撼龍訣- 第十六章 考骨

類別:偵探推理 作者:雨飛門 書名:撼龍訣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里如同一個巨大的遺址發掘現場,一圈高光探燈將這里打的亮如白晝。

    地面是已經夯實的黃土,擺滿了大大小小的生物骨架,有些能完整地拼成一整副,有些卻零散地擺在一邊。

    李冰走過一副巨型骨架,他摸了摸,骨頭已成了化石。

    他問:“這些是恐龍骨嗎?”

    舅指了指遠處說:“你看那邊,有印象嗎?”

    尋聲看去,一副幾十米長的巨型生物遺骨立在遠處,在肩膀處插著一副巨大的翅膀,擺出騰空欲起,向天咆哮的形態。

    李冰說:“奇窮!這些骸骨都是在這里挖的?”

    舅摘下眼鏡,輕輕撫摸著一俱一俱化石,就像摸著自己的孩子。

    他說:“每一俱骨架都有它的故事。二十年前,我在塔里木盆地的南邊緣,和田縣的一個叫庫依克瑪的地方進行考古發掘。”

    李冰說:“就是倒斗?”

    舅說:“我們是正規軍!

    ”李冰說:“您是歷史教授,怎么跟著去考古呢?”

    舅說:“歷史跟考古能分家嗎?”這一問倒問住了李冰,他只得搖搖頭說:“這我不懂。”

    舅說:“我問你,歷史最難的是什么?是創新!很多人都以為把二十四史學會就是歷史學家了,那只是啃前人嚼剩下的饅頭,是啃老!考證來考證去,研究來研究去,史還是那部史,能有什么新成果?”

    李冰說:“您的意思是,要創一部新史?”

    舅說:“我說了,歷史就在那里,有些被記載下來,有些卻被隱瞞,被遺忘,我就是要把這些不為人知的歷史找出來,寫下來。可怎么寫呢?總不能憑空瞎想吧,于是我就跟著考古隊,在遺跡里找尋第一手資料,我跑遍了全國,終于在二十年前的一天,發現了它們。

    自秦代以來,和田玉就源源不絕地被挖掘出來向中原流轉,與美玉伴生的還有一種叫玉骨的東西,這種石頭其原始形態已不可考,但分解打磨之后雖不似和田玉般透潤光亮,但仍被商人們拿到市場上叫賣,終究因得不到市場認同而漸稀少。那一年我在大雁塔古玩市場偶得了這么一件,經過仔細研究,發現這不是玉,而是一種動物的化石。”

    李冰說:“就是這些化石嗎?”

    舅說:“也不全是,關鍵的問題在于和田地區從未有過發現脊椎動物化石的報告,那么這些石頭又是哪來的?他們又是些什么動物?后來在那個地方發現了新石器時代的部落遺址,我就跟著考古隊前去探查,這一去,就發現了驚天的秘密。我們探查到了一處原始人類的墓地,為了解開那時的墓葬文化之謎,我們沿著昆侖山北麓一路尋找,在一處墓葬坑里發現了一些陪葬的動物化石。而這些動物,不是馴養的家畜,而是一些奇異的物種,我們就地比對復原,發現這些生物極可能是山海經里記載的異獸。數萬年前,那時的人類還是茹毛飲血,衣不蔽身,怎么能做到以神獸為殉葬品?帶著這樣的疑問,我在昆侖山整整呆了八年,我終于明白了上古神話不是傳說,而是確確實實存在的。那是一個人神共生的世界。”

    李冰問:“這些成果為什么不公布呢?”

    舅說:“有些研究可以公布,有些卻不能公布,其中緣由我想你也明白,沒有全面的證據,這些只能被秘密封存起來。直到五年前,我在一處中原大墓里發現了一座巨鼎,這樣巨大的鼎人力不可能為之。上面的銘文是一種完全未知的文字。為了弄清楚這些文字的意義,我研究了數年。銘文記載了許多上古神話,還預言了十日同天的異象。其中的許多線索直指昆侖山,而破解這一切的方法存在一部早已失傳的典籍里,這本書叫《撼龍訣》。我按照書中的指引算出了十日同天的日子,還有西京城下埋藏的寶物,能取出它的人就是你!”

    李冰說:“書里是怎么寫我的?”

    舅說:“書中只記載了推演的方法和一些讖語,我自己推算出來的。”

    李冰說:“以前見過您書房里的易經,原來您在這方面也有造詣。”

    舅說:“從現在開始,我們之間不再有任何秘密,但是這件事對你我的家人都要保密。我們邵家可是宋代邵康節的后人。隱姓埋名數百載,至我這一代膝下無子,家業的復興就在你身上!”

    李冰說:“誠惶誠恐,難以擔當。”

    舅說:“想不想當都得當,有些事由不得你選擇。”

    李冰說:“我資質太差。”

    舅說:“你資質沒問題,就是選錯了路。當年你高考時,我再三勸你媽讓你上文科,可她還是讓你學了工科,說什么有錢有閑學歷史,養家糊口還是得靠數理化,你覺得她說得對嗎?”

    李冰搖搖頭說:“工科我并不喜歡,大學里基本都逃課包夜了。我內心深處最喜歡的還是歷史!”

    舅說:“你的話讓我很欣慰,這些天你在這里好好學習二十四史,至于《梅花易數》和《撼龍訣》以后我再教你。”

    李冰問:“這次倒的墓主人是隱太子,真的如棺槨上所刻,玄武門之變另有隱情?”

    舅說:“你說得對,我這幾年搜遍海內外關于玄武門之變的資料,得到了許多意想不到的線索,其中到底有什么陰謀,還是等打開了寶盒再說吧。”

    李冰說:“在等什么?為什么現在不開呢?”

    舅說:“還得等一個電話。”

    他們順著原路返回,李冰內心是極其復雜的,他的舅舅是西京一所有名大學的歷史教授,研讀二十四史三十多年,對唐史尤為精通,發表論文無數,大約在他上初中的時候,舅舅送給他一本自己寫的論文集,他只讀了一篇就味同嚼蠟,看不下去了。

    舅說:“歷史不是,不是演繹更不是講故事,它是一代一代史學家的傳承,把未知和疑問探索考據出來留給后世,這才是一個學者的職責。”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韩国女子篮球比分直播 极速飞艇平台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开 北单比分6场2串1中3场 河南麻将作弊器 极速快三历史开奖 甘肃11选5五码遗漏 福彩3d500期带线走势图 贵州11选5 捷报比分app 老快三网站 黑龙江快乐十分规则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