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屬造夢師-作品正文卷 第26章:四小姐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盞盞 書名:專屬造夢師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www.priqzu.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那又怎樣呢?”魏越寧臉上沒有一絲意外的表情,“阿禾確確實實把你丟下了,我也確實真心想替她給你賠禮道歉。”

    他說的真誠,沈姣沒再推辭,笑著朝魏越寧道謝:“那就謝謝魏大少爺啦!”

    爾后,魏越寧又問了幾句她在魏家過的是否舒心的話,因著小絨熊的原因,沈姣對魏越寧的好感又增添了些,一來二去,話題也逐漸多了起來。

    魏越寧雖然是魏家大少爺,但他身上并沒有魏家人的那種盛氣凌人,反而是如沐春風般的暖意。沈姣挺喜歡和他交談的,兩個人的共同話題也挺多,聊著聊著便過去了大半個小時。

    不經意間發現時間過去了那么久,沈姣想起還一個人在院子里的魏越淮,當即起身告辭:“大少爺,我突然想起來還有些事,那我們就下次再聊了。”

    魏越寧也跟著起身:“好的,正好我也要出去,一起吧!”

    聞言,沈姣眸光微動,卻沒多說什么。

    一路上,兩個人仍舊聊著天。魏越寧實在是個很有話題的人,根本不會給人尷尬的時間,一來二去,兩個人聊的也算挺熟了,沈姣索性道:“你叫我名字就可以了。”

    魏越寧笑意更深:“我正想說呢,以后也直接叫我名字就可以,上次跟你說過一次,不過好像你忘了。”

    事實上,沈姣是沒有忘的,不過魏越寧雖然看著和善,但總覺得給人一種距離感,而且那時候接觸不多,所以沈姣下意識的就會喊大少爺。

    不過今天也算是把距離拉近了些,這魏越寧就是個妹控,什么事都想給魏越禾兜著,但是人應該不壞。

    至少他沒有試探過沈姣。

    這一點是最讓沈姣感覺到舒服的,要是相處下來都是時不時的就試探對方,那處著多累。

    “魏越寧,謝謝你的小絨熊。”離開前,沈姣朝魏越寧晃了晃手上的禮盒,滿臉笑容。

    “不客氣。”魏越寧扯了扯嘴角,目光狀似不經意的落在院子里面,樹底下的一道身影看著挺突兀。他眸光微閃,轉身離開了。

    看著魏越寧的背影半晌,沈姣收回目光,抱著懷里的禮盒往院子里走去。

    一進去就感受到了來自魏越淮的目光,深不可測,但讓人感覺很不舒服。

    她收斂起自己外露的情緒,禮貌的朝魏越淮點點頭算是打了聲招呼以后,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雖然看起來她穩如老狗,但心里卻是慌得不行。她也沒想到喜歡在房間里看書的魏越淮又會在院子里,現在就跟搞外遇被抓了個現行似的,心里虛的很。

    出乎意料的是,一直到進了門,身后都沒有響起魏越淮的聲音。

    她忍不住回頭看向魏越淮,只見魏越淮如以前一樣,靠在躺椅上閉著眼,臉上一片死氣,看不出什么特別的情緒。

    看來是她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沈姣搖搖頭,徹底放下心來。

    小絨熊不大,看著像是個擺件,沈姣把熊放在桌面上,大小恰好合適,不會顯得太擁擠,就好像量身定做似的。

    放好后,沈姣點了點小絨熊的鼻子,忍不住贊了聲:“哎,還挺可愛的。”

    在房間坐了片刻,她又走向院子,決定好好跟魏越淮聊聊,省的又撬一晚上的鎖,對誰都沒好處。

    躺椅旁邊就是石凳,沈姣在魏越淮身邊坐下,拿起游伍慣常用的蒲扇給魏越淮扇風。只扇了幾下,魏越淮便睜開了眼。

    沈姣下意識朝他咧嘴一笑。

    可惜對方的反應卻很淡漠,他并沒有移開視線,只是滿臉冰冷的看著沈姣,無聲勝有聲。

    沈姣嘴角的笑有些僵硬,輕咳一聲后低頭,自己給自己找了個臺階下:“二少爺,今天天氣真好哈……”

    魏越淮語氣冷漠:“有事?”

    面對這個話題終結者,沈姣在心里翻了個白眼,倒也沒再想著拐彎抹角,直言道:“我來你們魏家的目的是你,上次我也和你提過,我需要你的配合。”

    “我好端端的配合你做什么?”魏越淮坐了起來,眼里透露著意味不明的光芒,“你的目的是誰與我而言并無什么意義,我只想一如既往的過我的日子。”

    “一如既往的過日子?”沈姣聲音冷了幾分,“二少爺以為自己還能活多久?”

    魏越淮:“能活多久是多久。”

    沈姣冷笑一聲,“如果我說你最多活一年呢?”

    他夢里的怪物越來越強大,噩夢氣息也越來越濃厚,以至于后面每做一場噩夢,魏越淮便會折壽幾年。

    沈姣想起自己第一次看見魏越淮時的情形,當初她便覺得魏越淮很矛盾,既求生又求死。但無論如何,他肯定還是會有求生意識的,她在賭。

    魏越淮沉默了許久,沈姣也不急,只慢慢等著。

    終于,魏越淮開口:“你要我做什么?”

    聞言,沈姣眼底劃過一道笑意,生怕魏越淮又反悔,她趕緊接著道:“二少爺并不用做什么,只需要接納我和配合我即可。”

    只要接納了她,讓她可以在夢境里來去自如,那她肯定會有辦法解決魏越淮的噩夢。

    “接納?”聽見這個字眼,魏越淮臉上的表情突然變得冷淡,“我從不接納和魏越寧他們有關的人。”

    這又是回到了昨天那個問題了。

    沈姣只覺得頭疼的厲害,但她并沒有和昨晚一樣反駁,猶豫了幾秒后,便干脆利落道:“好,我會盡量斷開和魏越寧的關系,不會和他走的太近。”

    頓了頓,她又補充了一句:“不過我現在住在你們魏家,明面上不能表現得太明顯。”

    魏越淮漫不經心的點點頭,骨節分明的手指微動,意味不明的笑了一聲:“行。”

    話是這么說,但到了晚上,沈姣發現自己依舊進不去魏越淮的夢境!

    看著那把大鎖,沈姣一臉懵逼。明明她和魏越淮都講好了啊!為什么還進不去!

    ………

    ***

    一連一個星期,沈姣都沒有開鎖成功,但因為每天晚上都堅持不懈念清心咒的原因,魏越淮的噩夢時常變短,氣色比以前好了一些。

    一個星期后,魏老太太叫人請魏越淮過去。沈姣知道,這是來看看成果來了。不過看著魏越淮現在的氣色,沈姣心里有了些底,倒也沒有太心虛。

    “沈小姐,您不必跟來。”見沈姣要跟過來,秋葵擋在沈姣身前,臉上帶著疏離的笑。

    聞言,沈姣扯了扯嘴角,沒再跟著去。

    有意思,特意避著她啊……看來是要說一些和她有關的話題了。

    她倒沒有太多想聽的欲望,只是有些好奇魏越淮會如何評價自己。魏老太太肯定是會問起自己的事兒的,魏越淮……會怎么說?

    魏越淮走了,整個院子就更加空了起來。沈姣有些無所事事,索性就回了房間翻出編制好夢結的絲繩。

    看著黃燦燦的絲繩,沈姣有些不習慣,看慣了老頭子給她的紅繩,一時半會看見這個突然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拿著繩子編了半天,手繩很快編好,只是顏色還是一如既往的金燦燦。

    想起陰陽叔說的要賦予好夢,沈姣閉上眼,先靜下心來,隨即按照自己在書上看的,慢慢的在自己的腦海中構思起好夢。

    時間緩緩過去,沈姣腦門上的汗也越來越多,手上的好夢結卻是一丁點變化都沒有。

    見狀,沈姣眉頭皺了起來,先是把好夢結檢查了一遍,雖說這結編織得不是很好看,但方法和步驟是沒錯的,她也在好夢結里構想了一個非常美的美夢,怎么會毫無變化呢?

    陰陽叔該不會騙她吧?

    沈姣一籌莫展,拿著書研究了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為什么噩夢結能編,好夢結就編不了呢?

    她又把好夢結拆開來試了幾次,可看起來還是沒有任何變化,里面也沒有任何好夢的氣息。

    一連幾次后,沈姣懊惱的把結丟開,心里有些煩悶。她要是學不會,那沈家傳了幾百年的術法就要斷送在她沈姣這兒了。

    想到這兒,她的眉頭皺的便更加厲害了。

    正愁眉不展時,外面響起輕微的動靜。沈姣放下手里的東西,起身朝外走去。只見院子里站著一穿著漂亮連衣裙的女生,那一頭小波浪,不是魏越瑤還能是誰?

    魏越瑤正站在院子里,探頭探腦的看起來有些鬼鬼祟祟。

    “沈姐姐,你在這里呀!”看見沈姣后,魏越瑤臉上露出驚喜的笑容。

    她拎著一個籃子朝沈姣走過去,邊走還在邊道:“沈姐姐,我們都好久沒見了,最近你怎么都不出來了呀!”

    “四小姐啊……”沈姣提了提嘴角,象征性的笑了笑后,半真半假的解釋,“這不最近忙嗎?而且我本身就是個宅女,所以就出來的少了些。”

    魏越瑤往沈姣身后看了幾眼,臉上都是驚訝的表情:“這是沈姐姐的房間嗎?我還是第一次來呢,可以參觀一下嗎?”

    聞言,沈姣嘴角微抽。

    不就那么一間小房間嗎?有什么好參觀的?當她這兒是博物館嗎?還參觀,怎么不說來買票啊!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福州微信麻将群二维码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百度 国标麻将规则和图解 明星三缺一破解单机版 吉林快三走势跨度值 188足球比赛比分直播 青海快3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国际快乐赛车 皇冠比分足球 江苏快三遗漏双彩网 3d今晚预测号 吉大念mba需要多少钱