦繡鐘大小姐想要救我,一塊落了水。”

    “娘……”

    “我女兒吃點虧沒關系,可若是被那被那鐘家反咬一口,我女兒的名聲的就毀掉了。”

    王夫人最怕與人為敵,擋了自家官人的官運,再說那鐘家本就不好惹啊。

    如此想著,隔日便拉著王大人,一起去鐘家道謝去了。

    鐘夫人本想著保全自家大小姐的名聲,如今見王家這般識時務,倒也沒有拿喬,直接受了人家的禮。

    如此兩家也算是和平解決了。

    鐘錦繡在房間內,對這個結果,很是滿意。

    鐘夫人直接將東西抬入了錦繡的院子里,得意的對鐘錦繡說:“這個王家,真的會來事。這下子,你不僅保全名譽,還英雄了一把。”

    鐘錦繡早就料到會是這個結果,王家畢竟勢微,怎么能與國公府抗衡。

    “過幾日蓮妃要過壽辰,大小姐想送蓮妃什么禮物?我這就去給你準備。”

    鐘錦繡道:“隨便準備一件吧,不用太惹眼。”

    “這...不是...大小姐,你不是對四皇子...要討蓮妃歡喜?”

    鐘錦繡看了姨母一眼,嚇得鐘夫人忍不住縮了縮脖子。

    “大小姐,你說什么就是什么。”

    鐘錦繡嘆了一口氣,道:

    “蓮妃是后妃,如今四皇子入了朝堂,得了勢,但終歸不是皇后,你按照尋常禮數,給蓮妃娘娘布個禮物吧。”

    “大小姐......”

    “姨母可覺得不對?還是姨母想要失了禮數,覺得該越過皇后娘娘去。”

    鐘夫人聽著這話有些熟悉,這好像是之前自已教育她的言辭。

    “你......”

    “姨母,壽辰在即,你且先去辦吧。”

    鐘夫人最近被突變的鐘錦繡,攪和的腦袋瓜子不聽使喚,也跟不上節奏。

    以往自已都是順著這位大小姐,才得了那定點的好眼,如今這小丫頭突然間上道了,心中欣慰之余又有些悵然若失了。

    正說這話,府上管家福叔突然間來過來了。

    看了看鐘錦繡,有些猶豫。

    “老福,有話快說。”

    “這...三少爺將新來的師傅,又被三少爺給打了。”

    “這個要死的,走,去看看...”

    鐘錦繡想起她那幼弟,心中又是一陣疼愛,當年鐘家被莫須有的罪名,鬧得滿們抄斬,這個弟弟啊,當初是恨急了她啊。

    書房內

    鐘夫人進去先是不痛不癢的訓斥了鐘淮,一會裝模作樣的給先生賠罪。

    “鐘夫人,這個小少爺我是教不了了,你們另請高明吧。”

    這先生大概是氣急了,道:

    “我...我教他念叨三字經,他給我說什么武學秘籍,我教他論語,他說要叫老身扎馬步,老身這一把老骨頭,怎么能經得起這般。”

    鐘夫人道:“李先生,我家國公爺乃是武將出身,這孩子隨了父親,就請先生都擔待些,回頭我會好好訓斥他......”

    “夫人,您這話說了十遍之多,可...罷了罷了,老身實在是當不起鐘家的先生,還望夫人另請高就吧。”

    “母親不是我不學,而是他連扎馬步都不會,何以為師?我的師傅定是個武林高手,江湖豪杰。”

    “是是是,你說的對。”

    李先生氣的直翻白眼,道:“鐘夫人,你...慈母多敗兒,你簡直...”

    “哎,李先生,你可是收了拜師禮的,怎么著也要將......”鐘錦繡怕姨母說出什么不該說的話,輕聲咳嗽一聲,示意她住嘴。

    可李先生依然是聽出了話中意思。

    “你...子不教母之過,你嬌寵小兒,愚昧物質,將來必成禍端,只可惜了國公爺一世英明,居然......”

    鐘錦繡走上前去,對著李先生盈盈施一禮,道:“先生莫氣。”

    李先生瞧著一位窈窕女子,面貌大智若愚。

    卻不知是誰?

    “老身教書多年,也是第一次碰到你們這種人家,明日我便將您的謝師禮歸還,此后再也不是你鐘家的先生了。”

    鐘夫人護犢子,最不忍旁人如此嘀咕幼兒,便嘀咕道:“你不來就不來,我就不信還請不到先生了。”

    鐘淮也嚷嚷道:

    “母親你一定要給我請一個武功高強之人,我要學武功,我要如父親一般,上戰場殺敵。”

    母子兩個一個德行,李先生氣壞了,直覺得這一家子都是異類。

    “你..朽木不可雕也。”說著就要走。

    鐘錦繡嘆了一口氣,急道:“先生莫走。”說著便走上前,道,“小弟頑劣,唯有先生有大才,可教他識文斷字。”

    “不敢,鐘家的小少爺,一連氣走了十幾位先生,若非國公爺與我有恩,我豈會上門,可他頑劣不知也就罷了,鐘家的主母也如此不識大體,老身失望至極,他日王爺歸來,我親自向王爺請罪,請他原諒我無能,教不得小少爺。”

    鐘錦繡附身請錯,借故攔著李先生。

    “請先生再留一日,若是幾日他在無禮,不聽先生教導,明日先生便可自便,就這一次機會,也請先生念在昔日之恩情,多留一次。”

    李先生瞧著這位姑娘面善,比那鐘夫人好使太多,且這府上她一言語,那鐘夫人便不吭氣,便知是個恨角色。

    他便坐上了西席位,道:“鐘淮少爺,請吧。”

    小鐘淮那叫一個硬氣,瞪著李先生。

    李先生裝著沒看見,自顧自的講自已的,他要看看,鐘家到底能否上道。

    鐘夫人瞧了瞧鐘錦繡,但見大小姐突然間變了顏色,張了張嘴,沒好開口求情。

    又瞧了瞧小兒求助的目光,終究是別開了眼。

    “淮兒,快去座位上,好好聽先生話。”

    “我不,我就不,娘你答應了給我換武學師傅的....”

    不等鐘淮說出什么難聽的話,鐘錦繡便掏出腰間軟鞭,親自將小兒綁了,且綁到李先生下面的椅子上,又堵了嘴,他才六歲,雖然有些蠻力,但卻掙脫不開她的軟鞭。

    那軟鞭便是自已六歲,父親親自贈予她的,他常說他鐘家兒女,無論男主,都可耍搶弄棒,當時母親不忍她一姑娘家耍大刀,父親便弄了軟鞭,教她武功。

    雖然不至于與兩位哥哥比較,但也小有成就,對付一個六歲的孩子,絕對是錯錯有余。

    “父親常常夸贊你,乃是我鐘家最聰慧孩子,自然明白如何才能最簡單的解救自已。”

    李先生瞧著下面陣仗,有些愣神,還未反應,那鐘家的女娃又道:“李先生,今日幼弟多有得罪,請您放心,我等必定協助先生教學,絕不在令先生為難。”

    “幼弟今日若得先生滿意,放可拿出嘴上的抹布,若在令先生滿意,方可解了身上束縛。”

    鐘錦繡派了兩人守在書房外,除了先生,外人不得進去。

    鐘夫人站在門外,那是又心疼又著急啊。

    幾次三番要求給他松綁,但都被守在門衛的鐘叔拒絕了。

    “夫人,大小姐說了,小少爺是咱國公府希望,絕對不允許小少爺被養歪了。”

    “養歪?被誰養歪,她是鐘家三少爺,你你你,你拐著彎罵我是不是,我是她親娘,難不成會害她不成。”

    福叔被鐘夫人嚷嚷的頭疼,以前大小姐不著調,都是被這位夫人寵的,如今大小姐突然間改了性子,他們跟著將軍死人堆里爬出來的,自然知曉,這男孩子就該吃些苦,而非夫人這般溺愛。

    “夫人,要不您去尋大小姐吧。咱們做下人的,不好做...”

    “你們...我是你們的當家夫人....”鐘夫人話音越來越弱,福叔笑了笑,便吩咐護衛們在外面好好把手。

    鐘夫人也意識到此事是大小姐開口,唯有大小姐能做主。

    本來想著大小姐這幾日好轉,誰曾想,如今又變本加厲。

    她...她不活了...

    鐘夫人緊接著去錦繡院子里鬧騰去了。

    鐘錦繡起初沒有打理她,讓她可勁的鬧騰,待鬧得聲音小了,鐘錦繡才道:“姨母,你現在再去看一看淮弟。”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女子网球比分规则 足球彩票比分直播500 黑龙江11选5软件 上海百搭麻将怎么翻倍 山东十一选五跨度 牛股今日推荐 福建十一选五 山东体彩十一选五开 短线股票推荐电话 广西快三号码预测推荐 北京赛车pk10规律 河南快3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