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中文 >其他類型 >后宅里的漫畫家 > 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三章 金榜題名
我的書架 | 加入書架 | 舉報章節錯誤 | 返回書頁

后宅里的漫畫家-作品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三章 金榜題名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一汀煙雨 書名:后宅里的漫畫家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太子動作迅猛,雷厲風行,科舉舞弊案很快便落下帷幕。

    唐翌于牢中畏罪自盡,牽連出的一干官員全部革職查辦,涉案學子亦取消成績,永不錄用,就此結案。

    其實太子原本還指望唐翌能夠供出凌燮,沒想到卻被人鉆了空子。唐翌不明不白的死在了牢中,案子也只能就此了結。

    周靜容得知唐翌自盡的消息后,震驚不已。

    畢竟是曾經相識并打過交道的人,一個鮮活的生命卻這樣突然隕落,不免令人唏噓。

    盡管傅云深沒說,也沒有證據,但周靜容還是隱隱覺得,唐翌并不是畏罪自盡,而是被人滅口了,這讓周靜容對傅云深的人身安全感到十分擔憂。

    科舉舞弊案調查清楚以后,未涉及到舞弊的試卷仍按照正常閱卷流程處理。

    會試的成績很快公布出來,傅云深是首名。

    一般情況下,會試的排名在殿試中也不會有太大的改動,不出意外的話,傅云深便當是今科狀元了。

    但周靜容還是很緊張,殿試不就相當于找工作面試么,只不過傅云深找的這份工作是官職,面試官還是這個國家最具權威的人,她怎么能不替他緊張啊。

    倒是傅云深心態如常,他有實力,也有人情,早已做好充足準備,對于及第出仕勢在必得。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不過,殿試上還是發生了一點小小的意外的。

    皇帝愛惜人才,與傅云深討論時政十分盡興,心中已經認可了他的狀元之才,卻突然有人跳出來,直指傅云深乃是當年震驚朝野的賣官鬻爵貪墨案的主謀傅太傅之孫,以期打擊傅云深。

    皇帝當然知道傅云深的身份,卻不介意,看到他漂亮的試卷時還曾感嘆不愧為太傅的后人,只不過被人當眾點破這位太傅曾經犯下的罪過,皇帝的心情總是有點微妙的。

    皇帝的心情不好,連帶著看傅云深也不那么順眼了,這當口,他又忽然想起前些時日與太后的對話。

    太后與皇帝閑聊,憶起往事,提及與河陽縣主,也就是傅老太太的總角之誼。

    后宮不得干政,太后倒不是關注朝政,只是年紀越來越大,不免喜愛回憶往事。

    太后回憶的是與傅老太太少女時代的情誼,卻也令皇帝憶起從前太傅的悉心教導,以及他初登大寶時年紀尚幼,與太后孤兒寡母被人欺壓,是太傅一力扶持,將他送上了這個位置,殫精竭慮的輔佐數十載,才有了如今的太平盛世。

    皇帝是個念舊情的人,盡管傅家犯了大過,但他還是仁慈的力排眾議,將傅家父子三人的斬首之刑改為流放,并不禍及妻兒,這才保得傅家血脈延續。

    皇帝每每想起太傅,總是尊重多于埋怨的,畢竟斯人已逝,瑕不掩瑜,閃光點會掩蓋缺點。

    而傅云深亦是有真才實學之人,想必能如太傅一般盡心輔佐太子。

    太后年紀大了,從前的舊友多已離世,無人共憶往昔,難免心情郁郁。若是河陽縣主在京,常進宮陪伴太后,為她寬解心情也是好的。

    不管從哪種角度出發,都更加堅定了皇帝點傅云深為狀元的想法,于是當場金榜題名,御批一甲第一名,賜進士及第,授職六品翰林院修撰。

    塵埃落定,有人歡喜有人愁。

    拿傅云深的身份說事的人自然是凌燮指使的,他也并非指望皇帝能因此放棄一個有才華的人,只是想借機試探一下皇帝的態度,如今試探出來了,不免心中一沉。

    皇帝顧念舊情也好,愛惜人才也罷,總歸都是對傅家心無隔閡了。然而傅云深成功出仕,對凌燮來說并不是好事。

    凌燮雖然是內閣首輔,朝中重臣,數十年間已將原來傅老太爺手下的人清理的差不多,但總有一些清貴忠正的重臣不能動,而這些人當中不乏傅老太爺的門生。

    這些人脈如今掌握在傅云深手中,凌燮焉能不急切。

    傅云深可沒功夫搭理凌燮,他現在最想做的事,是趕緊出宮把這個好消息分享給周靜容。

    不過,宮中設宴款待今科進士,傅云深暫時還不能離宮。

    周靜容雖然還沒有見到傅云深,但早已得到了他金榜題名的消息。

    她激動不已,全國的高考狀元啊,而且還是立馬畢業包分配到z府工作的那種!

    周靜容翹首以盼,等待傅云深的歸來。

    直到夜色降臨,言風來請周靜容:“二奶奶,二爺請您移步新府。”

    周靜容有些奇怪:“去那兒干什么?”

    言風笑而不語,周靜容只好一頭霧水的跟著言風來到了傅云深之前帶她看過的宅院。

    這處宅院是傅云深早就置辦下的,待傅家搬回京中之用,也就是周靜容日后的新家,已經裝修好了,可隨時拎包入住。

    周靜容走進院中,言風就退了出去。

    她遠遠就看見了立于檐下的傅云深,他身著一襲紅色長袍,披著清冷的月輝,身姿挺拔,皎如玉樹,凌浚出塵,令她不禁微微恍神。

    傅云深向她伸出手,柔聲喚她:“容容,過來。”

    周靜容回過神來,迫不及待的跑到傅云深的面前,將他撲了個滿懷,清脆的聲音裹挾著滿滿的欣喜:“傅云深,你考中了狀元,你太厲害了!”

    傅云深被周靜容的喜悅感染,唇角微彎:“容容,你喜歡嗎?”

    周靜容忙不迭的點頭,大聲回應他:“喜歡!”

    她的眼睛亮晶晶的,閃爍著崇拜的光芒,令傅云深油然生出一陣豪氣。

    他的小嬌妻喜歡狀元,他就給她考了一個狀元,他很驕傲!

    周靜容傻樂了一會兒,離傅云深近了,這才看清楚他所著的紅袍并不是狀元袍,而是,喜袍?

    周靜容詫異的抬起頭,對上了傅云深溫柔的雙眸:“你這是?”

    傅云深不說話,牽著周靜容的手走進屋內。

    入目便是一片帶著喜氣的暖紅色,紅色的龍鳳喜燭高燃,門窗上貼著紅色的喜字,置于案幾上盛裝花生紅棗的碗下壓著紅色的綢緞,桌上還擺放著一套紅色的女子婚服。

    周靜容驀地有些緊張,抓緊了傅云深的衣角,不知所措的看著他。

    傅云深拿起婚服,因更衣太過繁瑣,便只將外袍罩在了周靜容的身上。

    周靜容隱隱猜到了什么,心如鹿撞:“你這是要做什么呀?”

    傅云深笑意淺淺,眸中卻飽含無限深情:“容容,我欠你一個婚禮。我一直在想,該以何種方式補償給你。常言道,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乃是人生之大喜。我便想,在我大喜之日,也給你一個大喜之日。”

    周靜容眼中一熱,沒想到傅云深竟還記掛著這事。

    是啊,她是在婚禮之后才穿越過來的,當初被傅云深八抬大轎抬進門,與他拜堂行禮的人不是她。

    周靜容雖然不介意,但被傅云深這樣珍之重之的放在心里,堅持給她一個儀式,她的心里還是暖暖的。

    傅云深卻仍感愧疚:“對不起,只能給你一個如此簡陋的婚禮。”

    他們已經成親了,總不能大張旗鼓的再成一次親,他能想到并做到這樣,周靜容已經很驚喜了。

    她搖了搖頭,真摯的說:“傅云深,我不在乎的,只要和你在一起,那些都不重要。”

    傅云深問道:“按照你的習俗,成親的時候應該怎么做?”

    周靜容眼前一亮,對啊,他們不能按照古代禮儀拜堂,可以按照現代禮儀宣誓啊。

    周靜容還從來沒有經歷過婚禮儀式呢,這會兒不禁有些躍躍欲試,興奮的說:“我們要先宣誓。”

    她仔細想了想,然后磕磕絆絆的將婚禮宣誓詞給傅云深講了一遍。

    傅云深絲毫沒有不適,認真又深情的看著周靜容,一字一句的承諾道:“我宣誓,我傅云深自愿與周靜容結為夫妻,從今往后,無論順境或逆境,無論富有或貧窮,無論健康或疾病,我都會愛護你,尊重你,珍惜你,直到天長地久。”

    傅云深的聲音低沉輕緩,每一個字都像音符般敲打在周靜容的心上,歡愉的,感動的,叮叮咚咚,令她的心臟微微發顫。

    傅云深說完,柔聲問道:“還要做什么?”

    周靜容看著傅云深星碎似的眼眸,似被蠱惑,腦子懵懵的,喃喃的道了句:“還要接吻。”

    傅云深輕笑一聲,扣住小嬌妻纖細的腰肢,低頭吻住了她微涼的唇瓣。

    一吻畢,傅云深貼在周靜容的耳畔,笑聲低沉:“最后,還要送入洞房,是不是?”

    周靜容老臉一紅,反駁道:“才不是,沒有這個步驟!”

    傅云深故作詫異:“咦,原來在你們那里,成婚都不入洞房的?”

    周靜容一噎,臉色漲紅,無言以對。

    傅云深知道她口不對心,遂不再逗她,直接將她打橫抱起,大步走進內室,嘴里還調侃著:“既然你的習俗里沒有洞房這一項,那就按照我的習俗來吧,反正,是省不掉的。”

    周靜容將腦袋埋在傅云深的懷里,雙頰滾燙。

    紅燭高掛,一夜好眠。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天水麻将怎么玩 35选7彩走势图辽宁 东北打麻将规则 体彩p3开机号试机号关注号 黑龙江11选5彩票网手机版 财富之轮 东北麻将打法 老快三今天所有走 河南十一选五的走势图 彩票6加1开奖号码 雪缘网足球彩票比分直播 广西快3历史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