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中文 >武俠修真 >心有明月光 > 大道始通途 第一百五十一章 能幫我殺兩個人嗎
我的書架 | 加入書架 | 舉報章節錯誤 | 返回書頁

心有明月光-大道始通途 第一百五十一章 能幫我殺兩個人嗎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口紅續命 書名:心有明月光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杜蘭真不是不可以用更溫和的方式來應付薄康成,她可以答應薄康成的條件,也可以在這個條件上跟他漫天要價坐地還錢。薄康成雖然口里說的厲害,但是條件這種東西,本來就是開出來讓人談的。

    但是杜蘭真不愿意——她豈止是不愿意,簡直是考慮都不必考慮,一旦出手,不顧自己還帶著傷,借助偽裝玉佩,竭盡全力,火光電石間便廢了薄康成的修為。如果她這一擊沒能建功,她很懷疑自己還有沒有余力再來一次——恐怕是沒了,她只有一次機會。但她毫不猶豫的出手了。

    她并不是暴力狂,并不是殺人殺上癮了,更多時候她也是個和平主義者。

    但她也是個心狠手辣的野心家。

    在這條前進的路上,誰擋,她就殺誰。誠然,對于薄康成,也許他并不是擋路,只是需要利用她罷了,但杜蘭真不會容許他拿捏著她的把柄威脅她。她只接受合作,但不接受這種對方一旦反悔、自己將毫無反制能力的要挾。

    勒索威脅這種事,只有零次和無數次。今天薄康成拿夏華容的死威脅她為他提供資源,以后需要她的時候只會得寸進尺,向她索取更多。杜蘭真才不會傻乎乎的心存僥幸,等著薄康成一次又一次的提出勒索,最后把她利用完了,再反手把她賣了回收剩余價值。

    她沒有僥幸。

    當然,她得慶幸自己有貫珠天音這種玄妙的法門——魔道法門有時候真是特別好用。如果沒有貫珠天音,那么在逼問薄康成的后手時,她就得選擇相信自己的鑒謊能力了。

    “你是怎么知道我就是白思鹿的?”杜蘭真一開口,嗓音清甜蜜膩,聽的人心口發顫。

    “因為我看到你和那個男人坐在茶樓里說話——我記得他的臉。”薄康成不由自主的答道。

    杜蘭真的眉心開始一抽一抽的疼。即使她堪比作弊的殺了夏華容,但實力不夠就是不夠,即使有諸般法寶傍身,仍然要付出代價——這個世界對所有人都是公平的。她現在的狀態雖然比剛殺夏華容之后好,但也好得有限,特別是強行動手廢了薄康成之后。

    她狀態全盛時,可以先后逼問筑基中期的竇元白和筑基初期的方雅虹,現在只是問了筑基中期的薄康成一個問題,便開始覺得精力不濟、神識抽痛。

    “你和夏華容是什么關系?”她強行壓下疼痛,理了理思路,盡量縮短談話。

    “二十三年前,夏華容找到我,跟我說她可以給我一個機會,問我想不想把握住,可以讓我得到權力、地位和財富——但我得做她的狗。”在貫珠天音的影響下,薄康成情緒極度激動的說道,“這個賤人!表子!她瞧不起我!”他的神情猙獰,已經完全看不出那副溫潤如玉的模樣了。

    “要不是我缺靈石,要不是為了靜靜,我早就不搭理這個賤人了!”薄康成咬牙道,“但靜靜的病還需要靈石!我只能答應她,只能做她的走狗!”

    聽起來,薄康成和夏華容的這段利益關系里,他完完全全出于下風。對于他所說的“要不是為了靜靜”——雖然她不知道靜靜是誰,杜蘭真不置可否。夏華容給了薄康成一個機會,薄康成接受了,這就是所有的真相。至于薄康成明明接受了,卻因為自尊心受到毀滅性打擊而對夏華容產生極大的憎恨,這就是另一回事了。

    這是一樁極其公平的交易,你情我愿,沒什么好同情的——人總是傾向于給自己找借口的。也許薄康成真的對某個人情深意重,但他就只是為了別人,沒有為了野心嗎?那他就不會這么要挾杜蘭真了。

    有野心無所謂。杜蘭真不關心。

    “你們的利益關系是怎么樣的?”杜蘭真問道。

    “我為她提供消息,為她傳播消息,賺到的錢二八開,我二,她八。她給我撐腰,利用諒事宗的勢力為我提供便利。”薄康成答道。

    “傳播消息?什么消息?”

    “傳播東海最美的景色、古三山十州在女郎峰。”

    女郎峰!

    杜蘭真萬萬沒想到薄康成為夏華容傳播的消息居然會是這個!這么說來,她豈不是也中招了?夏華容讓人傳播這個做什么?況且,古三山十州明明在小三山古跡里,她記得夏華容明明也進去過,女郎峰又有什么?

    “我也不知道女郎峰上有什么。不過,夏華容吩咐我不要特意提及,僅僅在談話間拋一個誘餌,比如跟你說的,‘已知的最美景色’,如果你沒有察覺,那我也不會特意說。”

    這話引起了杜蘭真的注意,她幾乎忘記了痛楚,也忘了自己言簡意賅盡快問完的打算,專注的望著薄康成,充滿誘導性的問道,“那你覺得呢?從你和夏華容的相處中,你的推測是什么?”

    “我的猜測?”薄康成茫然的望著她,“我猜,我猜,那里的秘密,不是夏華容的,是諒事宗的!”

    杜蘭真眼睛一亮,興奮的忘記了所有痛楚,只覺自己這次值了,反復追問薄康成,卻遺憾的發現他是真的只知道這么多,與她問問題的方式無關。

    興奮褪去,識海里干干的,杜蘭真揉著太陽穴,疲憊的問道,“關于方雅瀾和夏華容的恩怨,關于方雅瀾的師尊王真人,關于諒事宗,你知道多少?”

    “我不熟悉方雅瀾——”即使在貫珠天音的控制下,薄康成還是遲疑了一下,“我組建擺渡人的時候,她已經失勢了幾年了。不過那個時候王真人還在,她在諒事宗還算有頭有臉,要不是十七年前王真人莫名其妙的暴斃,她也不至于遠走他鄉。”

    “王真人死后,方雅瀾的那些同門基本散了,現在基本過的都很窘迫——他們應該去找你了。唯有一個人,是方雅瀾的師弟,叫做孟宇,他雖然是方雅瀾的師弟,但一直極度狂熱的崇拜夏華容,所以在方雅瀾和夏華容爭小三山名額的時候,背后捅了方雅瀾一刀。夏華容就是讓他去試探你,由此猜出你不是方雅瀾。”

    “她就是因為這個懷疑我的嗎?”

    “當然不是,她還想辦法聯系線人查了方雅瀾的行蹤,還找我了解到你是怎么來海國的,由此得出來不及。”

    看來夏華容在諒事宗的地位更勝過她所猜測的那樣,甚至勝過寧瀟鶴在極塵宗的地位。“王真人是怎么死的?”杜蘭真問道。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他被諒事宗宣布暴斃身亡,有人說是遇到仇家,有人說是走火入魔,不過我猜是他牽扯入諒事宗內部的糾紛了。這些名門大派,土財主一樣霸占著一地資源,當地百姓都被他們壓榨得民不聊生……”后面就是一連串對豪強的痛恨與嫉妒交織。

    杜蘭真識海一抽一抽得疼,不是為了聽他說這些廢話的,神識和靈力透支的痛苦和無力感讓她耐心減弱。她不耐煩的道,“說重點!”

    薄康成見她不耐煩,惶恐的望著她,仿佛竹筒倒豆子似的,毫無邏輯的說出些訊息來,因為毫無章法,杜蘭真只能有個印象,卻什么也分析不出來,甚至因為頭疼,腦子都轉不動了。

    她扶著額頭,眉頭緊鎖,放開了貫珠天音。

    薄康成從貫珠天音的影響下清醒過來,看著因為痛苦而扭曲的方雅瀾嬌媚的臉——此時沒什么嬌媚可言,只有瘆人。他苦澀又驚懼的望著杜蘭真,“你,你……”

    他的臉上忽然褪去了一切情緒,唯有平靜中的哀求,“我有一個妹妹,她自小就有絕癥,我花了很多靈石才能保住她的性命,為了這個我才為夏華容賣命的。我如果死了,她沒人照顧,也會死的。我要挾你,你殺了我,那是我咎由自取,但是她是無辜的,你能不能,能不能救救她?她是個好孩子,她不該就這么失去生命。”他祈求的望著杜蘭真。

    杜蘭真過了一息才反應過來他在說什么,疼痛讓她幾乎無法思考。她此時很像伏案大哭一場,但面前有個人,她要是因為太疼了而哭出來,心里怎么也過不去這道坎,只能皺著眉,呆呆的看著他。

    過了一會,她稍微緩過來一點,并沒有搭理薄康成的話,反而是疲憊的取出一張傳訊符,“來別月樓,我有事。”發完傳訊符,就跟薄康成大眼瞪小眼,一個人發起了呆。

    封軼是在一刻鐘后趕到的。他一進門,就被目光呆滯、神情扭曲的杜蘭真嚇到了,他們分別才多久,杜蘭真怎么就連表面的平靜也維持不了了?

    “他威脅我,我廢了他。”杜蘭真指著薄康成,言簡意賅的把事情說了一遍,神情木然,“是殺是留,你和真君看著辦吧。”

    “你沒事吧?”封軼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她一遍,“你不是拿著玉佩嗎?”

    “我又不是神仙。”杜蘭真給自己塞了兩顆丹藥,身體和識海的痛楚讓她格外暴躁,連禮貌也顧不得了,不耐煩的道,“之前強殺夏華容,現在廢掉他,我只有筑基初期,能有多大本事毫發無傷啊?”

    封軼討了個沒趣,知道她難,沒放在心上,“可你現在這樣,怎么應付諒事宗的人?夏華容剛死,你這副病怏怏,要死不活的樣子,別人必然要懷疑你。”

    “我暫時不回諒事宗。”杜蘭真勉強逼著自己冷靜下來,“能幫我殺兩個人嗎?”

    妙書屋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内蒙古快3 福建11选5基本走势 内蒙古快3开奖号码走势图 森林之王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图 澳客网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极速飞艇开奖 湖北快三今日必出号 内蒙古快三 广东36选7开奖结 广西快3今日开奖 微信群幸运飞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