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中文 >武俠修真 >心有明月光 > 大道始通途 第十七章 第一次宗門任務
我的書架 | 加入書架 | 舉報章節錯誤 | 返回書頁

心有明月光-大道始通途 第十七章 第一次宗門任務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口紅續命 書名:心有明月光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杜蘭真和衛銜約好有什么有趣的任務就一道去,其實心里覺得和人也不熟,不怎么放在心上的,誰想到,不過短短兩個月,衛銜就真的來找她了。

    “杜師姐,有位師兄找您。”杜蘭真雇傭的雜役弟子辛安怡輕聲說道。

    “師兄?”杜蘭真正捧著個陣盤研究呢,忽然聽到,只覺得愕然。“他說他叫什么了嗎?”

    “他說他叫衛銜。”辛安怡回答道。

    杜蘭真私以為辛安怡比起狄宣來不太得力,見了她老是緊張的不得了,明明一句話就可以告訴她是誰,卻非要等到她問了才說。不過她想到衛銜真的來找她了,又覺得十分驚異,猶豫了一下,收起陣盤便往外走。

    “衛師兄?”她進了堂屋,真的見著了衛銜。

    “杜師妹,你可真是叫我苦找啊。”衛銜故作嘆息,“我跑到始寧峰,到處打聽,也沒個人知道杜蘭真師妹到底是哪個,后來才知道杜師妹居然不在始寧峰上住。”

    “我跟著師姐比較方便,自然就不住在始寧峰了。”杜蘭真解釋道,“怪我,沒說清楚。這可真是對不住衛師兄了。”

    “你和你師姐關系真好啊!”衛銜忍不住感慨道,看見杜蘭真似有不解之意,“你師姐一定極疼你,否則怎么會把你接到自己的島上住?”他想到杜蘭真常埋頭苦修,極度缺乏常識,也就釋然了,“引師弟師妹入門的老弟子們往往只是負責教導,像你師姐這樣把你帶在身邊的,我還沒見過。”

    杜蘭真吃了一驚,她雖知道溫海藍是個外冷內熱的性子,卻沒想到溫海藍對她竟然這么好。原來溫師姐這么喜歡她么?

    其實兩人都誤會了,溫海藍也沒到非常喜歡師妹的地步,而是她根本不知道別人是怎么帶師妹的。溫海藍從小就被須晨真君帶上始寧峰,是須晨真君一點點看著長大的,故而在她心里師妹就該是這么帶的。

    “原來是這樣,師姐確實很喜歡我。”杜蘭真覺得心里暖暖的,一瞬間卯足了勁想更努力點叫溫師姐高興。且先按下這想法,她坐到衛銜對面,“衛師兄今日來找我,是有什么事嗎?”

    “萬一我沒事,怕不是要給師妹掃地出門了?”衛銜一臉驚恐狀。

    “那恐怕對不住師兄了,思鹿館不留閑人。”杜蘭真臉色一板,正襟危坐,肅容答道。

    衛銜瞠目,半晌笑得不行,“杜蘭真,你原來也挺會開玩笑。”

    “有衛師兄珠玉在前,不敢落后。”杜蘭真一本正經的搖搖頭。

    “叫我名字就行。”衛銜笑罷,“我有個朋友見著一個挺有意思的任務,邀我同行,我想到和你約好了,就來看看你有沒有興趣。”

    “你說說看。”杜蘭真說道。

    “兩百年前,我極塵宗門下轄區有個叫做紫陽古城的地方,影響力很大,占據了西域與軒轅嶺往來溝通的要道,繁華無比,誰知道一夜黃沙漫天,這紫陽古城便再無生者了。本也不過只尋常事耳,誰知道自那之后經過那地方的人常有見到紫陽古城的,多不復生還,僥幸不死的,也多半瘋的瘋廢的廢了。離紫陽古城極近的地方有個叫斷岳門的小門派,托庇在咱們極塵宗名下的,他家掌門的小兒子丟了,請宗門出手相助。”衛銜大略講了講,“一個凡俗城市,縱是鬼城,你我修為也足以應付了。”

    “倒是有點意思。”杜蘭真聽了,略想了想,問道,“這斷岳門實力難不成這么差勁,連幾個煉氣期修士也沒有,需要極塵宗弟子出手?”

    “你道這些小門派有什么厲害嗎?”衛銜哂笑道,“說是修真門派,不過比凡間武學稍高了一籌罷了,自家掌門也不過煉氣九層。”

    “這樣嗎?”杜蘭真不能相信這世上還有這樣弱的修真門派,“這可真是……叫人怪驚訝的。”她思索了一會兒,“那還有誰去?”

    “我那個朋友姓祁,叫做祁易煙,是鳳致真君的徒弟,修為已是煉氣八層了,她接了任務。另外還有一個臧成弘的,煉氣九層,是柏云露元君門下弟子。”衛銜說道,“大致就是我們四個,倘還有,也不會多于兩個。”

    “我覺得不錯,你手里有任務內容嗎,我看看。”杜蘭真這么說,已是八成應下了。

    衛銜聞言便欣然遞過一枚玉簡,“我就猜你會答應,早準備好了。”

    杜蘭真略看了一遍,與衛銜所說不差,只是補充了些細節,“什么時候動身?”

    “自然是越早越好。”

    “那等我稟過師姐,收拾收拾就走。”杜蘭真從來沒有在無長輩陪伴的情況下出過遠門,既有點興奮,又有點忐忑,掐了個輕身訣就往松洛閣去。

    溫海藍聽了,只是問她,“身上物資夠嗎?”

    “師姐,我還是第一次出門,不知道要帶什么吶。”杜蘭真想到衛銜說的話,覺得溫師姐一定特別疼愛自己,感動之余更加有心親近,膩在溫海藍身邊撒嬌。

    “出門在外,無非就是符箓、陣盤、法器和丹藥了,師傅在筑基前向來不給弟子東西的,你第一次出去,我給你備著吧。”溫海藍很自然的摸了摸杜蘭真的頭,“我上次說給你個大的儲物裝備,一直沒給你,現在你拿著吧。”她說著,取出一個棕黑色的戒指戴在杜蘭真中指上。

    如溫海藍這樣的金丹修士,也許缺法器缺靈石缺符箓,但絕不缺儲物裝備,蓋因殺的人多了,儲物裝備也就多了。

    “紫光雷珠是我一個故人煉制的,威力很大,若被炸到,筑基也要重傷,我現在用不著這個了,全給你吧。”溫海藍又取出一疊玉匣,每個匣子里裝著一枚紫光雷珠,全塞進戒指里。“其他的還有符箓丹藥,我也都給你備下了。”溫海藍看著杜蘭真,“我看你還沒有一把趁手的武器,就先給你準備了一把劍,只是中品法器,你用起來應該還順手。”

    杜蘭真默默的把東西收下,心里感動極了,溫海藍的眼睛仍是凄涼又冷寂的,但她如今看去,想的便再也不是凄風苦雨,而是一籠彎彎的明月,照的人心頭清明又溫暖。

    杜蘭真家底薄,沒什么東西好收拾,只除了日常用的,拾了溫海藍給的東西,輕裝簡行的就去見衛銜了。

    “你已經收拾好了?”衛銜見她很快找來執事堂,不由得吃了一驚,“看來我猜錯了,你是個極利落爽快的。”

    “我莫非看上去拖泥帶水的嗎?”杜蘭真欣然笑納了他的評價,“不是你說要越早越好?”

    “我可是受夠了師姐師妹左一個收拾右一個整理的,東西帶那么多也用不上,何必呢?”衛銜顯然深受其苦。

    “各人有各人的習慣,既然朋友一場,互相包容便是。萬一用上了,受益的不也有你嗎?”杜蘭真看的很開。

    衛銜擺擺手,不提這話,只問她,“你有飛行用的道具嗎?”

    “有一個中品法器。”溫海藍都給她備下了。

    “那怕是不行。”衛銜搖搖頭,“中品法器追逐或是逃命可以,長途奔襲不成。紫陽古城雖在宗門轄區內,也不是煉氣修士靠法器趕得完的。”

    “那怎么辦?”杜蘭真一聽便明白了,這任務的獎勵很一般,可取之處恰在于它的地理位置,屬于既離宗門夠遠、足以開拓眼界擺脫束縛,又能夠在必要時借助宗門的力量。

    “煉氣修士大都使用化鶴符趕路,這是一種二階靈符,驅動之后會變成一只紙鶴,人坐在上面趕路。”衛銜介紹道。

    “那何處有的賣化鶴符的?我立刻去買。”杜蘭真聽后,感嘆仙家手段不凡之余,立馬有心入手。

    “這倒不必。”衛銜笑著遞給她一張符箓,“我估摸著你頭回出門,準備總有欠缺,為你備下了一份符箓,卻不是二階化鶴符,而是一張四階的寒潭鶴影符,是我師兄的作品,上品靈符,能反復催發八次。”

    “我見識淺薄,不知道四階上品靈符的價格,但這里有一份我師姐制作的陣盤,也是四階上品的,防御性的陣法,名字早已消匿難推了。你為我準備,我也不能占你便宜,就借花獻佛了。”杜蘭真向來不是個小氣的人,該花錢就毫不吝惜,她自忖和衛銜還沒熟到這么珍貴的東西也能白拿的地步,也就愿意交換。

    衛銜也不推辭,順手就接過來,“多謝了,正合心意。”

    兩人說話間,一男一女走到他們跟前。

    “正好,他們來了。”衛銜給三人相互引薦。臧成弘年紀最長,待衛、杜便有照顧之意。祁易煙花信年華,生的俊眉修眼,顧盼神飛,舉手投足便有一股英氣。

    三人相互見禮,因都是元嬰親傳,又有衛銜做保,三人又都不是磨嘰的人,便不多話,各自乘了化鶴符,徑直往紫陽古城舊址去了。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福彩26选5 广东快乐十分现场开 福建22选5精英论坛 大赢家比分广告 呱呱湖南麻将免费下 sg飞艇怎么玩 5分彩 足球比分网即时比 吉林心悦麻将官网下载安装 天津11选5任选基 3d字谜图谜总汇大 500万彩票完场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